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起底央視前主播沈冰:女兒是周永康的 圖

54490

 

起底央視前主播沈冰:女兒是周永康的 圖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8-23 訊】
 

\

央視前主播、中央政法委信息中心副主任沈冰。

據人民報消息:新華網首頁的一個題目惹人關注《起底央視前主播沈冰》。點開內文一看,是8月20日轉載中國經濟網的文章《起底央視前主播沈冰:喜歡大政治丈夫很神秘》。

其實,在這篇文章之前,已經出來很多篇關於沈冰的報導了,那些文章看完之後,一句話就是「神秘」,沈冰背景「深不可測」。在新華網公開了央視主播葉迎春和央視前主播沈冰因為周永康案被帶走調查之後,這倆人與周的關係就不需要再揣測了。

但是,中國經濟網8月20日的這篇文章還是很有嚼頭兒,文章主攻的是「喜歡大政治、丈夫很神秘」這兩個問題,並且把沈冰的「丈夫是誰」的問題拿到桌面上來。讓人們不得不重新審視沈冰走過的路。

中國經濟網報道說:沈冰。這位中央政法委信息中心副主任17年前就曾在央視驚艷亮相,當時她還是南洋理工大學的一名學生,在大專辯論會上代表母校與首都師範大學對陣。雖然輸掉了比賽,但卻為她贏得了《聯合早報》記者職位。

報道還說:很快,沈冰通過了央視舉辦的主持人大賽,從新加坡回到了中國,也開啟了她日後風光而多舛的人生。初進央視,商業與財務系畢業的沈冰主持了著名高端訪談節目《對話》。而真正讓她為萬千觀眾熟知的,還當屬2002年的《你好,世界盃》節目。那年日韓世界盃因為有了中國隊,加上基本沒有時差問題,在中國大地掀起了前所未有的足球熱潮。在以男性觀眾為主的收視人群面前,一位高挑知性的美女主播弱弱地問出「頂頭球時,運動員頭會不會痛」這樣的問題,又在阿根廷小組賽回家後,為巴蒂淚灑直播現場,凡此種種,沈冰也算是萌妹子的開拓性人物了。

在這裡還要插一段小故事,是關於老江偷派宋祖英去世界盃參加開幕式演唱,零報酬的醜聞。

新華社報導說,這是世界性體育重大賽事首次邀請中國歌唱家參與的慶典活動。大賽組委會和韓國政府首腦邀請了世界盃參賽各國的政府首腦出席這次演出盛典。各國參賽運動員和韓國以及來自世界各國的觀眾數萬人將觀看這次慶典文藝演出。

參加2002年世界盃前夜慶典演出的世界各國歌手,有法國的帕特麗夏-卡斯,阿根廷的迭戈-道雷斯,南非的“Ladysmith BlackMambazo,韓國的趙容弼、朴貞賢、褐色眼睛(Browneyes)和日本的安室奈美惠和Chemistry等各國的頂尖歌手。中共國的歌手是第一次被邀請。


宋祖英韓國演唱零報酬。

那麼,派誰去呢?當然得是我國最棒的歌唱家,而不是最傍的婊子歌手去。結果江澤民讓最傍三呆婊的宋祖英去了,而且事先不宣布,去是偷偷去的。結果因為演唱水平太差,人家都演唱兩首歌,讓宋祖英唱一首就下去,而且是唯一不付一分錢報酬的表演者。

中國經濟網報道說:世界盃之後,沈冰不但參與了《經濟半小時》、《新聞會》這樣的重磅節目,更是在多項重要晚會上擔綱主持,海歸背景,流利的英語表達,讓人們看到了一股清新的風。「冰美人」的魅力還讓她擔任了唐山市人民政府決策顧問一職。

據其它媒體報道,沈冰擔任唐山市人民政府決策顧問時,沒有上班,是在家裡養孩子。那麼問題就來了,既然央視那麼牛逼,沈冰怎麼敢想不上班就不上班,想去哪個重磅節目當主持人就能把別的主播擠下去,順順噹噹的心想事成?

最蹊蹺的是,在家裡養孩子期間,沈冰居然擔任了唐山市政府決策顧問。政府「決策顧問」這意味着什麼?從政的實習階段?還是周永康直接插手唐山市政府工作?

2007年下半年,沈冰終於在沉寂兩年多後宣布復出。演員們宣布復出正常,央視主播宣布復出不正常,因為央視主播是公務員身份,吃的是國家的飯,不能由着性子來。除非,給某個勢力極大的人當小三兒。

2008年,兩年沒上班的沈冰居然入選「中國奧運報道主持人國家隊」,擔任總主持。2009年2月之後,她就從人們視線中消失了,直到2012年,社交網絡才曝出沈冰以中央政法委信息中心副主任的身份現身北京市海淀區法院,參與中央政法委信息中心即將開辦的一檔法制欄目的調研。而歐美同學會當年公布的一份簡歷顯示,3年前,沈冰就已經擔任了中央政法委影視中心副主任。

中國經濟網報道說:這則新聞當年讓不少媒體做了主持人從政的專題,今天重看,不免令人遐想連篇,沈冰所在機構正是當下反腐大潮中落馬官員最為密集的部門之一。

最後報道點明主題:沈冰結沒結婚?她的丈夫到底是誰?她的女兒是哪個男人的孩子?

維基百科上關於蔡建國的資料很少,沒有一個字提到蔡建國是上海房地產大亨,他甚至與上海房地產毫無關係:「(1953年-),漢族,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人物、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加入中國致公黨,擔任致公黨中央常委、上海市副主委、上海市政府僑辦副主任。2008年,當選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代表對外友好界,分入第四十七組。並擔任外事委員會專委。」

報道說:沈冰一直都把自己的隱私保護得很好,北京奧運會之前,她曾休息過一段時間,因為結婚生女。但時至今日,她的丈夫是誰也很難說清楚,網絡上大把的頁面渲染了她和上海某蔡姓房地產商的愛情故事,但這位富豪除了名字和沈冰牽扯上這些關係外,商海上再無痕迹。除了房地產商人,沈冰的愛情故事還和北京的某位王姓富商相關,但也一樣沒有確鑿的證據。

莫非,炒作的那些愛情故事都是煙幕彈,都是為了掩護周永康包養沈冰?

報道說:在她聲名最鼎盛時,曾經有媒體採訪過她,文中提到,在「沈冰的書架上,有很多報刊,《時代周刊》、《廣角鏡》、《鏡報》,她說,她喜歡這些嚴肅媒體,這些媒體天天在報道政治」。

沈冰還對記者說:「我喜歡大政治,但是不喜歡小政治,如果僅僅說我喜歡政治,那不是很可怕嗎?我現在沒有『小政治』的生存壓力,我信任我的同事。」沈冰的這一番話,說明央視的人知道她傍的人是誰,所以沒人敢得罪她,也沒人敢大喇叭她與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百雞王的私秘。

生了周永康的女兒之後,擔任央視主播雖然整天露臉,但畢竟是個苦差事,比起坐辦公室,又沒有具體的時限任務,還享受中央副廳級待遇,那是天壤之別。

如今看來,沈冰結婚沒人知道,是有原因的──她根本就沒結婚!按照媒體所講,說是嫁個老公,兩地分居,是在上海。奇怪的是,沈冰生女養女這兩年沒上班,應該去上海長住,結果生女養女期間居然從沒去過上海。

蔡建國肯定是有家室孩子的人,頭上被擱一盆子屎,不敢出聲,都是因為害怕殺人不眨眼的周永康。沈冰生完女兒之後,出來當中國奧運報道主持人國家隊總主持,什麼都經歷過了,玩兒過了,然後周永康女兒的孩子媽沈冰在2009年2月正式調去中央政法委信息中心。

如果薄熙來周永康的篡權得逞,那沈冰就會像江澤民的姘頭陳至立一樣,成為周永康得力的輿論幫手。沈冰應該慶幸,周永康被抓,自己不知少欠多少條人命。可憐的是那個出身不光彩的女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RMB

想起了沈冰 組圖


 

\

1、六七年前,曾經在央視新聞評論部做了四年電工,部里的節目組,分散在羊坊店路附近的各棟建築物里。沈冰在南院的新聞會客廳(我們曾笑稱這個節目組應該叫新聞接客廳),我在京門大廈六樓的社會記錄(2008年1月欄目停了後,製片人自嘲這叫社會不記錄),節目組食堂都在羊坊店路115號的南院工作區。

2、電視台特別是央視,除了領導外,只有主持人和製片人算人,其他的都只能叫工蜂或者行貨。我做電工的日子,自然辛苦而忙碌,和做主持人的沈冰雖同在一個部門,卻從無交集。相信她也百分百不知道我這隻工蜂。

3、但總體來說,她應該是我比較喜歡的那種電視主持人。至少外形上形象健康,氣質清新,木有濃妝艷抹,也罕見矯揉造作。舉一小例,一次在南院食堂吃飯,她排在我面前,從背後看,仔褲T恤馬尾巴,完全是一個大四或者研一學生的樣子。直到她打完飯轉身,我愣沒認出來。

4、我節目組的幾位同事,曾經在會客廳和沈冰共事,聊起她來基本都是好話,天真、善良、聰明、魅力四射這樣令人驚訝的關鍵詞不時出現。以編導們對主持人的挑剔眼光,這種評價着實不低。

\

5、後來看到官網上流傳的她調任中政委後的照片,一襲拘謹的黑衣,一臉敷衍的笑容,配上大班椅和麥克風,已經完全是一個副局級宣傳官員的標準形象。我總在想,一條曾經那麼燦爛無羈的生命,天賦和運氣兼具,無需多費勁就坐擁名和利,又身為女性,怎麼會突然間就投身宦海,心甘情願地把自己包裹成為一塊體制的零件呢?

 

從葉迎春和沈冰被查看處理高官情婦三大難題 圖


 
藉助「情夫」的權力謀私,該當何罪?比如,來自央視的某情婦的丈夫是地產商,蓋的房子賣不出去。某大「老虎」指示地方駐京辦,全部買下「擔兒挑」的房產。這筆賬若和情婦算,又該怎麼算?要情婦承擔,其又該如何承擔?
 

從葉迎春和沈冰被查看處理貪官情婦三大難題

 

 

  從金秋芬、葉迎春和沈冰被查看處理貪官情婦的三大難題

  近日,有兩條消息引人關注。揚州市紀委已將揚州市環保局原局長、黨組副書記金秋芬涉嫌貪污、受賄犯罪問題的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央視主播葉迎春和前主播沈冰捲入周永康案,目前正接受調查。             

  揚州市環保局原局長金秋芬乃季建業在揚州的情婦,這個揚州人民都知道。而葉迎春、沈冰與周永康諸如“車震”的八卦,也早被人傳得有鼻子有眼。實際上,季建業在揚州的情婦,有名有姓的就有5、6個;捲入周永康案的央視女主持人,也遠不止眼下的這兩個。為什麼被查處的是這一個以及這兩個?

  這其實涉及到了對於貪官情婦的處理難題。

  筆者以為,當下,對於貪官情婦的處理,至少存在三大難題。

  其一,貪官情婦太多,有的多如過江之鯽。若個個公布,個個處理,涉及面實在太大。

  一個時期以來,對於貪官情婦處理通常的做法是:槍打出頭鳥,抓大放小。即,與政治有染、被提拔成為政府官員、為貪官的陰謀充當聯絡人、與貪官的貪腐難解難分、收受“肉金”數額巨大的情婦,首當處理,必然要處理。於是,我們看到了這樣一重事實:“大奶”頂罪,二奶、小三以及其後的情婦,多不再提及。

  對於公開處理的情婦,一般也是能淡化就淡化其情婦色彩。比如,對於金秋芬的查處,即只言其涉嫌貪污、受賄犯罪,而未提及其為季建業的大情婦,或夥同季建業貪污受賄等。而在揚州,金秋芬與季建業的關係幾近公開。已然成為政法委高官的沈冰與串起周永康、李東生的葉迎春,情況差不太多。其後當如何公布二人的罪狀,尚有待觀察。

  如此做法,一個重要原因在於,貪官們的情婦數量實在太多。小小的江蘇省建設廳原廳長徐其耀,竟然包養了146名情婦,其中包括一對母女。大“老虎”就更甭提了。如果再把官員們嫖的、玩的女性統計在內,恐是天文數字了。若一一處理,動靜該有多大?比如,僅徐琪其耀一案,光情婦就要處理百多名,就要牽涉百多個家庭。打擊一大片,使不得的,尤其是在大“老虎”們虎視眈眈伺機反撲的當下。

  其二,貪官與情婦之真實淫亂情況,對於官員整體形象的抹黑、社會道德的顛覆性影響及對於社會心理的毀滅性衝擊,實不容低估。故對於貪官情婦的處理,包括公布實情,都難免會投鼠忌器、輕描淡寫。

  放眾情婦一馬,對其苟且事實不予公開曝光,這樣做並非對貪官的情婦們有任何同情之意,而是,這些情婦們就好像是“臭大姐”,公開處理令其釋放出無邊的臭氣,還不如冷處理,令其臭氣無從釋放。

  也就是說,為情婦諱,或實乃迫不得已。情婦們與貪官淫亂之時,全無羞恥心,心安理得,肆無忌憚。我們查處其問題時,反而為其不好意思、有所顧忌,反而為其忌諱。這真是荒唐!

  而若如實公布情婦之種種,則官員整體形象何在?社會道德、社會心理何安?

  但我們不難迴避的是,社會道德的混亂不堪,社會戾氣的日益加重,社會空氣的日益緊張,當今惡之源頭,皆在於一些貪官本身及其無法無天、胡作非為。公布也罷,不公布也罷,有效根治革除,撥亂反正,必須提上議事日程。

  其三,如何認定情婦們的犯罪事實,同樣費思量。

  毫無疑問,情婦“肉彈”上身,貪官們是要給付巨額“肉金”的,或一擲千金,或別墅、豪宅相贈。這些錢,都是貪官的貪腐所得。那麼,情婦接受貪腐錢財,屬於接受捐贈,還是直接或變相貪腐?

  還有,藉助“情夫”的權力謀私,該當何罪?比如,來自央視的某情婦的丈夫是地產商,蓋的房子賣不出去。某大“老虎”指示地方駐京辦,全部買下“擔兒挑”的房產。這筆賬若和情婦算,又該怎麼算?要情婦承擔,其又該如何承擔?

  如此,有關方面似有增設一部情婦受賄追究法,或出台相關情婦所得認定細則的必要。

  現在的問題是,對於那些未被追究,或者說未被公開處理的情婦們,她們收受的“肉金”以及大把的性事補償、大筆的性事饋贈,是否就落入腰包了呢?

  相信曾有過“失聯”經歷的情婦、准情婦們,自個心裏是有數的--怎麼拿的怎麼退回來,怎麼吃下的怎麼吐出來。這恐怕也是對其不予公開追究、處理的前提。

  情婦或“遠房”情婦若剛剛退還了“肉金”,准予回原單位工作了,卻一臉無辜地表白自己如何清白、讓時間說話云云,實在有點滑稽、可笑了。芮成鋼此前短暫“失聯”過後,也事兒事兒地用佛味的“毀我”“謗我”洗白呢,結果咋樣?上過大“老虎”的船,竟說自己身上沒有“老虎”的腥臊,別瞎掰了。當然,這是旁話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IBTimes中文網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