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網曝:周永康案鮮為人知的內幕(圖)

54170

 

網曝:周永康案鮮為人知的內幕(圖)

2014-08-15 08:08
作者: 王秀雅
【字號】      


位於江蘇無錫周永康祖墳曾經炫耀一時。(網絡圖片)

【看中國2014年08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王秀雅綜合報道)隨着中共加大反腐力度,7月29日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因涉嫌嚴重問題,被立案審查。《環球人物》雜誌記者曾於今年3月專赴周永康老家進行採訪調查,近日獨家放送許多鮮為人知的內幕,。

周家老宅牆上裝了攝像頭

“神秘富商”周濱和他父輩三兄弟周永康、周元興、周元青一夜成名。2014年3月6日,環球人物雜誌記者來到周的老家---江蘇無錫市錫山區厚橋街道西前頭村,

報道稱,從各地趕來參觀的人絡繹不絕。村口到周家老宅不過四五十米的距離,卻停了20多輛外地牌照的汽車。他們來自南京、蘇州、無錫等地,大部分是中老年人。有位參觀者議論道:“聽說周永康的兒子周濱花100萬搞到一個電站,修整修整,1億元賣出去……”還有位蘇州來的老者拿出一本發黃的筆記本,上面抄滿了各個媒體報道的周濱如何發跡的情況,讀給大家聽。

周家老宅在離村口不遠的一處水塘旁邊,主體建築是兩座二層小樓,外觀與當地其他建築無異,白牆灰瓦,風格秀麗。但是周家老宅在硬件配備上高人一等:村裡大多數人家的宅院沒有圍牆,周家不僅有圍牆,還在牆上安裝了攝像頭。

祖墳被挖 周母上吊自殺

據悉,上世紀九十年代,周永康曾請一個老和尚看相,老和尚稱其面相是好的,但做幹部之後都是副職,是祖墳有問題。周於是數次打電話,叮囑兩個弟弟修墳。1995年前後,厚橋鎮派人為周家擴墳,砍掉周圍一些桑樹,種上了4棵無錫市樹樟樹。同年6月,周家立好了墓碑。但在2009年秋天的一個雨夜,周家祖墳突然發現被人挖了洞,驚動了警方,但至今未偵破。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周永康在遼寧工作時,兩個留在老家的弟弟周元興、周元青誰都不願意照顧年邁的母親周秀金,原本打算在老家養老的周母硬是被推給了周永康照顧。然而,據村民說,周母到了遼寧,日子過得不怎麼順心,最後上吊自殺。

周永康: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來看鄉鄰了

報道稱,據多位村民回憶,周元根(周永康)曾於2013年4月回來過一次。一位村民說,那天,在很多便衣警察的保護下,周元根和上百名鄉鄰握手。那次回來,周元根曾感慨:“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來看望大家了。”

疑似周永康侄女的女子面對記者一言不發

周元根走出了山村,他的二弟周元興讀完初中后在家裡務農,留下照看老宅,和妻子錢惠英育有一子一女。據附近村民回憶,周元興從前抽兩塊五的煙,打5毛錢的麻將,兩圈牌打下來,就輸得拿不出錢來,“後來不得了,他抽的是軟中華,吃的老酒是五糧液,要吃多少有多少”。有村民反映,以前,每天都有人開着車到周元興家裡拜訪,他們大多是官員或商人。

對於周元興一家是如何發跡的,村裡流傳着兩個版本。其一,周元興之子周曉華到四川謀了一個五糧液代理商的職位;其二,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比如有人要安排工作,企業有事情搞不定了,周元興去說合。”知情者透露,無錫某鎮黨委書記“出事”,面臨判刑,親戚到周家去求助,周家開價15萬,還不打包票能辦成。

厚橋人還傳說,周曉華以前膽子很大,曾在被交警攔車后打了警察兩個耳光,讓對方“叫局長來”。結果警察向周曉華賠禮道歉,並賠償他被拉壞的衣服。對這件事,西前頭村的老馮和另一位村民都表示聽說過,但覺得現在的周曉華變低調了。

報道指,記者在周家老宅門前見到一名40歲左右的女子,她剛騎摩托車從外面回來,袖子上還戴着孝,村裡最近只有周元興因癌症在2月10日去世,這孝顯然是為周元興戴的。但記者不確定她與周家是什麼關係。她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無論記者問什麼,她都一言不發。

據村民說,在周元興的葬禮上,只有老伴錢惠英嚎啕大哭,子女和其他人都是一言不發,目光獃滯。對於錢惠英,由於周元興剛剛去世,村民都不願外人過多打擾她。村民只是向記者證實,在周元興去世前,2013年12月7日和8日,周家老宅兩次被查,查封的財物包括保險箱和大量的茅台、五糧液。

村民傳周永康三弟在接受調查中自殺

老三周元青擔任過西前頭村生產隊會計,后調到厚橋鎮(現厚橋街道)當副鎮長,之後又到錫山縣國土局任職。錫山縣撤縣設區后,周元青成為惠山區國土局副局長,直到退休。

周元青行事高調,開着一輛牌照為“蘇B99999”的奧迪Q7去單位上班,旁人私下稱其寓意為“九五之尊”。有村民說,“文革”期間,周元青“就當過造反派的頭子,那時也是很兇很高調的”。據知情者透露,除了那輛奧迪Q7,周元青家還有一輛奧迪A4和兩輛奧迪A8。因為他家是“江陰奧迪王”。

2013年12月1日,周元青夫婦正是從這裡被帶走接受調查。據小區保安回憶,那晚7點左右,10多名來自北京的紀檢人員在物業人員陪同下來到周元青家裡,在其家中搜出黃金、珠寶、煙酒以及一大串奧迪車鑰匙。當晚在小區巡邏的保安稱,當地派出所來了4輛車,周元青夫婦被帶離小區的時間是晚上11點多。

記者在無錫期間,有傳聞稱周元青在調查過程中撞牆自殺。

江派反撲無力 北戴河議定公審周永康(組圖)

2014-08-15 06:04
作者: 雲天慧
【字號】      


江派在北戴河反撲無力,公審周永康已成定局。(網絡圖片)

【看中國2014年08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雲天慧綜合報導)中共高層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已經接近尾聲。關於此次會議的議題與結果外界有不同版本的猜測。中共官媒報道,這次會議重點涉及經濟、政治領域話題;港媒則稱這次會議將處理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案和人事任命等問題。在周永康被正式立案審查之後,江派曾伺機反撲在北戴河會議上發難,但由於江澤民大勢已去,江派陣營分崩離析,據有關消息人士說 ,公審周永康已成定局。8月14日,消息人士透露了北戴河會議的內容和決議。

北戴河會議波瀾不驚” 依流程公審周永康

習近平、胡錦濤陣營的消息人士牛淚,8月14日在海外論壇撰稿“北戴河會議的頭號議題”稱,這次北戴河會議,大體上主要討論以下問題:回顧總結了過去一年的反腐工作;通報中共內部改革進展情況;總結經濟形勢、外交工作等。

7 月29日,牛淚曾經發表名為“周永康落馬,北戴河今年一團和氣”的文章。文章稱,周永康宣告落馬後,“北戴河會議也可以順利召開,與會者不用為討論如何處理周永康而着急上火,一切只要按照流程:紀委立案,移送司法,採取強制措施,進行公開審判,入秦城監獄服刑,軌跡已定如此而已。”

牛淚在文章中還透露了下半年,習近平的兩大安排。一個是即將在北京舉辦的亞太經合組織北京峰會(即APEC峰會),一個是將於10月份召開的十八屆四中全 會。前者會成立一個由副國級官員領銜的會議籌備領導小組,統籌幾個主要部委和軍隊武警等做好會議安保與各項協調工作;後者會有改革措施出台。

儘管有些內容沒有得到中共官方的證實,但是在7月29日周永康被宣告落馬的同時,中共已經宣布四中全會將在10月召開。牛淚的文章還說,與十八大召開前激烈緊張的2012年北戴河會議以及決定拿下周永康徐才厚等人的2013年北戴河會議相比,2014年的北戴河會議異常平靜,完全可以用“波瀾不驚”四個字來形容。

江派海外放風聯合抗習 北戴河反撲無力

此前,海外媒體的許多報導宣稱,今年北戴河秘密會議的討論重點包括“打老虎”與“保增長”。早前被立案審查的周永康涉嫌貪腐案將在會議上定性。這些與牛淚的說法有很大的出入。

與此同時,江派也在海外媒體“混水摸魚”,趁機放風稱“反習集團醞釀要在北戴河發難”。放風內容中稱,“習近平的反腐之火就要燒到了他自己身上”、“反習勢力可能在今年北戴河會議向習近平發難”,“阻止習近平、王岐山繼續調查其他高層官員”等等。

然而,人們看到的是江派大員紛紛落馬,像張德江、劉雲山這樣的現任政治局常委都難以自保,因此倒戈反水不足為怪。此時人人都想與江澤民劃清界限,所以並沒有人敢在北戴河會議上為江派發聲。外界看到的是江澤民大勢已去,連招架的氣力都消失了。

江澤民之妹江澤慧涉周永康案被曝光

在北戴河會議期間,有陸媒放料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妹江澤慧涉嫌介入周永康案。有分析稱,在這個時候“江澤民之妹涉周案”被適時拋出,時機把握得太好,有可能一下打亂江派的步調,不愧為高人所為。

8月6日,大陸網路媒體《九千網》刊文稱,“周永康事件引出背後眾多不為人知的關係網,華邦嵩與江澤慧關係隨之曝光”。文章此後雖被刪除,但文章中的信息已在海內外廣泛曝光。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妹江澤慧涉嫌介入周永康案被陸媒曝光。左為華邦嵩,右為江澤慧。(網絡圖片)

文章透露,2013年9月2日,惠生工程發布公告稱,其創始人華邦嵩正在“協助調查”某案。2014年3月7日,惠生工程發公告證實,華邦嵩涉嫌行賄指控被逮捕。公開資料顯示,華邦嵩是惠生工程(中國)有限公司主席兼執行董事,江蘇人。惠生公司生產石化機械及配件,並為石油行業提供工業原料。2013年,華邦嵩身家高達55億元,排名胡潤富豪榜單第335位。

在沒有具體說明華邦嵩與江澤慧的關係的前提下,文章最後突兀的、意味深長的補充了一句“華邦嵩與江澤慧關係到底是怎樣的呢,小編不敢妄言,時間會揭秘歷史真相”。

同日,為證明其手中有料,並非嘩眾取寵、故弄玄虛,《九千網》還發表了一篇題為《華邦嵩與周濱的關係揭秘》的文章,稱周永康之子周濱通過其背景和人脈為華邦嵩業務助力,兩人進行權錢交易的內幕。

此外,有消息指稱,從惠生公布的公司管理層名單來看,獨立非執行董事劉吉,正是江澤民的心腹和智囊。上海起家的惠生公司,跟江澤民、江綿恆關係密切,惠生公司背後的“大老虎”,不只是周永康家族,還有江澤民家族。據《江澤民其人》書中介紹,在江澤民主政上海期間,劉吉被提拔為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是陳至立的下級。1993年他被調到北京,後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外界評論認為,現時正當習近平的打虎將王歧山着力清理周永康父子背後關係網之時,周濱及華邦嵩案扯出江澤慧,將兜底暗擊江派最大的老虎江澤民。

江澤民已成終極打虎目標”

8月9日,中共官媒以“習近平:對腐敗分子,不能養癰遺患”為題,對當前外界關注的習陣營“反腐”是句點還是逗點進行了詮釋,同時官媒還引用了習近平過去在地方執政時曾親口講的一句話:“要干就干成,義無反顧,開弓沒有回頭箭”。

另有報導稱,習近平在6月26日主持召開中共政治局會議的時候稱〝清查周永康,不是反腐敗的句號〞。

7月29日,中共江派前常委、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立案審查。當天,中共中紀委巡視組進駐江澤民的老家江蘇。

第二天,中紀委巡視組又進駐江澤民的老巢上海。此外,江澤民父子其他的發跡地:中科院、一汽等地也在第二輪巡視之列。

7月26日,江澤民父子密友、上海光明集團原董事長王宗南因涉嫌挪用公款和受賄被帶走。7月28日,王宗南被立案調查。7月30日,王宗南被撤銷中共上海市政協委員資格。

此前,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前政協副主席蘇榮先後落馬,江派第二號人物曾慶紅也傳被抓捕。這種跡象表明,習近平已經將反腐矛頭指向了周永康的後台老板江澤民。

北戴河會議 習近平拋火球燒縱火者?(圖)

2014-08-14 03:39
作者: 夏新
【字號】      


在高層關門角力的北戴河會議期間,海外媒體大量報道中國良心犯器官被當局活體摘除販賣,與此同時,陸媒罕見地呼應,也曝出多起器官移植黑幕。(網絡圖片)

【看中國2014年08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夏新綜合報導)在高層關門角力的北戴河會議期間,海外媒體大量報道中國良心犯器官被當局活體摘除販賣,與此同時,陸媒罕見地呼應,也曝出多起器官移植黑幕,還特別指出原公安高官直接參与為警員找腎源。有分析指出,中南海現任高層意識到中國“活體摘除器官”販賣是“紙包不住火” 的鐵證,借北戴河會議,習近平拋火球燒縱火者,不想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集團的罪行背黑鍋。

281號決議要求立即停止強摘器官

7月30日,由199名美國國會議員共同簽署的281號決議案在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完成最後審議,該議案要求中共政府立即停止從所有囚犯、特別是從法輪功良心犯和其他宗教信仰及少數族裔人士身上強摘器官。

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艾德‧羅伊斯表示,希望這項議案能達到至少兩個目的:“一個是要求中國政府停止活摘器官。雖然多數中國人甚至不知道這件事,但我們一直都在持續關注並給政府壓力。另一個目的是,美國醫生要讓移植器官的病人充分了解此事,來自中國的器官很大可能是從監獄裡面強摘來的。”

美媒:“中共長期活摘政治敵人器官”

《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8月9日發表題為“中共長期活摘政治敵人器官”的長篇文章。文章說,來自中國的器官有時候被移植到美國人的身體上。這些器官不僅來自於中共宣稱的死刑犯,而且來自於良心犯,尤其是來自法輪功修鍊者。更加惡劣的是,當局不等他們死亡就搶奪他們的器官。

文中提到曾經是新疆烏魯木齊一家醫院醫生的土赫提的證詞,他曾經在1995年6月被上級要求去執行一項特殊任務。他最終被帶到一處處決政治異議人士的刑場,槍響后他被要求摘取一位30餘歲“屍體”的肝臟和腎臟,無法抗命的他在動手時才發現其人並沒有死,不但仍然有脈搏,而且胸口隨手術刀起伏痙攣,土赫提發現他的胸部槍口被故意打偏所以沒有死亡。土赫提後來逃到英國,他在近年來屢屢看到有關中共大規模活摘良心異議人士的報導后,決定站出來講出他的遭遇。

台北市長參選者醫師曾獲多個“國內價”優質器官

8月12日,美國智庫學者伊森‧葛特曼的新書《大屠殺》正式發表。在新書中,葛特曼特別引用了正在參選台北市長的台大醫師柯文哲提供的證據。這位醫生向葛特曼敘述了去大陸尋找器官來源時,與中共官員討價還價,獲得器官“國內價”的過程。

柯文哲醫生認識許多病人,其中有許多是老人,他們亟需腎移植和其它器官移植。這名醫生在2004年至2005間,到中國大陸尋找器官源,並達成交易。

柯文哲在中國大陸找到了中共部門官員,官員們與這名醫生出去吃飯、唱卡拉OK,一邊娛樂一邊談買賣。這名台灣醫生說,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是親兄弟,希望能夠以國內價拿到腎臟,而不是賣給外國人的高價(當時是65,000美元一個腎)。

中共官員們回答說他們考慮后再給答覆。第二天下午四點,柯文哲醫生接到消息,中共官員說已經與各大醫院的負責人商量過了,不僅會以中國國內價提供腎源,而且鑒於柯文哲擔心犯人器官容易由於肝炎感染或者健康狀況不行而影響質量,官員說,他們提供給柯文哲推薦病人的器官會全部都是“法輪功器官”,不會是其他器官。中共官員們對柯文哲說:“這些器官是最好的,因為他們不抽煙也不喝酒……”

伊森‧葛特曼2012年曾在美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關於中共活摘器官聽證會上表示,估計2000年到2008年間,有6萬5千名法輪功學員因被摘取器官而殺害。葛特曼說:“我認為,這一罪惡已經超越了中國的國界。”

對於當前狀況,葛特曼認為活摘並沒有停止,他寫道:“2014年1月,一個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授權的中國器官經紀商奧馬爾醫療服務公司(Omar Healthcare Service),在網上自由地打廣告向西方人兜售器官移植旅遊。”

官媒拋出武警、軍區醫院參與器官黑市

就在活摘罪行在海外被大規模曝光的同時,國內媒體開始深度報導器官黑市的黑幕。8月10日,新京報報導一個橫跨江西、廣東的販腎團伙在2011年10月至2012年2月期間,圈養近40人,販賣腎臟23個。

報導稱賣腎者在江西省武警醫院體檢並配型,摘腎時在南昌華中醫院手術室,參與的醫護人員來自多個醫院,主刀醫生是從廣西請來的蔣政林,手術助理是江西省武警醫院年輕醫生萬鵬,麻醉師是南昌市第二人民醫院麻醉師肖聰,兩名護士也來自江西省武警醫院。

在南昌摘下的腎臟以藥水浸泡,裝在冷藏箱中,以冷凍海鮮的名義空運至廣州,而收購一方是廣州軍區總醫院腎臟移植科副主任朱雲松。報導稱,目前朱雲松被另案處理。

值得一提的是,海外國際組織“追查國際”曾公布過朱雲松承認他手術供體有法輪功學員。當局此時拋出朱雲松被“另案處理”信息看似無意其是有意安排。

2006年4月12日國際組織“追查國際”曝光了其調查員與時任廣州軍區總醫院泌尿外科主任朱雲松的對話錄音。錄音中,朱雲松承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雖然開始稱“很少”,但隨後就說在“五一”前有好幾批。

追查國際負責人汪志遠則表示“我們掌握的大量證據證明,至少是從2000年開始,在中國大陸大量增加的器官移植,主要的場所是軍隊、武警和地方的移植中心。”

武長順被重新熱炒 加入找腎情節

當局在拋出軍隊參與非法“器官移植”的同時,又爆出武警也參與其中。

8月11日北戴河會議期間,大陸媒體再次熱炒7月20日落馬的原天津公安局局長武長順找“腎”一事。

文中稱,幾年前,一位年輕警察生病住院,需要換腎。公安局內部號召大家捐款。武長順得知此事後,親自出馬尋找腎源,後來公安局刑偵隊還幫着墊付了30萬元的醫藥費。

武長順於2003年6月開始兼任“武警天津市總隊第一政委、黨委第一書記”,而“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正是在2003年由武警天津市總隊下轄的天津武警總隊醫院與天津市第一綜合醫院移植外科學部共同建立的,《天津日報》在2004年7月透露該中心已成為世界最大的肝移植中心。

2006年大陸媒體《影視圖書周報》曾刊文〈中國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該文根據採訪數據披露,至2004年底,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累計完成肝移植1500例,腎移植近800例,同時還有角膜移植。

武長順由原天津政法委書記宋平順一路提拔,宋平順又是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羅乾的心腹。宋平順於2007年6月3日接受中共中紀委詢問后突然自殺身亡,成為文革后畏罪自殺的最高級別官員。但有內部人士當時向本報披露,宋是被塑料袋蒙面窒息而死,且雙手被手銬銬着。有分析認為,宋平順或因知曉政法體系核心黑幕而遭到政治滅口。

有分析指出,中南海現任高層意識到當局“活體摘除良心犯器官”販賣是“紙包不住火” 的鐵證,“中共長期活摘政治敵人器官” 是江澤民當政時大面積開始並達到瘋狂時期,習近平借北戴河會議,拋火球燒縱火者,不想為江澤民集團的罪行背黑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