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國2014年06月19日訊】昨晚又是一個通宵的DOTA,從網吧出來直奔考場,揉揉我惺忪的睡眼。

看到的卻又是這個2B的作文素材。關於什麼是不朽,這或許不是我們這個年齡所應該思考的問題,就好像你問街頭的乞丐想不想做美國總統,他一定會告訴你,他只想得到兩個菜包子。

什麼是不朽,我冥思苦想,思緒萬千。

我曾以為,道德與信念是不朽的。可當有一天得知,隔壁班的二柱子去攙扶一位跌倒的老奶奶卻被她一把扭住時,我和我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老家的三大爺變賣了家中僅有的幾隻山羊進城來看病,換來的只是琳琅滿目的檢查化驗單和無可奈何的紅包,在白衣天使燈紅酒綠后的醉眼微醺下,大爺最終還是走了。鈔票,確實是一個能化神奇為腐朽的神器。難怪,班上的白富美們總對喜兒不嫁黃世仁感到扼腕嘆息,幼兒園小盆友的理想是長大了做一名貪官,這也許就是那些所謂的不朽美德給下一代的偉大啟示吧。

我曾以為,為人民服務是不朽的。可當有一天,我看到形形色色的人提着大小禮盒、陪着笑臉叩開樓下黃局長家的大門;掛着小號牌照的公車如平原游擊隊一樣,七拐八繞地駛進幽靜的餐飲娛樂會所;那個在電視里經常在台上正襟危坐的李書記時不時地“路過”隔壁單元的陳阿姨家,而且都是趁陳阿姨的老公出差去的那幾天。我心中有多麼的感慨,領導們的群眾路線走得多好啊,你來我往的就像親戚串門一樣。

我曾以為,師德和師風是不朽的。可當有一天,我回到闊別已久的母校時,黃昏燈下,兒時的班主任早已華髮,卻嫻熟地把一疊疊購物卡放進了抽屜,迅速而又淡定;來到教室,看到數學老師正挑燈為小女生補課,卻時不時捏捏那雪白柔嫩的小手,而那女生早已嚇得花容失色;這時,日理萬機的老校長快步走進初二(2)班,半拉半拽地把一漂亮小女生塞進大奔,朝着某大酒店揚長而去……

我曾以為,誠實與信用是不朽的。可當有一天,校門口來了輛賣切糕的三輪車,一切都改變了:同桌的王二丫說,她寧願坐在切糕車上哭,也不願坐在寶馬車裡笑;班上的高帥富也時常以把玩一塊切糕而自豪。作為窮矮丑的代表,我只能望糕興嘆,默默地啃着我的麵包。然而就在前幾天,我突然發現連麵包也都吃不上了。原來,樓下那個麵包房的老闆拍拍屁股跑路了,只留下一堆破爛的鍋碗瓢盆和一溜捏着充值卡、還指望着能搶回點麵包屑子的長龍隊伍。

我在痛苦地思索,到底什麼才是不朽?不朽的藍天被霧霾遮蔽,不朽的河水被化工廠玷污,不朽的愛情被文章劈腿,不朽的好聲音被李代沫毒殺,不朽的好女婿被黃海波糟蹋,還有無數個不朽的好老公、好爸爸在東莞被截殺……

倘若這世上還真的存在一些不朽,我想,也許就是那些放多久都不會變質的食物,還有這永遠是“題目自擬,體裁不限,詩歌除外,不少於800字”的高考作文。說到近幾年的高考作文,從拒絕平庸,到憂與愛,再到這腐朽與不朽的爭論,我已吐血無數。如果說這世上還有最後一個不朽,那就是我的高考零分作文終將永垂不朽,請閱卷老師節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