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周、賈、曾、徐的最後「絕唱」

53438

 

周、賈、曾、徐的最後「絕唱」

 
相關專題:  [徐才厚大案]   [周永康大案]   2014-07-13 05:58 AM
 0  New  0  0 
 

【新唐人2014年7月13日訊】(新唐人記者葉清綜合報導)日前,習近平打大老虎節奏加快,隨著徐才厚在7.1前一天被突然宣布拿下;到網路瘋傳中共前政協主席賈慶林關押內蒙古;再到江派2號人物曾慶紅被曝目前關押在天津;以及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揭盅在即,在這之前,這4個江澤民集團的重要高官都曾高調露面,但事實證實,有些成為他們最後一次露面。


徐才厚雙規前的最後一次露面 

6月30日,當局通報,前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被正式調查,這之前他曾高調露面。

2014年1月20日,中國傳統新年期間,中共部隊在「人民大會堂」為駐京部隊退休高級官員舉行聯歡表演,徐才厚出現在了會場中。與周永康一樣,徐才厚這次露面也見之於媒體,當時有媒體流傳徐才厚退還贓款后解除軟禁,「軟著陸」成功。也有媒體稱徐才厚身患晚期癌症,高層決定對其採取「黃菊模式」,放棄對其腐敗行為進行調查。

不過僅時隔兩個月,3月20日,美國之音等海外媒體就廣泛報導了徐才厚被「採取關押措施,老婆孩子也被抓」的傳聞。

4月8日,《南華早報》披露了徐才厚最後一次露面的具體細節,報導稱,徐才厚在表演開始前走進了一個房間,他的出現隨即引來了在職和退休軍隊領導的注意。

《南華早報》引述知情人的話說,在等候的過程中,徐才厚試圖和習近平搭話,並盛讚其對於腐敗和奢侈浪費的高調打擊。據稱,習近平在聆聽的過程中沒有說話。

曾慶紅的「私人露面」 

5月14日,曾慶紅在江澤民的老巢上海露面,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以及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兒子、上海科技大學校長江綿恆陪同下,參觀了上海的韓天衡美術館。

但是大陸報導稱,這是一次「私人活動」。

曾慶紅露面之後,5月16日,曾慶紅的勢力地盤華潤集團原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王帥廷落馬;同一天,雲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孔垂柱與涉昆明血案的原雲南省副省長沈培平的關係被揭;5月20日,曾慶紅的心腹、原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再被撤銷中共政協委員資格。中南海不斷作出動作回擊曾慶紅。賈慶林出面非同尋常。

賈慶林露面對抗的意味濃厚 

4月25日,新浪、騰訊和網易等大陸網路媒體紛紛轉發一條關於賈慶林到東風公司參觀考察的新聞。報導稱,3月27日至28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政協主席賈慶林先後到東風公司襄陽基地和十堰基地參觀考察。

賈慶林參觀考察東風公司,是3月20多日的事,在東風汽車官網上發布的時間是4月2日,已屬於是舊聞,大陸網路媒體突然在4月25日把這條舊聞翻出來同時重新炒作,顯得很不尋常。

此前,胡錦濤曾經在湖南和貴州頻繁露面。在此背景下,賈慶林考察東風公司的舊聞被拿出來重新炒作,江澤民集團與胡錦濤「露面」搞對抗的意味濃厚。

周永康的最後一次露面 

2013年10月1日,周永康在一片風聲鶴唳的「出事」聲中露面,回到其母校--中國石油大學參加60周年校慶活動。當時,圍繞周永康身邊的被視為「黨羽」的人物,正一個接一個遭到剪除。周永康此次露面,令外界深感詫異,被一度認為是對「出事」的闢謠。

但據2014年3月亞洲周刊的披露,周永康當時接到前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吳儀打來的電話,問其是否參加中國石油大學60周年校慶活動。周永康當時也是試探習近平對自己的態度,致電習近平徵求意見,報導稱習近平在電話那頭不動聲色,只是扔下一句話:去不去,由你自己決定。於是,就有了周永康這最後一次的公開露面。

周永康與吳儀是前北京石油學院、現中國石油大學校友,吳儀是1959至1962年在校讀石油煉製系石油工程專業,周永康則是1961至1966年在校讀勘探系地球物理勘探專業。

吳儀也是薄熙來的剋星、死對頭,中共17大時,吳儀不惜用「裸退」的方式,阻斷了薄熙來升遷接任副總理官職,據《朝日新聞》當時的報導稱,吳儀「裸退」的條件,就是薄熙來絕不能接她副總理職位,必須下放重慶。2007年11月,薄熙來被貶為中共重慶市委書記。

而周永康則是薄熙來的背後靠山之一,薄周密謀政變,篡奪中共最高權力。因王立軍出逃成都美領館,薄熙來也很快因此下台。

 

 
相關標籤
   賈慶林   曾慶紅   徐才厚   周永康  
在習近平對徐才厚宣布調查之前,各地軍頭紛紛表態效忠習近平。(Getty Images)

【新紀元】徐才厚曲折落馬全程內幕

【大紀元2014年07月13日訊】(新紀元週刊385期,記者王淨文報導)西方哲學家說,凡事都有因由,世上沒有偶然的事。中國人講,凡事自有天意,人算不如天算。徐才厚的落馬時間、地點、牽扯人物,前因後果等,好像都很突然,不少民眾喜歡看熱鬧的官場劇,不過塵世後面的天機卻更值得深思。

就在中共建黨93年的前一天,2014年6月30日,已下班的大陸民眾們突然獲悉官方正式通告:「2014年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6月30日決定給予徐才厚開除黨籍處分,對其涉嫌受賄犯罪問題及問題線索移送最高人民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此前在2014年3月15日,這位已患膀胱癌的退休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上將徐才厚,已在秦城監獄看守監區一邊接受治療,一邊接受審查,度過了他的71歲生日。

「一薄一厚」的奇妙對比

從2007年以來的五年中,人們經常在電視上看到,在中共最高會議的主席臺第一排最左端會出現兩個人,如今百姓戲稱他們是「一薄一厚」的難兄難弟,薄的是出生紅二代的薄熙來,厚的是來自平民的徐才厚。兩人都發跡於東北,有很多共同的愛好,彼此交往甚密,而且兩人都是因下屬舉報而案發,兩人都在同一個「打假」的日子落馬,兩人都同一日期步入秦城:薄熙來2012年3月15日在兩會第二天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而徐才厚在2014年3月15日被中紀委授權的軍紀委從北京301醫院帶走調查,前後相差兩年。3月15日本身是大陸的「打假日」。

表面上兩人的罪行很相似:由於沒有管好老婆孩子而收受巨額賄賂、徇私枉法,而且兩人都得遇於所謂同一個政治「貴人」,也正因為這個政治貴人的「指引」,他們才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很快這一薄一厚將在秦城隔牆相伴,卻永遠不得相見。

徐才厚落馬消息傳出後,網路流傳很多段子,表現了民眾的支持:「這個世界,既不是薄的,也不是厚的,終究是平的。」「薄的也不行,厚的也不行,平的才行。」「一碗康麵泡兩年,厚積薄發貌漸顯。自古貪慾深如淵,更大老虎藏後面。」

有張照片很吸引人。據稱兩年前徐才厚的一個動作驚動了中南海高層,引來今日殺身之禍。2012年3月9日,薄熙來落馬前六天,在人大會議現場,薄熙來深知自己大禍臨頭、惴惴不安,亟需找人傾訴,渴望抱團取暖,這時坐在他身邊的徐才厚伸出了「援手」,只見徐才厚在主席臺上緊握薄熙來的雙手予以安撫和鼓勵。據說事後徐被要求說明情況,才僥倖脫身。


網路曝光一張薄熙來2012年落馬前六天,徐才厚在中共人大會議主席臺上緊握薄熙來雙手予以安撫的照片,並稱徐才厚這一動作當時驚動中南海高層。(Getty Images)

這只是個笑話,不過,此時各大媒體和網絡高調「流傳」這張照片,說明高層有意讓人把其罪行連同起來。即使沒有這張照片,徐的落馬也是必然的,只不過這張照片顯示了徐即使在薄出事後,依然願意和薄為伍的立場選擇。

北京一度想放過徐才厚

事實上,在薄熙來落馬後的2013年3月的兩會上,徐才厚出事的跡象已經顯現。3月17日中共人大閉幕會上,連續缺席開幕式和會議的徐才厚依舊缺席,當時港媒報導說,徐才厚牽涉解放軍原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腐敗案受到調查,他「不便出席」兩會而「被請假」。

接下來一年中,隨著薄熙來被公審、判刑,在海外的華文媒體、特別是大紀元新聞集團,不時報導薄熙來與徐才厚的各類罪行,但也有江派媒體放風說,北京會按照黃菊模式來讓徐才厚軟著陸。2006年黃菊因為牽扯到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案被調查,由於當時黃被診斷出患有胰腺癌,直到2007年黃菊病逝,當局未對其採取進一步措施。這次徐才厚已是晚期膀胱癌,等於已「判處死刑」,他本人也「積極退贓」,「於是徐才厚的黨羽以此來爭取對他的寬大處理。」

有消息稱,北京當局一度也準備放過徐才厚。徐才厚原本是江澤民一手提拔的,但到了2012年王立軍出事後,善於分辨時局的徐看到江派末日已近,於是趕緊轉身投靠胡錦濤,薄熙來一出事,徐才厚就積極帶領軍隊表態支持胡,而胡在同意習近平上位、以及「18大」全退布局時,已經建立起牢固的胡習聯盟,隨著徐才厚不斷向胡錦濤和習近平表忠心,北京方面的確想過放他一馬,因為同時打擊面太多,中共這個體制會受不了。

2014年1月,港媒報導了22歲的趙丹娜利用香港八個銀行帳戶洗錢100億港幣,被港警抓捕後,放棄3000萬港元保釋費潛逃回大陸,而趙丹娜據說是徐才厚妻子的姪女。這個時候,顯然風向已經轉變。試想一個「積極退贓」的人,仍然在香港洗錢100億,那說明了什麼?徐才厚的命運當時就已經被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2014年1月20日,中央軍委慰問駐京部隊老幹部迎新春文藝演出在京舉行,習近平出席,現任和曾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范長龍、許其亮、張萬年、郭伯雄、徐才厚都出席了。這是徐才厚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有消息稱,在等候的過程中,徐才厚試圖和習近平搭話,並盛讚其對於腐敗和奢侈浪費的高調打擊,據說習在聽的過程中一直沒說話。在和習搭話後,幾名曾獲徐才厚提拔的高級官員立即走向徐,向其獻媚了一番,向徐致軍禮之餘還恭維了其身體狀況,這些都被習近平看的清清楚楚。

雖然滿頭白髮的徐才厚已不復往昔的神采,但能夠隨同習近平一起出席活動,他面帶微笑與習一起同與會者握手致意的照片能登在官方媒體上,外界普遍理解為這是徐「過關」、「著陸」的信號。


2014年1月20日,滿頭白髮的徐才厚(紅圈中人)能夠隨同習近平一起亮相官方媒體上,被認為是徐「過關」的信號。(視頻截圖)

假如沒有後面江派曾慶紅發動的瘋狂反撲,徐才厚可能也就平安著陸了。

江派幾個動作激怒習

就在滿面笑容的徐才厚和習近平公開露面的第二天,江派人馬看到習陣營妥協,於是更進一步發起攻擊,1月21日連續發生兩起大事,讓習近平改變了主意。

2014年1月21日,也是在1月7日陳光標紐約誣陷法輪功失敗的兩周以後,江派血債幫不惜讓大陸絕大多數網站癱瘓,也要再次上演逼宮鬧劇。當天大陸很多民眾的計算機都無法登錄其想要訪問的網站,而是指向了美國法輪功學員開發的突破中共網路封鎖的動態網。

1月21日,國際上還發生了一件令人震驚的事:總部設在美國華盛頓的民間組織: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發表一份調查快訊,稱「至少有五名現任與前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親屬在英屬維爾京群島和庫克群島等離岸金融中心持有離岸公司,其中包括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屆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及李鵬、上屆國家主席胡錦濤以及已故領導人鄧小平。」這等於是說這些人貪腐受賄並將巨額財產藏到了海外。

假如習近平自己家人都貪腐,他還能反對別人腐敗嗎?這等於是要徹底消滅習近平的政治生命,要死大家一起死。然而如果確有這份離岸記錄,那上面一定有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這三大巨貪的名字,但該資料卻唯獨沒有這三巨貪。

薄熙來此前曾花巨資讓李東生收買和滲透國際媒體,這只是他們前期努力的結果。當時《新紀元》分析這是江派為保周永康、曾慶紅之流而發出的死亡威脅,是「同歸於盡」的流氓戰術。

接下來習陣營忙著準備3月的兩會,其間也沒有停手清理江派爪牙。先是周永康爪牙如前祕書冀文林落馬,遼寧省原公安廳長李文喜及瀋陽市檢察院檢察長張東陽被抓,然後是周永康在四川扶持的黑社會頭目劉漢被公審等等。

不過江派也沒有停手反撲,在兩會開幕前的3月1日,在昆明策劃了火車站砍人凶殺案,江派原本計畫在五個城市同時製造暴力恐怖事件,但後面四個城市見昆明當局開槍阻止,就沒敢繼續執行計畫。以曾慶紅為首的江派搞出這些暴力恐怖事件,就是為了製造恐怖局勢,讓人覺得習近平上臺,社會變得更亂了,習執政犯下大錯,應該由江派常委出面來糾正其錯誤,讓江派人馬唱主角。

在此之前,習近平利用成立各類中央領導小組,如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國家安全委員會、網路安全委員會等,架空了江派常委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的實權,這三人名義上是政治局常委,實際上並無多大實權。

軍頭三次效忠後習出手

在江派撕破妥協、拚命攻擊習陣營之後,中共兩會剛一結束,2014年3月15日,數十名武警從北京301醫院將病榻上的徐才厚帶走,同一天被控制的還有徐的妻子、女兒和徐才厚的一名董姓祕書;也就在同一天,習近平正式擔任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習李王的反腐之手伸進了軍隊。

於是人們看到,2014年3月31日,被查了兩年的谷俊山終於因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和濫用職權,被軍事檢察院向軍事法院提起公訴。同一天新華社報導說,中央軍委向北京軍區和濟南軍區分別派遣了反腐巡視組進行巡視。這兩個軍區被選中是有原因的:北京軍區負責保衛首都,而濟南軍區則是徐才厚和谷俊山兩人晉升之路的所在之地。

在習近平對徐才厚宣布調查之前,各地軍頭已紛紛表態。2014年3月7日,《解放軍報》以兩個版面跨版通欄標題的形式發表了包括七大軍區、空軍、海軍、二炮、總後、總裝、軍科、國防大學、國防科大的政委在內的18名中共將領參加第一期研討班時的發言摘登,表態效忠習近平。這些將領中包括總後政委劉源和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但不包括參加第一期研討班的范長龍、許其亮、房峰輝、趙克石、張又俠、張陽等中共軍委級軍頭。

等到了4月2日,中共七大軍區司令員、空軍司令員、二炮副司令員、武警部隊司令員在內的18名軍頭在《解放軍報》發表署名文章,集體表態「效忠」習近平。4月18日,中共各軍區副司令、總政主任助理、總參謀長助理等17名副職將領發表署名文章,再次集體向中共軍委主席習近平「效忠」。

通過這三次公開的軍頭效忠表態,胡錦濤向習近平完成了具實質意義的軍權交班,胡將自己的軍方嫡系轉移到了習近平名下,習近平也就算基本掌握了軍權,於是才有了6月30日給所謂「黨的生日獻禮」的軍中大貪「徐式貢品」,接下來7月2日中共軍方四總部七大軍區立刻表態支持查處徐才厚也就順理成章了。

至此,人們發現,徐才厚的落馬揭開了兩大謎團:一、為何中共將領非得要多次集體向習近平表忠心,這在中共歷史是非常罕見的;二、為何王岐山一個多月沒有公開露面,原來是在處理徐才厚以及其背後的大老虎。

徐案震盪 四少將一中將被抓

隨著谷俊山、徐才厚等軍頭的下臺,中共軍方反貪風暴越演越烈。除他倆外,還有四名少將落馬。

2014年6月25日,中共少將、原四川省委常委、四川省軍區政委葉萬勇與曾慶紅的親信蘇榮及原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一同被撤銷中共全國政協委員資格。據說葉深度捲入周薄政變,並多次參與密謀,其被全副武裝的特警抄家帶走。還有消息說,葉萬勇出事也與徐才厚有直接關係,幾年前葉曾送徐一箱巨額現金行賄買官。

另外港媒報導說,現任西藏軍區副政委、長期在四川軍區任職的少將衛晉也在一個月前被拘捕,也有可能牽涉到徐才厚案。

3月27日,中共少將、軍方總後勤部司令部副參謀長符林國,疑被捲入貪腐案被逮捕,而山西省軍區少將、原司令方文平也傳被調查,但官方尚未透露有關細節。

「王子犯法 庶民同罪」

6月30日,北京當局在公布徐才厚被送交軍事法庭的同時,「新華網」還發表了一篇博客,稱徐案透露出三個隱情:一、「退休」已經不是貪官的「保護傘」;二、「退二線」也不再保證貪官「平安」;三、文章說,徐才厚是中共近30年來被處理的最高級別的軍隊高官。按理說行文至此,作者會感嘆,看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該博客卻說從徐案中他看到「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徐才厚出生平民,不是王子,這篇新華社的文章是在暗示誰的落馬呢?

 


新華網博客,稱從徐才厚案中看到「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徐才厚出生平民,不是王子,這篇新華社文章被認為在暗示江綿恆的落馬。(大紀元合成圖)

結合近一段時間大陸媒體對江澤民各類醜聞的變相曝光,如江澤民會見普京後,官媒強調江對俄羅斯出賣土地「貢獻大」、對把法卡山拱手讓給越南,李瑞英、宋祖英的失勢醜聞,江綿恆接待習近平到上海參觀但卻無法在媒體上被報導等等,這個「王子」無疑就是指江綿恆。這是用「你懂的」方式向江派發出警告,無論何人習皆敢動。

落馬貪官的共性

中共「18大」後,30多個省部級高官被打下馬,面對幾乎無官不貪的中共官場,有人說這是在有選擇性的反腐。那選擇標準是什麼呢?官方稱是零容忍,其實中共無官不貪已經成為公認的現實,不可能零容忍,真的零容忍,中共也就立馬倒台了。

毛左的人說,這是因為貪官們反美,才被漢奸們打下去了;也有人說,這是內部權力鬥爭的結果,是狗咬狗的勝利。但老百姓看到,這些被打下去的貪官的確都是危害百姓和國家利益的貪婪老虎。

到底這輪反腐的標準是什麼呢?這個問題恐怕連習李王自己都說不清,因為很多事態的發展都超出了他們的意料,超出了他們的計畫。比如他們曾經和薄熙來達成妥協,輕判薄,但薄偏偏要翻供,最後判了個無期;他們一度想讓徐才厚自然死亡,哪知江派不撒手,習派不得不回手,而且不拿下徐才厚,軍中將士不服,網路上流傳的公開信就證明了這點,所以他們最後不得不審判徐。

這應了那句古話:時局逼人,民心如此,天意使然。

仔細分析這些落馬官員,他們有個最大特徵、也就是最大相同之處,就是他們都曾經積極地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6月25日,中共政協副主席蘇榮被正式免職。蘇榮在1999年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後兼任吉林省「省委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610」辦公室)組長,主持全省對法輪功的鎮壓行動。吉林成了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無論是在吉林、青海,還是甘肅、江西任職,蘇榮都將迫害法輪功作為工作重點,結果被國際組織「追查國際」調查報告通報。2004年11月,時任甘肅省委書記的蘇榮出訪讚比亞,被海外法輪功學員告上該國高等法院,他接到傳票後驚恐萬分,最後不得不以偷渡的方式,途經他國逃回大陸。

6月30日,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在被查三天後就被正式免職。萬慶良「被秒殺」,與其參與江派勢力在香港攪局相關。習近平要在「七一」敏感期前防止萬慶良受江派旨意,操控地下黨特務在香港大肆製造混亂局面。而且萬慶良在任廣東省團委書記期間,不斷在各級大中院校用謊言強制毒害年輕人;在其執政揭陽期間,至少15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十人遭非法判刑,約百人遭非法勞教拘捕、被劫持到洗腦班的學員則有3000人次之多,其他種類迫害則難以盡敘。

6月30日晚6時許,中紀委網站公布了「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原副組長、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原黨委副書記、副部長李東生被開除黨籍」的消息,官方再次強調李東生利用中央電視臺用天安門自焚等謊言誣陷法輪功群眾的特殊身分。

同一天,中紀委還將蔣潔敏、王永春移送司法機關。這兩人為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非法提供了大量中石油的祕密資產,令這場歷時15年、早已超過幾次戰爭花費的鎮壓能夠維持下去。

而徐才厚和谷俊山則是直接負責中共軍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人。幹出這樣反人類的罪行,用百姓的話說,他們不配做人,他們也不是人了。


「七一」前夕,蘇榮、萬慶良、徐才厚、蔣潔敏、李東生、王永春等中共黨政軍系統中,緊隨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賣力迫害法輪功的高官紛紛落馬。(宋祥龍/ 大紀元)

天網恢恢 嚴懲惡人

在古代,誰要是迫害修佛的人,這罪惡是下十八層地獄也無法償還的罪惡。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參與迫害修煉人的貪官罪行特別嚴重的原因,他們已經喪失人的本性了,什麼壞事他們都敢幹,什麼事幹起來都沒有任何顧忌。

中國老人有句話:壞事幹多了,鬼就找上門。有百姓把江澤民稱為「江鬼」,這不是一句洩憤的話,而是一句大實話。徐才厚為了升官發財,連同類的器官都敢販賣,這些江派小鬼被懲罰,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的體現。◇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