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國2014年08月15日訊】“康師傅”正式下架后,河南省委召開常委擴大會議傳達貫徹中央對周永康立案審查情況的通報,會議強調:“要把思想統一到中央精神上來,加強對幹部群眾的思想引導,使大家分清主流和支流、主體和個體,深刻認識到個別人的腐敗問題無損我們黨的偉大、光榮、堅強;要及時有力地反擊敵對勢力和別有用心的人借題發揮、惡意炒作,始終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與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針對河南省委向習近平表忠心的通報,筆者提出三點置疑:

一、誰是真正的“敵對勢力”?

河南省委召開常委擴大會議的消息首發《河南日報》,中國各大門戶網站轉發后,網民們“及時有力地反擊”了河南省委的無恥言論。鳳凰網於8月1日12點51分轉載后,截至8月3日21點47分,上海網友發表的評論“敵對勢力不是別人,正是那些貪官污吏”,得到35382人的點贊,排在所有評論的頭條。另外一條評論“嚴打台上的敵對勢力”得到7306人點贊,排在第六條。

“毛臘肉”說:“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那些“不明真相的群眾”一直分不清誰是敵人誰是朋友,更分不清“我們”是誰?但周永康已經告訴不明真相的群眾,“我們”就是特殊利益集團,就是“通姦黨”,就是“太子黨”。原來,“我們”就是他們,他們就是“亡我之心不死”里的“我”,他們就是周斌之流,吃裡扒外,內外勾結,用“白手套”掏空中國。他們成為竊國大盜、成為賣國賊、成為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真正的敵對勢力。他們把兒女、大奶、二奶及小三送到“敵對勢力”的國家裡,自己在國內卻教育我們視他們的敵人為我們的敵人,可是我們已經覺醒:如果沒有“敵對勢力”的“滲透”,中國能改革開放嗎?如果沒有“敵對勢力”的“造謠”,中國能廢止勞教制度嗎?如果沒有“敵對勢力”的“干涉”,中國能像擠牙膏似地放開計劃生育和戶籍政策嗎?如果沒有“敵對勢力”的“說三道四”,中國人能在馬路上看到統一刷黃色的校車嗎?如果沒有“敵對勢力”的“指手畫腳”,河南的“血漿經濟”能停止嗎?、、、、、、“敵對勢力”給中國人帶來的實惠越來越多!

周永康的核心罪行是與人民為敵,這個“維穩沙皇”在十年間把中國變成了古拉格集中營,遍地訪民,遍地精神病院、遍地上訪學習班,遍地訓誡中心,遍地上演着《飛躍精神病院》、、、、、、多少人死於冤假錯案,多少人死於上訪路上,多少“失足婦女”被公檢法背景的妓院逼良為娼,多少人在公安局和法院配合下的強拆中跳樓自焚、、、、、、他的雙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他是“人吃人社會”的“頂層設計師”。河南省委對周永康的哪個重要講話沒有貫徹執行過?就在周永康已經被抓,勞教制度已經被廢止后,河南省各地立即用“非正常上訪訓誡教育中心”取代了勞教所。作為人權血債累累的河南省委,有什麼資格和臉面說別人是敵對勢力?

在中國,有兩個最倒霉的群體:臨時工和敵對勢力。什麼壞事都是臨時工乾的,什麼壞事都是敵對勢力指使乾的。上海法官集體嫖娼事件發生后,雖然官方沒有說敵對勢力在背後手把手地指導法官把生殖器與“小姐”聯通和移動,但上海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崔亞東在集中教育整頓動員大會上講話時說,這一事件“給境內外敵對勢力藉機攻擊黨和政府、攻擊社會主義司法制度、攻擊上海黨政幹部隊伍提供了可乘之機”。崔亞東的意思是,如果法官嫖娼沒有被曝光,敵對勢力就沒有“攻擊”的機會。崔亞東的意思與河南省委書記郭庚茂的意思是一樣的:如果薄谷開來不殺人,如果王立軍不去美國領事館,敵對勢力就沒有“借題發揮”的機會。貪污、受賄、共享情婦、殺人都無所謂,只要不給敵對勢力攻擊的機會就是黨的好乾部。網上有個段子:“俺的爹啊俺的娘,俺們五個真冤枉。俺與小姐去上床,網上傳播亂宣揚,說俺集體去嫖娼。俺們個個好思想,一怪公安沒掃黃,二怪美女太漂亮,三怪敵對勢力強。如果你要有權力,比俺玩得還瘋狂。”

“金融時報”專欄作者老徐說:“‘敵對勢力’這個詞,就如同‘人民’、‘群眾’等眾多虛頭巴腦的詞彙一樣,內涵不清晰,外延無邊界,稀里糊塗,就像個破筐,什麼都可以往裡裝。需要的時候你就是‘人民’,不需要的時候,你就是‘敵對勢力’,怎麼合著自己的意思,就怎麼解釋,反正解釋權在人家手裡。”靠製造敵人來維護穩定,靠製造敵人來逃避責任,只有虛擬的“人民”,沒有實體的公民,這是所有獨裁國家的意識形態。

二、誰是真正“別有用心的人”?

從河南省委召開常委擴大會議的消息中,可以看到無數個“別有用心”。在中國,“一致擁護”這樣的新聞是“文革體”,早有打倒劉少奇的模板和打倒“四人幫”的模板,河南省委應該拿來套一下,換一下開會的時間、地點、與會人員就行了。但是,河南省委卻在鸚鵡學舌的過程中“塞私貨”,大部份說的是中南海的調子,當中別有用心地加進自己的一二句話。會議消息中說“深刻認識到個別人的腐敗問題無損我們黨的偉大、光榮、堅強”,但同時又說周永康的行為“給黨的形象造成了嚴重損害,影響極其惡劣”。這明顯是對黨的惡毒諷刺,為習近平成功地創造了“自黑”模式。在這裡,河南省委還把中共格式化的語言“偉大、光榮、正確”改成了“偉大、光榮、堅強”,他們的膽子太大了,暗喻黨已經不“正確”了。河南省委把“偉光正”改成了“偉光堅”,堅字與奸字諧音,暗喻“通姦黨”,同時也暗喻四川大地震時的“豬堅強”。河南省委把“正確”換成“堅強”,別有用心地暴露了一個國家機密:“三個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已經倘然無存,黨需要堅強地苟延殘喘,能走多遠走多遠。

河南省委的這個表態已經陷入了“動機論”和“陰謀論”。大陸編劇曾鳴網上提問:“這是指敵對康師傅的勢力嗎?”有江蘇網友對此定性說:“(這是)借敵對勢力之名為周老虎發聲的節奏。”還有網名質問會議消息中點名的35個與會者,敢公開自己的財產嗎?不敢公開就說明你們與周永康是一個犯罪團伙的。網民們並沒有“無限上綱”,因為在無官不貪和選擇性執法的中國,35個與會者什麼時候被打倒,只是“初一”與“十五”的區別。周永康的今天,就是他們的明天。

河南省委這套賊喊捉賊的把戲,早就被薄熙來演過了。2012年2月3日,也就是薄熙來把王立軍的公安局長職務拿掉的第二天,他出席了重慶市宣傳文化工作會議,他在講話時煞有介事地說“敵對勢力在信息輿論方面可謂煞費苦心,哪裡出點事,就可勁兒地忽悠、造謠。”就在薄熙來講話后的第三天,2月6日,王立軍跑到美國領事館上訪,並提出投靠“敵對勢力”,但因不符合“異議人士”這個基本條件,被美國政府拒絕。於是,所有敵對勢力的“造謠”都變成了中共媒體的真相新聞,而之前所有中共媒體的新聞都變成了造謠,其中當然包括“休假式治療”及薄熙來的別有用心。

薄熙來曾經厚顏無恥地泄露“黨的隱私”和國家機密,把黨的“別有用心”公布在《重慶日報》上。他告訴世界,中共在治理國家時,並沒有運用馬克思主義,而始終在運用柳宗元的《敵戒》。薄熙來在重慶市宣傳文化工作會議上朗誦了一段文言文的《敵戒》,筆者找來譯文:大家都知道敵人與我為仇,卻不知道對我極有好處。都知道敵人能為我害,卻不知道對我大為有利。秦國因有其他六國和它對抗,便能小心戒懼因而國富兵強;一旦六國除去之後,便驕傲自滿起來以致終被滅亡。

三、誰在“借題發揮惡意炒作”?

周永康是在新疆自治區當選黨的十八大代表的,當時新疆官方媒體報道:“當大會宣布中央提名在我區選舉的代表候選人周永康同志在選舉中以全票當選黨的十八大代表時,全場報以長時間熱烈的掌聲。”這已經足夠說明周永康得到全黨的擁護。但時隔兩年後,變成了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一致擁護打倒周永康。然而,打倒周永康的人不是“胡溫”,也不是習近平,更不是中紀委,而是薄熙來的打手兼“狗腿子”王立軍。一次狗急跳牆、一次激情叛逃、一次烏龍事件,結束了周永康的政治生命。這是“天助胡溫”,是“上天示警”和“天人感應”,是周永康為母校題詞“厚積薄發”的應驗和一語成讖,是實在捂不住了,是無法向世人交代,絕不是什麼河南省委所說的“充分表明了我們黨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堅決反對腐敗的堅定決心”,更不是“充分體現了我們黨自我凈化、自我革新的政治勇氣,我們黨完全有能力解決自身存在的問題”。

河南省委為了向皇帝表忠心,總想在“一致擁護”的模板上說點新詞,但中共已經把所有的政治資源用光了,把世界上最好聽話都說盡了,把世界上最壞的事都干絕了,所以河南省委不得不重複那些邪教教條。河南省委應該參考朝鮮“一致擁護”的模板,在會議消息中寫上:“全場以熱烈的歡呼沸騰的時候,周永康不情願地站起來勉強拍手應付,表現出傲慢不恭的態度,從而引起中國軍民的衝天憤怒”;“周永康忘恩負義,是狗都不如的人間渣滓”。

最會“借題發揮惡意炒作”的不是河南省委,而是是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在一致擁護的會議消息中不僅重複“充分體現了黨中央懲治腐敗的堅定決心”,而且重複了一個被重複了一萬遍的謊言:“周永康出現嚴重違紀問題,根本原因是理想信念出了問題,放棄了世界觀的改造,背離了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把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作為謀取私利的手段,凌駕於黨紀國法之上,教訓十分深刻。”最高法院的表態完全是在抹黑共產黨,因為理想信念出了問題和放棄了世界觀的改造是每個黨員的共性問題,有他們在“三講”教育、黨的先進性教育、黨的群眾路線教育中寫的“自查報告”為證。30多年來,這個世界觀問題不僅成為所有黨員的遮羞布,也成為所有嫖客的遮羞布。坊間有段子云,農民工嫖客在派出所留下檢討書:“由於我的理想信念出了問題,放鬆了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的改造,所以沒有擋住金錢(十元店便宜)和老美女的誘惑,把自己混同於某些領導幹部,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一個普通群眾,以為可以和領導一樣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河南省委“借題發揮惡意炒作”,實屬掩耳盜鈴。會議消息說:“要把思想統一到中央精神上來,加強對幹部群眾的思想引導,使大家分清主流和支流、主體和個體。”河南連續四任交通廳廳長因貪腐而落馬,請問,這是主流還是支流?河南漯河市連續三任市委書記及一名市長“前捕後繼”,其中一名市委書記攜巨款潛逃至新西蘭,請問,這是主體還是個體?河南省委借題發揮惡意炒作”的目的就是讓中國人活在意識形態的假象中,從而相信“我們黨完全有能力解決自身存在的問題”。

社會治理靠暴力維穩,鞏固政權靠樹立“敵對勢力”,這充分證明,今日以運動之勢反腐的獨裁者,並沒有表現出絲毫願意接受社會公論檢驗和自我革新的誠意,人們看到的無數個希望,很快就會變成失望和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