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中共通姦有傳統 蘇區男女共妻共夫

53457

 

中共通姦有傳統 蘇區男女共妻共夫
——台共創辦人:蘇區的男女關係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7-13 訊】
作者:蔡孝乾
 
紅軍家屬在地下亂搞,年輕的紅軍家屬沒有「秘密老公」的實在太少太少了。這不就是對紅軍家屬過份的壓制所造成的惡果嗎?坐在旁邊一直沒有開腔的張榮對着楊秀珍開玩笑的說;「秀珍,妳有幾個『秘密老公』嗎?」說得楊秀珍滿臉通紅,好久不能自適。她只是舉起拳頭作揍人狀,要不是在金維映的面前,恐怕就要打起來了。「好了,好了,妳們在一起辦公,天天見面。有無還能瞞過大家嗎?」金維映以老大姐的口氣,解圍的說。
 

 

 

蔡孝乾(1908年—1982年),為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的領導人,也是唯一隨中共紅軍進行長征的台灣人,參與過1928年台共的創辦。出生於彰化縣花壇鄉。

蔡孝乾早年參加台灣文化協會,因此左傾,之後曾任公學校代用教員,後前往中國入上海大學就讀,之後回到台灣。後蔡孝乾有意將台灣文化協會與台灣共產黨合併。

1928年蔡孝乾前往中國廈門,經漳州到江西瑞金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加入中國共產黨,並且隨紅軍進行二萬五千里長征,入延安,是唯一參與長征的台灣人。1945年8月,台灣籍幹部蔡孝乾被中共中央派遣為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書記,成為台灣地下黨的領導人。蔡孝乾於1946年7月到達台灣。但是在1950年被國民政府逮捕一周後叛變,並且供出中共在台人員,使得中共在台組織完全瓦解。

之後蔡孝乾出任台灣安全部門少將參議副主任,1982年病故。

一、饒有趣味的一夕談

我們在“勝利”縣工作時間雖很短促,但“勝利”縣擴紅突擊隊長金維映卻很滿意我們給她的支援。事實上這多半還是得力於楊秀珍在紅軍家屬中優異的活動。她在中共“勝利”縣召開的紅軍家屬代表大會上,以“紅屬”的身分現身說法,把她在瑞金和興國的“先進經驗”,以及有關紅軍家屬切身的問題,用生動活潑的實例和富於熱情的話語感動了所有與會的紅軍家屬,當場就有許多紅屬響應了中共“黨”和蘇維埃的號召,互相寫下了“挑戰書”。保證開小差回家的“老公”回到紅軍中去。“勝利”縣紅軍家屬代表大會獲得完滿成果,擴紅突擊計劃也超額完成了。後來,金維映還獲得了“擴大紅軍模範”的獎旗。

我們在“勝利”縣的任務已經完成,第二天就要轉到寧都去了,那天,金維映高高興興地殺了一隻雞請我們吃飯,一方面表示“酬勞”,另一方面表示餞行的意思。

在蘇區“紅白”交界的地區買雞並不困難,困難的是殺了雞,沒有鹽調味,實在是大殺風景。原來向蘇區農民買雞,只要表示“以鹽交換”,這個“交易”立即可成;如果是用蘇幣,雞就難買到了。後來我才知道,金維映是拿出了二兩鹽交給楊秀珍在紅軍家屬中買到的。在鹽的問題上顯示了兩點:第一,由於國軍嚴密封鎖,使蘇區農民過着沒有鹽吃的生活達四年之久;第二,蘇區農民普遍地抵制“蘇幣”,這種現象在“紅白”交界地區特別嚴重。

那天晚上,我們和金維映痛痛快快談了好幾個鐘頭。我們的話題從擴紅突擊開始,隨即轉為大談特談紅軍家屬問題,其中最中心的一點,就是蘇維埃政府對於紅軍家屬要求離婚採取干涉和壓制的態度是不合理的。楊秀珍率真地反映了這種情況,她激動地說,蘇維埃政府幹什麼要過份干涉紅軍家屬離婚自由,結果引起了紅軍家屬普遍的反感,做出許多“不道德”的行為。現在許多的紅軍家屬老公長期在部隊中,家裡的農活自己干,農忙的時候,不免要僱人做活;耕田隊來了,對年輕的紅屬又要勾引,這樣紅軍家屬和“男同志”接觸的機會就多了。說實在的,“守規矩”的紅軍家屬能有幾個呢?

金維映也感嘆的說:連我也有點莫名其妙,蘇維埃的《離婚條例》明明規定,蘇維埃公民離婚是自由的,不但男女雙方同意就可以離婚;即使男女任何一方堅決要求離婚的,也可以離婚。為什麼非紅軍家屬離婚可以自由、而紅屬就沒有這種自由呢?但紅軍家屬在地下亂搞,年輕的紅軍家屬沒有“秘密老公”的實在太少太少了。這不就是對紅軍家屬過份的壓制所造成的惡果嗎?坐在旁邊一直沒有開腔的張榮對着楊秀珍開玩笑的說;“秀珍,妳有幾個‘秘密老公’嗎?”說得楊秀珍滿臉通紅,好久不能自適。她只是舉起拳頭作揍人狀,要不是在金維映的面前,恐怕就要打起來了。“好了,好了,妳們在一起辦公,天天見面。有無還能瞞過大家嗎?”金維映以老大姐的口氣,解圍的說。

因為明天我們還要趕路,這一場饒有趣味的漫談至此結束了。

金維映和楊秀珍的對話,在當時不免引起了我無限的感慨:也許是由於某種神秘感吸引了我,我進入蘇區之後,那奇妙的、混亂的男女關係特別引起了我的注意。

二、性的解放

我又想起了李伯釗、楊尚昆和王觀瀾的三角關係。李伯釗和楊尚昆是在莫斯科結婚的,她到了江西不久,就和王觀瀾姘居了。在這裡,無所謂“結婚”的形式,也不問是否到鄉蘇政府登記(蘇維埃《婚姻條例》規定,男女結婚或離婚,都應到鄉蘇或市蘇登記)。但共產黨是講求事實的。在蘇區,只要男女有了“同居”事實的存在。蘇維埃的法律——《婚姻條例》就承認是“夫妻關係”,登記不登記是無所謂的。李伯釗是“有夫之婦”,她在蘇區和王觀瀾同居,並沒有受到蘇維埃法律的約束,可是誰都得承認李伯釗和王觀瀾的夫妻關係。後來楊尚昆來到江西蘇區,李伯釗又棄王而就楊。李、楊、王的三角關係,只是蘇區男女關係的一個典型。從這裡可以看出蘇區男女關係混亂到了何等程度!

在觀念上說,蘇區的男女關係,只能解釋為“性的解放”的象徵。是的:首先是經濟上的“解放”,蘇區的婦女和男子一樣分得了土地,一個女子出嫁了,她可以把自己分得的土地帶到丈夫那邊去(蘇維埃的《婚姻條例》規定,“男女各自的田地、財產各自處理”),蘇區婦女的經濟獨立了,她們在經濟上不再依靠丈夫了。隨着經濟上的解放而來的便是“性的解放”。在這個意義上說,蘇區的婦女確確實實是被“解放”了。離婚、結婚都是自由的、任意的,只要男女的一方堅決要求離婚就隨時可以離婚。結果是一個女子結婚三、四次,甚至五、六次者都是司空見慣。而這裡所說的,還是指公開的婚姻關係而言,至於非正式的“秘密老公”或“秘密老婆”之類的現象,更是非常普遍。

三、另一種方式的典型

在談到蘇區男女關係的時候,金維映、鄧小平和李維漢的三角關係,又是另一種方式的典型。不過,金維映的遭遇,似乎比李伯釗要“慘”些。一九三三年鄧小平被國際派指為“羅明路線”在江西的執行者,而遭整肅之後,金維映即與鄧小平分離。此時李維漢(化名羅邁)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長。金維映與鄧小平分離的同時,也離開了工作崗位——中共江西省委會(設於寧都),調到中共中央組織部工作,嗣被派到“勝利”縣擔任擴紅突擊隊長。由於她在擴紅突擊運動中立了“功”,因被提拔擔任蘇維埃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武裝總動員部(部長羅榮桓)副部長。由於工作關係,金維映與李維漢接觸的機會多了,不久便和李維漢沒有經過任何手續而結為“夫妻”,而且得到“公認”。一九三四~三五年,金維映隨紅軍西竄到了陝北,仍在中共中央組織部工作。一九三六年中共在延安設立“抗日軍政大學”,金維映任該校女生隊隊長,這一段時間她與李維漢的關係是正常的。但好景不常,一九三七年抗戰開始,大批的女學生湧進延安,李維漢另有新歡,金維映成了黃臉婆,她和賀子珍(毛澤東妻)、劉群先(博古妻)同樣的命運,被送到莫斯科,名為“留學”,實為遺棄了。

以上是“公開結婚”的幾個顯著的例子。還有“秘密結婚”的方式,也不乏其例。

首先應該提到的是張聞天與劉伯堅之妻王淑貞的曖昧關係。張秉性浪漫,在莫斯科時曾與一俄女結婚。入江西蘇區後即鰥居,時張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黨報委員會書記。劉伯堅任紅五軍團政治部主任,長期在前線。劉伯堅的妻子王淑貞初在瑞金紅軍學校任教,後調入中共中央黨報委員會任秘書。不久,王淑貞就成了張聞天的“秘密夫人”。此事在當時中共高級幹部中成了公開的秘密。

紅軍西竄,劉伯堅留江西蘇區被俘後遭槍斃。王淑貞也留在江西,劉伯堅死後再沒有她的消息。

一九三五年紅軍西竄到四川省松潘之毛兒蓋,張聞天復與劉英同居了。提到劉英,她是中共男女關係中應予大書特書的另一個典型。

劉英,湖南籍,在中學時即加入共青團,一九二七年在武漢戀愛結婚不久,被送往莫斯科入中山大學,另與人同居。入江西蘇區後任共青團中央組織部長,經人撮合與伍修權(當時任教瑞金紅軍學校,兼任國際軍事顧問李德的翻譯)結婚,僅同衾兩夜,即宣布離婚,成為中共內部婚姻史中之趣聞,亦為“一杯水主義”之典型。抗戰初期,劉英也被送到莫斯科“留學”去了,張聞天復與劉英之妹李霞(化名)姘居。李懷孕,不得已被送到新疆去“生產”,生一子未取名,中共駐新疆辦事處主任陳潭秋乃為取名曰“鴻聲”,以影射“聞天”。此一趣聞,當時中共高級幹部幾乎無一不知。

四、柯侖泰女士“自由戀愛”的流毒

以上,我把江西蘇區的男女關係、特別是把中共高級幹部婚姻關係的幾種類型予以簡要介紹。中共在江西蘇區推行的婚姻自由制度,衝擊了贛、閩、湘、粵等邊境廣大的落後地區,破壞了這些地區固有歷史文化傳統和倫理道德觀念,換言之,中共在江西蘇區所推行的蘇維埃式的婚姻制度(它的中心內容是以蘇聯的婚姻制度為依據的)和中共高階層內部在婚姻關係上所表演的醜劇,深刻地影響了那些地區單純簡樸的農民的家庭生活,造成了嚴重的惡果。

在這裡,我想再回憶一下中共紅軍於一九三四~三五年西竄到陝北蘇區之後,將流毒於江西蘇區的、標榜婚姻自由的婚姻制度和極端紊亂的男女關係帶到陝北蘇區的情況。

陝北蘇區是由陝北土共劉志丹、高崗、謝子長等開創起來的。他們雖然執行着列寧主義的暴動政策,但他們在倫理道德觀念方面多少還帶着中國儒家思想所孕育的婚姻觀念,所以他們所領導控制的陝北蘇區,在婚姻關係上和男女關係上就沒有發生過劇變。然而自從一九三五年冬江西紅軍流竄到了陝北蘇區之後,情形就大變了,那表現着蘇維埃式的婚姻制度和基於自由戀愛的男女關係的鬧劇在陝北蘇區開始重演了。影響所及,原來淳樸的陝北農村家庭生活遭受到嚴重的破壞。一九三六年春,陝北“省蘇維埃政府”內務部科長高朗亭在一次由蘇維埃中央政府內務部召集的紅軍家屬工作會議上激昂感慨地說:自從“中央紅軍”來到陝北之後,掀起了兩個高潮:一為“中央紅軍”老幹部的結婚高潮;二為陝北紅軍家屬的離婚高潮。顯然這兩個高潮嚴重地破壞了陝北蘇區原有的淳樸的家庭生活。高朗亭率真地說:中央紅軍到了陝北蘇區什麼都好(筆者按,這是當時陝北幹部對中央紅軍表面恭維的話,實際上並不如此),就是蘇維埃政府的婚姻法最不好。意思是說,中央紅軍帶來的“離婚高潮”最不好。

中共在江西蘇區以及在陝北蘇區所推行的“自由婚姻”制度,顯然是根據共產主義的婚姻觀念而來的,而他們在江西蘇區所頒佈的《婚姻條例》(一九三一年)和《婚姻法》(一九三四年),不外是蘇聯《新婚姻法》的翻版。那麼,蘇聯《新婚姻法》所依據的是什麼呢?所謂共產主義的婚姻觀念的實質又是什麼呢?

這裡,我想用不着詳細敘述蘇聯新婚姻制度或所謂共產主義婚姻理論的具體內容;我們只要指出把“一杯水主義”的婚姻觀念帶進江西蘇區的幾個留俄幹部之間所表演的幾樁富於羅曼蒂克情調的自由戀愛故事就夠了。

依我在江西蘇區(一九三二~三四年)所看到的一些典型例子(前面已敘述),足以證明當時中共內部“一杯水主義”男女關係的盛行,顯然是柯侖泰女士“自由戀愛”的流毒所使然。柯侖泰女士(Kollontay)是早期俄國左派共產主義者,在“性關係”與婚姻關係上,主張男女自由戀愛,自由結合之說,她以所謂“波格達諾夫主義”(Bogdanovism)研究男女關係,認為在社會主義社會中,個人應在各種目的下,自由與異性結合,並提出所謂“性本能”說。雖然這種“學說”曾受到列寧的批評,惟由於她在一九二一年至二三年間擔任共產國際婦女部書記,一九二六年至一九三○年間先後擔任蘇聯駐挪威大使和瑞典大使,遂使她的“自由戀愛”理論普遍流行於各國共黨團里,嚴重地破壞了舊式家庭。中共在其統治下的江西蘇區和陝北蘇區盛行“一杯水主義”的自由婚姻關係,同樣嚴重地破壞了中國固有歷史文化傳統和倫理道德觀念。

選自《台灣人的長征紀錄——江西蘇區•紅軍西竄回憶》(台北:海峽學術出版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台灣人的長征紀錄

 

西北狼郭伯雄其人其家族之齷齪事

 
相關專題:  [中共權鬥]   2014-07-13 02:16 PM
 0  New  0  0 
 

【新唐人2014年7月13日訊】(新唐人記者田飛綜合報導)中央軍委前副主席徐才厚上月底被中共當局通告開除出黨,其多名秘書、心腹不是被扣查,就是岌岌可危,「東北虎」集團被扳倒。近日,再有消息傳出「西北狼」郭伯雄也「出事」了,其兒子郭正鋼夫婦已經因涉及相關案件被軍隊紀委帶走協助調查。


而早在今年4月份,一封來自中共軍隊總政機關幾位知情幹部的公開信在海外媒體曝出,信中披露了郭伯雄及其家族的齷齪事,並直言,「郭伯雄在軍中的黨羽骨幹不亞於徐才厚的人馬,不處理他的問題,軍心難穩。」

郭伯雄與谷俊山的軼事

公開信稱,谷俊山的後台除了「東北虎」徐才厚,還有「西北狼」郭伯雄。谷俊山當總後勤部副長正是郭伯雄提的名,提名費是8000萬人民幣。而到後期谷俊山巴結郭伯雄更賣力。

谷俊山在總後營房部招待所專門給郭家設了個特供點,郭的親戚朋友來京都在那裡接待,山珍海味隨時供應。「郭的女兒下海時,郭同谷俊山說,你要幫她起好步,谷很快給她送去300萬現金,並給她賬上打了兩千萬元。後來,他看到總裝的人幫郭伯雄女兒做買賣,一次就賺了幾個億,不好意思的向郭保證,每年讓她包賺三千萬元。」

就連郭的警衛員陳風泗說手頭緊,沒錢花,谷俊山都讓其開個公司,每年包他賺一千萬。信中透露,去年北京公安局查獲一個無業遊民拉了一車錢,但卻有從21軍調總政311基地的全套手續和全套軍官檔案。當時21軍領導很緊張,因為此人是陳風泗交辦的,生怕受牽連。後來,總政杜金才副主任一個電話把問題全擺平了。

郭伯雄年輕時偷自行車

公開信稱,郭伯雄的鬼點子很多,這一點在他年輕時就已經很突出。郭原是408工廠的工人,因為偷了輛自行車要追究責任,他嚇得把家裡的豬殺了,給廠長送禮。廠長給他支招,趁徵兵開始到部隊去躲躲。郭進了部隊後,又靠著這套手法同領導拉關係,迅速上位。

信中舉例,1981年至1983年,他在國防大學上學,人坐在國防大學院里沒動窩,命令卻從55師參謀長,軍區作戰部副部長,19軍參謀長,軍區副參謀長轉了一大圈,從正團升為副軍。僅從簡歷上看,郭成了既懂機關又懂基層的複合型幹部。

郭從中嘗到了甜頭,所以後來他的秘書、兒子,都用這種方式晉陞,命令一會下到機關,一會下到部隊,一會下到邊疆。人不是在外面做買賣,就是在國防大學呆幾天。靠著這樣的辦法,他們也都成了「任職經歷」最好的幹部。現在有的是大區副,有的是正軍,有的是副軍。

公開信中說,郭伯雄因為年輕時偷自行車被告發事,對陝西老鄉恨得要死。「一般人不讓進門,只有送重禮的才讓進來,聲稱收了他們的禮就是給了老鄉面子,送禮重的不管表現如何全提拔。」

陝西省軍區政治部主任史仲才就是送了重禮才被提拔起來的。可惜上任不久,違法亂紀的事就被查出,判了重刑。後在郭伯雄親自「搶救」下終於被提前釋放。史仲才說:「當初我給郭伯雄送的六百多萬真起了大作用,否則肯定死在牢里了!」

信中說,因為郭伯雄只認金錢不認老鄉,不送重禮不準見面,他的老家陝西禮泉縣很窮,縣領導沒錢送,所以,他每次回家,禮泉領導全體下鄉躲避。家鄉人都罵他官雖大但沒良心,不像個厚道的陝西人。

47軍政委范長秘也曾一次給郭伯雄的兒子送去一千萬。不久,他便被提為蘭州軍區政治部主任。

信中還披露,郭的弟弟郭伯權原是一夥夫,後開歌廳。在郭伯雄的活動下,也當上了陝西民政廳長。而郭伯雄的兒子郭正剛則是個“混混”,在總後勤部工作卻從不上班,結婚後有了孩子還在外面拈花惹草,將一名浙江女孩的肚子搞大,最後威逼元配離婚後,再與該浙江女子結婚。

信中說,就是這樣一個1974出生的“混混”,竟然提到了副軍職,還是全軍最年輕的軍職幹部,真是和平時代的最為「黑冷硬」的笑話。

而這一切都要拜西北狼郭之所賜。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b5/2014/07/13/a1122675.html#sthash.4sK7L6T8.dpuf

陳思敏:三女同時「現身」 江澤民不可承受之重

 
2014-07-13 02:26 PM
        
 
点此看大图片
習陣營要向官場釋放江派翻盤無望的強烈信號,最好用的就是江澤民的女人。那不僅止於羞辱而已,而是井底蛤蟆,只剩巴掌大的牆角。(大紀元合成圖) 

7月11日週五特別時段,中共官場又見「蒼蠅、老虎」落一地,且清一色江派人馬,這對「老老虎」江澤民來說,固然是再次打擊,但卻沒有比湯燦宋祖英李瑞英這三個女人同時「現身」新華網更讓他氣急,因為這可是和普京公開見上十次面也挽回不了頹勢的證明。


據11日官方通報,此前傳聞被帶走的付毅(四川成都政協副主席),證實接受調查。此前受查的楊剛(中共政協經委會原副主任),以及曹鑒燎(廣州副市長)、塗瑤生(廣東第二中醫院院長)、李和平(廣業資產副總經理)等人,同時被雙開。此前被開除的文林(江西省水利廳原副廳長),則被立案移送。

付毅,據公開報導,其案情涉及周永康的秘書幫成員,因為他是前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的得力助手。可見周永康的地盤之一四川官場,持續被清場。

楊剛,主要履歷在長達40年的新疆,據此前報導,他在新疆背靠「新疆王」王樂泉上位,眾所週知曾任政法委副書記的王樂泉背靠周永康、江澤民前進中央。王樂泉雖已退出政壇,但昔日做為周永康倚重的副手之一,並以鐵腕高壓治疆近20年,令其備受各方非議。可見周永康在政法系統的親信舊部,仍然被鎖定。

曹鑒燎等三人,同在11日這天被廣東當局集體開除。據官方發佈內容指出,曹鑑燎主要違法情事在廣州天河區與增城市任職期間。據此前報導,亦涉揭陽窩案的曹鑑燎,在粵官場長期搭配已於6月30日被免職的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據明慧網來自當地百姓的調查報導,曹鑒燎不論涉及的揭陽窩案,還是主政6年的天河區或增城市,最嚴重的腐敗暴行就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而不論曹鑒燎還是萬慶良,兩人在粵官場得以長期腐敗的權力來源都是跟隨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

文林,與7月3日被免職的林翹銀(江西吉安市政協原副主席)、駱炳峰(江西贛州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一樣,據報導案情涉江西副省長姚木根。而副部級的姚木根,與另2名同僚人大副主任陳安眾,省委秘書長趙智勇,皆涉昔日老長官蘇榮案。而涉周永康、曾慶紅案的副國級蘇榮,是迫害法輪功的國際逃犯。

不過11日這天,最引人側目的官方信號,還是新華網同時舊翻新關於湯燦宋祖英李瑞英三人的消息。

其一湯燦,網絡搜索解禁,可顯示新華網8日登載湯燦被執行死刑的文章。目前該文在新華網的鏈結雖被移除,其實內容早已在網絡流傳數月,而且此文總是在特定時候被央網媒以不同的標題重新發佈。

其二宋祖英,新華轉載央視10日的評論節目,內容是關於官方近日下發通知,明確禁止國內個人或團體,利用公費支付場租,對外贈票,組織觀眾,到奧地利維也納金色大廳的「鍍金」行為。此篇報導被新華網改以「維也納成中國K歌房 宋祖英曾稱我開了壞頭」為題,分別在多個欄目重復發表。

其三李瑞英,新華網突出報導「康輝接替李瑞英主掌央視播音部」。在李瑞英5月28日被證實離開主播台後,開啟了央視連環震的序幕,包括央視二台總監郭振璽等多人接連被抓,被江澤民用來洗腦、詆譭法輪功的《同一首歌》黑幕被揭,央視面臨大清洗。

據12日最新報導,央視副總監李勇及主持人芮成鋼被帶走調查,而且是在毫無知會央視當局之下,由檢方人員直接帶走。據此前《中國密報》引述知情人士透露,芮成鋼經常炫耀自己與中共高層官二代的關係。在薄熙來還未被捕之前,芮成鋼經常炫耀其與薄瓜瓜的關係。除此,他還經常參與李長春女兒李彤、劉雲山兒子劉樂飛、曾慶紅兒子曾偉等人的社交聚會,也與曾慶紅胞弟曾慶淮關係密切,與周永康秘書余剛來往頻繁。

在前公安部副部長、 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落馬的時候,也連帶曝光了央視諸多女主播的淫亂情事。曾任央視副台長的李東生,不僅把央視當成私金庫,更把央視搞成權色交易的大本營。再加上2001年栽贓法輪功、煽動民眾仇恨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因此「性、謊言、謀殺案」可說是央視最佳寫照。

當然始作俑者江澤民,三個女人宋祖英、李瑞英、湯燦為其典型代表。宋祖英、李瑞英是江澤民全國最知名的兩個情婦,周薄政的變核心人物湯燦,則負責把一群有野心的淫蕩之徒集合在一起。

兩派互鬥,手下人馬做為隨時被拋的棄子,再多人被拿下江澤民都不會心疼的,不過女人就不一樣。而習陣營要向官場釋放江派翻盤無望的強烈信號,最好用的就是江澤民的女人。那不僅止於羞辱而已,而是井底蛤蟆,只剩巴掌大的牆角。


文章來源:《大紀元》

 

 
相關標籤
   江澤民   湯燦   宋祖英   李瑞英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b5/2014/07/13/a1122676.html#sthash.Dn9Wqprn.dpuf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