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世事關心】懸疑北戴河 冰火兩重天

54390

 

【世事關心】懸疑北戴河 冰火兩重天

 
相關專題:  [江澤民集團系列大案]   [周永康內幕]   [習近平王岐山打虎]   2014-08-19 03:41 AM
 0  New  0  0 
 
 
MP4觀看下載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4年08月19日訊】【世事關心】(300)懸疑北戴河 冰火兩重天;北戴河秘密會議期間,習近平陣營一連拿下江派三大死黨:中共前政協副主席蘇榮、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


報導稱,截至目前,十八大以來落馬的省部級官員中,已有23名省部級官員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文章附上落馬官員名單一覽表,蹊蹺的是,報導稱23名落馬官員,但附表顯示的是21名官員。

波瀾驟起,文武異動!周永康被立案的一聲鑼響揭開了神秘的北戴河會議的序幕。宮庭政治的重重疑雲之外,是大規模軍事演習的刀光劍影。

陳破空:「甚至於他手下的一些殘余勢力,或者他的一些心腹,這些派系發動了某種形式的反撲。」

政治熱浪和經濟寒流同時發威,冰火兩重天!

文昭:「我認為如果中共走向崩潰,內鬥會是直接原因。」

全世界都在看—— 中南海、北京、中國,要往哪裏去?

蕭茗:大家好,我是蕭茗,這裏是《世事關心》。從一般意義上講,夏秋兩季是中國大陸的政治旺季,因為中共的重要會議一般都安排在秋季;而會議的主要結果實 際在開會之前、當年的夏季就決定了。夏季是猜測和傳聞熱絡的季節;而秋季則是揭盅前令不少人忐忑不安的時節。今年又和往年的夏季不同,周老虎浮出水面、軍演大張旗鼓進行,都和神秘的北戴河會議湊在一起,讓北京的政治熱度都遠遠高於往年。然而與政治熱浪同時存在的是經濟寒流。全國房地產市場普遍下跌,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這一冷一熱構成了當前中國值得玩味的圖景。這一幅景像反映了中共怎樣的處境?又預示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麽?這一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首先,讓我們把目光投向中共的夏都——北戴河。請雪莉對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作一下介紹。

雪莉:可以說周永康案一公布,外界的註意力就聚焦到了河北省秦皇島的北戴河。其實在周永康案公布前的大約一個星期,就有海外中文媒體批露,中共的退休元老已經陸 續抵達了北戴河的所謂「暑期辦公地」,也包括江澤民。在毛澤東時代,北戴河曾舉行過幾次關鍵的政局擴大會議,通過了大躍進、反右等給中國帶來重大影響的決議。而文革之後北戴河會議只是作為一個度假辦公的非正式會議,相對黨的其他會議鬆散很多,並沒有嚴格的開始時間和閉幕時間。大體上是從7月底到8月中旬。而有資格參加會議的人也範圍廣範,基本上是視議題而定。除了當政的核心人物,另外中央委員以上、省部級以上的黨政官員都是潛在的被邀請者。然而通常最引人註意的是那些中共的退休元老。

由於會議的非正式性質,這裏正是體現中共老人政治的最佳舞臺。這些已經沒有名份出席黨的中央全會、政治局會議的退休常委們,正可以借度假之名,在高官雲集的北戴河「夏宮」合縱連橫,展示自己的影響力。然而有諸多跡象顯示,今年的「北戴河會議」與往年大有不同。先是習近平在7月26日結束拉美13天的訪問回國後,並沒有直接去北戴河,而是先在北京召開了政治局會議,宣布立案審查周永康,使外界一度懷疑他今年是否會參加在北戴河舉 辦的party。

大約一個星期後《新華網》報導了現任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在北戴河慰問暑期休假的專家,證實這個神秘的會議確實已經在進行之中了;而中共的核心領導層也都已經到會了。8月10日,中共「第一夫人」彭麗媛也現身北戴河的一項公益活動,等於間接證實了習近平此時也正在當地。

比較普遍的看法是——這次北戴河會議的主要內容是反腐和經濟保增長。由於正在周永康公布的時間點上,外界對於北戴河可能出現的爭鬥寄予了極大的興趣。 8月8日《世界日報》稱,在北戴河秘密會議上將給周永康案定性。

《南華早報》8月8日的報導引用中國人民大學政治學教授張鳴的觀點認為:當前的形勢很復雜,不同派系可能在北戴河會議上激烈地爭吵。這次會議還將討論是否有別的「大老虎」被打倒。香港的政治評論員鄭漢良則對媒體說,這次北戴河會議習近平有可能因周永康案遇到其他派系的反彈和抵抗、他的權威也會受到考驗,甚至有被孤立的危險。外交部的網站8月11日公布,8月16日在南京舉行的「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習近平將出席開幕式,等於宣布了今年北戴河會議的終止時間不會晚於8月16日。

由於不會有任何形式的會議公報,到底這兩個星期在北戴河發生了什麽,恐怕更多的消息要在今後的一段時間內才陸續有透露,而有一些內容恐怕只能靠猜測,不會得到任何驗證了。

蕭茗: 關於在這次北戴河秘密會議上可能出現的爭鬥,及其意義,我們來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有一些評論人士分析,習近平將在北戴河面臨嚴峻的挑戰,甚至有被孤立的風險,你怎麽看?

文昭:「所謂『被孤立』和『風險』其實是兩件事。被孤立不一定有風險,也不是越被孤立風險就越大。關鍵在於力量的對比。如果當權者不具備足夠的權威,必須依靠別的勢力的支持配合,那麽被孤立是有很大的風險,不僅他的施政意圖無法達到,他自己地位和人身安全都有問題。如果他的權力已經夠強夠穩固,那麽孤不孤立就不是一個問題,可以說強悍的獨裁者都是被孤立的。如果習近平夠強,原先對他不太贊同的人懾於威勢也會選擇不出聲,反而使他的對手在會上受孤立。所以對習近平來講關鍵在於在會前他是否已經取得了這樣的威勢。當前他當然還不具備毛澤東那樣的權威,但是最近很明顯形勢向有利於他的方向變化,他在北戴河會前採取的一些強勢舉動,也肯定會對參加這個會議的人施加重大影響。雖然他不是絕對的強,但他的對手相比之下恐怕更不利。」

蕭茗:在北戴河會議上肯定免不了周永康案是一個焦點,你認為習近平在會議即將開始的時候,宣布審查周永康是不是一個安排好的計劃?以及這樣的安排是什麽目的?

文昭:「是一個安排好的計劃。很明顯最主要的目地是先聲奪人,中共有個組織原則是必須維護中央權威,這也是檢驗黨性的標準。如果會上有人對周案再提異議, 在黨內規則來講就居於下風。在北戴河會議即將開會前公布,是一種突襲行動,不給江澤民等人太多時間搞串連籌劃對策。能做出這樣的舉動說明習在當前的中共人物裏,算是魄力比較強的一個。

我原先預計比較樂觀的話,周永康將在今年秋季現形。但在看來周老虎的正式現形、作出處理雖然還是要在那個時候,但確實節奏比預想的要快。另外現在的安排,加上三軍大演習也是一種示強的舉動,讓一些可能反對的人,不敢在會議中串聯發難。」

蕭茗:這次的北戴河會議留下了什麽懸念呢,來聽一下旅美政論人士陳破空的看法。

蕭茗:有分析人士指,從北戴河會議的8月份,到10月份中共18屆四中全會之間的兩個月會是一個非常敏感的時期, 一些較量要在這段時間內見分曉,你認同嗎?

陳破空:「我覺得是有據可循的,這是黨內政治鬥爭的關鍵時刻,有兩個大背景,一個是大軍演,史無前例的三軍四海的大軍演,三大兵種六大軍區在全國範圍內大軍演,是習近平以他所掌握的軍權為背景為背書,所展開的對政治鬥爭的支持。另外,上海有中紀委的巡視組進駐,剛好到九月底為止和大軍演的時間比較密合。而大軍演的最後部分的時間是11月20日,是在蘇北地區,剛好直接威脅上海,恰恰預示了北京,上海兩個政治中心之間的博弈。」

蕭茗:你認為北戴河會議之後的中共宮庭鬥爭的最大看點在哪裏?

陳破空:「首先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和以前不一樣。以前的北戴河會議以老人政治為主,但習近平上臺以來,通過一年半的反腐鬥爭,已經有效的瓦解了老人政治的權利基礎。當前黨內的政治生態對江澤民非常不利,因為江澤民的權利基礎和十八大之前不可同日而語。由於習近平以反腐為名的權利鬥爭,實現了在軍方瓦解了江澤民的勢力,江在軍方的勢力可稱是土崩瓦解,如徐才厚、郭伯雄及其它相關的中下層。 

另外,在政府內部江澤民安插在十八大有四個政治局常委,其實沒有掌握到實權,但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都掌握了實權,他們和江系是水火不容的。在政治老人圈內對江澤民也不利,在和江澤民同一代的政治老人中,如朱鎔基、喬石、李瑞環和江澤民是長期不合,當初就是和江鬥爭的人,還有李鵬雖然此人很壞是六四屠夫,但他跟江澤民之間也有矛盾,所以在那一代中江澤民幾乎沒有同盟者。

在政治老人中,只有從十七大,十八大退下來的江系的人,像吳邦國、賈慶林等等,但由 於周永康的落馬,應該說對那些人是個震撼,所以說江澤民得到那些人的支持是微弱的。從2002年在政治局退下來的有20多個,屬於江系的只有少數。總體來說,從政治老人圈到現在的政權機構,到軍隊對江澤民都非常不利。習近平通過巧妙的反腐,實際上掏空了江澤民的權利基礎,即便不拿下江澤民,已經把江澤民變成了一個病老虎、死老虎。至於北戴河會議之後,雙方的力量繼續較量,目前看習近平是占上風,習近平的對立面或老人政治有可能會負隅頑抗,但習近平在反腐鬥爭中目的是削弱老人政治,這關係到他的政治作為,政治前途和他的歷史定位。」

三軍動員,海陸空大軍演!是示威?是政變?舞刀弄槍的背後是否有密而不宣的故事?

在周永康案公布的前後,中共在軍事和宣傳領域都有相當反常的舉動,使得今年夏天的政治氣氛不僅緊張、而且更多懸疑的色彩。從7月15日起,中共解放軍的陸軍部隊開始了預期3個月的跨地區實兵實彈火力演練。海軍的動作也不一般。從7月25日到8月2日,在東海、渤海海峽、黃海北部和南海的北部灣都有武器訓練和軍事任務。而引起最多關註的是空軍的演習,以及聲稱由此引發的航空管制。從7月20日至8月15日,位於華東和華中的多個機場航班大面積延誤。當局要求各航空公司把航班數量減少25%, 航空管制的時段正好涵蓋了周永康案公布的時間和北戴河會議的時間。這一輪軍事上的異常舉動被一些媒體稱為「三軍四海大演習。」

軍隊在敏感時間的異常舉動引起了諸多猜測。海外知名政論人士陳破空在8月初提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測——中國可能發生了某種形式的政變。

蕭茗:我們現在就來請教一下陳破空先生。

蕭茗:您在8月5日的時候寫過一篇文章 《中國可能發生了某種形式的政變》,你可否簡單解釋一下,哪些舉動才稱得上「某種形式」的政變呢?

陳破空:「談政變有很多種形式。所謂的政變就是不符合常規,打破了潛規則,沒有按照檯面上的形式來安排。像當年華國鋒粉碎『四人幫』就是種政變形式一樣。這種政變既可以來自反習近平的方面,比如江澤民這位政治老人對拿下周永康這件事想不通,認為拿下他這麼多的親信,這麼多的鐵桿,他要強烈的出手去阻止,甚至他手下的殘餘勢力,他軍隊中的心腹,他的派系發出某種形式的反撲,但根據目前的形式來看,以習近平為首的現政權以大軍演的方式給粉碎了。還有一個政變形式,習近平以主動的形式,比如以中紀委為先鋒,以大軍演為背景,以政治行動拿下了某個派別,如江澤民派別或江派別中的關鍵人。因為在大軍演的同時,大量的航班取消,而且發生在北京和上海之間,北京是中國首都,上海是第一大城市,取消大量的航班是不同尋常,開始官方說是受軍演的影響,後來又說是天氣影響,這 顯然前後不對,暴露某種玄機。而北京、上海恰恰代表著兩種權利的中心,新舊兩種政治勢力,這兩者之間發生了很多不同尋常的事——大軍演,中紀委巡視組,航班不斷的取消,就極可能發生了某種形式的政變。」

蕭茗:您剛剛所說的江派會有反撲的行作,是指採取軍事行動嗎?

陳破空:「這完全有可能。因為江澤民在軍隊有人,在海陸空三軍都有他自己的親信,在上海有 地盤的實力,從商界到政界到警備區都可能有他的人馬,上海市長楊雄也是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的部下,是他們的親信,以上海為基礎作反撲是有可能的。尤其前階段傳出郭伯雄出逃的傳聞,之後徐才厚被拿下,所以軍隊內部的大清洗,不管有意還是無意,被瓦解的人恰恰都是江澤民的人,恰恰都是上海幫的人,掏空了江澤民的政治基礎。

一向被嚴密控制的宣傳領域,近期也有不尋常的現象。8月4日吉林省白山市的黨報《長白山日報》報導了該市的市委擴大會議,傳達習近平在6月份關於巡視工作的講話,其中有「當前腐敗與反腐敗兩軍對壘,呈膠著狀態」、「與腐敗作鬥爭、個人生死、個人毀譽、無所謂」之類的語句,堪稱朱熔基「棺材論」之後中共領導人撂狠話的最強音。這篇報導被中國的多家網站所轉載,但幾個小時後就遭到刪除。

蕭茗:來聽一下文昭的分析。「中共的歷任領導人在所謂反腐敗上都撂過一些狠話,朱熔基說過「一百口棺材99口給貪官、一口給留自己」。現在習近平也說「個人生死無所謂」,那你認為習近平說這話的內涵和朱熔基有什麽不一樣嗎?」

文昭:「差別在於兩人地位的不同,朱熔基反腐也許有心但確實無力。他本人缺少根基,頭上有個江澤民並不支持他反腐。他連一個廈門遠華案都辦不到底。所以他的「棺材論」三分是個人懷緒的發泄、七分是表明的心跡,也可以看作是自我辯白,他自己是有願望反腐,至於能做到多少是個能力問題、不是個願望問題。而今天習近平的權力遠高於朱熔基,行動能力也強得多。他這番狠話就有威嚇對手的作用,對紀檢幹部說這番話也是督戰的作用。意思是我這個一把手都豁出去了,你們也不要有什麽顧忌 。」

蕭茗:你認為說這番話反映出習近平怎樣的心態和處境?

文昭:「心態首先是焦急,習近平的反腐鬥爭應該是應該是有時間表的。他是想通過反腐掃除障礙,推進所謂深化改革的措施來為中共延續生命。從反腐權鬥每推進一步,所謂的深化改革也推進一步可以看出這個節奏。今年周永康剛宣布立案,就宣布要改革戶籍制度、四中全會要推進所謂司法改革。說到處境,那就是這個進程還不夠快,肯定阻力還是相當大。習近平本人的壓力也有,一是來自於黨內對手的抵制和暗算;二是他的改革方案要是推進太慢、或是不夠奏效,那麽他現在集中了所有的權力,就要承擔所有的責任。」

政治危局之外還有經濟困境。哪個會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稻草? 下節繼續探討。

在中國政治新聞熱浪滾滾的同時,經濟新聞卻傳來陣陣寒流。民眾關切度最高的是房地產市場。對開發商來講,2014年上半年堪用「慘淡」二字來形容,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大城市成交量與去年同期相比,大幅度萎縮了30%-40%。北京的成交量跌幅最大,同比下跌了47%。就在今年「兩會」期間還有房產界的代表信心滿滿地對媒體表示:一線城市房價不會下跌。轉眼間豪言就成了笑柄。繼北京、杭州之後,被視為堅不可摧的上海樓市,7月份以來也明顯降價。據《中國 證券報》的消息,上海外環外項目的降價幅度普遍在10%左右。

盡管如此,很多人認為樓市還遠遠沒到最冷的時候。曾在1997年準確預言過香港樓市暴跌的和內地通縮的經濟學家謝國忠早在2011年就預測,中國房價在3-4年間能跌掉50%。

記者問:「我看您說兩年累計會跌到50%呀?」
謝國忠:「房地產周期下滑至少3年吧,中國差不多也是這個規模。」
記者:「會有多少跌幅呢?」
謝國忠:「40-50%是應該的吧,應該是會有的。」

耶魯大學的教授陳誌武在今年7月份也指出,中國家庭資產配置中79%是房地產,如果房價下跌,那麽大量中國家庭,尤其是一線城市的家庭財富將嚴重縮水。

蕭茗:當前中國大陸政治和經濟方面的困境是怎樣相互作用的呢? 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怎麽說。

蕭茗:「房地產市場已經出現泡沫破裂的跡象,除了房產市場是中國經濟下行的風險之外,還有債務風險、經濟增速放緩造成的失業問題等等。你認為這些經濟和民生問題,與當前政局之間是否存在著相互作用的關系?」

文昭:「是的,簡單的說,如果在這些經濟和社會危機的結果顯現出來之前,習近平還不能把他的對手幹掉,到時候老虎們的聯手反撲就會有很實質的威脅,他們會以此為由質疑習近平的執政能力要求他承擔責任。盡管所謂的深化改革並不改變中共的專制體制、建立不了一個真正公平的社會環境,治不了本。但如果習近平不能掃除利益集團的阻礙,恐怕連治標的效果都達不到,就會給對手生反攻倒算的口實。這其實是習近平政權的最大風險,它存在於社會危機。習近平權力再大也不能和毛比,因為根基不固。但其實習近平並沒有贏得什麽真正值得稱道的勝利、沒有真正建立什麽值得稱道的功業。不像毛澤東帶領共產黨贏得內戰、奪取了政權。毛死 後鄧小平還給他一個「三七開」,所謂七分功三分過。習近平不成功絕對沒有這個待遇。」

蕭茗:「你認為經濟和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的困境,哪一樣對中共繼續統治的威脅更大?」

文昭:「我認為如果中共走向崩潰,內鬥會是直接原因。但很難說內鬥和經濟危機哪一樣的危脅更大,他們互為因果,它們都是致命的。一些人認為中共的高層權鬥具有可調和性,他們忽略了江澤民集團是一個欠有血債的集團,他們把權力看作是自己安全的保障,看得比什麽都重要,很難相信別人的承諾,什麽不再幹政就安全養老。所以他們的抵抗會比別的貪官更堅決也更激烈。這種高層內鬥是中共當前最主要的威脅,中共政執集團想通過更加集權來戰勝對手,可能反而會延緩真正需要的市場化改革和法制建設。而隨時可能出現的經濟、社會問題又會反過來讓黨內鬥爭更激烈、更不可預料。」

蕭茗: 對於同樣的問題最後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意見。

蕭茗:「很多人在探討中共所處的深重危機。假如存在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中共的內鬥、和經濟民生領域的危機,你認為哪一個是這根稻草?」

陳破空:「這些危機都存在,但是我覺得壓垮中共的最後的稻草還是中共內部的權利鬥爭,這才是它真正的危機。中共是一個專政集團,是一個腐敗集團,它內部肯定存在權利鬥爭,同時由於腐敗有利益之爭,由於經濟利益的關係,由於紅二代和官二代的問題, 現政權和老人政治的問題,都可能爆發激烈的衝突。從習近平上陣之前,到十八大之前,一直到十八大之後,一直到現在,中共黨內權利的鬥爭是波濤洶湧,鬥爭力度超過文革之後所驚見,而且政變傳聞不斷,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聯手想推翻習近平的政變,以及習近平在十八大前神秘的消失兩周,以及最近所顯示的種種政變跡象以來,都說明中共黨內的攤牌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這種攤牌如果不慎有可能成為壓倒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

蕭茗:不管是所謂的反腐運動、還是深化經濟改革,都是中共執政集團對當前危機的回應。當今掌權者想糾正的腐敗起始於鄧小平對毛時代的改革;而今天的所謂「改革」則是重拾毛澤東式的集權,來治鄧小平改革後留下的腐敗之病。這種循環往復真是具足了諷刺意味,它能有幾分成效呢? 能從危機中挽救中共嗎?也許不用等太久,我們就都能親眼見證。謝謝收看這一集的《世事關心》,下期再見。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一 : 19:30 pm
周二: 8:30 am

美西: 
周一 9:30 pm

 
相關標籤
   習近平   江澤民   徐才厚   周永康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b5/2014/08/19/a1131369.html#sthash.omCq5Mk1.dpuf

中共軍網:半月後出大事 !一對「高層父子」危矣

 
相關專題:  [江澤民集團系列大案]   [習近平王岐山打虎]   2014-08-21 07:23 AM
 0  New  0  0 
 
点此看大图片
王岐山(Feng Li/Getty Images) 

【新唐人2014年8月21日訊】(新唐人記者東方靖報導)最近,中共最大的軍事網站中華網在首頁軍帖精選中,刊登文章「還又有大老虎 王岐山『隱身』半月要出大事!」,稱對王岐山在上海打「大老虎」充滿期待。文章質疑,與王宗南關係密切的一對「高層父子」,是否會成為下一隻被打的「大老虎」。外界也分析,軍網此次發聲,無疑是在目前江習鬥激烈的搏擊中,釋放軍方站隊的信號。


文章舉例說,今年6月份王岐山亦隱身月餘,隨後,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馬,人們才知道原來王岐山是辦大案去了。在周永康被立案調查的時候,王岐山又「隱身」了一段時間,因為在這段「隱身」的日子里,做為反腐先鋒官的王岐山,要找出「大老虎」更多的確切證據,讓他們心願誠服的俯首認罪。

文章分析,王岐山每次隱身後,過一段時間,便會有「大老虎」被拋出。而王岐山再次隱身,很顯然又要全力在查辦某一大案,而這個大案相信不亞於周永康和徐才厚等案。

文章認為,對於中共中央的打虎行動,以中央目前的架式來看,絕非是打到周永康為止,相信這場反腐還要繼續下去。前幾天,上海的王宗南被抓了,引發各界的猜測和聯想。很多人都把他和一對與其關係密切的高層父子聯繫在了一起,猜想這對高層父子會不會是下一隻「大老虎」。此次王岐山「隱身」將要打什麼樣的「大老虎」,很值得期待。

外界註意到,文章最後雖未直接點明與王宗南關係密切的這對「高層父子」就是江澤民父子,但熟悉上海官場生態的圈內人士都心知肚明。

 
相關標籤
   中共軍網   王岐山   徐才厚   大老虎   周永康   王宗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