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選妃的驚天真相
毛澤東入主中南海后,便要羅瑞卿、蕭華、汪東興為其物色舞伴。

【看中國2014年06月30日訊】近年來,有關毛澤東生活荒淫糜爛的消息,不斷在網絡流傳,根據毛澤東的私人醫生和“毛主席的私人生活”傳記的作者的說法,毛澤東睡了數百,甚至成千上萬的婦女。在他去世幾十年後突然爆出一個“秘史”,說彭德懷罵蕭華為毛澤東“選妃”,並傳出多個“版本”。

一種傳聞稱,蕭在總政文工團為毛選妃侍寢,被彭罵為“公”——50年代,總政文工團成立,蕭華親自挑選團員進中南海為毛澤東伴舞。彭德懷對毛的“宮廷”生活十分反感,曾多次公開批評毛澤東,並大罵羅瑞卿、汪東興“不幹好事”,蕭華是“公公”,專幹缺德事。

另一種傳聞稱,彭德懷拍着桌子對蕭華大吼:“我警告你,不要再把文工團的女孩子往主席那裡送!不要再干這種選妃的事!”

還有傳聞描述,毛澤東入主中南海后,便要羅瑞卿、蕭華、汪東興為其物色舞伴。
  
文工團員去中南海不僅僅跳舞

此前網絡流傳作者浴火鳳凰的文章稱,1958年,國防部長彭德懷自朝鮮歸國后,才發現公安部統轄的公安軍有個文工團,團內女兵都是從各大軍區選拔出來的,品貌端正、能歌善舞。她們每周六都要到中南海陪中央首長跳舞,已經跳了幾年了。

彭德懷知道她們的工作不僅僅是跳舞,便大罵主持遴選女兵的蕭華、羅瑞卿為毛澤東“選妃子”,又給中央軍委寫了一封信,對此提出異議。那時,彭德懷聲望甚高,中央決定接受彭德懷的意見,解散該文工團。毛澤東只好同意。

當時反右運動剛結束,由於毛澤東指示“除了少數知名人士之外,把一些右派都搞去勞動教養。”五八二、三月間,大批右派份子被押送到黑龍江省“北大荒”的蠻荒地墾殖。兩個月後,軍隊十萬轉業官兵也到了北大荒。一批公安軍文工團的女兵,也奉命去北大荒。 臨行前,在中南海春藕齋舉行了一場告別舞會。毛澤東和每個要去北大荒的女文工團員跳一支曲子……最後,毛澤東環顧着簇擁在他身邊的文工隊員說:“老頭孤單 了,老頭也想你們啊。”這就是李志綏書中所說的毛“沒有跟女人鬼混”的“很短一段時間”,也是毛澤東說“這下我作了和尚”的“短短數周”。

中共黨史載,彭德懷曾斥責毛澤東“後宮佳麗、粉黛三千”。那時中南海專門養個文工團,以革命的名義挑選不滿18歲的少女陪舞作樂。在中南海成立文工團的目的是“選妃”。

一位中南海文工團的女琴師說:毛澤東沒品味,一見着漂亮女人就拉上床,他的任何辦公地都有“密室”,且對女性從來不尊重,包括自己的妻子,是個見異思遷的淫君……。楊開慧帶着三個兒子為他身陷囹圄的時候,他卻在井岡山上與賀子珍偷歡;在所謂“長征”的逃亡途中,負傷十七處的賀子珍仍懷孕十次。在延 安,他與年輕漂亮的英文翻譯吳廣慧及性感的美國女記者史沫太萊約會,被賀子珍撞見;賀子珍含怨赴蘇聯養病期間,他又與江青勾搭。同江青婚後又一直“暗渡陳倉”。晚年篤信道家“房中術”,痴迷於“采陰補陽”來延年益壽。

舉報,毛澤東蹂躪過的知名美女超百、不名佳人無數,佳麗品種像他的食譜一樣豐富,直到臨死也本性如故。最後的“通房大丫頭”張玉鳳至今享受省部級待遇。與此同時,眾多老百姓卻因雞毛蒜皮的“作風問題”下了地獄。

毛時代,婚姻戀愛基本不能自主。談個自由戀愛要冒坐牢風險。當時的中國的基層組織尤其熱衷於跟在有戀愛嫌疑的男女身後“捉姦”,一旦被捉姦不是自殺就是批鬥、坐牢。八十年代有部電影《被愛情遺忘的角落》,女主人翁的姐姐和村裡一位男青年談戀愛被人捉姦,姐姐上吊;男青年被抓去坐牢。
毛澤東的“妻子們”悲慘的命運

與毛澤東結婚的第一位女子姓李,比毛澤東大六歲,李姓女子是坐花轎來到毛家祀堂跟毛澤東拜了天地的,但毛澤東對李性妻子從無好感,當那位在美國當地 名聲不佳的記者斯諾後來在延安問及毛澤東時,毛澤東的口氣是不屑一顧的,毛澤東從小就缺乏對人起碼的同情、寬恕及容忍,最終冷落拋棄了第一位妻子。

毛澤東的第一位戀人是陶斯詠小姐,據悉,陶斯詠是湖南湘潭人,名門閨秀,溫柔善良,在湖南長沙第一師範和毛澤東是同學和同鄉。1919年至1920年間,毛澤東和陶斯詠在長沙共同開辦了“文化書店”,二人在此期間熱戀。不過,陶毅不堪忍受毛澤東激烈造反及暴力主張,同時發現了毛澤東專橫殘忍的性格及對楊開慧的移情別戀,憤而離開長沙。

毛澤東與楊開慧1920年結婚,在1922年至1926年間,楊開慧相即生下了毛岸英和毛岸龍。在毛岸龍出生后不久,毛澤東喜新厭舊,姦汙了同住在長沙清水塘院內的李立三的妻子。1927年秋天,毛澤東在江西井崗山於漂亮的賀子珍同居,並於1928年生下了第一個女兒。在這期間楊開慧隱居在長沙板倉老家避難,艱難度日,她一再向毛澤東請求去井崗山,但被毛澤東斷然拒絕。1930年10月楊開慧被何鍵逮捕,同年11月14日被槍殺。
1927年的賀子珍青春貌美,激情活力四射,與毛相識不久便結婚了。1934年10月,中共黨軍被國民政府軍趕出江西,在逃竄途中的一年期間,賀子珍三次懷孕,使她瘦弱多病,人老株黃。
毛澤東到達陝北后,跟北京來的女學生、身邊的英語翻譯吳廣慧及曲線分明最富性感的美國女記者史沫太萊勾搭成奸。被賀子珍撞見,毛澤東便將賀子珍驅逐出了延安。那幫中共黨頭們當時在延安有個口頭禪:“老子出生入死打天下,搞個女人算個啥。”
賀子珍被趕出延安后,懷着身孕去了莫斯科。最後賀子珍被關進了精神病院,並且一關就是六年。她先後六次懷孕生產,但只有李敏活下來。賀子珍於1984 年4月19日17時17分逝世。

江青,戲劇演員,1938年11月20日,與毛澤東結婚,並成為“共和國第一夫人”, 不久毛澤東強姦了馮風鳴。馮風鳴甚為氣憤,看穿了中共黨頭們的醜惡嘴臉,感到自己受到了極大的欺騙,憤而離開延安,不知所終。

1971年林彪事件后,她與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結成聯盟,即後來被中共所批判的“四人幫”。1976年9月9日,毛澤東逝世。不久“四人幫”被逮捕、隔離審查。1981年江青被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1991年5月14日江青於北京公安醫院上吊自殺。

張玉鳳, 1967年與同在鐵道部工作的劉愛民結婚。因得到毛澤東的欣賞而於1970年7月被調入中南海,隨後成為了毛澤東的生活秘書,后兼機要秘書,陪伴垂暮之年的毛澤東走完餘生。

毛澤東去世,江青以主席夫人的名義,提出要清理主席的私人財產。在江青向張玉鳳索要保險柜鑰匙時,張玉鳳不給,讓江青大為惱火,張玉鳳後來離開中南海。

據悉,被毛澤東蹂躪的女兵、文工團員、電影明星、雜劇明星,服務員等高達近千人,毛澤東的荒淫糜爛早就臭名昭着、遠近聞名了。正如署名 “xuejinghui”的文章“毛澤東淫亂史——被他蹂躪過的女性高達千人”說的那樣:為掩蓋“黨的最高領袖”道德敗壞的醜行,“黨組織”或毛本人一定 會對被毛玩弄過的女性作“善後處理”。

“若女方是有頭有面的人,礙於社會影響,不能把她殺人滅口,但通過層層‘黨組織’監督、施壓讓她識趣自動閉口則不必說了。不走運的就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畏罪自殺’了 。”而最不幸的是被地方官作“貢品”。文章說,上貢給毛的普通女性,被糟蹋完后就被送到東北大興安嶺或海南島五指山等與世隔絕的地方終其一生——“為黨保守最高機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