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成鋼

【看中國2014年07月14日訊】中共的體制既是一個染缸,又是一個賭場。能進去的人之前雖然已經着色,舉着拳頭宣誓“永不叛黨”,把靈魂賣給了附體的中共,但進到裡面還要被一層層染色。當然,在體制裡面就要下注,輸光的被帶走,賭贏的留下來,而過程中有黨提供給他們的美女與金錢帶來的刺激與享受。

被檢方帶走的芮成鋼顯然就是其中的一個。但都知道中共體制內屁股乾淨的人太少了,要抓一大把,可為什麼偏偏輪到這個芮成鋼?他的幻滅究竟可以說明什麼?

南非前總統姆貝基、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都曾經讚譽過這個安徽“才子”,以為安徽不但出徽商,還出“徽才”,姆貝基的“芮成鋼是一位並非每個國家都擁有的世界級的記者和主持人”這一說法,讓芮成鋼曾經愚鈍不堪的造像遮蔽在陰影里——。

2012年4月1日,芮成鋼玩愚人節,把姚明和揚州市委書記謝正義的年收入來進行風馬牛不相及的比喻,倒使得1995年的合肥市文科高考狀元被“鐮刀鎚子的淺薄”標籤了一回。

而福田康夫的“我為亞洲能有他這樣優秀的媒體人感到自豪和驕傲”讓芮成鋼產生的“榮譽慣性”勇猛之前——在2010年11月12日,南韓首爾G20峰會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芮成鋼在美國總統奧巴馬面前大言不慚的聲稱自己“代表亞洲”,他勇挑“解放全人類”的擔子一時成國際大笑話,正是無知者無畏。

而駱家輝坐經濟艙的芮式解讀,卻真的“太中共”了,想把一個馬屁拍到全部棗紅馬上,就只會被“噱了頭”。

當然,芮成鋼不是被總統首相們幻滅了的。想想看,父親是知名作家,母親是知名舞蹈家,好家庭好人緣,該有好前途,但是他卻選擇了忠實的為黨工作。

在中國,特別是進入黨的喉舌機關,要想潔身自好是太難了,就算是“行於色”有所表情也會被“剔除”。杜憲就是如此,但芮成鋼在央視“耳濡目染”十多年,憑藉一篇博客就能將星巴克逐出故宮。他在這個體制中緊隨中共,如魚得水名利雙收——“美中傑出青年”、“中歐傑出青年”、“優秀節目主持人獎”、“央視十佳主持人”、“海歸十大傑出華人青年”,五彩的光環包裹着一的才“滑”橫溢的青年,自負昧着良心就能玩轉世界,在殃視經濟頻道中打撈晃眼的金子,坐擁信手拈來的財寶。

芮成鋼的政治布局讓人刮目相看,投注江家幫以為薄熙來一定會在有生之年手握玉璽,當然要牽手薄瓜瓜,一同在海外看潮起潮落,月明星稀。幻想着自己也有身居官場高位的那一天。現在看是臭子一個了。

網要織得“廣大”,而且還要有用,芮成鋼在古書中還是尋找到了一些章節,又對中共的那一套略知一二三四。李長春女兒李彤、李雲山的兒子劉樂飛,曾慶紅的兒子曾偉,這些人都是顯貴,與他們把酒臨風,笑談京城軼事,分享國家機密也不失為人生之一大樂趣。但絕不會把當是之時的政法王忘了,所以,周永康秘書余剛也少不得拉過來在酒桌上言歡。與此同時還得營銷幕後控制遭殃電視台文藝中心的江湖上人稱“二哥”的曾慶淮之間的關係,兄弟長、兄弟短的都能用得着。

要想在中共體制內不出事,還是老老實實做人。多餘的夢境隨時都會幻滅。政治是一架機器,清洗這架機器就是權力階層擁有者的那些政治家,要想不被清洗,那只有遠離中共。

還是那句話,中共裡面的人還有幾個是乾淨的?都可以拿下,至於拿誰?周永康會告訴你:“你懂的”。而芮成鋼的幻滅也告訴人們,“中共體制之下難有完卵”在金錢面前,在政治面前,生命與自由、良心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