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港媒:打大老虎之網越收越緊 周案公布為期不遠

53187

港媒:打大老虎之網越收越緊 周案公布為期不遠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7-06 訊】
作者:馳平
 

中央打虎的步伐越來越快,「包圍圈」越縮越小。

從6月30日的徐才厚、蔣潔敏、李東生、王永春到7月2日的冀文林、余剛、談紅,中央打虎的步伐越來越快,「包圍圈」越縮越小,最大的大老虎呼之欲出。

雖然第二批三個人的官階和職務,要低於第一批的四人,但從與大老虎的關係來說,冀文林、余剛、談紅長期擔任大老虎的秘書、警衛,堪稱最貼身的心腹,許多大老虎的事情,都需要他們來直接過手經辦。從這點來說,他們雖然官階低,但是在整個腐敗窩案中扮演的角色、發揮的作用,卻毫不遜於蔣潔敏等人。

對周永康、徐才厚的整肅,對中國官場腐敗之風的衝擊,是不容否定的。在中國的政治體制下,文官的最高職位就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武官的最高職位則是中央軍委副主席。那麼,周永康、徐才厚的倒台,確實做到了無論是誰、無論職位有多高,只要觸犯了黨紀國法,就要受到嚴厲懲處。任何職位都不再是免死金牌。這不僅是對身居高位者的嚴正警告,那些欲投靠上層人物的官員、商人,今後在「投資」之前同樣需要掂量掂量。

6月30日徐才厚案正式公開,第二天即7月1日出版的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就發表了解放軍總後勤部政委劉源題為《「趕考」在繼續,黨性要加強》的文章,副標題是「學習習近平同志關於新形勢下加強黨性修養的重要論述」。劉源指出:對道德敗壞、蛻化變質的堅決清除出黨,要警惕宗派主義、山頭主義、小圈子。

「趕考」是1949年中共奪取全國性政權前夕,毛澤東在西柏坡舉行的七屆二中全會上提出的課題。當時,劉源之父劉少奇、習近平之父習仲勛都參加了這次全會。

劉源曾擔任總後勤部副政委、政委,是當年堅決查辦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案的關鍵人物,當時曾受到來自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的強大壓力。如今,徐才厚入籠的消息昭告天下,劉源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而最新出版的《秘書工作》摘發習近平5月份視察中辦時的講話,同樣強調:要堅決遠離各種「小圈子」、「小兄弟」,堅決杜絕低俗的投桃報李的行為。

《新京報》7月3日在梳理冀文林在海南的行使風格時,亦用了「行事強勢,愛講圈子」來總結「冀式風格」。在冀文林主導海南昌江核電項目中,與其老上級郭永祥私交甚好的四川明星電纜股份有限公司成為該項目的中標企業。中石油董事長蔣潔敏、副總經理李華林等先後和海南投資重大石油項目,為冀文林增添政績。「小圈子」正成為新型腐敗的突出特點。

隨着6月份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兩位國家級老虎的落馬,進一步打開了公眾對反腐的想像空間。蔣潔敏、李東生、王永春、冀文林、余剛、談紅等「馬仔」被一一收拾,大老虎案的公開為期不遠了。

中共將在秋季召開十八屆四中全會。從以往來看,歷次四中全會多是研究黨建工作。如2004年十六屆四中全會討論通過了《關於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決定》,2009年十七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了《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黨的建設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習近平就《決定(討論稿)》向全會作了說明。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的鐵腕肅貪反腐、治奢治庸成效卓著,很有可能在今秋四中全會上進行系統梳理總結。而打大老虎會否與此時間節點相關,值得關注。

 

- See more at: http://hk.aboluowang.com/2014/0706/413399.html#sthash.cwEyxWb2.dpuf

李天笑:治罪徐才厚 習近平透露打虎終極目標

習近平治罪徐才厚至少釋出了三個重要信息,都離不開江澤民。(大紀元合成圖)
【大紀元2014年07月04日訊】6月30日習近平在政治局會議上宣佈開除前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黨籍,並移交軍法審判,這應在意料之中。徐才厚和周永康是兩隻已關在籠子中待宰的半死的老虎。習既然已下重手抓捕在握,那麼放虎歸山的可能性極小。徐3月份被從癌症病床上抓走後,公開治罪實際只是時間問題。周必然殊途同歸。否則,「打虎反腐」會被視為一場笑話。

具體看,徐被公開治罪不是沒有症兆。海內外媒體曾不斷傳遞徐的罪行:如徐接受谷俊山巨額賄賂並賣官鬻爵、徐與「軍中妖姬」湯燦苟合緋聞、徐與薄熙來周永康三角政變盟友關係、徐得到江澤民的喜愛和提拔等。這些絕非空穴來風。徐開會時與薄交頭接耳,親密無間,毫無顧忌。此等照片流傳出來(如同江澤民醜態照片),許可令當然來自高層。老天終於沒有「厚此薄彼」,一薄一厚(周永康很快也會入伙)將在秦城監獄成為獄友。

既然周永康也是籠中之虎,無庸多說,治罪徐才厚和開宰周永康無疑是兩步聯手棋。周永康的三個主要助手(國務院國資委原主任蔣潔敏、「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中石油集團原副總經理王永春)同日被開除黨籍並移交司法,接著7月2日周的三個前大秘(海南省前副省長冀文林、中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前副主任余剛,公安部警衛局前正師職參謀談紅)被處理,這些再明顯不過地透露了習近平下一步的意圖。

但是,拿下周永康並不是收拾徐才厚的終極目的。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習的打虎軌跡步步都是瞄著江的。習近平治罪徐才厚至少釋出了三個重要信息,都離不開江澤民。

首先,拿下徐才厚發出強烈信號:表示習在軍隊的地位已經穩固,想動誰就動誰;江的軍中勢力要麼歸順,要麼等待被收拾。

江下台之前在軍隊、政法和文宣三塊都布了局,軍隊尤甚。中共軍隊一向自成獨立王國,江用腐敗治軍,提拔了大批將領。胡錦濤就吃了這個虧,不但軍委主席被架空,而且多次遭遇暗殺。習非常清楚,反腐立威,軍隊是關鍵。如不能在軍中剪除江勢力,立住腳,必重蹈胡轍,一切免談。這也是周永康案拖了這麼長時間、以及在動周之前先動徐的原因。

因此,習不但10多次巡視軍隊,並宰谷俊山、徐才厚(有媒體報導稱,郭伯雄也涉貪被押),殺雞給猴看,威逼中共七大軍區、空軍、海軍、二炮、武警、總政、總參、總後、總裝、軍科、國防大學、國防科大等所有主要軍頭先後表態「效忠」。習交叉在政法和軍隊清除江勢力,用「反腐治軍」破了江的「腐敗治軍」,穩住了權力根基。

其次,剪除徐才厚帶有直指江澤民、打掉江的權威、擊潰江勢力的強烈意味。

江勢力與江本人(江不能理事時由曾慶紅代理)互為支撐。江勢力存在的原因在於有江的保護傘。在處理徐和周時,習遇到了江本人的劇烈抵抗。據多位知情人士透露,江在3月份向習發出了明確的信號:反腐運動步伐不能太快。此言意在警告習,不要對其親信動手。4月1日,英國《金融時報》也發佈消息稱,針對習的反腐,江向習施壓,要求現領導層收控、放慢數十年來最嚴厲的反腐敗運動。4月份港媒進一步證實說,江曾以私信方式勸王岐山反腐要緊急「剎車」。但王頂了回去。王表態的背後是習。習對來自江的指責早有防備。

在抓捕和處理徐才厚時,習有意突破「黃菊模式」(即對患癌症的黃採取不逮捕、不判刑、不公開、不露面的低調處理方式),就是意在打掉江的權威。徐才厚是江澤民在軍中的代言人。徐才厚和黃菊的共同後台和保護傘是江。胡未能公開拿下黃,就在於黃有江的保護。如果習延續「黃菊模式」處理徐,就等於向江和江系發出服軟信號。習可不可以將徐「軟禁」在301醫院等其病死?如果那樣做,外界就會認為,江仍然制約習,仍然能夠保護徐。習之所以把徐從癌症病榻上帶走,就是要表達:江這頂保護傘已不能保護徐了。3月份徐被抓後,習和江又進行了反覆較量,終於公開治罪徐,表達了對江、曾等的挑戰和警告。

換句話說,如果習發出打虎「以江為界」的信號,就很難震攝和瓦解江勢力,所謂「決不姑息、決不手軟」也成了一句戲言。

最後,習治罪薄熙來、徐才厚,以及接下來將公佈治罪周永康(和曾慶紅),留下一條清晰的打虎軌跡:就是大多數落網的大老虎都是江派大員。而這些江派大員都有三個共同犯罪特點:1、在江庇護下巨貪;2、在江授意下參與對習的政變;3、在江指揮下參與殘酷迫害法輪功。這三個死罪使他們結團拚死奪權和保權,以避免失權遭到清算。這就是這次內鬥在實質和內容上與以往內鬥的區別。這也證明,這些江派大員的罪證最終都將是江的罪證,打虎客觀上的終極目標必然是江。

周曉輝:葉劍英養女代傳信號 江澤民濫權已成靶心

事實上,無論從現實考慮還是為將來計,習近平拿下江澤民都是必須走的一步棋。 (大紀元合成圖片)
【大紀元2014年07月05日訊】徐才厚落馬後,其背後大後台是否以及何時被打成為了眾人關注的話題。7月3日,美國之音在報導中,援引了葉劍英養女戴晴對此案的看法,內中透露出的信息很值得玩味。

根據戴晴的瞭解,她認為徐才厚是一個「會說套話,能夠溜鬚拍馬」但「絕對不是有自己獨立人格獨立意志」的人,他買官賣官是「制度的問題」,而這恰恰起自於江澤民的濫權。「誰強勢,權力在誰手裡,就是誰幹的。還是江澤民。」至於曾身為軍委主席的胡錦濤「太弱勢」,所以「有一點點可以原諒的」。

資料顯示,葉家和習家一向交好,葉劍英曾給予習仲勳不少支持,到了兒子這一輩,繼續延續了上一輩的關係,被公認為「太子黨領袖」的葉劍英之子葉選寧在2012年「倒薄」事件中,選擇力挺習近平,並將手中海外3,000人馬交給習使用。此後,葉家人又在不同場合、以不同方式支持習近平。

因此,此番戴晴明確點出徐才厚靠巴結上位,江澤民是徐的後台,無法不讓人聯想到這是在代習近平傳遞信號,即背後操縱權術的江澤民正成為靶心,不日將大難臨頭。

事實上,無論從現實考慮還是為將來計,習近平拿下江澤民都是必須走的一步棋。

首先拿下江澤民,習近平才能順利施政。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近日亦對美國之音表示,「退下的老人還能不能繼續操弄政治,還能不能繼續干政,像過去指揮胡錦濤那樣指揮習近平?這本身就是個政治(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習近平怎麼能有所作為呀?」也就是說,在習上台後,江希望繼續以架空胡的方式架空習,這也導致習在各方面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掣肘,無所作為,這也是習撇開原有政治架構,成立國安委和改革領導小組,將權力高度集中在自己手裡的原因。

習在高度集權以降低江系常委權勢的同時,還放手讓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全面出擊,將江系盤踞在中央、地方多個領域的馬仔一一拿下。因為在江澤民掌權時期,能夠陞遷的官員除了能貪、善於巴結外,一個重要標準是打壓法輪功的力度,像徐才厚、周永康、蘇榮、張德江、劉雲山、薄熙來等都是這類惡人。也因此,王岐山抓貪官是遍地開花,僅今年6個月,就查處官員842名。

很明顯,只有在清剿貪腐官員,尤其是依附江繫上位的貪腐官員後,習近平才有可能將自己的想法付諸實踐。

其次,只有拿下江澤民,習近平才能徹底與江系的罪惡切割。江掌權期間最大的罪惡是鎮壓法輪功,特別是犯下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令人髮指的罪惡,這一罪惡在國內外持續被曝光,廣為人知,江和江系人馬陷入了惶惶不安中,而江系持續至今不斷折騰並試圖綁架習、奪權的原因也是害怕被清算。對此,習近平也早已深知,更深知自己也根本承擔不起這樣的罪惡,因此選擇了切割。去年底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專門機構的「6·10」辦公室頭目李東生的落馬,就是習對外發出的切割信號。而周永康被抓,曾慶紅被軟禁以及幾日前徐才厚的落馬,都表明切割信號越來越強。

由於江澤民、徐才厚、曾慶紅、周永康、李東生無論是在奪權、貪腐,還是在迫害法輪功的罪惡方面,都有著無法割斷的聯繫,因此不留後患,將其一網打盡,是習近平唯一的選擇。目前,周、曾的羽翼漸被剪除,基本成了「死老虎」,江澤民的境況也大為不妙,不僅幾次出鏡被封殺,而且貪腐醜聞也不斷被曝光,作為江系的總頭目,江成為靶心已成為不爭的事實,其大難臨頭之日為期也並不遙遠。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