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雅絃古韻  >  心靈體驗
與國安特務周旋 正念否定非法綁架

48254

 

與國安特務周旋 正念否定非法綁架

我是通過網路得法,完全靠自學的弟子。所以聯係大法網站就是我溶入大法弟子整體的途徑。下面談談我一次被國安綁架後,一周後正念否定迫害的事。

 

那是在二零零八年二月,我剛得法,由於修的有漏,我正準備飛廣州然後去香港的途中被國安非法劫持。那時我剛到機場,就被人告知我不能登機。有人正等我要問話。對此突發情況我沒有心理準備。由於剛得法幾月,學法不深,不知道如何正念完全否定舊勢力這強加的迫害。就跟那個人去了機場辦公室。當時來了很多人,有拿著照相器材的,那個頭頭問我是某某嗎我説是,出示他們的證件後説是國安局的人,說我犯了什麽法律、説我利用互聯網做違法的事情并與海外異議人士接觸顛覆國家。我很納悶?我一個良家年輕女子犯了什麽法?不就是因為修了法輪功?修煉做好人錯了嗎?法律條文那條有規定不能做好人不讓公民有信仰啊?我聽了覺得可笑我一個弱女子還能顛覆國家?為何要把如此大的罪名扣我這個年輕女子身上?這正是邪黨習慣打壓迫害人的常見方式。(真後悔自己不該配合他們。其實在出事之前已有很多跡象表明。還有師父點化,可惜我當時沒有悟到。我趕這趟班機幾乎趕不上其實就是表明有危險不讓我去了,可是自己悟不到。很多事情在事過後很多時間後方能悟到)然後把我隨身的物品非法扣押。我的護照港澳通行證等私人證件被非法扣押至今未還。然後拿著我的鑰匙跟當地的國保大隊由單位保衛科領路,把我的家給抄了。把我帶到一輛“O”字開頭的國安局的專車裏。我看到天空黑濛濛,另外空間邪惡密集我身體壓迫非常嚴重,身體發沉走不動路。為了抓我他們出動很多人力物力把機場附近的高速路口全部封閉,看來已經監控很久了。其實自己的空間場的漏洞太大了。對於一個手無寸鐵的年輕女子,出動那麼多警力。我心裡感到絲絲寒意。知道這是正邪交戰,是舊勢力所謂的破壞性的攷驗。其實是強加進來的不被師父承認的完全否定的。這些都是假象。可是你要是不能完全站在法上用正念完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那假象就會變成真象,“弟子正念足 師有迴天力”《洪吟二 師徒恩》保持強大的正念是如此重要。正念來自平時紮實的修煉基礎。“好壞出自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結果”《轉法輪》正念正悟正信方能正行。師父才能為我們做主。我實修時間太短,沒能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 別哀》過這個關給自己留下些許遺憾。

 他們讓我上車,車上國安局的局長是個外表非常和善(面相)中年女人,聽說她以前在當地干公安局長後來調至國安局。她問我一些問題我保持沉默,閉著眼發着正念心裡想著對策。如何能否定迫害。隨車還有省國安廳的人據說我的案子是08年全省的大案要案。因為涉外加上通過網路影響大。他們國安局才動手的。我是因為通過自己在網站上的個人博客傳真相而觸發這次綁架事件。其實是心性有漏被抓住把柄。從而追蹤ip被網特監控時機成熟後促成這非法綁架。在驅車數小時之後,他們把我帶到另一個省級城市的郊外,住在了一家看似飯店的地方。但是又能居住有客房,把我非法關押在這飯店的最后一間客房他們監視居住,每天兩個警察看管連上廁所都是如此。門不許關。然後所有的房間全部由他們的人住滿。説我插翅難飛。我説我根本沒有想逃跑,堂堂正正因為做好人沒有錯更沒有罪,傳播真相那是救人是大善之舉,為何要逃跑流離失所被人當作罪犯通緝呢?我不能給大法抹黑,要堂堂正正。流離失所也不是師父安排的路。那會給大法帶來損失給家庭帶來魔難。他們會不停騷擾我年邁的父母,他們對大法會更加誤解那麽如何救度呢?

既然來了就是來證實法的,悟到這些我的心開始平靜下來。師父也是不停把法打到我的腦子裏,讓我能夠沉著應對。這個邪惡洗腦地點就在國安局的隔壁,這是我被他們帶出門的時候觀察到的,我把這個飯店的名字街道門牌和電話全部記住。我回家後全部發到明慧網了,還寫了真相曝光材料。這個黑飯店也在曝光後關了門。當晚他們採取車輪戰疲勞轟炸不讓我休息,然後用他們監控得到的一些個人私事跟我説,好像他們無所不知,其實是給你心理壓力讓你產生怕心,好像人人不可靠。在精神壓力下放棄正念正信與之合作。他們輪番提問翻來覆去我是沒有耐心也不理會,反正就是不合作。他們暴跳如雷説要直接送我上看守所然後判刑説最少七年。説我犯的罪很大。其實就是威逼恐嚇那一套。這在民主國家早就被起訴了。可是在中共邪教裏卻把它用的爐火純青。他們不説真名鬼鬼祟祟的,其實是心理變態灰暗,被邪靈附體被舊勢力利用犯下迫害大法入無生之門的重罪。我正念抵制一切迫害。説我必須要休息當時已經是淩晨兩點多,另外空間正邪交戰激烈,那裏的空間場非常邪惡。我很疲累。這個零距離的除惡機會我要好好把握。本來這些人我此生怎麽可能遇見?正常情況下是難見到的,他們不會暴露身份因是特務機構。那些省裏的大頭子也出動了。我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呢?我反倒冷靜了。在正念和師父的加持下,他們停止了對我非法審問,我可以休息了。我這邊剛躺下腦子裏就出現了《轉法輪》中的法隨後感到小腹部位法輪的旋轉。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師父就在身邊。我更加堅定地與之周旋。第二天把我帶到國安局,那地方要指紋識別才能進入的。很偏僻很大的地方。也是有錢的地方。惡黨拿著人民的錢迫害好人。我記下了這裏的特點,他們還是問我,我就跟他們講真相,發正念鏟除邪惡。一概不配合。心裡面背法。如此到了第七天,他們説要商量如何決定,是釋放我還是送去關押。我不承認這一切。一切師父說了算。他們就用親情就業家庭等等壓力要挾我,讓我姐姐來看我(因我姐姐住在關押我的那個城市),我沒有動心。我只想着回家。我覺得我能回家。就這樣堅定的一念。我被取保了回到家中。工作在半月後恢複。這是我一個否定舊勢力迫害的過程,其中暴露出很多的不足,實修不夠,對安全問題大意麻痺。人心很多。

其實邪惡什麽也不是。在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面前,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