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MH370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時事感悟
情婦聯盟·淫官貪官

52917

 情婦聯盟·淫官貪官

 

 

 

工於心計


吃青春飯

 

 

利慾熏心

 

往高枝攀

 

床上床外

 

姿色公關

 

攻心戰術

 

直擊貪官

 

高官好色

 

家外偷歡

 

美女如雲

 

成了資產

 

共產共妻

 

共享資源

 

衣冠禽獸

 

黨員全占

 

互為利用

 

國庫皆貪

 

淫亂貪腐

 

叛道逆天

 

姦夫淫婦

 

造業無邊

 

善惡必報

 

天懲眼前

 

漂亮情婦合伙人 撂倒廣東倆市委書記内幕曝光

 
相關專題:  [中共權鬥]   2014-06-30 08:34 AM
 0  New  0  0  
  

【新唐人2014年6月30日訊】中國早就有「自古貪官多好色」的說法,而今的中共貪官們包二奶、養情婦更是已成為一種「潮流」。大凡「貪績」卓著的貪官,十之八九都要在其桃色履歷表上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貪與腐在他們的人生中是相輔相成,互為因果的。有大陸雜誌海外版曾報導了兩個漂亮女人組成的「情婦合伙人」,共同設套算計她們的高官情人,撂倒兩個市委書記的內幕。


大陸雜誌《知音》海外版2013年第17期,曾刊發了一篇揭秘兩個廣東官員包養情婦,最終被倆情婦合夥設計,在貪腐的路上越陷越深,最終四人落入法網的內幕。

貪慕錢權 漂亮女文員迷途墜落   

2005年,許小婉年方21歲,大學畢業後在廣東一家建築公司當文員。許小婉水靈漂亮,性格開朗,處事圓滑,公司老總很看好她,給她安排了公關部經理職務。  

有一天老總把許小婉叫去,溫和地說,有一個賺大錢的機會,但很有挑戰性,問她願不願意去試一試?

看到許小婉動了心,老總告訴她,公司正準備投標市裡的一個上億的工程,要想拿下這個工程,必須先搞定一個關鍵人物——市長謝偉朋。如果拿下這個工程,就有千分之一的提成,少說也是十多萬元。

許小婉被這十幾萬元的許諾吸引力,便答應了老總的要求。

接下來許小婉開始對謝偉朋進行外圍調查了解,查清了謝偉朋的底細,為「公關」一市之長做好了充分準備。時年50歲的謝偉朋剛當選為市長。他愛好不多,但喜歡到歌廳放歌減壓。於是,許小婉的老總抓住派人到謝偉朋平常喜歡去的幾個豪華歌廳「蹲點」,捕捉機會。

一天晚上,「蹲點」人員傳來消息,謝偉朋已進入一家歌廳的5188包房。許小婉的老總立即派車將她送到歌廳,通過打點,許小婉順利地攬下了5188包房服務員的活。

短袖旗袍將許小婉修長豐滿的身材顯襯得更加迷人,加上一張漂亮的臉蛋、一雙傳神的眼睛,許小婉當晚就俘獲了謝偉朋的心,並向謝偉朋獻出了自己的「青春」,謝偉朋決意讓許小婉做自己的情人。隨後,謝偉朋對許小婉很大方,他給了許小婉一張卡,她需要用錢,只管取就行了。

不久後的工程招標,有了許小婉的「公關」,她所在的公司如願中標,許小婉拿到了比老總當初表態更高的提成。

當情婦,有這麼高的收入和提成,許小婉這才明白為什麼有這麼多女孩子願意給官員當情人了。

突發奇想 許小婉組建情婦合伙人 實現利益最大化 

一天,許小婉突發奇想,不如與其他高官的情婦聯手,形成情婦合伙人,然後交換利用資源,共同「創富」,不挺好嗎?

許小婉上大三時,就聽說同班同學蘇志慧被一個高官包養了,大學畢業後蘇志慧就在廣州定居,過二奶的生活。許小婉覺得蘇志慧是理想的合伙人,如果合夥成功,她和蘇志慧便可以互換資源,各自從高官的身上榨取更多的財富。

於是,許小婉翻出同學錄,找到蘇志慧的電話,約她見面。一見面,許小婉傷感地將自己做了情婦的絕對隱私告訴了蘇志慧。見許小婉把自己當知己,蘇志慧也向許小婉公開了她被茂名市市長羅蔭國包養的內幕,她感慨萬端,像她們這樣做情婦的人,沒有未來可言,能做一天算一天。

許小婉告訴蘇志慧,她們做的情婦這個職業,必須趁容顏未老把未末的保障賺足。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如果兩個人合夥,就可以把有限的資源擴大化,收益翻番。許小婉提出了「合夥」的想法,並誠請邀蘇志慧入夥。

蘇志慧贊同許小婉的想法,於是,兩人商量「合夥」的「章程」,定下了三條規則:積極創造條件互相成為對方情人的情婦;相互通報各自情人的重要信息,實現資源共享;相互配合掌控情人,實現利益最大化。

2005年10月,許小婉與蘇志慧達成了「情婦合伙人」協議後,為表誠意,她首先促成蘇志慧接觸謝偉朋。一天晚上,謝偉朋和幾個朋友到歌廳唱歌,打電話給許小婉去陪舞。許小婉稱她感冒就不過去了,她請同學過去「應急」。

得到謝偉朋的默許後,許小婉立即聯繫蘇志慧,把歌廳地點、包房號以及謝偉朋的電話告訴蘇志慧,讓她立即趕過去,搶抓機遇,將謝偉朋搞定。蘇志慧曾是校花,搞定男人她最在行。果然,謝偉朋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蘇志慧順利地成為了謝偉朋的地下情婦。

接下來,蘇志慧開始製造機會促成羅蔭國與許小婉發生關係。一天羅蔭國和蘇志慧幽會時,蘇志慧找出許小婉的照片,向羅蔭國推薦,稱許小婉尚未結婚,想給高官當二奶,叫羅蔭國在「圈子」里給她引薦一個,並將許小婉的電話告訴他。

羅蔭國果真中招,看到漂亮迷人的許小婉,他沒有推薦給別人,而是留給自己享用。他「偷偷」聯繫許小婉,把自己「推薦」出去。他要求許小婉不要將他們之間的事情告訴蘇志慧,希望她們井水不犯河水,他絕對不會厚此薄彼。

許小婉和蘇志慧完成了「合伙人」的第一步合作後,兩人便商量第二步合作,各自向對方的情人索要「薪水」(包養費)、房子、車子。羅蔭國包養蘇志慧已經幾年了,早已成了貪官,積蓄豐厚,許小婉的要求,他爽口答應,不到一個月就將房產證、車子鑰匙交到了許小婉的手裡。

謝偉朋「入道」晚,沒多少積蓄,支付兩個情婦每月各5萬元的「薪水」還能承受,但要給她們買房買車,難度就大了。許小婉暗示他,錢,對他這樣的官,根本不在話下,他隨便動一下「權術」,就有用不完的錢。

許小婉的激將,讓謝偉朋放開了手腳,一項工程發包,他就把許小婉和蘇志慧兩個情婦提出的問題全部解決了。

首次「合夥」成功,更加堅定了許小婉和蘇志慧的信念和決心,以期實現更大利益的「合作」。

一晃一年過去了,蘇志慧覺得她們的5萬元「月薪」太低了,她和許小婉商量,想把薪水提高到10萬元。合伙人提出「薪水」一下子翻一番,許小婉覺得她們要靠官員生存,如果「薪水」漲得太高太快了,把他們一下子整垮了,她們就等於失業了,她們應該建立合理的「薪水」增長機制,實現可持續發展。

於是,許小婉提出了一年加薪一次,她們的情人也能接受。許小婉的提議通過了合伙人蘇志慧的認可。很快,她們各自向謝偉朋、羅蔭國提出要求加薪,每月只增資1萬元,她們的增資計劃很快就得到實施。

幫助情人理財 撈錢無止境 

2008年,羅蔭國、謝偉朋先後分別擔任市委書記,成為市裡的頭號人物,手裡的權力更大了。這時,許小婉、蘇志慧的「月薪」已加到了9萬元。

但是,許小婉和蘇志慧並沒有滿足,想到流逝的青春,想到包養她們的高官漸漸地接近退休年齡,她們有了危機感,決定搶抓他們在位手握實權的時機,幫助他們「理財」「理事」,從中大撈一把。

謝偉朋、羅蔭國身為市委書記,他們手中有工程發包權、人事調配權,許小婉和合伙人商量后,決定從幫助他們「介紹」工程承包商、「推薦」重要崗位領導人選入手,以收取「介紹費」「推薦費」,以實現創收。

謝偉朋擔任市委書記后,準備對市裡的十多個重要職位進行調整。許小婉獲悉,便做謝偉朋的思想工作,由她出面操作,保證每個職位讓謝偉朋有20萬元的純收入,還不讓他擔任何風險。謝偉朋覺得她的方案可行,便同意了。

爭取到了幹部「推薦」權后,許小婉立即將信息透露給蘇志慧,兩人各自發揮自己人際關係,按照每個職位收「協調費」20萬元、「推薦費」20萬元的參考收費標準,物色重點人選,進行價格比較,「擇優」推薦。這次幹部調整下來,許小婉不僅為謝偉朋實現了上百萬元的創收,而且她和合伙人也斂了一筆數額不小的不義之財。

幹部調整落幕了一段時間,見一切風平浪靜,謝偉朋見識了許小婉的辦事能力,對她大加讚賞,從「創收」中提取20%的資金作為對許小婉的獎勵。此外,謝偉朋還給了許小婉一項特權:以後有創收的項目,都交由許小婉去操作。許小婉不禁暗自欣喜。

隨後,謝偉朋大手筆、大氣魄地推進重大項目建設,很快啟動了一批市政設施、房地產以及機場等特重大項目建設。這些項目建設涉及工程發包、項目供地、優惠政策等公共資源分配,在很多環節有利可圖。在各個關鍵環節,遇到了「阻力」,都有許小婉和合伙人主動參与「有償協調服務」,才能消除「阻力」。許小婉和合伙人從中獲得不少利益。

合伙人蘇志慧那邊的「工作」進展也不錯,她也成為羅蔭國「理財理事」的得力助手,茂名市的工程發包、幹部任用,蘇志慧也請許小婉支持參与,各自發揮優勢,把「推薦費」價格抬起來,她們從中坐收漁利。

行業內許多人見證了這對「情婦合伙人」的能耐,一名知情人透露,要想在兩地承包工程、提拔升遷,找到「情婦合伙人」其中之一,准能搞定。

隨著許小婉和合伙人越撈越多,公共資源分配失去平衡引起的民憤也愈來愈大,羅蔭國、謝偉朋這兩個市委書記都成了眾矢之的。

2012年2月10日,羅蔭國因多名工程老闆舉報,涉嫌嚴重受賄案被省檢察院立案查處;隨後,謝偉朋因涉嫌嚴重違紀問題被省紀委立案調查。2013年7月,謝偉朋因巨額賄賂,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移交司法處理。因為牽扯到羅蔭國和謝偉朋受賄案,許小婉和蘇志慧也雙雙被立案調查。她們費盡心機撈來的財富最終也化為烏有,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相關標籤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b5/2014/06/30/a1119833.html#sthash.7iPkXXpC.dpuf

被指萬慶良情婦的許小婉還撂倒另外廣東倆市委書記 四個了
——情婦合伙人設套 撂倒廣東倆市委書記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6-30 訊】
 

 

 

 

 

 

\

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帶走調查,引發廣東官場強震。現年50歲的萬慶良是18大之後,廣東首位落馬的省部級官員。

據報道,也是18大中央候補委員的萬慶良主要是涉及經濟問題和包養二奶,與去年年底落馬的廣州前副市長曹鑒燎貪腐案,更與揭陽市腐敗窩案有關。自2012年底以來,包括原市委書記陳弘平、原市委副書記羅歐、原常務副市長劉盛發和原副市長鄭松標在內的多位揭陽高官被調查,而陳弘平是萬慶良擔任揭陽市委書記5年期間的副手。有消息稱,今年過年期間萬慶良已被中紀委約談。

\

右上為萬慶良,右下為陳弘平。(互聯網)

比雷政富狗血萬慶良公共情婦乃蓋世公共情婦

蘋果日報報道,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突然倒台,震撼廣東官場。知情者近日紛在微信及網上爆內幕,指萬涉巨貪之餘,還與去年底落馬的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同享情婦,該情婦更分別為他們各生一子,並由萬安排在廣州隱居撫養;為回報情婦,萬、陳兩人利用權力為她和家人謀私,包攬工程等,令情婦家族富甲一方。學者批中共官場衣冠禽獸,譏萬慶良創下中共政壇荒淫無度新紀錄。

大陸資深媒體人趙世龍在微博爆料指,萬慶良與陳弘平落馬背後,藏着一段「比重慶趙紅霞與雷政富等官員還要狗血的故事」,指萬和陳共用一名情婦,「那公共情婦乃蓋世神女,竟為萬書記和陳書記各生下一個兒子」。萬曾在揭陽任市長、書記五年,2008年調任廣東副省長,陳弘平是其一手提拔的接班人。

  「公共情婦乃蓋世公共情婦」

  蘋果日報記者昨在官方「揭陽之窗」網星空論壇上找到大量有關議論,多是去年底陳弘平落馬後當地知情者報料。網貼雖不敢直接點萬名,但「前任書記」、「某市一哥」等代名均直指萬慶良。據透露,被萬、陳共享的情婦叫許小婉,母親是揭陽炮台鎮人,家族開店專售當地名產炮台南糖,頗有名氣。

  許小婉早年20多歲時在揭陽市政府賓館任服務員,知情者形容她「不是婀娜多姿那種,但屬豐滿型,長相端莊,氣質引人」;被官員發掘引薦給市長陳弘平,陳又把她介紹給自己的上司萬慶良,萬不介意,欣然笑納。知情者指,許「為他們各生了一個兒子……一哥去廣州後,她也跟去廣州,隱居養孩」。消息指兩私生子「現已是讀小學年齡」。

 

\

萬慶良正室吳慧茹(右)為廣州處級官員

  正室吳惠茹曾任處長

  為回報情婦,萬、陳用權為情婦家族謀利。早年揭陽眾多大型工程如機場、石化項目等,情婦家人介入轉包,不但收中介費還要分享股份,最多達五成。

  消息指許家還在揭陽漁湖買下五百畝地和一間大酒店,再轉租收利;許小婉的弟弟許x豐公開放高利貸,還開賭場,在當地儼如一霸。2008年許小婉曾花20.5萬人民幣拍得車牌「粵V18888」,配其座駕平治,當時曾轟動媒體。

  北京律師周澤指,萬慶良、陳弘平共用情婦並各生一子,「聽起像天方夜譚,但卻是時下中共官場的真實寫照。如此毫無廉恥的流氓官員,讓百姓明白甚麼叫做衣冠禽獸」!據悉,萬慶良的老婆叫吳惠茹,原是廣東省保監局人事處長

情婦合伙人設套撂倒廣東倆市委書記

陸媒知音在線,2013年7月上旬,謝偉朋因涉嫌巨額受賄罪被依法逮捕、開除黨籍和公職。這是繼2012年2月原廣東茂名市委書記羅蔭國落馬後,廣東省又一個被查處的市委書記。這兩個市委書記本沒有什麼交集,卻因為兩個女人組成的“情婦合伙人”,共同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迷途墜落,專傍高官

今年29歲的許小婉,從事“高官情人”這個職業已有8年的“工齡”。8年前她是在初入社會,經不住金錢的誘惑,迷途中成為高官情婦的。

那是2005年夏天,許小婉大學畢業,應聘到廣東一家建築公司當文員。那時,21歲的許小婉出落得水靈靈的,加上性格開朗,處事圓滑,公司老總很看好她,給她安排了公關部經理職務。不過,雖為公關部經理,但薪水不高,許小婉與員工聊天時,不時抱怨,這點工資,什麼時候才能買房、買車呀?

她的抱怨有一天被老總知道了。老總沒有批評她,反而溫和地說,有一個賺大錢的機會,但很有挑戰性,問許小婉願不願意去試一試?

許小婉問什麼事?老總告訴她,公司正準備投標市裡的一個上億的工程,要想拿下這個工程,必須先搞定一個關鍵人物--市長謝偉朋。如果拿下這個工程,就有千分之一的提成,少說也是十多萬元。

想到一單有10多萬元的提成,許小婉心動了,她想了想決定試一試。看到許小婉答應了,老總叫她先作準備,他會製造機會,配合許小婉接近謝偉朋。

衝著那10多萬元,許小婉開始對謝偉朋進行外圍調查了解,查清了謝偉朋的底細,為“公關”一市之長做好了充分準備。時年50歲的謝偉朋是本地人,2005年3月當選為市長。謝偉朋愛好不多,他最喜歡的愛好就是工作壓力大的時候到歌廳放歌減壓。許小婉的老總抓住謝偉朋的這一愛好,派人到他平常喜歡去的幾個豪華歌廳“蹲點”,捕捉機會。

一天晚上,“蹲點”人員傳來消息,謝偉朋已進入一家歌廳的5188包房。許小婉的老總立即派車將她送到歌廳,通過打點,許小婉順利地攬下了5188包房服務員的活。

短袖旗袍將許小婉修長豐滿的身材顯襯得更加迷人,加上一張漂亮的臉蛋、一雙傳神的眼睛,她輕輕地推開包房的門。謝偉朋眼睛突然發光,上下打量着着許小婉。

後來發生的事情可想而知,一晚郎情妾意後,許小婉向謝偉朋獻出了自己的處子之身。謝偉朋也很感動,決定讓許小婉做自己的情人。

謝偉朋對許小婉很大方,他扔給許小婉一張卡,她需要用錢,只管取就行了。不久後的工程招標,有了許小婉的“公關”,她所在的公司如願中標,許小婉拿到了比老總當初表態更高的提成。

當情婦,有這麼高的收入和提成,許小婉這才明白為什麼有這麼多女孩子願意給官員當情人了。想開後,許小婉覺得情人這是一個不錯的職業,做一個人的情人是做,做幾個人的情人也是做,美貌是女人的資本,不如走“情人職業化”路子,多做幾個高官的情婦,趁年青時猛賺一把,讓資源優勢變成經濟優越。

勢單力薄,邀人合夥

許小婉很快行動起來,收集廣東一些官員的資料,全面了解他們的情況,她物色了不少有花邊新聞、喜歡沾花惹草的官員作為對象。可是,要想接觸到這些官員,一時卻無從下手。許小婉突發奇想,不如與其他高官的情婦聯手,形成情婦合伙人,然後交換利用資源,共同“創富”,不挺好嗎?

許小婉上大三時,就聽說同班同學蘇志慧被一個高官包養了,大學畢業後蘇志慧就在廣州定居,過二奶的生活。許小婉覺得蘇志慧是理想的合伙人,如果合夥成功,她和蘇志慧便可以互換資源,各自從高官的身上榨取更多的財富。

於是,許小婉翻出同學錄,找到蘇志慧的電話,約她見面。一見面,許小婉傷感地將自己做了情婦的絕對隱私告訴了蘇志慧。見許小婉把自己當知己,蘇志慧也向許小婉公開了她被茂名市市長羅蔭國包養的內幕,她感慨萬端,像她們這樣做情婦的人,沒有未來可言,能享受一天算一天。

許小婉給蘇志慧洗腦,她們既然做了情婦,就要把它當成一種職業,做什麼職業都需要把業務做大,情婦這個職業吃的是青春飯,必須趁容顏未老把未末的保障賺足。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如果兩個人合夥,就可以把有限的資源擴大化,收益翻番。反正那些貪官養一個情人之後,大多數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與其讓別的女人來和自己競爭,不如把貪官資源介紹給自己的好姐妹,這樣自己也是受益人。許小婉提出了“合夥”的想法,並誠請邀蘇志慧入伙。

蘇志慧贊同許小婉的想法,想了想,便答應了。於是,兩人商量“合夥”的“章程”,定下了三條規則:積極創造條件互相成為對方情人的情婦;相互通報各自情人的重要信息,實現資源共享;相互配合掌控情人,實現利益最大化。

2005年10月,許小婉與蘇志慧達成了“情婦合伙人”協議後,為表誠意,她首先促成蘇志慧接觸謝偉朋。一天晚上,謝偉朋和幾個朋友到歌廳唱歌,打電話給許小婉去陪舞。許小婉稱她感冒就不過去了,她請同學過去“應急”。

得到謝偉朋的默許後,許小婉立即聯繫蘇志慧,把歌廳地點、包房號以及謝偉朋的電話告訴蘇志慧,讓她立即趕過去,搶抓機遇,將謝偉朋搞定。蘇志慧曾是校花,搞定男人她最在行。果然,當晚謝偉朋經不住誘惑,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蘇志慧順利地成為了謝偉朋的地下情婦。

蘇志慧是個講誠信的“合伙人”,許小婉將謝偉朋“推薦”給她,她也很快製造機會促成羅蔭國與許小婉發生關係。蘇志慧知道羅蔭國是只愛偷腥的貓,一天羅蔭國和蘇志慧幽會,她找出許小婉的照片,向羅蔭國推薦,稱許小婉尚未結婚,想給高官當二奶,叫羅蔭國在“圈子”里給她引薦一個,並將許小婉的電話告訴他。

羅蔭國果真中招,看到漂亮迷人的許小婉,他沒有推薦給別人,而是留給自己享用。他“偷偷”聯繫許小婉,把自己“推薦”出去。他要求許小婉不要將他們之間的事情告訴蘇志慧,希望她們井水不犯河水,他絕對不會厚此薄彼。

許小婉和蘇志慧完成了“合伙人”的第一步合作後,兩人便商量第二步合作,各自向對方的情人索要“薪水”(包養費)、房子、車子。羅蔭國包養蘇志慧已經幾年了,早已成了貪官,積蓄豐厚,許小婉的要求,他爽口答應,不到一個月就將房產證、車子鑰匙交到了許小婉的手裡。

謝偉朋“入道”晚,沒多少積蓄,支付兩個情婦每月各5萬元的“薪水”還能承受,但要給她們買房買車,難度就大了。許小婉暗示他,錢,對他這樣的官,根本不在話下,他隨便動一下“權術”,就有用不完的錢。

許小婉的激將,讓謝偉朋放開了手腳,一項工程發包,他就把許小婉和蘇志慧兩個情婦提出的問題全部解決了。

首次“合夥”成功,更加堅定了許小婉和蘇志慧的信念和決心,以期實現更大利益的“合作”。

一晃一年過去了,蘇志慧覺得她們的5萬元“月薪”太低了,她和許小婉商量,想把薪水提高到10萬元。合伙人提出“薪水”一下子翻一番,許小婉覺得她們要靠官員生存,如果“薪水”漲得太高太快了,把他們一下子整垮了,她們就等於失業了,她們應該建立合理的“薪水”增長機制,實現可持續發展。

於是,許小婉提出了一年加薪一次,她們的情人也能接受。許小婉的提議通過了合伙人蘇志慧的認可。很快,她們各自向謝偉朋、羅蔭國提出要求加薪,每月只增資1萬元,她們的增資計劃很快就得到實施。

2008年,羅蔭國、謝偉朋先後分別擔任市委書記,成為市裡的頭號人物,手裡的權力更大了。這時,許小婉、蘇志慧的“月薪”已加到了9萬元。

但是,許小婉和蘇志慧並沒有滿足,想到流逝的青春,想到包養她們的高官漸漸地接近退休年齡,她們有了危機感,決定搶抓他們在位手握實權的時機,幫助他們“理財”“理事”,從中大撈一把。

謝偉朋、羅蔭國身為市委書記,他們手中有工程發包權、人事調配權,許小婉和合伙人商量後,決定從幫助他們“介紹”工程承包商、“推薦”重要崗位領導人選入手,以收取“介紹費”“推薦費”,以實現創收。

為掌握準確信息、捕捉商機,她們作了個分工,許小婉、蘇志慧分別負責為謝偉朋、羅蔭國理事理財,誰掌握了信息,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