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什麼事都怕公開 中共仍是地下黨心態(圖)

53315

 

什麼事都怕公開 中共仍是地下黨心態(圖)

2014-07-10 07:29
作者: 鄭文新
【字號】      


中共政權壞事做盡,還經常脅迫公眾簽訂保密守則。(網絡圖片)

【看中國2014年07月10日訊】(看中國記者鄭文新綜合報導)中共政府近日推出一份新聞工作者保密規定資深媒體人表示,設立這個規定的目的是嚇唬記者,要他們不得向境外走漏中共見不得人的真相或者內幕。中共就是一種地下黨心態。見不得人,什麼都怕公開。昝愛宗指出,一些地方政府管理部門出於單位自身利益,也會將政策規定當作國家機密,不對民眾公開,老百姓的知情權就被剝奪了。對中共的這個所謂規定,有網民表示:強權專製法西斯有很多見不得人的事,所以秘密多,這不奇怪。地下黨都算不上,是黑幫犯罪集團的心態。

7月9日,美國之音的報導稱,中共政府近日推出一份新聞工作者保密規定,要求新聞從業人員簽訂保密承諾書和保密協議,禁止以任何方式包括通過網絡技術透露國家秘密、商業秘密或其他未公開信息。有媒體資深從業人員認為,新近發出的保密規定是官方不自信的表現,主要是為了防止媒體人員向國外傳遞當局不願公開的信息。

一些曾經在中共國家級報刊任職的資深媒體人認為,新出爐的新聞從業人員職務行為信息管理辦法對保密的規定有很大的隨意性,需要時可以用來懲罰觸犯當局或者權貴利益的媒體人員。

原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表示,設立這個規定的目的是嚇唬記者,要他們不得向境外走漏中共見不得人的真相或者內幕。李大同指出,在仍然屬於人治的中國現行體制下,密與非密隨時都可以根據政治需要和上層意志來隨心所欲地定義,也就是想整你,就拿泄密來整你,不想整你,你怎麼著都沒事。

李大同認為,互聯網時代,信息傳播如此迅速,中共作為執政黨號稱有三個自信,卻總怕見光,到處是秘密,有違世界信息公開透明的大趨勢。他說:“自信個屁。(笑)這都是體制問題,這個體制就是這樣,見不得人,鬼鬼祟祟,偷偷摸摸。你一個執政黨怎麼這麼多密呀?你有什麼密呀?就是一種地下黨心態。見不得人,什麼都怕公開。沒什麼特別有意義的事情。另外,新聞媒體它知道什麼密呀?能讓媒體知道的就不是密了。”

原中國海洋報浙江記者站站長、資深記者昝愛宗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各級政府部門都有一些文件或管理政策都被定為秘密,對公眾隱瞞,以方便各部門對付公眾的查詢或質問。他還指出,新華社等中共官方媒體為了引起讀者的好奇心,專門發行一些加註秘密字樣的刊物,以便加大發行量賺錢,但是這樣刊物有被當局用來打擊異己的危險。

他說:“什麼國內動態清樣啊,什麼人民日報辦的群眾來信,還有發改委辦的中國改革內參,這些東西在淘寶網上都可以公開訂的。像改革內參,在淘寶網上都可以公開訂的。它就是加註了兩個字,叫秘密。你說,秘密的東西怎麼可以公開訂呢?掏錢就可以買秘密。如果它要陷害你的話,它讓你訂一份。訂一份,它突然來到你家裡,一搜查,確實你有這個雜誌,它就跟你說,你非法持有國家秘密。國家秘密要是非法持有,要判好幾年呢。”

昝愛宗指出,一些地方政府管理部門出於單位自身利益,也會將政策規定當作國家機密,不對民眾公開,比如浙江省海洋管理部門不對當地漁民說明錢塘江出海口的具體地理位置,目的是為了方面管理,但當地部分漁民由於無法了解出海口的劃線,就會失去應得的國家海洋補貼。

這位自由作家表示,一些官員還有國家機密為由,故意對民眾隱瞞國家低保標準,從中謀取私利。有些當官的,他家裡好多親屬,收入很好的,也辦低保了。低保應該是給低收入人群的。但他說,這是秘密,不能告訴你。老百姓的知情權就被剝奪了。故意不讓你知道。秘密是為他的保密需要的,就是為政府的需要來的。他認為,我不想讓你知道,避免惹起行政訴訟。有時候,告政府。發改委,有些事情不想讓老百姓知道,你告吧。你沒有這個文件嘛,文件就是秘密嘛。你沒法告了嘛。

對中共的這個所謂規定,有網民表示:強權專製法西斯有很多見不得人的事,所以秘密多,這不奇怪。地下黨都算不上,是黑幫犯罪集團的心態。

中國將對談論“國家機密”的記者進行責罰(圖)

2014-07-10 07:17
 
【字號】      


這是北京希望記者報道的事情。(路透社圖片)

【看中國2014年07月10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木子編譯報道)據石英網7月9日報道,中國對於記者暴露國家機密的事件非常敏感,它制定了許多規章制度,使得不管是記者,還是政客們都難以泄露秘密。這導致了記者不管是談論,還是搜集機密都要受到處罰。

中國官方國家通訊社新華社稱,新規定禁止“複製,記錄或存儲國家機密”。新華社對於新規定有一個詳細的總結:補充說明,記者不得有“任何涉及國家機密的私人協會或信件。”

北京新規定對於“國家機密”朦朧的界限令人不安。幾年前,一名美國地質學家因涉嫌販賣數據給中國石油行業而被判處8年有期徒刑,其中他的律師聲稱那些所謂的“秘密”是在他泄露后才變成秘密的。

這些例子都讓記者的工作變得不安全。

新規定似乎更加嚴厲,記者們在發稿前,當局就坐進行干預,石英網上個月曾報告了規章的另一變化,禁止記者在沒有得到允許的情況下發表“批評性的報導”。從某些方面看,國家秘密的規則更加繁重,因為它們允許監管機構懲罰搜集沒有直接批評黨和政府材料的人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