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反佔中遊行擇江澤民生日 程翔:地下黨大曝光

54330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潘在殊/大紀元)

反佔中遊行擇江澤民生日 程翔:地下黨大曝光

反佔中遊行重金買人頭 港資深傳媒人程翔:中共炮製的「假遊行」
【大紀元2014年08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報道)香港中共地下黨組織擇8月17日--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生日這天,發動由中共暗中控制的1,500個親共團體總動員,策動「反佔中遊行」,也令香港中共地下黨組織前所未有的大曝光。這些組織不少是各類巧立名目的聯誼會、社團聯會等,亦都是中共外圍特務組織;其派錢動員群眾、造假民意的手法,亦被香港媒體廣泛曝光,並受到國際媒體關注。
 

香港資深傳媒人程翔:「今次『反佔中』是中共炮製的「假遊行」,是六七暴動以來最大規模動員,幾乎將香港中共地下組織全面曝光,是好事。」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潘在殊/大紀元)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蔡雯文/大紀元)

(大紀元視頻:中共動用地下黨及所有親共力量發動反「佔中」遊行 撕裂香港)


香港中共地下黨組織、特務機構及黑幫勢力大曝光

早在2012年,資深傳媒人程翔在《明報》撰文,推算出香港約有40萬共產黨黨員,佔香港人口約5%。他表示,中共從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即透過單程證及「家庭團聚」的名額,大規模派遣黨員南來,「充實香港」。

對今次親共陣營宣稱有近20萬人上街「反佔中」,程翔最大的體會是「甚麼東西到共產黨手中就變成假的」。他說:「居然用派錢的辦法來組織遊行,很多人收了錢以後馬上離開,甚至有些人因派錢不均互相比較社團的價錢,去查吞了多少錢等等。」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潘在殊/大紀元)

六七暴動後最大規模動員

程翔認為,親共陣營在今次遊行的動員能力,是自1967年暴動以來規模最龐大的一次,「幾乎把它所有基層力量、潛在力量全部都曝光,我覺得有一個好處,就是讓大家開開眼界,究竟中共在香港基層及方方面面佈下多少網絡、樁腳。」

他相信,中共今次大規模動員,是為了月底推出一個僵硬而有篩選的政改方案造勢。不過所謂的民意水份太高,他認為無法達到打擊泛民及反佔中的目的。

程翔又說,中共的危機感非常強,「將共產黨自身的安危等同國家安全,所以後來才會以國家安全的理由阻擋香港真普選。道理很簡單,假如香港一人一票選特首的話,對大陸民眾影響非常大。大陸人會要求像香港一樣選領導人。共產黨還能維持統治嗎?」

他強調香港需要真普選,並提醒港人要警惕中共重金動員民眾去投票,「提防用錢來買票的可能性,連遊行都可以用錢來買,更何況將來特首選舉?」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蔡雯文/大紀元)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潘在殊/大紀元)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蔡雯文/大紀元)

陳方安生:市民看清幕後操縱

香港2020召集人、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回應周日反佔中遊行,她表示,市民都有自由表達的空間,但不是被幕後操控,「要給錢,要安排很多其它的娛樂、應酬的節目才可以遊說市民上街表態,甚至昨天(17日)有一些傳媒訪問參加遊行的人,他們都不知是怎麼回事。我覺得香港市民眼睛很雪亮,可以看到哪些是自發性,哪些不是自發性。」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潘在殊/大紀元)

她批評政府誤導市民,屢次抹黑和平佔中運動:「佔中三子從頭到尾、到今天都是強調以愛和和平方式,為甚麼硬要把它說成是暴力?」她強調:「那種鋪天蓋地的反佔中行動,幕後策劃、抹黑、打壓,這些市民都看到。」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民主黨議員何俊仁對大規模反佔中活動不感驚訝,相信在月底人大常委做出決議前,都會來個「大哂馬」。「縱使有多難看,派錢,很多人吃完便走,怎樣也好,他要一個數字給你看。」甚至毫不掩飾打正大陸社團的旗號,「他不在乎香港人怎樣看,他拿報告上北京,讓領導人怎麼看,『阿爺』怎麼看。」

外媒聚焦遊行偽造人群指控

英國《金融時報》以《香港親中遊行惹來偽造人群指控》為題報道,指反佔中遊行惹來全方位的指控,包括用金錢賄賂人們參加遊行、遊行人數的爭議,以及遊行中的大陸人比香港還多。報道引述本地報章稱,「深圳社團總會」或安排了多達2萬人參與遊行,每人獲發300元及免費午餐。又稱:「遊行的成份也引起爭議,隊伍中有多隊穿上制服、操普通話的人士,拉著中國大陸地區組織的橫幅。」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潘在殊/大紀元)

報道形容,星期天的遊行,是親共陣營與泛民團體之間最新一場「以牙還牙」式的示威;就中共對香港的普選承諾該如何實現,雙方正進行激鬥。就著香港2017年將如何選出特首的分歧,觸發政治動盪,令一些人擔心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遭到侵蝕。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潘在殊/大紀元)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報道稱,這次親政府遊行與七一遊行的路線相同,但調子迥異:反佔中遊行人士被安排成有組織的小組、穿著相同的T恤,部分標示了大陸組織的名字;很多人揮舞中共旗幟。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中共動用了所有香港地下組織參與遊行,撕裂香港。(潘在殊/大紀元)

報道又稱,香港報章爭相報道遊行人士收取報酬和被旅遊巴送去遊行;有片段顯示有人向參加者遞鈔票;還有照片顯示遊行人士在酒樓享用免費午餐。而相片也顯示反佔中遊行的隊伍,明顯比七一遊行稀疏。

《福布斯》雜誌以《親中派要靠付鈔票催谷遊行人數》為題報道。「一場遊行值多少錢?在香港,目前的市價似乎是200-400元一位,還完全不需要知道示威背後的理由。」報道形容親北京陣營試圖發動一場遊行,以蓋過對手的聲勢,營造所謂「主流民意」。但遊行數小時內,本地電視台與報紙紛紛報道遊行人士是收錢參加的。事實上,承認自己不知為何遊行的參加者,人數多得出乎意料。◇

市民二周前 收短訊付費遊行

市民文先生向大紀元報料,他二周前收到一位友人的WhatsApp,稱17日有一個「巡遊」,細問之下才知是反佔中遊行。短訊當中提到參加者所得的款項,「遊行中都分了幾類人,如舉牌有大約500元,只是遊行則300元;如帶一隊人去的話,領頭人額外有500至600元,我發覺這個遊行根本不是遊行,根本是派錢。」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有中共政法委背景的、在街頭攻擊法輪功的中共黑幫組織青關會也參加遊行。(潘在殊/大紀元)

 


親共團體在8月17日發起反「佔中」遊行,警方宣稱有11.18萬人從維園起步,人數估算比51萬人的七一大遊行還高。但遊行剛出發便有大批社團人士離隊,各界怒斥警方明顯偏袒親共陣營,涉嫌高估遊行人數。(潘在殊/大紀元)
他查問下,得知短訊是由某社團總會發出,參加者在銅鑼灣集合,還要再搭旅巴到維園,相信是為了方便在車上派錢。除了派錢,也有免費午餐,當日他在旺角好彩海鮮酒家,也看到反佔中人士包了十幾圍,顯示包餐不僅是在維園附近進行。

青關會出現在遊行現場 大搞盆菜宴

專門侵擾法輪功學員的青關會周日也出現在遊行現場。文先生透露,早在兩周前,青關會便在粉嶺聯和墟以「慶回歸、賀國慶」搞一個盛大的盆菜宴,約80圍,一車車的人到場,有的人看起來不像本地人,很粗魯、很不禮貌,「招呼的人全都不是北區本地人,都是一車車像旅遊團。」他相信是為了籌備今次反佔中遊行。

從教育工作的文先生,感嘆有學校的老師都被中共政府收買,令學生受害。「我認識福建中學老師帶學生去遊行。過程中會令學生對遊行及社會議題有偏頗的看法。」◇


責任編輯: 何嘉林

1999年,薄熙來任職大連期間,拍江澤民馬屁,在江大連長住慶生時,薄夫妻兩陪同江一道入房唱歌。如今薄熙來、谷開來夫婦已淪為階下囚。圖為當時江與谷開來唱卡拉oK的照片。(網絡截圖)

曝江澤民15年前8.17生日往大連晤薄熙來夫婦內情

【大紀元2014年08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8月17日,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88歲的生日。有民眾特別在網絡上調侃說,「嗯,88歲,應該byebye了。」還有的說:「生日這天他應該特別孤獨吧?因為蜘蛛沒剩幾個了……。」
 

對比15年前不可一世的江澤民,其大勢已去,如今自身難保。

15年前,即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當時有一億法輪功修煉者的鎮壓,但因修煉人數太多,江澤民遭遇全國範圍內上下官員的抵制,為此,江澤民選中了一直想往上爬、野心勃勃的薄熙來為其執行迫害政策。那時的薄熙來因人緣太差而被長期壓在大連,也借此終於找到了往上爬的機會。

在習江鬥越來越激烈之際,今非昔比,15年前溜鬚拍馬為江澤民慶生的薄熙來、谷開來夫婦已淪為階下囚。

為江澤民慶生的薄熙來夫婦

在1999年7月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之後,當年8月16日,江攜全家老小浩浩蕩蕩去了大連見時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據悉,江此行的一個目的是為選擇試點,將其迫害法輪功的命令執行下去。

過程中,江澤民見其巨幅畫像和題字豎於大連鬧市,大為高興,即時下令中組部,換大連書記,由薄接任。江在大連一住五天,實為自己慶生。

早前的報導稱,江澤民在大連的慶生,薄熙來一家三口與江「把臂同游,入房唱K」;江還與谷開來一起深情對唱,據悉所唱正是江最喜歡的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陽》。網絡上流傳的一張照片還記載著這段歷史。照片中,江澤民一手拿著話筒,一手摀著肚子,旁邊的谷開來也拿著話筒。

薄熙來主動配合 積極迫害法輪功

江澤民當時去大連慶生,其背後有著更深層的用意。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發起文革式的鎮壓時,中國很多省分的官員都對迫害政策持保留態度,當時在中共政治局7個常委中,只有江澤民一人堅持要鎮壓法輪功,其他6人最初反對,只是迫於江澤民的獨斷專行,才被迫同意。

那時大陸很多省分也有「消極怠工」現象,大家對迫害都不積極,唯獨遼寧省不同。薄熙來在2000年主動配合江澤民,大量因去北京上訪而被捕、沒報姓名而無法被送回原住省分的法輪功學員,成批成批送往中國大連關押,這些法輪功學員後來成為活摘器官的供體。

薄熙來在法輪功問題上對江的積極效忠,得到江澤民歡心。

薄熙來和谷開來隨後開始把更多心思用在殘酷迫害法輪功上,大連很快成為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2000~2001年,薄熙來當上了遼寧省委副書記,代省長,2002年成為省長。這一路都是踏著法輪功學員的鮮血爬上去的。

薄熙來當上遼寧代省長後,開始新建擴建了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龍山教養院、瀋新勞教所等,很多新建的勞教所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那時中國各地因為不報姓名而無法遣返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薄熙來接納,秘密關押在薄掌控的監獄中。

此後,中共對大批法輪功學員滅絕人性的活體摘除器官的瘋狂罪惡活動開始。

江澤民大勢已去 生日前被《紐時》稱為「蜘蛛人」

如今的江澤民已經成了習近平反腐的靶子,被美國媒體稱呼為「蜘蛛人」,而且還是「半死的蜘蛛」。

《紐約時報》8月14日報導稱,多個月來,在中國聊天群當中的政治談話一直是有關老虎和蒼蠅。但是從上週開始,聊天者一直聚焦於一個新的動物:一隻蜘蛛。

「它好像是一個特權既得利益集團的網絡,江澤民就是網中間的那隻蜘蛛。」新加坡公共政策學院教授黃靜說。「他是中間的那隻蜘蛛,但是我想他是一隻半死的蜘蛛」,黃靜表示。

報導稱,江澤民在2002年卸任中共總書記職務,但他仍然通過在黨內,軍隊和商業同盟的網絡保持影響力。分析稱,為改變中國這種通過腐敗和經濟既得利益集團聯合起來的狀態,江澤民經營20年之久的網絡需要被清理掉。

自從2012年2月王立軍闖美領館以後,江澤民集團的核心官員紛紛落網、遭報。王立軍被判15年;薄熙來被判無期;徐才厚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周永康被立案審查;江派第二號人物「大內總管」曾慶紅也被抓捕,關押在天津,接受中紀委的秘密調查。

王岐山的中紀委巡視組近日也進駐江澤民的老巢上海。8月11日,江澤民父子的密友、上海光明食品集團原董事長王宗南被宣佈被捕,而其姘頭宋祖英上個月也傳正在接受中紀委和軍方檢查機關雙重調查。

越來越虛弱的江澤民,有關他死亡的報導一直有週期性的流傳。

責任編輯:林銳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