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張學良色情語錄曝光 淫亂成性被太太罵是垃圾馬車 圖

53796

 

張學良色情語錄曝光 淫亂成性被太太罵是垃圾馬車 圖
——《張學良口述自傳》初探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7-22 訊】
作者:胡志偉
 
張學良說:「人哪,就是一張紙在那兒矇著臉,你別把那張紙拽開,你要拽開了,就揭開了這個後幕,那不一定是怎麼回事兒!」他對訪客滔滔不絕眉飛色舞描述自己年輕時同十一個貴婦人的婚外情,包括宣統皇帝御弟溥傑(曾被著名畫家黃永玉斥罵為「狗漢奸」)的原配妻子唐怡瑩、意大利總理墨索里尼的女兒、外交部長王正廷的妹妹、駐美大使葉公超的嫂子以及他自己的表嫂。。本書輯錄的張學良有味語錄如下:「我太太于鳳至罵我是垃圾馬車(喻生冷不忌)」、「我比西門慶偷情五要件──潘驢鄧小閑還多一件:我有權勢!」
 

張學良與趙一荻,1947年5月,井上溫泉。

張學良無疑是中國現代史上的一位最具爭議也最為奇特的政治人物。他出身於權貴家庭,廿二歲就升任軍長,廿八歲繼承父業,成為權傾一時的東北王。一九二八年底,為報日本軍閥殺父之仇,他毅然歸附中央,在東三省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促成了中國的統一。一九三O年九月十九日,他率大軍入關武裝調停中原大戰,瓦解了馮閻叛軍,維護了國家統一,因而登上國民革命軍陸海空軍副總司令的寶座,在北平設立行營,節制東北、華北各省軍政,儼然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千古功臣耶?亂臣賊子耶?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他發動的西安事變,改變了中國、甚至整個世界的局勢,它拯救了窮途末路的中共,使之免遭五路國軍合圍的滅頂之災,促成了國府收編紅軍,使之乘抗日之機發展壯大,進而席捲全國。所以中共領導人周恩來譽之為“千古功臣”,但因大陸易手而家破人亡的民眾則視之為禍國殃民的亂臣賊子。

逾三份之二個世紀以來,有關張學良的傳記作品數以百計,闡述西安事變的學術論著則汗牛充棟,然而囿於“歷史研究為政治服務”的緊箍咒,上述著作多系道聽途說、隔靴搔癢、轉輾摘抄、以訛傳訛,因而乏善可陳。

孔老夫子有云:“文勝質則史”;中國新文學的旗手胡適說:“傳記的最重要條件是紀實傳真……最要能寫出傳主的實在身份、實在神情、實在口吻,要使讀者如見其人”,為此,本書輯錄了大量第一手資料,諸如唐德剛訪問張學良的十一卷錄音帶、郭冠英訪張錄像、哥大張學良口述史料、遼寧省官方檔案,自廿年代至九十年代有關張學良的中外傳媒報導、專訪以及他本人的電文、演說、日記、雜憶、隨感、筆記等凡卅萬言,再加上張學良與其近親跨度一個世紀的生活照片二百五十餘幅,連在幽禁地孔宋公館、湖南鳳凰山、奉化雪竇寺、貴州龍崗山、貴州開陽、台北北投、新竹井上溫泉的伉儷倩影,以及他與歐美外交官、諾貝爾獎得主蕭伯納、班禪喇嘛的合影,還有趙四小姐的儷影自花樣年華至白髮老嫗,應有盡有,琳琅滿目,向各階層讀者和史學工作者呈現了一個鮮活、真實的張學良形象,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不抵抗政策的真正決策者

本書對史學研究的最大裨益,是澄清了對日抗戰“不抵抗”政策的責任屬誰。張學良在離開中國萬里之遙,一再對來訪的中外記者強調:“那個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我下的所謂不抵抗命令,就是不要跟他們衝突;他來挑釁,你離開他、避開他……當時咱們對日本的挑釁──南京事件也好,濟南事件也好,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當時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當封疆大吏,我沒能把日本看透,沒想到日本會真敢那樣胡來,我事前沒料到,情報也不夠,我要負責任!當年我要是知道這日本是動真格,我這個人敢把天戳個窟窿,我還不敢跟他拼嗎?整個九‧一八的歷史跟外邊所說的不一樣,他們給我諉過,我不承認,我的過就是我的過!”以至於號稱“史學大師”的唐德剛恍然大悟道:“這個是歷史大翻案啊!我們五十多年來都聽說是蔣介石打電報給你,不讓你抵抗,那這個假造文件造得很巧妙呀!”所謂“銑電”始見於台灣作家李敖編著之《張學良研究續集》,這一論調延續於李著《蔣介石研究》系列叢書以及李與汪榮祖合著的《蔣介石評傳》。李敖原稱“銑電”發表於一九三一年八月十六日,經轉輾摘抄,已被說成九月十六或十二日,連吳相湘、司馬桑敦、黎東方等知名學者都受了誤導。但今年一月份出版的北京《炎黃春秋》雜誌(直屬國務院文化部)上刊載了中共中央智囊機構──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曾景忠教授的長文,徹底否認了“銑電”的存在;該所另一位馳名中外的史學家楊天石也承認,在保存完整的民國檔案中根本未見此所謂“銑電”。張學良晚年多次對中外記者絕口否認將所謂“銑電”藏在貼身或讓于鳳至偷帶到國外保存,使這一流傳半個多世紀的彌天大謊終於徹底破產。

同十一位貴婦人的婚外情

張學良的心直口快,可見於他對“飲食男女”的率直表露,他說:“人哪,就是一張紙在那兒矇著臉,你別把那張紙拽開,你要拽開了,就揭開了這個後幕,那不一定是怎麼回事兒!”他對訪客滔滔不絕眉飛色舞描述自己年輕時同十一個貴婦人的婚外情,包括宣統皇帝御弟溥傑(曾被著名畫家黃永玉斥罵為“狗漢奸”)的原配妻子唐怡瑩、意大利總理墨索里尼的女兒、外交部長王正廷的妹妹、駐美大使葉公超的嫂子以及他自己的表嫂。一九九一年,九十歲的張學良旅遊紐約數月,一直都住在已故的中國銀行總裁貝祖貽(著名建築師貝聿銘之父)公館,出雙入對,毫不禁忌,還常常公開說“趙(四)夫人可敬,貝夫人可愛”,在公眾場合愛講葷笑話,還作了一首打油詩自嘲“自古英雄皆好色,若不好色非英雄;我雖不是英雄漢,卻也好色似英雄!”以至於“可敬的人”聞言對“可愛的人”就恨入骨髓了。本書輯錄的張學良有味語錄如下:“我太太于鳳至罵我是垃圾馬車(喻生冷不忌)”、“我比西門慶偷情五要件──潘驢鄧小閑還多一件:我有權勢!”、“宋美齡美如天仙,我跟他約會了幾次。”、“溥傑對我很好──我跟他太太好,他也知道我跟他太太好。”、“于鳳至和我手下的參謀好,我知道他喜歡她,特意派他跟她外出辦事,讓他倆開房間”、“假如不是西安事變,我不知道我將會有多少女朋友”、“到紐約住貝夫人家,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日子”。還有一些鮮為外間所知的秘聞以及他的內心世界:“日本特務頭子土肥原一度遊說我登基做東北皇帝”、“文人是蛆蟲,我最看不起文人,他們只會拍馬,圖個水漲船高”。他的內心似乎充滿了矛盾,既要說“我同情共產黨,可以說我就是共產黨”,卻又說“歡迎我回大陸幹什麼?貓兒給耗子舔鼻樑骨!”,對他四弟張學思在解放軍海軍參謀長任上被紅衛兵活活打死一事卻冷酷地說“這隻能怪他自己激動暴躁”。

編輯的去偽存真功能

鑒於張學良是凡人而非聖人,故其口述傳記一如常人──彰善掩過之意多,繩謬糾非之旨少,所以本書的編者嚴守客觀超然立場,引經據典,以注釋的形式將其溢美隱惡事例一一予以澄清。諸如,他自稱“上將軍決不自躋於最高位置”,編者即在腳註中提醒讀者:言猶在耳,張作霖即自封陸海軍大元帥,攝國家元首職;他否認九•一八事變後致電顧維鈞,編者引《顧維鈞回憶錄》證實他確曾致電顧,但不接納顧的建議,拒絕與日本人打交道,此種“鴕鳥政策”導致局勢急轉直下;他在天津對記者說“中華民國副司令非躬所敢承受”,編者引援唐德剛筆錄之《李宗仁回憶錄》,揭示蔣介石慷慨給予張學良河北、山西等省地盤以及現洋六百萬的實際利益,所以張學良欣然入關助戰且就任副司令職;他游歐回國後聲言“不可再事內爭”,但據檔案顯示,他同兩廣軍閥有所勾結,一直伺機欲南北夾擊中央政府。

香港的出版物,比大陸、台灣高明之處是,文史書刊的編輯往往會耗費大量時間去考證,博採眾議,去偽存真,對原作進行再創作。本書的編者,對張學良自己也不明白或不記得的陳年舊事,一一加以解答,例如,張學良不明白藍天蔚為何不攻打新民府泄忿,編者以腳註說明藍天蔚本人被部將縛解,其部下已群龍無首。張學良自述“打土匪我不在行”,遂選擇去剿共。原因是他聽聞劉黑七縱橫察熱冀魯四省,連久歷戰陣的馮玉祥、宋哲元、韓復榘都束手無策,故其知難而退。

張學良一度願意承認“滿洲國”

編者的求真精神,還見之於對張學良所云“把自己私利私見放在後頭”一語的腳註:據中外人士所著回憶錄透露,一九三五年春他曾派苗劍秋攜私函赴日密訪政友會領袖床次竹二與陸軍大將寺內壽一,提議:若日軍止於滿洲不進軍華北與內蒙,他可以滿洲地方領袖的立場聲明承認滿洲國。床次和寺內婉拒來使,苗劍秋失望而歸,張學良聞言大哭。張學良回憶麾下師長白鳳翔奉令捉蔣時曾發誓“粉身碎骨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編者在腳註中提醒讀者,此人內鬥內行,外斗外行,兩年後就因怕苦怕死而投敵當了漢奸,最後被日寇設計毒斃。張學良因私怨對顧維鈞第二任夫人黃蕙蘭極盡詆毀之能事,對一位貴婦人的名節傷害甚大。編者以五百餘字腳註闡述黃蕙蘭對中國抗戰的捐輸與貢獻當年是盡人皆知的,而男女感情的私隱不能只聽張學良一面之辭。

在上世紀初威震一方的風雲人物,如朱慶瀾、藍天蔚、吳俊升、董英斌、翼翹、葉楚傖、鄭毓秀、葉恭綽、楊光泩、郭寄嶠、王家楨等等,隨着時光的流逝,漸漸淡出人們的記憶,為加深讀者諸君了解張學良那個時代的大環境,編者分別撰寫數百字的簡歷。例如,人人都知,宋美齡受姐姐藹齡左右政局,然多數人不知道鄭毓秀卻在幕後操縱宋藹齡。

張學良由於年老、記憶力衰退或因政治敏感而說不清楚或故意含混的人名,編者一概列出全名,諸如姓蔣的(蔣先雲)、姓戚(秦華)、姓林(寧武)、王亞樵太太(金石心)、鄭某(鄭毓秀)、我的參謀長(鮑文樾,因其落水做了漢奸),盡皆列出其真名實姓。此外由於東北方言的誤聽誤解或口齒不清,致使某些人名、地名、官職名及成語、詞組不無暇疵,編者都一一作了修正,恕不一一盡錄了。

總之,花一百二十元買一本插圖二百五十多幅的《張學良口述自傳》,將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陸海空軍副總司令張學良軟禁半個世紀的悲壯歷程以及他與十一位貴婦人、名女人刻骨銘心迴腸盪氣的羅曼史一覽無餘,真是抵買之極。以張學良本人的話來說是“把那張蒙在臉上的紙拽開”,那真是讀書人一大賞心樂事。平心而論,香江時代出版社這本新書,堪稱同類著作之翹楚。

《黃花崗》2004年第3期

共產共妻之延安亂象 不休元配扔孩子 抬不起頭來 
——共產共妻之延安亂象 休元配扔孩子 甚者娶嫡親堂姐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7-22 訊】
作者:裴毅然
 

延安婚戀花絮多多,自由戀愛、組織分配、歷盡坎坷、第三者插足、愛上老外,三姐妹嫁三兄弟的“三劉嫁三王”,各有各的戲,各有各的故事。延安和平醫院王抗博醫生,與張看護生下一孩,王醫生不肯負責,張看護自殺於醫院。“在延安,像這樣的事是很平常的。”[41]也有一些封閉環境中長大的女孩,很少接觸異性,抵延後,一下子就倒在第一個敢於擁抱她的男人懷裡。延安屢鬧愛情風波,整風前結婚率離婚率相當高。革命並未改變男尊女卑的國色。丁玲:“離婚大約多半都是男子提出的,假如是女人,那一定有更不道德的事,那完全該女人受詛咒。”[42]也還有火夫們強姦並殺死女人的刑案。[43]

女性資源的缺乏,男性之間的爭鬥自然就會加劇。根據最新資料,蕭軍與丁玲談過戀愛,與青年女演員王德芬(1920~,榆中縣長之女)訂婚後輾轉赴延,大概王德芬又與蕭三談起戀愛。一次邊區文協開會,蕭軍、蕭三、艾思奇、吳伯簫等十來人到會,蕭軍從靴中抽出匕首,往桌上一插:“蕭三,我要宰了你!”弄得大家都很害怕,面面相覷。還是老實人艾思奇慢慢說:“蕭軍,你有什麼意見,可以說啊,不能那麼野蠻。”蕭軍才把匕首收起來。[44]

禁欲主義畢竟是紅色意識形態主旋律,“個人問題”終究與革命大目標有衝突——顧家難顧國、顧卿難顧黨,沉溺於卿卿我我自然不能“全心全意”。組織至上,個人問題再大也是小事。也有個別反例,體現了革命時期的“自由”,胡績偉就突破傳統娶了嫡親堂姐,且未婚生女。[45]

延安夫婦還有一檔最麻煩的事——孩子。高幹有服務員給帶,或進保育院,一般幹部的孩子則很難進保育院。“女同志懷了孕,理智些的人就打胎。”[46]年輕夫婦李銳、范元甄,一邊是炮火連天的內戰與繁忙工作,一邊是麻煩日增的大肚子與哭聲不斷的新生兒,兩人不知吵了多少嘴、傷了多少情。1947年7月29日,范元甄家書:“我什麼也不能做,整日抱着,心似火燒。思前想後,只想把他勒死。我帶他已至毫無樂趣的地步了。”[47]

中共一直有“扔孩子”的傳統,嬰孩隨生隨送老鄉,且由組織一手安排。1939年7月,抗大與陝公遷往前線,徐懋庸、劉蘊文夫婦隨行,新生一子,送給瓦窯堡居民。“解放後去信探問,經當地政府複信,說已因患天花死了。”[48]1943年春,石瀾生子,一個月後,“上級卻通知我,要我把嬰兒送給別人,而且聯繫好了,送給王家坪附近的一戶農民”,因為石瀾有“特嫌”,要接受審查。[49]戰爭年代棄嬰尚可理解(賀子珍長征中棄女、張琴秋西路軍時期追兵在後棄子)[50],延安時期再保留這一“革命傳統”,便帶有革命文化的成分了,體現了“革命高於人權”的價值邏輯,屬於延安上空一朵不小的烏雲。

米脂乃陝北首富縣份,該縣地富女兒絕大多數識字上學,“該地成為紅軍幹部選妻的重點。在解放軍內部,米脂縣被稱為‘丈人縣’。”[51]1949年進城後,不少中共幹部頂不住“糖衣炮彈”誘惑,蹬掉鄉里原配,另娶地富女兒與城裡資產小姐,號稱“婚姻革命”。1953年,僅法院受理離婚案即達117萬件。[52]親歷者浩然(1932~2008)詳述共干這一時段的“鳥槍換炮”:

邪氣是由那些吃上公糧、穿上幹部服和軍裝的農民們給攪和起來的。當初他們在村子裏干莊稼活的時候,又窮又苦,很害怕打一輩子光棍兒,千方百計地娶上個老婆,就心滿意足地哄着老婆給他生孩子,跟他過日子。後來共產黨在農村掀起革命浪潮,出自各種不同的動機他們靠近革命,最終被卷進革命隊伍里。隨大流跟大幫地挨到勝利時期,他們竟然撈到一個以前做夢都沒想到過的官職。地位變化,眼界開闊,接觸到年輕美貌又有文化的女人,腦袋裡滋生起喜新厭舊的毛病,就混水摸魚、乘風而上,紛紛起來帶頭“實踐”新婚姻法,生着法子編造諸般理由跟仍留在農村種地、帶孩子、養老人的媳婦打離婚。由於他們的行為,形成一種時興的社會風氣:凡是脫產在外邊搞工作的男人,如若不跟農村裡的媳婦鬧離婚,就被視為落後、保守、封建腦瓜,就沒臉見人,就在同志中間抬不起頭來。

我們的老縣長,年近半百,很追時髦。他在貫徹新婚姻法的工作中,在縣直機關起帶頭作用,跟鄉下那位與他同甘共苦患難幾十年的老伴離婚之後,馬不停蹄地跟一個比他兒子還小若干歲的女青年幹部配成新夫妻。此事在薊縣傳為新聞,傳為“佳話”,轟動一時,風光一時。有這麼一位領導做表率,縣直機關的男人們,不論年歲大小,不論原來的配偶與之感情如何,幾乎都比賽似地搶先進、追時興,吵吵嚷嚷跟鄉下的媳婦鬧離婚。

……縣委書記彭宏同志指責我思想“封建落後”,不捨得跟一個沒文化、梳着小纂的農民媳婦打離婚的事兒。[53]

因政治而崩裂的婚姻

進入“火紅的五十年代”,延安一代的婚戀幸福度達到最高峰值。但政治第一的婚戀也隨着一場場政治運動顛簸跌宕,最初的幸福度與此後的痛苦度恰成正比,不少“延安家庭”因政治而崩裂。最著名的有浦安修與彭德懷的離婚。延安女幹部郭霽雲晚年還鬧離婚。[54]舒同與石瀾結婚40年,夫妻關係一直十分緊張。石瀾:“我常常把工作中的緊張氣氛帶到家庭中來,因此與丈夫不斷發生齟齬和爭吵。”舒同向子女訴苦:“在社會上緊張工作,回到家庭裏面也是緊張,這樣的家庭,還不如沒有。”1982年,舒同震怒石瀾對自己的揭發,堅決離婚。石瀾在〈離婚通知書〉上悔批八字——“獲罪於天,無所禱也”。[55]

李南央評母:“她這輩子過得太不愉快,太不快活。”范元甄自評:“我與李某有過二十年的夫妻生活,那是一個有缺點的共產黨(真心革命而入黨的)和一個假革命之間的一場階級鬥爭。”[56]1950年的李銳,對夫妻生活退守於“只要不吵架,只要有性生活”。范元甄甚至咒罵婆婆:“死,也沒什麼,只解放了許多人。”陳雲聽說李銳跪母:“這種母親還要她作什麼?”1959年廬山會議後,李銳白天在機關挨斗,晚上回家,老婆的一場批鬥在等着。為革命而結合、為黨籍而離婚,在延安一代中十分普遍,而且得到第一代革命家鼓勵。1960年范元甄離婚不久,去看周恩來夫婦,吃飯時陳毅說:“老夫老妻離什麼婚呵?!”周恩來正色:“嗯,這是大是大非呵!”范因周恩來的理解頓感釋然。[57]

1994年,南京電台“今夜不設防”欄目收到一封如泣如訴的長信,一位離休女幹部傾吐自己44年的辛酸情史:

她出生文化家庭,少女時代有一位才貌雙全的戀人——留日清華生。參加革命後,她向組織坦白有一位出身不太好的男友。組織嚴肅告知:“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是不能調和的!”她大哭一場,只好將組織的意見信告戀人。不久,文工團的上級領導、某部長為她作媒,一位參加長征的正團幹部,大她14歲,已有一孩。她說:“我不找對象。”部長:“不行!”再曰:“那我轉業複員。”“也不行!”組織一次次找她談話,要她服從安排。她只得成為老紅軍的第三任妻子。

這位老紅軍農民出身,剛開始學文化,她只敬佩他身上的傷疤,忍受不了“戰鬥英雄”的暴躁性格——動輒“老子槍斃你!”一次將她從樓上打到樓下,左腿骨折。她第二年就要求離婚,組織科長批評她:“他對革命有貢獻,對待革命功臣應該熱愛。你的小資世界觀沒有改造好。不準離婚!你和他離了婚,他怎麼辦?誰跟他呢?”

長期憂鬱,她患了嚴重的神經官能症。她多次提出離婚並向他下跪,他就是不同意。1960年,她鼓起勇氣向法院遞交離婚訴狀,法院轉給單位,領導找她談話:“不準離婚!要好好照顧老同志。”她只得含淚維持死亡婚姻,一日三餐敲碗通知開飯。每晚等老頭看完《新聞聯播》與天氣預防,踱步回房,她再上客廳看自己喜歡的歌舞戲曲或電視連續劇。年年歲歲,一出長長的啞劇。

改革開放後,55歲那年她第五次上司法機關提出離婚,還是不準。組織上說:“人都老了,不怕人笑話?將就着過吧。照顧好老同志是你的任務!”她哭訴蒼天:“這是為什麼?”

長信播出後,感動了無數聽眾。此時,她還在醫院陪侍78歲的臨終丈夫,喂飯擦身、端屎端尿。老頭臨終前一遍遍問:“我死了以後,你還找不找老頭?”她不忍心傷害臨終者,咬咬牙:“我跟孫女過,你放心走吧。”老紅軍放心走了。當她得到黃宗英與80歲馮亦代的黃昏戀,再三感嘆:“我沒有這樣的膽量。”[58]

初稿:2007年10月下旬

注釋:

[41]齊世傑:《延安內幕》,華嚴出版社(重慶)1943年3月1日初版,頁14。

[42]丁玲:〈“三八節”有感〉,原載《解放日報》(延安)1942年3月9日。

[43]李南央編:《父母昨日書》,時代國際出版有限公司(香港)2005年3月第1版,上冊,頁239。

[44]黎辛口述,馬馳等整理:〈“文藝座談會主要圍繞兩個人”〉,載《社會科學報》(上海)2012年3月15日,第八版。

[45]胡績偉:《青春歲月——胡績偉自述》,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1999年10月第1版,頁343~354。

[46]李銳:〈我的延安經歷〉,載《爭鳴》(香港)2010年11月號,頁69。

[47]李南央編:《父母昨日書》,時代國際出版有限公司(香港)2005年3月第1版,下冊,頁140。

[48]徐懋庸:《徐懋庸回憶錄》,人民文學出版社(北京)1982年7月第1版,頁117。

[49]石瀾:《我與舒同四十年》,陝西人民出版社(西安)1997年10月第1版,頁93~97。

[50]陳學昭:《延安訪問記》,廣東人民出版社(廣州)2001年9月第1版,頁199。

[51]周錫瑞:〈“封建堡壘”中的革命:陝西米脂楊家溝〉,原載馮崇義等主編《華北抗日根據地與社會生態》,頁9~10。轉引自岳謙厚、郝東升〈抗戰時期中共領導下的米脂地主經濟〉,載《中共黨史研究》(北京)2009的第六期,頁83。

[52]黃傳會《天下婚姻——共和國三部婚姻法紀事》,文匯出版社(上海)2004年5月第1版,頁99、103、211。

[53]浩然:《我的人生》,鄭實采寫,華藝出版社(北京)2000年10月第1版,頁96、167。

[54]丹丹:〈“送爛桔子”朋友的信〉,李南央編着《我有這樣一個母親》,開放雜誌出版社(香港)2003年5月第1版,頁162。蔣巍、雪揚:《中國女子大學風雲錄》,解放軍出版社(北京)2007年5月第1版,頁340。

[55]石瀾:《我與舒同四十年》,陝西人民出版社(西安)1997年10月第1版,頁252。

[56]李南央:〈她終於解脫!〉,載《開放》(香港)2008年3月號,頁70、68。

[57]李南央編:《父母昨日書》,時代國際出版有限公司(西安)2005年3月第1版,下冊,頁256、272、270、59。

[58]越牛:〈誰能告訴我……——一位離休女幹部的辛酸情愛史〉,原載《家庭》(廣州)1994年第4期。《文摘報》(北京)1999年4月10日摘轉。

- See more at: http://hk.aboluowang.com/2014/0722/419646.html#sthash.EN7ukw1n.dpuf

央視主持芮成鋼父親身份被曝光

【大紀元2014年07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報導)中共央視主持人芮成鋼7月11日被中紀委帶走的消息傳出後,陸媒上有關他的新聞不斷。有文章曝光其父親是電視劇製作人黃家佐。

中共官媒發展論壇日前出現一篇題為《芮成鋼被評「精緻利己主義者」:只為強者代言》的文章中透露,其父黃家佐(芮成鋼隨母姓)是大陸電視劇製作人,兒童文學《新來的小石柱》的作者。他兼作編劇、製片人,曾創作和拍攝了10餘部電視劇。

1977年9月24日,芮成鋼出生在安徽合肥。那一年,他的父親黃家佐寫出的兒童小說《新來的小石柱》被拍成了電影。為了慶祝自己的作品被成功搬上銀幕,黃家佐便給剛出生的兒子取了小說裡主人翁的名字。

文中還披露芮成鋼在其簡歷中有「誇大」嫌疑,指2005年有報導稱芮成鋼被美國耶魯大學授予「耶魯世界學者」稱號,成為耶魯大學歷史上最年輕的「耶魯世界學者」。文中指耶魯大學舉辦的這個活動全稱應為「耶魯世界學者方案」,想參加的人不需要考試,只需找人寫推薦信寄去,然後在電話裡面試,只需英語流利就可以。不存在授予稱號。

芮成鋼與郭振璽關係不一般

芮成鋼被指與有央視「大管家」之稱的財經頻道總監郭振璽是同一「山頭」的人。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內部工作人員透露,中共央視各個頻道便是一個個大『山頭』,大『山頭』底下還隱藏著一座座小『山頭』。」

郭又與芮關係非同一般,公開和私下的聚會,兩個人經常同時出現。芮成鋼曾多次主持「3•15」晚會等欄目,憑藉他與郭振璽的關係,直接找到芮成鋼公關的人也不在少數,而芮在郭振璽面前,說話份量很足。

芮成鋼是周濱案的「外圍男」

7月15日,大陸媒體《搜狐財經》報導稱,芮成鋼是一個巨大無比的貪腐案件中微不足道的一環。這個核心的案件,就是頗顯「神秘」的周永康之子周濱案。芮成鋼和其上司郭振璽,都是這個案件的「外圍男」。

另據港媒報導,薄熙來未倒台前,芮經常炫耀與薄公子薄瓜瓜的關係,經常與一些紅二代一起聚會。

央視經濟頻道大地震,被外界認為是在釋放拋出周永康案的信號之一。此前2013年12月20日,原中共央視副台長、「6•10」特務頭子、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落馬。李東生是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心腹,被外界公認是因涉周永康案而下馬。

(責任編輯:胡宇龍)

法媒:芮成鋼到底去了哪兒?

 
相關專題:  [中共權鬥]   2014-07-22 09:54 AM
 

【新唐人2014年7月22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中共央視當紅小生芮成鋼被帶走已有10天。他究竟因為什麼被帶走,至今中共官方並未給出一個明確的說法;至於他本人如 今究竟身在何處,央視對此仍然是三緘其口。日前,有法國媒體開始關注突然銷聲匿跡的芮成鋼,發表報導追問:芮成鋼到底去了哪裡?中共喉舌媒體則刊登消息,把芮成鋼的公關公司提到公眾眼前,似乎在有意對外界釋放信息:芮成鋼的主要問題仍然是經濟上的違規違法問題。

 


7月21日,法國《解放報》在國際快訊版頁面刊出一篇報道,介紹了在中國反腐運動的大背景下,中央電視台多名記者受到傳訊的相關消息。

文章以「芮成鋼到底去了哪裡?」的質疑入筆,對7月11日央視明星主持人芮成鋼「在北京的演播室里因涉嫌貪腐突然被帶走」表示強烈關注。文章稱,中共警方的行動是在十分保密的情況下完成的,這「令芮成鋼的助手們措手不及」。

《解放報》指出:中國媒體和財經業密切關注的芮成鋼受到傳訊一事「仍充滿許多未知成分」,芮成鋼遭拘押事件仍未公布,但此一事極有可能與5月底發生的央視財經頻道總監郭振璽被帶走一事相關。

報導表示,1977年生於安徽合肥的芮成鋼「被視為中國軟實力的一張面孔」。芮成鋼畢業於北京外交學院,他以其具有爭議、甚至民族主義色彩的政治立場,以及 對諸多包括國家總統、總理以及多國商界、經濟學術界在內的國際名人進行的專訪為台階,「逐漸攀上中央電視台排行榜的前列」。

而時至今日,央視對於被檢方帶走調查的芮成鋼等人的下落仍然三緘其口。

芮成鋼背後公關公司浮出水面

7月21日中共喉舌《人民網》轉載了來自《揚子晚報》的一篇報導,指芮成鋼參与創立的「北京帕格索斯公關顧問有限公司」已「浮出水面」。

帕格索斯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資料顯示,這家公關公司成立於2002年1月25日,總部位於北京,服務主要集中在消費品、汽車、房地產、工業自動化、通訊等。該公司的註冊資本為50萬元人民幣,芮成鋼和曹剛均是創始人和股東。

在中國國際公共關係協會委託制定的中國公關公司排行榜上,帕格索斯在2003年闖入本土公關前十強。同一榜單上,排在第4位的是國際公關巨頭愛德曼(中國)公司。

而工商資料顯示,北京帕格索斯公關顧問有限公司(也即帕格索斯傳播機構)的自成立至今,公司投資人4次發生變更。

第一次股權變更是在2003年1月28日。變更前,公司有三個股東。曹剛投資20萬元占股40%,芮成鋼投資15萬元占股30%,洪星投資15萬元占股 30%。變更后,增加一位名叫蘇若楠的自然人股東,註冊資本仍為50萬元,芮成鋼出資變為13.5萬元,占股比例27%。在這次變更中,芮成鋼成為公司監事,轉而從管理層名單消失。

2006年11月8日,股權第二次變更。蘇若楠從投資人中退出,芮成鋼的注資額變為18萬元,占股上升至36%;曹剛出資18.5萬元,占股37%,剩餘13.5萬元由洪星出資。

2009年11月4日,股權第三次變更時,洪星從出資人中退出,美國愛德曼公司入股帕格索斯。愛德曼以41.97萬元的出資,控股83.94%。曹剛以4.07萬 出資,占股約8.14%。芮成鋼以3.96萬元的出資,占股約7.92%。愛德曼的實際入股時間是2007年8月。

2009年3月,《融資中國》 雜誌的一篇報道提到:「2007年9月,全球最大的獨立公關顧問公司愛德曼國際集團正式宣布:中國本土公關十強之一的帕格索斯傳播機構已正式加入愛德曼, 成為其子公司。」資料顯示,芮成鋼的股份從36%降至7.92%,相當於將近28%的股份出售給了愛德曼。

2010年8月13日,股權第四次變更,芮成鋼從出資人中退出。愛德曼的出資額度不變,芮成鋼股份均轉讓給了曹剛,曹剛的持股上升至16%。自此,芮成鋼不再持有帕格索斯公司的股份。

但在芮成鋼完全退股之前,帕格索斯公司與他所服務的央視財經頻道卻多次發生業務往來。中國公關網題為《央視攜手帕格索斯報道09達沃斯》的一篇文章顯 示:2009年初,帕格索斯為央視財經頻道冬季達沃斯報道提供策劃與執行服務。關於帕格索斯為央視提供服務的報酬,記者未能在公開資料中找到。但這次合作意味著,芮成鋼參股的公司,成為自己東家央視的供應商。

據陸媒報導,目前愛德曼方面表示,已經就芮成鋼持股一事展開了內部調查。愛德曼稱,帕格索斯在2009年和2010年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期間工作,是受雇於當時贊助中央電視台達沃斯報道的企業贊助商。

多個信源指出,郭振璽等人被帶走,可能涉嫌通過央視財經頻道的CCTV中國年度經濟人物評選、3·15晚會等新聞欄目獲利。一位知情人稱,他的一位朋友就是 讓公司老總上了央視財經頻道的某個對話節目,花費40萬元。「這筆錢,肯定有外面的公司來走賬,不可能由財經頻道來開發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