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國2014年07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關四妹報道)大陸出名炫富,又喜歡在微博上曬自拍照的大美人郭美美,日前(10日)因賭波被警方抓捕,這位網絡紅人曝出賭波醜聞,再一度成為網絡紅人。有網友日前搜出她整容前後的照片的同時,有某整形醫院的工作人員更爆出郭美美驚悚整容過程,以及其整容的花費賬單。她的“變面”費總數達13萬人民幣。

圖片可見郭美美從未整容前的臉速變白富美的全過程。整容后郭美美擁有錐子臉,明眸,嬌嫩欲滴。與未整容前真人照大相徑庭。

 

 

揭秘服務金正日的歡樂組 全裸跳舞敬酒 圖

 
過去30年間,金正日為了強化自身的指導體系和快樂從全國範圍內選出美貌、舞蹈和歌唱能力兼備的才女,把她們淪落為個人的玩偶。雖然賦予她們朝鮮居民無法擁有的特權和恩惠,但作為一個人她們的生活凄慘萬分。歡樂組是對金正日的歷史評價上最為可恥和不道德的行為。金正日作為一個人,比其他任何獨裁者更受批評的原因就在於這種變態行為。

\

朝鮮的神秘感不僅源於他們的不開放,更多是因為金氏父子的奢靡生活,中華網曾針對金氏父子的“歡樂組”發表文章稱,金正日生活糜爛,建歡樂組為其服務,歡樂組包括演出組、戲劇組、重奏組、滿足組等,她們只為金氏父子在定期酒宴日服務。

1974年左右開始,金正日和自己的親信們一起舉辦了秘密派對。派對是為了在黨內主要位置安插自己的同夥和形成親信勢力。朝鮮把那些動員到金正日的派對助興的女性叫做“歡樂組”。

在國內,說對金正日有誤解的人們舉出來的典型說法就是“歡樂組是捏造的”。經常引用對這一問題沒有研究,或者很難接近這些情報的人士的言論。

在金正日身邊看過他私生活的脫北者們都說確實存在“歡樂組”,而且根據情況很多時候還比資本主義腐敗文化更墮落。雖然還未能掌握歡樂組的所有情況,但對其存在和作用是不容置疑的。

朝鮮居民也大體上知道歡樂組的存在。居民以為它是與曾經負責過金日成和金正日健康的“萬壽無疆研究所(目前的基礎科學院)”一同為指導者的歡樂存在的演出團。

1997年被朝鮮秘密要員殺害的金正日的內侄李翰永證明,歡樂組主要參加星期三和星期六舉辦的金正日秘密派對助興。

而且1995年歸順的舞蹈演員申英姬也坦白地說自己在朝鮮的時候是歡樂組成員。她用親身經歷講述了歡樂組的選拔過程、組成成員、作用等。

外媒也曾報導過歡樂組的情況。1999年9月,澳大利亞周刊《伯爾馬特(音譯)》曾報導說:“金正日的歡樂組女子們到奧地利維也納學習探戈、瓦爾茲等西洋舞。”這個雜誌報導說,6名朝鮮年輕女性和監督她們的1名女性在維也納的誒爾瑪依娥(音譯)舞蹈學院學習舞蹈,他們是為金正日服務的歡樂組女性。

歡樂組是1970年金正日為了迎合金日成的喜好從朝鮮全域選拔貌美女性安排在金日成別墅開始產生的。1983年12月正式產生了為金正日服務的歡樂組,由演出組、戲劇組、重奏組等組成。

其中被稱作為“金正日的女人們”的核心歡樂組是演出組。演出組由屬於萬壽台藝術團的舞蹈演員組成。是在朝鮮跳舞跳得最好,臉蛋和身材最好的女性。

戲劇組是表演相聲或者小品的小組,重走組負責在舉行派對的時候奏樂或者有人唱歌的時候為他伴奏。叫做“白頭山第七重奏團”,由從平壤音樂舞蹈大學中挑選的20出頭有才能的女性組成。

歡樂組根據金正日的指示時時刻刻補充人員。對象是包括平壤在內的全國藝術專門學校的18歲左右的學生。金正日下達指示充員指示,組織指導部書記室就向平壤市和道黨幹部部傳達指示。所謂的“五科人員選拔指示”。因為由中央黨第五科負責此項事情才這麼命名的。

朝鮮當局向各黨幹部發放題為《偉大領袖和親愛的指導者同志的萬壽無疆工作是全體黨員和黨委員會的神聖義務》的機密手冊,要求按照此手冊的標準物色和推薦歡樂組成員。

中央黨組織指導部第五科負責歡樂組的選拔

五科人員要臉蛋美麗容貌端正。各道為了應對選拔指示事先在藝術專門學校挑選好了美麗和健康的女學生。有沒有藝術才能無所謂,指示一下馬上在這些學生中進行篩選並送到上部。

第一次選拔選出200-300名,再從中篩選出100名左右。她們在平壤南山醫院接受仔細的體檢,其中還包括婦科檢查。經過這一過程後最終挑選出50名左右。

得到金正日應允的50名女性被選後要接受6個月左右的教育。“滿足組”掌握侍候酒宴和性方面的必要技巧,“幸福組”學習物理治療和按摩、推拿等幫助恢復疲勞的專門技術,“歌舞組”要練就酒宴時表演的歌舞等。

特別是“滿足組”和“歌舞組”要接受徹底的教育,能夠在金正日的定期酒宴日,即每周六晚上的“自由之夜”根據“印度之夜”、“紐約之夜”、“東京之夜”、“波斯之夜”、“巴黎之夜”等主題表演出符合當地風俗的服裝秀或者音樂等。

結束半個月的海外實習這一最後教育過程,她們就帶上護衛總局的少尉軍銜,一直以表面上的人民軍軍官名義服務到25周歲。

金正日的歡樂組派對要上演他們自己批判的所謂資本主義玩樂氛圍更頹廢和歡樂的氛圍。舞蹈演員跳舞的時候腿要抬得能看到內褲,要穿低胸上衣。

據說金正日喜歡唱“我是窩囊廢”、“昨天下了雨”等韓國歌。等歌舞結束,歡樂組就幾乎全裸給金正日敬酒,出席的幹部就變得狂熱。

頹廢的享樂氛圍超越資本主義

據說金正日喜歡採取對歡樂組要求“原地向後轉”等並看她們採取的各種姿態的變態行動。在新川招待所舉行宴會時的事情。金正日走進正在跳迪士高的五名歡樂組成員,突然下了命令。

“脫衣服!”

舞女們慢慢脫衣服的時候金正日重新下了命令。

“胸罩和內褲也脫了!”

這麼一來舞女們驚慌失措了。可是不能違背將軍的命令。她們雖然害羞但還是脫去了最後的衣物全裸著身體挑起了舞。

金正日就向幹部們指示道:

“你們也一起跳!”

他也命令我一起跳舞。金正日又命令道:

“跳舞是可以,但不許摸。那是小偷。”

歡樂組女性一過25歲就讓她們跟在金正日身邊服務的護衛軍官及高層人士結婚,讓他們徹底保守秘密。跟金正日同居時間最長,起到“正室”作用的高英姬也是歡樂組出身。

歡樂組住在平壤市普通江地區大駝鈴洞的超豪華公寓無償得到日本產品等日用品的提供。特別是給和金正日同床的女性提供歐美嘉手錶等並提供部長級待遇。她們身體不適就利用副部長級接受治療的南山醫院。

金正日還派歡樂組到海外旅行等關心倍加,所以她們的“傲氣”越來越高。有這樣的軼事。

1990年初,搭乘歡樂組的高麗民航特別航班到達了莫斯科。迎接她們的是朝鮮駐蘇聯大使權熙慶(音譯)等大使館黨秘書和參贊以上的高層官員。在她們到來以前權大使就接到了平壤組織指導部書記室發來的一封親筆信。

“送女同志們到國外觀光,帶她們觀光好蘇聯,提供好的待遇。金正日。”

是指導者同志發來的親筆信。這些小姐們乘坐大使館提供的賓士轎車去了市內。因為有“指導者同志”的指示,第二天晚上朝鮮大使館準備了最高級的宴會。可當天大使館不少職員感到不滿。

作為個人人生不免凄慘萬分

她們吃著食物當面說“這也是讓人吃的嗎?”大使館的職員不敢言語。因為不知她們回去後會對“指導者同志”說什麼話。

並不是只有朝鮮女性可以成為歡樂組。只要金正日要求,也可以“進口”俄羅斯女性、北歐美人等,過一定時間後賜給未婚護衛軍官或者給些美元讓她們回國。

過去30年間,金正日為了強化自身的指導體系和快樂從全國範圍內選出美貌、舞蹈和歌唱能力兼備的才女,把她們淪落為個人的玩偶。雖然賦予她們朝鮮居民無法擁有的特權和恩惠,但作為一個人她們的生活凄慘萬分。

歡樂組是對金正日的歷史評價上最為可恥和不道德的行為。金正日作為一個人,比其他任何獨裁者更受批評的原因就在於這種變態行為。

 

 

- See more at: http://tw.aboluowang.com/2014/0715/416371.html#sthash.w2NyoI4u.dpuf惊爆!郭美美13万整容清单 猪头相VS自照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