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中駐阿使館在習近平訪阿根廷現場製造騷亂

53699

 

阿根廷警方制服、逮捕中領館一名官員(大紀元)

中駐阿使館在習近平訪阿根廷現場製造騷亂

【大紀元2014年07月20日訊】(大紀元阿根廷記者站報導)習近平7月18日抵達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進行4天的訪問。在習到訪之處,中共駐當地使館雇兇阻擋法輪功學員向習近平請願。阿根廷警方逮捕了現場組織衝擊法輪功學員的一名中領館官員。

中共雇兇搶法輪功橫幅

18日,阿根廷法輪功學員在習近平下榻Sheraton酒店外的人行道上拉起「歡迎習近平」,「法輪大法好」,「立刻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辦迫害法輪功的流氓集團」等橫幅。

 


阿根廷法輪功學員在習近平車隊的必經之處和平請願,高喊:法輪大法好,並要求法辦江澤民(大紀元)

阿根廷法輪大法協會負責人付女士介紹: 中午11點左右,當地華人超市協會及福建同鄉會數個頭目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恐嚇說:「你們馬上就不能待在這裡了」。隨後一些中共雇傭來的打手陸續趕到,中共打手數次襲擊法輪功學員,試圖強行搶走法輪大法的橫幅。阿根廷警方要求中共打手退到酒店車道入口處。

付女士說,中共阿根廷大使館的一位副武官來到現場,此後,一群中共打手強行撕破數個橫幅。阿根廷警方在目睹其暴行後,增派大量警察,要求中共華人打手不得靠近。

當習近平的車隊快到時,中共大使館副武官手勢下令,一群打手立刻衝過來強搶法輪大法好等黃色橫幅。他們暴力推開阿根廷的警察,和警察發生衝突。阿根廷警方使用木棍將中共打手隔開。此時習近平的車隊到達,車子的速度慢下來,看到法輪功學員高舉橫幅和高喊:「法輪大法好」的場面。

阿根廷警方護送法輪功學員

18日下午,阿根廷總統和習近平會面。在得知法輪功學員將去總統府外請願後,阿根廷警方特意派兩位警察騎摩托車護送法輪功學員到習近平車隊的必經之處,並派警員就地對法輪功學員保護。阿根廷警察當場命令中共華人(打手)不得靠近。習近平的車隊路過,看到了阿根廷學員和平的在阿根廷呼籲,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場面和現場橫幅。

警方逮捕中共大使館副武官

 


阿根廷警方逮捕中領館一名官員(大紀元)

19日,阿根廷副總統接見習近平。在經歷前兩次教訓後,阿根廷防暴警察為了保護法輪功學員,將中共打手特務和法輪功學員分開。但是,中共大使館的副武官組織其它打手特務強行要突破警方的防線。最後阿根廷警察將要強行衝過防線的中共副武官逮捕。警方向法輪功學員透露,雖然此人是中共的外交官,但也要將其拘捕。

付女士介紹,習近平走出國會時站在很高的台階上,法輪功學員的橫幅很高,遠遠的可以看到 。她說,習的車隊離開國會時,再次和法輪功學員相遇。

她說:「當習的車隊繞過國會廣場時,街角那裏有三個大法女學員帶著一個5個月大的孩子。她們高喊法輪大法好,並拿出法輪功橫幅。」一些中共打手當時要走過來強搶橫幅,被警察攔住。

南美是前政法委書記、610頭子羅幹的大本營

曾慶紅、羅幹是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的死黨,也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主要幹將和出謀劃策的軍師,是法輪功點名要和江澤民一起被起訴的人物。

阿根廷所在的南美洲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羅幹的大本營,羅幹是江澤民集團迫害鎮壓法輪功學員的劊子手和元兇,被法輪功學員以反人類罪行告上國際法庭。

2009年12月17日,阿根廷聯邦法院第九庭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作出一項深具歷史意義的裁決: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六一零」辦公室頭目羅幹因迫害法輪功而犯下的反人類罪行而下令阿根廷聯邦警察局國際刑警部逮捕這二名中共高級官員。

《大紀元》今年報導,羅幹因迫害法輪功,害怕有朝一日會被清算,其家族早就在南美洲秘魯山區擁有私人武裝的秘密莊園,並在當地投資銅礦,以備退路。

2005年12月,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的羅幹曾訪問南美三國,之後又在阿根廷安排私人活動,參觀當地的礦產工廠,主要陪同人員除使館官員外,就是當地福建公會的人。據消息人士稱,羅幹準備在阿根廷北部買礦產。

2012年2月,時任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也計劃訪問阿根廷。不過,王立軍2月6日出逃後,周永康就被取消出訪。

羅幹出生於山東,因打壓法輪功最賣力,被江澤民提拔進中央政治局,並擔任專職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的總頭目。12月13日,阿根廷法輪功學員在得知羅幹到訪後,向國家法院提出訴訟,控告羅幹對法輪功群眾犯下的群體滅絕罪。

有消息人士稱,近年來,中共官員訪阿根廷頻繁,很多官員在購置家產。阿根廷北部與南部的大片土地都被有中共背景的人買去,成了中共貪官轉移資產的天堂。

據公開的資料顯示,南美一直是納粹戰犯逃避清算的藏匿之地。巴西和智利秘密檔案顯示,二戰後估計有9千名納粹戰犯逃往南美地區。

中南海查周永康秘書 罕見公佈照片

【大紀元2014年07月20日訊】中共當局18日1天公佈立案調查4人,其中,包括了中共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秘書余剛。官媒新華網更罕見公佈余剛的照片。

中共最高檢官網下午還公佈了包括對楊剛、冀文林、余剛、談紅等4人立案偵查的消息,且都對他們採取「強制措施」。

罕見的是,中共官方媒體過去甚少公佈秘書人員的照片,而新華網當天報導上述消息時翻找出了余剛及談紅照片,連同報導公佈在網上。

余剛是周永康的最後一任秘書,現年42歲,公開信息寥寥,鮮有報導。去年12月的報導就稱,周永康出事後,大秘書余剛和周的妻子賈曉曄、保衛幹事譚宏(談紅)、司機和警衛等人也被帶走。

從公開的資料中,無法找到余剛的背景信息。海外有條與其有關的新聞耐人尋味。2012年5月,有知情人士向《薄熙來事件謎局》的作者透露,被捕的大連實德老總徐明在審問期間,咬出了包括現任遼寧省委副書記夏德仁、大連的兩個副市長,以及遼寧和大連的其他官員及富商的腐敗案。徐明還喜歡賭球,除了操縱中國超級足球聯賽,還捲入了境外賭球,涉及上億資金。對此,相關部門曾進行過追查,但後來「周永康的秘書余剛出面保下了徐明」。

中國時局評論員周曉輝分析認為:余剛代周永康出面保下徐明,說明他知道周永康、薄熙來和徐明間的關係和不少內幕。余剛應該也是薄周政變的知情人甚至參與者之一。  

中共公安部警衛局原正師職參謀談紅曾擔任過周永康的秘書,是周永康的親信之一,傳涉參與實施至少兩次暗殺習近平。

前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曾擔任周永康的貼身秘書長達10年。

此外,2013年6月落馬的四川省文聯前主席郭永祥,2014年2月失蹤的「中油國際」黨委書記沈定成,2013年12月落馬的四川省政協主席李崇禧,2013年8月落馬的中石油前副總經理、黨組成員李華林等也先後擔任周永康的秘書。至今,周永康的7個大秘先後落馬。

熟悉中共官場的知道,中紀委調查高官,經常從秘書查起,而知道官員最多秘密的現任、前任貼身秘書,紀檢調查組通常到最後關頭或有把握的時候才會拘捕調查。

此前,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為了打壓對手時任政治局委員兼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所以於1995年2月,時任政治局委員兼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的秘書陳健,在外地公幹時被捕;4月,陳希同被迫辭職下台,接受調查。

胡錦濤2006年9月將中共江派的繼承人、時任政治局委員兼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拉下馬。而查辦陳良宇時,陳良宇的秘書秦裕首先於8月落馬。

中共十八大後,周永康在「四川幫、石油幫、政法幫、遼寧幫、秘書幫」的親信、黨羽大量被清除,外界認為,現任當局已全面掌握周永康集團的犯罪證據。

(責任編輯:林鋒)

2008年時任中共軍隊總參謀長陳炳德(左)撰文回憶汶川大地震救災的日子,目前又再度在網路上流傳,文中透露出江澤民(右)阻撓軍隊救災的黑幕也再次浮出水面。(新紀元合成圖)

徐才厚落馬牽出「軍委首長」

【大紀元2014年07月19日訊】(新紀元週刊386期,記者齊先予報導)2008年時任中共軍隊總參謀長陳炳德撰文回憶汶川大地震救災的日子,目前又再度在網路上流傳,文中透露出仍把持軍中勢力的江澤民為打擊胡溫、鞏固自身權力,極力阻撓軍隊救災,因此錯過黃金救援時期、令災民們求助無援自生自滅的黑幕再次浮出水面。

隨著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被移送軍事法庭審理,他長期夥同江澤民在軍隊上賣官鬻爵的罪行開始浮出水面,與此同時,一份變相揭露江澤民阻撓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救災的文章也再度在大陸網站上流傳。

這是2008年12月9日新華網轉載的《解放軍報》上的長篇報導:〈總參謀長陳炳德撰文憶汶川大地震救災的日子〉,輸入文章名就能在大陸網路看到全文。陳炳德2007年升任為總參謀長,實際上是當時還把持軍中權力的江澤民,暗中安排這一人事任命。不過這篇文章發表後,他的官位就再也沒有提升過,直到2012年退休。

這篇表面上為中共軍隊唱讚歌的回憶錄,有意無意間卻向外界傳遞了被密封得嚴嚴實實中共軍方高級機密,有人甚至猜測,陳炳德寫此文的目的,很可能跟李鵬寫《六四日記》一樣,讓歷史記住真正的責任人,避免自己背黑鍋。

比如文章五次提到「軍委首長」這詞,這是徐才厚給退休後的前軍委主席江澤民封的專用稱呼。汶川地震後,陳炳德每次都是向「軍委首長」彙報,聽從他的安排,而不向胡錦濤這位現任軍委主席彙報,每次都是胡錦濤自己打電話來探聽信息,或商量對策或追問進度,把胡被架空的現實真實地展現在讀者面前。連胡錦濤都無法調動軍隊,溫家寶這位文職總理再流淚再發火也沒用。

《新紀元》當時譴責中共軍隊犯下的大罪

2008年5月12日下午2點28分,四川省汶川地區發生7.9級大地震,這是人類有記錄以來死亡人數最多的地震。官方稱死亡5萬多人,但百姓估計至少10萬。《新紀元周刊》在5月20日出刊的系列封面故事中(http://www.epochweekly.com/b5/073/4786p.htm),就指出中共軍隊因延誤救災而犯下大罪。下面是相關章節的抄錄:

揪心的等待 遲緩的救援

據新華社官方報導,地震發生42小時後,進入汶川幾個受災重鎮的救援官兵只有赤手空拳的1000人,而需要被挖掘出來的人卻是十幾萬人。即使到了震後72小時,這個地震救災黃金時間的最後期限,進入重災區的救援士兵也不足1萬人。按照國際慣例,把一個人救出地震廢墟,至少需要3個人來抬起水泥板。10萬人受災,至少需要30萬人的救援部隊,這強烈的反差,讓人們懷疑政府是否真心想救災。


2008年5月12日發生四川汶川地震,由於中共軍隊遲緩救災,災民們求助無門,只能苦苦等待救援。(AFP)

儘管溫家寶向國務院救災指揮部提出一定要在13日午夜前打通災區道路,並要求武裝部隊「全力以赴」把食物和藥品空投到災區,然而這一切都沒有實現。據新華社報導,官方派往災區的直升飛機只有20多架,直到14日抗震救災指揮部會議後,才決定「要求空軍15日以空投方式」將部隊送達。即震後第四天直昇飛機才增加了90架,這還包括運送食物和傷員。

直到15日21時30分,工程兵才第一次開通了從理縣進入汶川的公路,大批救援人員才剛剛趕到災區,然而此時地震已發生了79小時,絕大多數災民已在廢墟中痛苦的死去,然而此時受災的58個鄉鎮,還有34個沒有任何救援人員進入……

軍隊孤行不聽溫家寶指揮

人們議論很多的還有救災措施的不得力。人們發現,溫家寶只是個光桿司令,軍隊並沒有聽從他的指揮。新華社還報導了溫家寶的兩次發怒。5月13日當溫家寶得知由於橋梁倒塌,彭州市10萬民眾被堵在山中、生死一線時,救災部隊卻以天氣不佳、有泥石流等藉口,拒絕運送救災物資。溫家寶對著電話大喊:「我不管你們怎麼樣,我只要這10萬群眾脫險,這是命令!」說完他把電話摔了;面對一再延後的災區空投傘兵救援行動,14日溫家寶無可奈何的對傘兵指揮官說:「我就一句話,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


由於江澤民的阻撓,中共軍隊並不聽從溫家寶的指揮與調度進行救災。圖為5月13日溫探訪汶川災區。(AFP)

然而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空軍司令員許其亮,並沒有因為溫家寶發怒了而積極行動起來。能全天候隨時起飛的特種傘兵,卻在地震後40小時才飛進汶川縣城,號稱「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的工程兵,在震後79小時才開通第一條進入汶川的公路。難怪有人說,這次空軍和工程兵的頭應該拿來槍斃。

陳炳德無意中曝露江的陰謀

以上是《新紀元》在事發當時的報導。與陳炳德的回憶兩相對比,人們不難從那些具體的時間過程中清楚地看到,江澤民是故意拖延,不想讓軍隊真正救援百姓,從而讓百姓對胡溫政權的救災不力產生憤慨,江派再伺機奪回權力。

下面是陳炳德文章的節選,括弧楷體字是本刊的點評。

「5月12日14時30分,一份特急電報使我心頭一震:四川汶川發生7.8級地震。早一分鐘了解災情,就能早一分鐘制定出兵方案。胡主席和軍委首長要求……。」(陳炳德無意中洩露出制定出兵方案的是「軍委首長」江澤民。)

「15時40分,我簽呈第一份出兵命令,派某集團軍工兵團國家地震災害緊急救援隊趕赴災區。」(這第一份命令是1小時10分鐘之後才簽署的,事後人們才知道,這個虛有頭銜的國家地震救援隊,全部編制不超過230人。)

「18時10分,胡主席打來電話,詢問部隊救災準備情況。我向胡主席報告:『部隊4400人正在向災區機動,但道路保障情況不好。』(由此透露出,總參謀長不主動向軍委胡主席彙報,胡對他們為何最先只派出4400人不知情)。

「19時20分,我給四川省軍區作戰值班室打電話,馬上組織部隊進入災區。」(下午2點半地震,晚上7點20才下令組織部隊,部隊出發時間更晚了。白白浪費了5小時。按理說,地震一發生,半小時內就應該組織部隊。)

調遣軍隊 為何捨近求遠

「21時34分......『濟南軍區兩個集團軍立即做好執行抗震救災任務的準備,隨時待命出動。』」

(稍微知曉中共軍區劃分和管轄範圍的人都會問,地震發生在成都附近,為何不派成都軍區去救災,也不派附近的蘭州軍區或廣州軍區,而非要派遠在千里之外、相距遙遠的濟南軍區?


地震發生在成都附近,為何不派成都軍區去救災,也不派附近的蘭州軍區或廣州軍區,而非要派遠在千里之外、相距遙遠的濟南軍區?圖為中共七大軍區分布圖。(維基百科)

這位總參謀長沒有給出答案。不過人們從江澤民遲遲不派兵,故意要看胡錦濤、溫家寶笑話的險惡用心中可以猜測,派出濟南軍區是胡錦濤沒有辦法的辦法,因為胡主席無力調遣其他部隊,只有濟南軍區的范長龍聽命胡錦濤,於是,胡只好派出遠在山東的軍隊連夜趕往四川盆地。

從范長龍的官方簡歷中也可以看出,2006年范擔任濟南軍區司令,2008年5月汶川地震後,7月15日他被胡錦濤晉升為上將。2012年11月4日,又增補為中央軍委副主席。)

22時34分,胡主席來電話指示:「兵力出動越多越好、越早越好、越快越好!」(胡錦濤強調要出兵越多越好,但軍委在江澤民、徐才厚、郭伯雄的把持下,卻按兵不動,胡錦濤沒辦法。)

胡主席當即同意,並要求注意空降兵傘降的安全。我隨即報告「軍委首長」,並與空軍領導通話商定有關事宜。(要派出空軍跳傘部隊,胡錦濤當場同意了也沒用,陳炳德還得按照徐才厚的要求,立即向江澤民請示,並還得和空軍領導商量做還是不做,而不是直接下命令。)

23時50分,胡主席再次來電話詢問部隊抗震救災部署情況。我報告說.......(9個小時又22分過去了,成都軍區還只是「正準備」出發,空降兵要在地震後17個小時又22分後才「即刻」出發!)

一個小時後,經胡主席和「軍委首長」審批,總參謀部發出〈關於參加抗震救災的命令〉,調動3.4萬名官兵參加抗震救災。(由此看出江澤民把持軍隊的救災調度與指揮。)

軍隊救援 姍姍來遲

13日淩晨開始,濟南、成都軍區2萬2000名官兵陸續從駐地出發,「開赴」災區。(這時人們已經在地下埋了8個小時了,軍隊才出發救援)。

「兩天來不斷傳回的情報顯示,地震災情比最初預想的要嚴重得多,災區還需要增兵。根據胡主席和『軍委首長指示』,總參謀部緊急籌劃下一步用兵方案」。(黃金救人時間是三天,都已過去兩天了,仍在「緊急籌劃」。)

14日12時20分,胡主席打來電話:「前方說兵力不足,還需要再出動3萬人」。(為何每次都是胡錦濤打電話來問,而不是下面主動向上面彙報?人們猜測,這個「前方」就是溫家寶的彙報。

2013年4月20日,《老人報》在〈汶川地震168小時〉一文中介紹說:「空軍接到溫家寶總理專機飛行任務的時間,是2008年5月12日15時12分。起飛之前,他們只有一個多小時的準備時間。十多名部長和副部長,從北京的四面八方趕往機場,16時40分飛機起飛。救援指揮在飛機上就已開始。

因為進入汶川的道路尚未完全打通,5月14日清早的國務院抗震救災總指揮部會議上,溫家寶向將軍們要求:『把我空投進去!』這太危險了,大家一致勸阻。」

大陸媒體不敢報導的是,溫家寶見空軍因為下雨不敢起飛,多次打電話催促,哪怕13日兩次摔電話動員,都不管用了,14日清晨他才被逼說出這樣的氣話。)

14日晚20時,徐(才厚)副主席主持召開空運空投協調會,傳達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精神,決定立即從全軍調集增派直升機。(政治局出面了,軍隊才同意增派直升機。這時人們已經埋在廢墟的水泥板和塵土中兩天多,53小時了。)


2008年5月14日,地震已發生兩天,中共軍隊才同意增派直昇機。(AFP)

「官兵們晝夜連續奮戰,依靠攜行的『土木工具和雙手』挖掘搜救被埋被困人員,不放棄任何一個搶救生命的可能」。(士兵去地震救災靠木棍和肉手去對抗數百斤重的鋼筋水泥板?這是演戲呢還是救人呢?士兵們都是一邊流淚一邊用手刨,江澤民的手段與計謀極其陰狠。)

「5月16日上午,在抗震救災的危急時刻,在攻堅克難的緊要關頭,胡主席趕赴四川地震災區。」(眼看72小時黃金救人時間只剩半天了,溫家寶還是指揮不靈,胡錦濤不得不親自督戰,也算對溫的支持。)

災區道路遲未搶通 災民自生自滅

「17日夜,胡主席在成都召開會議。胡主席指出,『當務之急是要組織精兵強將,克服各種困難,在最短時間內恢復通往重災區的道路交通,確保搶險救援人員、設備和受災群眾急需的生活物資能夠及時運進去,確保受傷群眾能夠及時得到救治。』」(原來地震發生五天半以後,通往重災區的道路交通仍未修通,也就是說,五天半內基本無人去搶險救援,任由裡面的災民自生自滅。)

「5月16日和17日,郭(伯雄)副主席在成都兩次召開抗震救災部隊領導幹部會議。」(這是軍隊的擅自行動,故意無視此前政治局決定的由溫家寶當組長的救災指揮部。)

「19日14時28分,『進村入戶』首批官兵2萬多名」。(整整七天後,才有首批官兵進村入戶。)這是中共軍隊總參謀長陳炳德的真實回憶。

假如沒有徐才厚的落馬,2008年汶川地震中的軍隊救災的「光輝形象」還會大面積地持續多久呢?大陸百姓何時才能不再把海外獨立媒體的真實報導當成反華勢力的謠言而不聽不看呢?越來越多的人看到,大紀元集團報導的都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