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國2014年07月22日訊】本周的新聞焦點,無疑是微軟公司。

世界盃結束了,但圍繞世界盃的大數據預測卻火了,而且將百度、微軟和谷歌一起放到了風口浪尖上。根據預測的結果,在本次世界盃的全場64場比賽中,百度的預測排名第一,微軟排名第二,而被公認為搜索信息能力最強的谷歌排名第三。這個結果讓國內許多媒體興奮不已。許多媒體刊文認為,世界盃預測的結果,說明百度大數據引擎為核心的“百度人工大腦”,已經可以在“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領域和微軟、谷歌的“微軟人工大腦”、“谷歌人工大腦”同台競技,還可能勝出。

有意思的是,對於百度預測獲勝,微軟並沒有做出回應;相反,當有媒體提出“微軟輸給百度但戰勝了谷歌,說明微軟在進步”時,微軟卻立刻進行了反駁。7月16日,微軟研究院發言人公開表示,“微軟大腦”的核心、深度學習系統——名叫Adam(亞當)已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和先前的“谷歌大腦”做對比,如果說“Google大腦”能在看完一周Youtube視頻后,識別出貓,那麼Adam可以識別出貓及貓的品種,並且使用的機器數量只有之前的三十分之一。換句話說,目前如果“微軟大腦”是“人”的話,“谷歌大腦”還只是一隻“猴子”。

就在微軟放出“豪言”的第二天,也就是太平洋時間7月17日早上5點,微軟釋放了另一重磅消息,CEO納德拉宣布:微軟將在接下來的一年內裁員一萬八千名。這一消息讓業界尤為關注,因為這是微軟有史以來最大規模裁員,同時這次裁員徹底清除了收購來的諾基亞設備部門,並將其功能機業務、尚在萌芽階段的Android手機業務——Nokia X全部淘汰;這意味着微軟以後將只專攻winMobile手機。

隨後微軟又宣布關閉旗下xbox娛樂業務辦公室,這說明微軟未來的戰略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因為微軟此前希望通過Xbox的原創內容來吸引更多的用戶購買其的遊戲和服務,Xbox也將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然而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隨着同樣專註於遊戲的索尼PlayStation 4的銷量超過Xbox One,納德拉已迅速調整了主攻方向。

微軟斷腕 讓“大象跳舞”

幹掉了收購的nokia手機,調整了以遊戲內容為核心的主攻方向,微軟下一步的核心戰略是什麼?眾所周知,微軟最核心的業務是分佈在全球的大型企業用戶,微軟為之服務已超過了30多年;而微軟最缺的是什麼?當然是2007年iphone推出后讓微軟軟件帝國坍塌、並讓微軟痛失個人移動用戶市場的移動終端及其雲服務。今年年初的IDC預測數據顯示:按照現在的發展趨勢再過4年,即2018年,微軟移動終端winMobile的市場佔有率也只有可憐的8%,其他92%的手機為安卓和蘋果。而全球移動個人用戶數在2012年底就徹底超過了桌面PC用戶數,微軟的未來之路舉步維艱。

因此,新任CEO納德拉列出了新微軟的定位:將微軟建設成為“生產力和平台公司”,並以“移動優先“、“雲優先”為全體員工的目標;徹底拋棄前任CEO鮑爾默所制定的“設備與服務”核心戰略;同時向公司積弊已久的“設備與服務”企業文化發出挑戰。此次裁員18000員工只是納德拉要做的第一步,這也標誌微軟這艘大船在納德拉帶領下正在往全新的目標和定位啟航。

納德拉的舉動被業界稱為“讓大象起舞”:納德拉從微軟的軟肋“移動”出發,如何帶領團隊創造奇迹戰勝生態鏈已無比強大的谷歌和蘋果?更重要的是,拋棄了鮑爾默“設備與服務”核心戰略,如何能安撫、支撐好其核心業務---全球大企業用戶、並輔之以全新的設備與服務策略、並讓各大企業為之放心呢?

核心業務 腹背受敵

就在納德拉還未對業界透露未來他對大企業用戶的戰略時,蘋果已經對企業用戶市場出手了。

7月17日,蘋果正式宣布將和IBM公司合作,出擊目前蘋果幾乎唯一的薄弱點——企業市場,而直接指向的目標正是微軟的“地盤”:企業用戶。

微軟的前任CEO鮑爾默曾表示,如果蘋果和IBM組合將形成微軟期盼已久的夢幻戰略:“最強設備+最強服務”。這對前10年因為桌面操作系統和PC機競爭的你死我活的對手,為了雙方的未來,最終締結“秦晉之好”。在過去的的10年中,蘋果公司在喬布斯的領導下最終創造了奇迹:將硬件設備做到極致熬過了困難期,用iPhone手機硬生生的將微軟的PC用戶變成了移動互聯網用戶,微軟帝國從此“塌陷”;而IBM則放棄了PC市場,將其賣給了聯想,實現了從PC廠家到智慧產業———服務行業的華麗轉身,並將其做到全球最強。

對此,納德拉將如何應對?業界也在拭目以待。

大陸市場 誰將勝出?

可以預計的是,無論各大廠家在企業市場和個人用戶市場如何爭奪,中國大陸市場必將是各大廠家的必爭之地,從某種意義上說,贏得大陸市場,是贏得未來的重要參數,也是驗證各大廠家生存能力的“試金石”,因為這個市場不僅擁有全球最多的用戶------超過13億的國民以及數以億計、隨時與大陸保持聯繫的海外華人;而且這裡的市場競爭尤為慘烈----不論是技術還是成本;此外還有極其嚴厲的政府信息監管制度。

那麼對於世界盃大數據預測的三甲:百度、微軟、谷歌,它們未來在中國市場的前景又將如何呢?

先看百度。在最主要競爭對手谷歌2008年被迫退出大陸市場后,其業務在大陸得到飛速發展:------百度搜索、百度文庫、百度視頻。。。等等,控制了絕大多數大陸互聯網的入口流量;同時,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也得到長足發展,這場世界盃預測的精彩亮相就是明證。

然而,對於正期望走入國際的百度來說,目前的成果並不能代表將來。百度目前的策略和當初的谷歌如出一轍:通過控制桌面和移動互聯網入口,包括和政府部門配合,儘可能多的獲取各類數據(包括用戶數據和其他數據等),做到數據“一家獨大”而後實現“贏者通吃”。然而看看谷歌現在的窘境:因為控制了太多的數據而深陷“隱私”問題泥潭:被譽為谷歌未來產品的“谷歌眼鏡”,在今年6月26日的谷歌開發者大會上幾乎都沒有出鏡;而回想2012年大會上谷歌高調推出谷歌眼鏡—--讓明星佩戴谷歌眼鏡從直升飛機上跳傘航拍世界的壯舉,可以預想不久的將來:隨着中國大陸民眾的公民意識逐漸提升、自我隱私保護的意願不斷高漲之時,目前正在和政府部門合作,將大陸民眾的各類數據(如出行、家庭、好友、通訊、銀行、健康等等)整合到自己的大數據引擎的百度公司,未來面對大陸13億民眾關於“隱私”方面的壓力絕不會小。因此,對於目前佔盡“天時”優勢、且正雄心勃勃走向世界的百度來說,未來之路真可謂“且行且珍惜”。

再看谷歌。儘管當初因不配合北京政府的新聞審查而退出了大陸市場,而且現在正因”隱私“問題而備受各界指責,但它卻從來沒有被中國民眾所忘記。對許多大陸民眾而言,如果查詢信息,他們會首選谷歌,有時甚至會”翻牆“使用境外的谷歌搜索,原因很簡單:谷歌雖然獲取了大量用戶“隱私數據”,但谷歌搜索提供了更加公正、客觀的搜索結果,且不受政府的“新聞審查”干預;而這一點不僅百度做不到,連微軟也都沒有做到———如果你在海外,使用微軟必應去搜索某“敏感詞”,你會發現搜索到的結果是經過“敏感詞”屏蔽的,用百度搜索的結果更是如此;反過來,如果你用百度搜索可以搜到某“敏感詞”相關的信息時,往往標誌着政府即將釋放和該敏感詞相關的“重大信息”。從這一點來看,谷歌佔據了“人和”,如果有一天能重返大陸市場,它能極大地幫助谷歌“收復失地”。

最後看看微軟。在2007年前的20年中,微軟的操作系統軟件幾乎進入了大陸的千家萬戶,為個人和企業提供服務,一直持續到現在,這無疑佔據了“地利”的優勢。此外微軟同北京政府一直保持良好關係,微軟前CEO比爾蓋茨也多次在博鰲會議上盛讚北京政府取得的經濟成就。然而近期這種關係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第一代人工智能產品微軟小冰因“新聞審查”而被騰訊全部絞殺;在美國通緝大陸軍方黑客后,北京政府立刻宣布大陸政府機關停止使用新一代的微軟操作系統。這說明一旦北京政府對美國政府不滿時,微軟也照舊會成為犧牲品。

因此,要想在未來贏得大陸市場,納德拉要做的可能還不僅僅是“移動優先,雲優先”;重新找回微軟在科技初創時的嚴謹和創新,拋棄政客的圓滑,讓微軟新的企業文化,被廣大移動互聯網用戶接受,或許這才是重中之重。

 

謝田:中國富人的機會可能不多了

 

\

中共央視近日罕見的抨擊中國銀行洗錢,中共在對腐敗的中共巨富官員打擊懲治的同時,似乎馬上要開始對合法的民間富人階層磨刀霍霍,成為資金嚴控的開始。央視和中銀之間關於洗錢和黑錢的互掐,令許多觀察家困惑不解。其實,內訌背後的現實是,中國資金外流的渠道或許很快被切斷,中國的有錢人,即使是合理合法的發家致富的富人們,其攜財富外逃、移民、轉移財富的窗口,可能即將關閉,他們全身而退、離開危機四伏的中國的機會,可能已經不多了。

今年夏天在紐約度過,個把月間接二連三的,碰到四、五家來自中國的富裕家族,其中三家已經辦理完了投資移民美國的手續,兩家正在辦理之中。他們的共同點是,他們都是在中共體制的夾縫中,利用自己的聰明才智,白手起家、發財致富的。他們不是官二代,可以說是富一代,正帶著富二代的孩子們舉家移居美國。美國國務院的數據表示,2013年美國一共下發了8564份EB-5簽證,其中7032份簽證下發給申請美國綠卡的中國人,這幾家中國富豪就是每年7000名帶著錢離開中國的人們之一,而這些人寧可把資金投入到回報非常低的EB-5項目,也不願意把錢留在中國。

跟這些人聊天的時候問他們,中國政府不是限制個人匯款到國外,每年只有5萬美元的限額嗎?他們參與的EB-5投資項目,就需要轉移資金50萬美元,並且他們還要現金購買50-150萬美元的房子,要支付未來幾年的生活費用,還有孩子上私立中學、大學的費用等,區區每人每年5萬的額度,根本是不夠用的。對此,這些富豪們多半聳聳肩、好像並不在意,他們似乎有自己應對的方法。

根據胡潤公司的研究,中國在銀行存款超過1000萬元的人當中,幾乎三分之二的人移民或在計劃移民。美國國家房地產協會說,中國人購買房地產的數量去年上升到220億美元。這些資金的流動,就是相當可觀的了。雖然中國銀行不是移民們轉移資金的唯一工具,但這個工具受到中共最大的喉舌——央視的挑戰和非難,就不是什麼很難以理解的事。但這個內訌的背後,還有中國經濟和金融危機的背景原因。

中共央視把中國銀行協助其客戶把資金轉移到海外的做法稱為“洗錢”。顯然,作為喉舌的央視,並不懂經濟和金融,他們可能並不清楚“資本管制—洗錢”、“普通移民—貪官外逃”的本質和區別。如果洗錢這麼容易就做到了,那對需要洗錢的貪官、毒販、走私商來說,就太方便了。首先,中共央視似乎在假定,這些錢在離開中國之前,就是非法的,所以才有“洗錢”這一說。但如果這些錢真的是非法的話,中共當局需要立即追查中國所有存款和財富超過1000萬的人們的財富來源,而不是等到這些錢快要離開中國了,才突然認為這些錢是有問題的!央視之流的中共喉舌的隨意性、造謠性和隨口胡說,由此可見一斑。

再者,中國銀行分支行的“優匯通”業務,即使充當了“地下錢莊”,洗了一些“黑錢”,其實也只是給中共紅朝的特權階層開了綠燈,讓中國的官幾代率先有機會逃離中國——這個他們自己非常清楚的知道、正在下沉的大船。沒有通過紅朝的既得利益體系獲利、自己白手起家的“乾淨富人”們,就如這兩個月在紐約認識的這些新富,他們只是借用了這個東風,離開了這個經商環境日益惡化的故土。

公開中國公民的美國帳戶

中國銀行和中共央視的互掐,更是中國經濟發生停滯、國有銀行和影子銀行雙雙陷入流動性危機、房地產泡沫的破滅逐步呈現的時刻。這是大難來時各自飛、責任到頭互相推的自然反應。通過中國銀行“正常”流出的資金,加上每年1萬到1萬5千億美元的“非法外流的資金”,中國各地出現資金枯竭、資金鏈斷裂,和大規模銀行和企業破產的風險,正在日益增強。

今年6月,美國財政部與中國政府草簽了協議。根據這份協議,美國政府要求中國向美國提供美國公民金融帳戶的信息,而美國也會將中國公民的美國帳戶信息提供給中國政府。這個中美海外公民帳戶互換協議,對美國的普通公民意義不大,但對許多海外華人、尤其是那些在美國賺了錢、到中國投資房地產或其他項目的美籍華人,卻是很大的打擊;同時,它對中國居民、尤其是中共貪官,對在美國隱匿財富的這些中國籍人士,也是一個晴天霹靂。也就是說,這個協議其實是針對“中國人”或“華人”來的,不管這些華人是在中國或者在美國!中國人以精明和善於投機取巧而出名,許多人也身在自由社會,卻逃稅以資金支持中共政權,而這個在民主國家(美國)和專制國家(中國)之間達成的有趣的協議,其實是在警告華人,莫算計,切莫太精於算計。

中共的錢囊(中國銀行)和喉舌(中共央視)互掐之後,中國封閉的金融系統的醜陋和千瘡百孔,更加突出的被展現在世人面前。今後,中共當局該怎麼辦呢?放鬆金融管制,放寬對人民幣和外幣的匯兌限制?如果這樣做,人民幣超發和通貨膨脹惡化的後果會立即呈現,中國的外匯儲備會迅速消失。出於一己之私的考慮,顯然中共是不會這樣做的。那麼,中共預期能做的,也是註定會做的,就是央視的輿論放風所預示的,就是進一步收緊,甚至慢慢關閉匯兌的大門,以挽救奄奄一息的中國經濟。如果那樣,中國的富人們就要小心了,閣下的機會,可能已經不多了。

如果說,中共對財富流動的箝制只是嚇倒了有錢的人們,中共最近大規模的將中層以上官員的護照全部收回,就讓官員階層的大批人士也人心惶惶了。中國人講,心術不正的人,會在臨死的時候抓幾個墊背的、為自己陪葬,紅朝的心態和目前的舉措,似乎正是在這樣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