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小笑話:江澤民變髮型(多圖)

53614

 

小笑話:江澤民變髮型(多圖)
 
華華
 
【人民報消息】想當年,江澤民當政的時候,總是固定到一個理髮師那裏去理髮。有一位身材高大、神采奕奕的男子也常到那裏理髮。江發現每次那人去理髮時,都有不少愛慕的眼睛圍著他轉,讓江澤民好生羨慕。 

有一天,江澤民實在忍不住了,對理髮師講:「能不能給我換個髮型?」 

「行啊,您要甚麼樣的?」 

「和那個人的一模一樣就行了。」江小聲說。 

「他的髮型是照著您的這個樣子剪出來的!」 

「是嗎?那我們倆的怎麼完全不一樣呢?」 

「因為您的頭型長的獨一無二啊!」△ 

 

2002年,江澤民下臺前趕快去突尼斯逛逛。

 

江澤民的頭形長的個色,導致髮型象個鴨屁股!

 

江澤民的髮型絕活兒!


(人民報首發) 
江欲在上海另立中央(圖)
 
姜平
 

 

折騰了半天,就是這麼個玩意兒!

 

【人民報消息】習近平在各個部門的大手筆清理讓江澤民始料未及。剛開始江以為習近平想爭些地盤,後來隨著勢態的發展,江發現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整個矛頭是沖著自己來的,江真的急了。 

江澤民越是勢弱越是牢牢控制住中央電視臺,尤其是「新聞聯播」這個部門,江說:「只要李瑞英在, 我就放心。」 

「一個是軍隊一個是輿論」,江認為只要把握住這兩個陣地,自己就立於不敗之地。 

結果李瑞英失去權力,央視的人不斷被帶走調查,而薄已經進去了,厚也已經是只死老虎。郭伯雄也正在往裏進。 

在試了多少招術失敗之後,江決定以發跡地上海背水一戰,在電視臺發布公告,另立中央,用槍桿子與習近平對抗。 

7月14日中午至傍晚,南京軍區實行空中管制,超過100趟往返上海和北京的航班大量被延誤或取消,此外,上海電視臺也實行軍管,節目停播。△ 

(人民報首發)
2000年8月,香港居民朱柯明、北京居民王傑在北京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寄出申訴狀,控訴江澤民、羅干、曾慶紅非法取締和鎮壓法輪功。這是第一起訴江案。被告江澤民、羅干親自下令逮捕原告。二人9月7日被捕後便不再有任何消息。經關心他們的法輪功學員及朋友通過各種渠道多方打探,方知二人「是江澤民、羅干直接抓的」,「任何人不許過問,不許講情」。(大紀元資料圖片)
《江澤民其人》 (152)

江澤民曾親自下令抓兩人 「任何人不許過問不許講情」

【大紀元2014年07月18日訊】《江澤民其人》第廿一章:全球起訴風雲激盪 法網恢恢無處可藏

自從江澤民在芝加哥被起訴之後,江澤民每天所思所想的重心就撲在了如何應付法輪功在海外的起訴上。

江命令下麵人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法輪功的起訴成功」,所以他在經濟和軍事上的考慮都以應付法輪功為第一要素。江願意犧牲巨大經濟利益以換取美國政府干涉訴江案的進行。江還向中共駐美國大使館偷偷派出了一個27人的工作小組,專門研究美國參眾兩院議員的個人興趣愛好,想對症下藥拉攏他們為自己的訴訟案求情。

但偏偏天不從江願。到2005年6月為止,全球已有29個國家35位律師組成了全球公審江澤民集團的律師團,在15個國家和地區提出了針對江澤民的16個訴訟案。如果把對江澤民和另外22個中共官員的起訴包括在內,共有47個以上的訴訟案,堪稱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人類人權史上一樁最大的國際人權訴訟。

為此,在本章有必要對這一最讓江澤民頭痛而又影響深遠的訴訟案作一次比較全面的回顧。

 

1.第一樁起訴江澤民案

2000年8月,香港居民朱柯明、北京居民王傑在北京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檢察院寄出申訴狀,控訴江澤民、羅干、曾慶紅非法取締和鎮壓法輪功。這是第一起訴江案。此訴狀經掛號信寄達高檢後,被告江澤民、羅干親自下令逮捕原告。兩名原告在訴狀遞交兩週後在北京被捕,其中王傑已於2001年被迫害致死,朱柯明被秘密判刑五年後一直被關押在天津茶澱監獄。

1999年法輪功遭到江澤民一夥的全面迫害後,朱柯明與王傑從書店買來有關法律書籍,分頭查找法律條款、撰寫申訴事實與理由,並在2000年7月左右寫成致高檢的申訴狀。訴狀指控江澤民(時任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國家軍委主席)、羅干(時任國務委員、政法委書記)、曾慶紅(時任政治局候補委員、書記處書記、組織部部長)迫害法輪功,「嚴重敗壞了國家聲譽和社會道德,破壞了國家體制、憲法及法律」。8月25日,朱柯明與王傑從位於北京長安街的一家郵局向最高人民檢察院寄出了申訴狀。

江澤民和羅干知道此事後氣急敗壞,立即指示作為重大案件展開大搜捕。因為朱柯明曾在北京燕山石化任外貿經理等線索被發現,9月7日,在訴狀寄出兩週後,北京市海淀區及房山區身著便衣的二十多名警察在一名副局長的帶領下於晚間11點左右包圍了朱柯明、王傑當時借住的寓所,朱、王兩人不幸當場被捕。

江羅發洩私憤

朱柯明、王傑二人9月7日被捕後便不再有任何消息。經關心他們的法輪功學員及朋友通過各種渠道多方打探,方知二人「是江澤民、羅干直接抓的」,「任何人不許過問,不許講情」。

朱柯明和王傑被捕後,江澤民和羅干沒有甚麼要問的,只是要發洩私憤。於是,公安對朱柯明和王傑沒有審訊,只有猛烈毆打與酷刑,但二人毫不畏懼,寧死不屈。身為中國大陸公民的王傑受到的迫害尤為慘烈。

2000年11月30日,北京市中西醫結合醫院在給王傑的《診斷證明書》上寫道:「於2000年11月24日至2000年11月30日住院治療,共7天。出院診斷:慢性腎功能不全、慢性腎小球腎炎。」這些問題都是酷刑折磨所致。此時王傑的體重已由被抓時的70公斤降至50公斤。

2000年11月30日,王傑的親屬接到通知,將王傑接出「保外候審」。據知情者介紹,當時王傑已經完全意識不清、大小便失禁、需要隔天洗腎一次。記者看到另一張醫院單據上寫道,從2000年11月30日至12月16日,王傑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友誼醫院住院16天,費用結算為9806.98元,其中相當大一部份為腎透析所用。

王傑在北京友誼醫院期間,警察每天在醫院監視,王傑身體一直沒有起色,也沒有開口說話。後來警察同意親屬接回家用中藥調養,但條件是「候審」,以便王傑身體好轉了再抓回去繼續迫害。

「最痛苦是警察用膝關節磕我腎臟的時候」

王傑被接回家後情況有所緩解,但仍然身體動不了,更不能走動。家人問及在裡面受了甚麼苦,王傑不答,只是流淚。

2001年4月中下旬,王傑在好心人的幫助下轉輾來到海外。同年5月2日,王傑出現失去正常記憶的症狀,呼吸困難,身體極度虛弱。有人從明慧找來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文章(其中提到被惡警灌水、煙燙、冷凍、毆打等),以及密勒日巴佛苦修的故事鼓勵王傑。一天,王傑忽然開口說道:「這些我都受過。」王傑曾問身邊的一位學員:「你知道渣滓洞吧,渣滓洞的刑罰我都受了。」該學員問:「打你的時候,有沒有過一點兒害怕?」本來不愛說話的王傑聽了立刻瞪大眼睛:「可能嗎!」意思是根本不怕。

王傑腳腕處被銬得露出了骨頭,傷口很久才癒合。王傑說,警察常使用的一種酷刑是用東西將人裹起來狠打,因為這樣打看不出外傷。

友人曾問王傑:「王傑,最使你痛苦的時候是甚麼?」王傑回答:「警察用膝關節磕我腎臟的時候。」王傑被抓進房山拘留所後,每天都受到毒打。警察受命於江澤民和羅干,無意問話,只是一味毒打。就在惡警用膝關節猛磕王傑的腎臟之後,王傑昏迷了一個月,經搶救才又甦醒。

在最後的日子裡,王傑出虛汗、吐血,有時只吃一兩口飯血就噴出一兩米遠,噴出的血呈番茄汁狀。知情者回憶這段情況時說,醫學上認為這是傷到中樞神經才會出現的症狀。王傑的身體極度虛弱,夜間睡覺時為了維持呼吸,竟然需要慢慢解去內褲,以減輕腰間鬆緊帶造成的些微壓力。但是,他一直默默地、堅強地忍受著痛苦。2001年6月18日深夜,王傑倒在洗手間的地上,沒有再甦醒過來,時年38歲。

2001年2月,朱柯明的家人曾接到通知,讓去房山接人。然而當家人到了房山,警察卻說人已經被接走,沒有說被誰接走的。

2001年4月,朱柯明的家人再次接到通知,得知朱柯明已被秘密判刑五年,轉移到天津茶澱監獄。每天都有警察在朱柯明身邊監視,朱柯明被獄方稱為「全監獄最後一名」,因為他不但堅決不接受洗腦轉化,而且每月都寫上訴書。

警察說只要他寫「四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揭批書)就可以出去,但朱柯明堅持信仰,毫不妥協。朱柯明寫的上訴書,獄方並沒有為其遞達應該收件的有關部門。

從2001年8月起,香港與美國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努力,呼籲釋放在北京被捕的香港居民朱柯明,美聯社、BBC監察、法新社、《蘋果日報》等海外媒體都曾予以報導。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責任編輯:肖笙)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