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新書《陰道昏迷》馬三家幸存者揭恐怖性酷刑

53841

 

RFA:杜斌新書再揭馬三家駭人暴行

【大紀元2014年07月23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忻霖報導)《陰道昏迷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倖存者證詞》一書週一在香港上市,揭露了法輪功學員和訪民在遼寧瀋陽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遭受的殘暴虐待。

曾拍攝過揭秘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內幕的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的導演杜斌的新書《陰道昏迷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倖存者證詞》,週一在香港上市。杜斌在推特上寫道,「『我們是人,不是牲口』,正是基於這一點,才有了這本書。這本書是要銘記肩負 繁衍人類的重任的女人們所遭遇到的無可言說的凌辱和悲劇。」

記者週一嚐試聯絡杜斌但未能成功。

杜斌的朋友、北京社會活動家胡佳週一告訴記者,該書訪談到馬三家女子勞教所數十名酷刑受害人和見證人。是中國臭名昭著的勞動教養制度肆虐58年的活化石,永恆鐵證:「我的朋友杜斌在編輯的過程中跟我提起過,現在香港也是書展時期。選這個時間出原因也是7月10號是杜斌的一年期的取保候審結束,對他也是一年被壓制下來的積累和反擊。」

據瞭解,杜斌是《紐約時報》前記者、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於去年「六四」期間遭北京警方關押,當時他拍攝的《小鬼頭上的女人》剛在香港公映,而他的《天安門屠殺》也於當時在香港出版,這被認為是他被抓捕的原因。

胡佳說:「我跟馬三家的受害者劉華在這一年中見了很多次,因為去年我們一起營救杜斌,她後來跟我提到過,勞動教養雖然廢除了,但不能讓一段像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歷史就那麼樣被淡忘掉,要把這些痛苦的歷史、女性被壓制、凌辱的歷史定格下來。劉華最擔心的一點是馬三家的姐妹們用陰道帶出來的在裡面寫下的馬三家暗無天日的情形有關的資料,貼在一張舊報紙上,留在杜斌那裏,很怕被警方抄走。馬三家的血淚史某種意義上是杜斌這本書的初稿,女性用私密的陰道帶出的資料以及杜斌寫的書,既是歷史的證據也是歷史的證言。」

香港「1908書社」的店員週一接受記者採訪時稱,該書上市後很受關注。

記者:「這邊有沒有賣《陰道昏迷》那本書?」

店員:「有的,昨天剛剛到貨,剛才還有電視台過來採訪,剛剛還賣了一本。」

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被指多年來,使用電擊、「老虎凳」、「死人床」、上「大掛」等酷刑迫害包括法輪功在內的勞教人員,引發輿論的強烈反響,令要求廢除勞教制度的呼聲高漲。雖然中國當局於去年底宣佈取消勞教制度,但據媒體曝光,一批勞教所被重新命名為「戒毒中心」,勞教制度仍以其他形式繼續存在。

馬三家勞教所受害者朱曉明週一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稱:「我們在那裏受的苦要說出來,讓全世界都知道。有些人不敢站出來,因為各種原因。有一個人被上『大掛』,說不敢跟家裏說,怕家人難受。還有一個人,被當全車間的面,拿電棍電,後來關小號裡了,晚上就開始喊,叫得很嚇人。還有一個人叫張文娟,管教一個大嘴巴就給她了,好一頓打,半個月之內沒見過張文娟,後來半個月以後,有人說看到張文娟了,臉紫的,被人打得不像樣,回到寢室之後,她說不敢說,我後面的骨頭都被打壞了、打折了。」

另一名受害者朱桂琴週一告訴記者,她在勞教期間遭遇非人對待。還見證了獄卒用牙刷插入女性囚犯的陰道這樣一種滅絕人倫的酷刑:「給我綁到死人床上十天十宿, 從腰到膝蓋,內褲外褲脫到膝蓋之下,他們吩咐學員拿著棉簽捅陰部,又把我吊在小號門上12天整。我還聽說過,把人兩個乳頭綁上甚麼東西往下墜,往小便的地方過電棍,還把女法輪功學員投到男牢,五把牙刷毛朝外,攥在手裡往陰道裡轉圈刷,馬三家就是恐怖的惡魔。」

(責任編輯:周雅)

《陰道昏迷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倖存者證詞》一書周一在香港上市。(封面照)

馬三家倖存者證詞 再揭恐怖性酷刑

 
【大紀元2014年07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姚久仁綜合報導)曾拍攝過揭秘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內幕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的導演杜斌,他出版的新書《陰道昏迷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倖存者證詞》,7月21日在香港上市。該書對數十位酷刑受害人和見證人進行了訪談。

杜斌在推特上寫道,「『我們是人,不是牲口』,正是基於這一點,才有了這本書。這本書是要銘記肩負繁衍人類的重任的女人們所遭遇到的無可言說的凌辱和悲劇。」

把手裡的東西全拿出來 讓外面世界知道 

杜斌表示,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外面的人知道這些事情不能發生在人的身上,因為我是一個人,我不能接受,所以我才會做,我做了就不怕,怕了就不做了。有一點必須要說出來的,我們是一個人,不是牲畜,不能想怎麼折磨我們就怎麼折磨我們。……我會把手裡的東西全部拿出來,要讓外面的世界知道,我們是人,不是牲口,中國政府不能這樣污辱我們人。」

杜斌的朋友、北京社會活動家胡佳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馬三家的受害者劉華最擔心的一點是,馬三家的姐妹們用陰道帶出來的在裡面寫下的馬三家暗無天日的情形有關的資料,貼在一張舊報紙上,留在杜斌那裏,很怕被警方抄走。馬三家的血淚史某種意義上是杜斌這本書的初稿,女性用私密的陰道帶出的資料以及杜斌寫的書,既是歷史的證據,也是歷史的證言。」

劉華已被摧殘得滿身是病,她曾經被扒光衣服電擊,她說:「有學員被電過乳房、陰道,還往陰道裡灌辣椒麵,上死人床;有學員被電棍插到陰道裡;有學員褲子被脫光,用棉簽往他小便處戳。」

朱桂芹說:「把我綁在死人床上,兩腿八字形拔開,把我的外褲、內褲都脫到膝蓋以下,上面灌食,下邊倒尿灌腸,大小號都不讓,造成我婦科炎症,拿棉簽捅我陰道下邊,慘無人道。把我關到法輪功小號,這個小號可曝光到國際社會,可以看清中共迫害法輪功到甚麼程度。」

另外,杜斌還拍攝過一部揭秘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及上訪者內幕的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該片已於2013年5月1日在全球網絡公映。

杜斌在2011年三月還出版了一本題為《牙刷》的後現代詩歌體小說,作品隱喻1999年中共對法輪功發起的迫害。《牙刷》描寫在監獄裡,獄卒用牙刷插入女性囚犯的陰道這樣一種滅絕人倫的酷刑。這種酷刑正是法輪功學員向國際社會曝光的酷刑。

杜斌表示:「發生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裡面的事情,如果真的要揭開來的話,我想中共政府將無法面對這個事實。因為發生在裡面的事情,就是反人類的事情。」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使用電擊、「老虎凳」、「死人床」、上「大掛」等酷刑迫害關押人員的真相一直被中共封鎖。

「我做了每個人都應該做的,那就是講真話」

杜斌的多本書籍,由於揭露了中共罪惡,不可能在大陸出版,因此在香港等地出版後,非常熱銷。2013年6月1日,因拍攝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以及出版新書《天安門屠殺》,杜斌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抓捕,北京豐台國保直接參與抓捕。
 
「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犯罪,在任何時候,審訊我的時候我也很坦然。」他說:「我做了每個人都應該做的,那就是講真話。」

杜斌說,當局反覆問他為甚麼要拍攝和寫書,是不是有人組織和授意?但杜斌就堅持自己做一個人的本份,「我就說因為我是一個人,我就是本著一個做人的本份,我當時告訴他們,我是一個爺們。我對發生在女人身上的酷刑、虐待,我不能接受。是一個爺們都不能接受的。」

當局審訊他時,以他沒有親眼目睹酷刑為由,質疑為何敢指控酷刑,但杜斌表示,有關馬三家的揭露,最早是《視覺》雜誌4月7日披露,他的紀錄片在5月才發表,而且是真人實據,「他們問我有沒有見過酷刑,我說這些酷刑是對女人的,我是男人,怎麼可以看到?我採訪了十幾個受害者,她們都是不同時期進去的,她們關在不同的房間裡面被虐待,她們講述的,證明裡面確實有這樣的事情,如果你們覺得是虛構的話,她們可以給我作證。」

2013年4月7日晚,大陸媒體《Lens視覺雜誌》的「走出馬三家」的報導,以《還原女子勞教所真實生態:坐老虎凳 縛死人床》或《揭秘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坐老虎凳綁死人床強制孕婦勞動》等標題被轉載,是大陸媒體少有的碰觸中共禁忌。

強姦輪姦頻繁 「那裏面的情景是想像不到的邪惡。」

過去十幾年來,遼寧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一直是中共標榜為迫害法輪功的先進,以殘酷迫害法輪功而出名。

大量有關馬三家邪惡的真相仍被掩蓋,其中包括2000年10月馬三家發生的性侵害事件,震驚世界。當時有18名女法輪功學員被剝光衣服投入男牢房慘遭蹂躪,之後這一瘋狂惡行被其他勞教所及監獄效仿。

聯合國「婦女暴力」監察專員2001年度報告寫道:在1999年10月,1,5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拘留在遼寧省馬三家勞改所。學員們被強迫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拒絕的人遭到身體的摧殘,被電棍電擊、被關禁閉,和被強迫做繁重的體力勞動。女學員的胸部和陰部遭電棍電擊。

2000年10月,馬三家發生了另一起駭人聽聞的事件,18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扒光衣服後強行投入男牢房。有人目睹幾個犯人直衝年輕姑娘去了,事後沒有幾天其中一位姑娘就自殺,後來被救活。

據一位被關押在那的女學員對親友說,「那裏面的情景是想像不到的邪惡。」

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講述,馬三家惡警還叫囂:「甚麼是忍?『忍』就是把你強姦了都不允許上告!」

2001 年4月,被劫持在一大隊的法輪功學員鄒桂榮(被迫害致死)、蘇菊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含冤離世)、尹麗萍(下肢癱瘓,一度精神失常)、周敏、王麗、周艷 波、任冬梅(未婚)、趙素環等九人,先後被馬三家送到張士男子勞教院,與四、五十個男人關押在一起受盡蹂躪和摧殘,有的女學員18天後精神失常。

對法輪功學員的性迫害成為馬三家普遍使用的邪惡手段。並且傳至全國各地的勞教所,強姦、輪姦等惡性事件頻發,大批法輪功學員遭此性虐待。而馬三家女二所所長蘇境當年因配合迫害法輪功得力而被司法部獎勵5萬元人民幣,還被評為所謂的「一級英雄」。

中國人權律師江天勇表示,這種存在的酷刑他們早就控訴過,只不過它太反人性、太殘酷、太陰毒了,對女性進行性虐待,比如用牙刷捅下體、用拖把戳下面……可以說世人覺得都不相信、難以置信。

除了對女性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性虐待,對男性法輪功學員性迫害手法形形色色,根據男性生理特點,電擊生殖器、捏睪丸、扯生殖器,用刷把、笤帚把往肛門插……,令受刑者生不如死,許多人因此被折磨得昏死過去。

領導都是知情者、指揮者、參與者

江天勇披露,馬三家多種多樣的酷刑長期存在,而且領導都是知情者、指揮者、參與者。北京大興女子教養院、河北省女子勞教所、河北高陽勞教所、黑龍江前進勞教所、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湖北沙陽勞教所等等,裡面存在的全面酷刑,與馬三家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江天勇表示,對上訪者可以這樣做,那對法輪功只會更狠毒,只是國內媒體不敢報導,這些酷刑先用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然後再用在別的群體,所以說一個人沒有人權,所有人的人權都可能被踐踏。

馬三家是全國勞教所的樣板,也是縮影。據相關統計,像馬三家女子勞教所一樣的酷刑虐待和對在押人員的迫害,在大陸勞教所中相當普遍,數據顯示,大陸幾乎每一個勞教所都有多達數十種的酷刑,總體酷刑達上百種。

雖然大陸於去年底宣佈取消勞教制度,但一批勞教所被重新命名為「戒毒中心」,勞教制度仍以其他形式繼續存在。

(責任編輯:林琮文)

【禁聞】再揭馬三家暴行 杜斌新書香港上市

 
2014-07-23 12:00 PM
 0  1  0  1 
 
 
240P觀看下載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4年07月23日訊】再揭馬三家暴行 杜斌新書香港上市


曾拍攝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揭露遼寧瀋陽「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黑幕的獨立製片人杜斌,7月21號又在香港出版了他的新書﹣﹣《陰道昏迷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倖存者證詞》,再次揭露「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和訪民殘暴虐待。

書中訪談了數十位「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酷刑受害人和見證人,記錄了她們的親身經歷和耳聞目睹。

杜斌在網路社交平臺「推特」上說:作為人,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來寬恕發生在「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暴行:長時間用子宮擴張器給女人灌食、讓女人躺在自己的便溺裡、把多根牙刷捆綁插進女人陰道裡旋轉、往女人陰道裡灌辣椒粉、用電警棒電擊女人的乳房和生殖器官並且插進陰道裡放電、把女人投進男牢任由男犯欺凌......

有媒體評論說,這本書是中國臭名昭著的「勞動教養制度」肆虐五十八年的活化石,也是共產黨政權羞辱人類寄居的這顆行星的無可辯駁的永恆鐵證。

推特假帳號宣傳中共西藏政策

總部設在倫敦的海外藏人組織「自由西藏」,7月21號發表公告說,他們在「推特」上,發現了一百多個假帳號。這些賬號使用西方人姓名,並配有明星頭像吸引網民,「假推特賬號」主要在西藏和新疆等問題上,傳播中共政府的宣傳言論。

「自由西藏」要求「推特」公司對此展開調查並且消除假帳號。

美國《紐約時報》調查顯示,這些假帳號的「推文」都來自北京的「五洲傳播中心」。《紐約時報》認為,採用假賬號的做法與中共日趨嫻熟的宣傳攻勢相吻合。

觸碰新聞管制新規 記者被迫離職

大陸知名媒體人、《中國財富》雜誌記者宋志標,為香港媒體寫作專欄,觸碰中共新聞管制新規,日前被迫離職。

據《紐約時報》22號報導,7月16號,宋志標在香港《東方日報》旗下的網路媒體《東網》上撰寫了一篇名為《「推普廢粵」的四年變遷》的評論文章,18號,宋志標被迫從「南方報業集團」屬下的《中國財富》雜誌離職。

宋志標向《紐約時報》中文網表示,他離職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給《東網》撰稿而違反了中共當局的「不許記者為外媒撰稿」的最新規定。

宋志標可能成為中共新聞管制新規懲處的第一名記者。

據《美國之音》報導,國際記者保護組織「國際記者聯合會」,7月22號發表新聞稿,譴責廣東當局的做法。

編輯/周玉林


New Book Out in Hong Kong 
Exposes Masanjia Labor Camp Crimes 

Independent producer Du Bin, who released the documentary 
Women Above Ghost's Heads, has published a new book 
in Hong Kong, titled, Vaginal Coma: The testimony of torture 
survivors from Masanjia Women's labor camp.

Du''''s book once again exposes the brutal abuse to petitioners 
and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the Masanjia Labor Camp.

The book details interviews with torture victims and witnesses
who share what they personally experienced or saw at Masanjia.

Du posted on Twitter, saying: "As a person, there is no reason 
nor excuse to forgive the atrocities of the Masanjia Women''''s 
Labor Camp: Feeding women using uterine dilators for long 
periods of time; forcing women to sleep in their excrement; 
violently raping women''''s genitals with toothbrushes; 
forcing chili powder into women''''s genitals; 
raping women with electric batons 
and shocking their genitals and breasts; 
throwing women into male prison cells to 
be raped by inmates..'

Some media commented that this book is the living fossil 
of the 58 some years of havoc wreaked by China''''s infamous 
labor reeducation system.

It's also irrefutable evidence that the communist regime 
is the greatest ever shame to humanity on the face of the earth.

Fake Twitter Account propagated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Tibet Policy

On July 21, London-based Tibetan advocacy group Free Tibet 
issued a statement saying they''''ve identified over 100 
fake accounts on Twitter.

Many of the accounts use the names and images 
of well known Westerners to attract a following.

The fake Twitter accounts mainly spreads CCP propaganda
on issues such as Tibet and Xinjiang.

Free Tibet contacted Twitter to request that an investigation 
be launched and for the fake accounts to be removed. 

The New York Times reports show that these fake accounts 
trace back to Beijing Wuzhou Communication Center.

The New York Times reports that the use of fake accounts 
coincides with the CCP''''s increasingly skillful propaganda.

The Reporter was Forced to Leave Due to Touch the New News Regulations 

Famous mainland Chinese reporter Song Zhibiao 
of China Fortune magazine was forced to resign after columns 
he was writing for Hong Kong media touched on the CCP''''s 
new censorship rules.

A July 22 report by The New York Times says Song Zhibiao 
wrote the article 'Four Years' Change in Promoting Mandarin 
and abolishing Cantonese' on July 16 for the website of 
Hong Kong-based Oriental Daily News.
On July 18th, Song had to leave China Fortune magazine, 
which is owned by Southern Newspaper Media Group. 

The Chinese-language website of the New York Times reports 
that Song says the cause of his departure is that he wrote 
for the Oriental Daily News website, violating the CCP's 
latest rules that forbid reporters from writing for foreign media.

Song may be the first reporter 
to be punished under the new regulations.

Voice of America reports that 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 published an article on July 22th condemning 
Guangdong authorities' pressuring the media to expel Song.

Edit/Zhou YuLin

 
相關標籤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b5/2014/07/23/a1124876.html#sthash.hW5IPyFb.dpuf

杜斌新書上市 馬三家駭人暴行再曝光

北京時間: 2014-07-23 20:25:59 分享到: 
play
pause
stop
repeat
repeat off
   下載連接: 16K 

   下載連接: 128K 3分47秒

日前,杜斌的新書《陰道昏迷 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倖存者證詞》在香港上市。23號,杜斌的朋友、著名社會活動家胡佳對本台表示,書中的證詞向人們證實,共產黨是毫無人道和毫無人性的,共產黨法西斯之惡不亞於納粹法西斯之惡。



杜斌的新書揭露了法輪功學員和訪民在遼寧瀋陽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遭受的酷刑折磨。杜斌在推特上寫道,「『我們是人,不是牲口』,正是基於這一點,才有了這本書。這本書是要銘記肩負繁衍人類的重任的女人們所遭遇到的無可言說的凌辱和悲劇。」

胡佳指出,馬三家女子勞教所是中國勞教制度的縮影,【錄音】馬三家女子勞教所也是臭名昭著的迫害法輪功比較狠毒的一個女子勞教所。對女性都可以採取這樣一個措施,你可想而知它有多麼的陰暗和齷齪。那些證言就類似於當年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猶太人,他們對歷史所作的證言,因為共產黨法西斯之惡是絕不遜色於納粹法西斯之惡的。

胡佳表示,書中所揭露迫害之殘酷,需要相當的承受力才能把它讀完。【錄音】《天安門屠殺》還有這次《陰道昏迷》這樣的書我覺得我看不完,就哪怕是杜斌在早年出版的一本非常薄的冊子,就幾十頁的那個《牙刷》,描述那種對女性法輪功受害者用牙刷去刷陰道,就那本薄薄的書我都沒有能夠從頭到尾讀完,因為太殘酷了。

胡佳告訴本台,杜斌寫這些書有的時候會嚎啕大哭,【錄音】他不能夠承受人世間還有這樣的苦難和罪惡的存在,共產黨的罪惡給這個世間帶來的苦難。現在把歷史定格下來,把它用文字記述下來,不遺忘本身就是一種反抗,對暴政的反抗。我們必須要給中國留下記憶,為共產法西斯的罪惡,把它們的罪記錄到歷史的起訴書上,共產黨和他們那些酷吏們要因此而受到法律的追究,以反人類罪,我覺得這些人應該是送到國際刑事法庭的。

杜斌的受訪者之一、法輪功學員高書斌告訴記者,她在馬三家因為拒絕轉化而遭到的酷刑折磨也被記錄在這本書中。【錄音】把我整的嚴嚴實實的拽到一個像倉庫那樣的房間裡面,那屋裡有一個上下直立的大鐵梯子,就把我掛到那個梯子上,我就喊「法輪大法好」,它就順手從地下撿起一個黑色的抹布就塞到我嘴裡了,然後就用黃膠帶把抹布跟我臉纏在一起了,然後就把我掛到那個梯子上,胳膊就把我全身的力量都提起來了,腳不沾地,手銬的鐵就勒到肉里去了,就直接硌到骨頭上,血就順著手銬邊上淌,足足吊了15個小時,吊了一晚上,我就聽到上面好像有什麼燈烤著的,茲啦一聲、茲啦一聲,我那時候口乾舌燥,嘴閉不上也不能說話。我就聽地上嘩啦嘩啦響,我眼睛餘光往地上一瞅,那老鼠就在報紙上嘩啦嘩啦跑,我就想,耗子你這時候比我幸福多了,你還有自由,我要是你多好,我還能跑出去。

杜斌曾因拍攝揭秘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內幕的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和出版了《天安門屠殺》一書,在去年六四期間遭到北京警方關押。胡佳表示,杜斌可能會因這本新書而面臨新的壓力,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和他站在一起。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