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中共屢用美人計 三陪女也有黨支部?

54621

中共屢用美人計 三陪女也有黨支部?

 
2014-08-25 09:48 AM
 0  New  0  0 
 
点此看大图片
龍美伊在Twitter上載的半裸照。(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4年8月25日訊】(新唐人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近日,中國貴州彝族一名美女上訪者到北京著名維權人士胡佳家中,宣稱胡佳對她「始亂終棄」一事,再次引發人們對中共對內對外善用美人計進行收集情報、瓦解異見人士的關注。有媒體披露,90年代以來,中共先後用美人計整治判監多位大陸政治異見人士,連三陪女都有黨支部


24歲的龍美伊近日到胡佳所住的小區展示錦旗,聲稱胡佳「始亂終棄」,還不停給胡佳手機發簡訊威脅說:她已到歐盟駐北京大使館,要歐盟收回頒給胡佳前幾年頒發的獎項。

長期被國保軟禁在家,24小時被嚴密監控的胡佳 ,反駁龍美伊的女子的指控,並懷疑她背後有黑手,意圖抹黑維權人士。

多個維權者和上訪者也證實 ,龍美伊過去已不只一次以色誘來抹黑維權者,有人更名聲掃地,懷疑她受到國安公安利用。

曾經拍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而轟動海內外的維權攝影師杜斌,去年也曾揭露,他經上訪者介紹認識龍美伊,因同情其遭遇和她在一起,不料她又哭又閙又割脈說要跟他結婚,把他交往多年的女友氣走,然後翻臉敲詐他8000元人民幣,還把他房子佔了。

杜斌認為,「這是中共當局設局,派國安美色臨時工,目的是干涉我做《小鬼頭上的女人》後續報導」。

中共用美人計判監多名異見人士

美人計自古以來都是收集情報、瓦解敵人撒手鐧。

中共掌權以來 ,更是把這一項代表中共「先進文化」的齷齪手段發揮盡致,並不時對內對外使用這一色誘抹黑維權者的美人計。

2004年8月香港民主黨區議員何偉途參選立法會,在東莞被中共用美人計拘捕,以「嫖妓」判勞教,失去參選機會,還經歷168天牢獄之苦。

2011年 ,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曾在電影《夜宴》中擔任章子怡裸體替身的中國大陸演員邵小珊,曾在微博發帖,自稱17歲起遭監控,被迫為中共軍情機構——總參二部做間諜。

期間,中共官方利誘及威迫的低下手段,讓邵小珊遭受心理及生理上的迫害,最終選擇公開真相。

僅僅90年代以來,中共已先後用美人計整治判監大陸多位政治異見人士,包括張林、魏泉寶、彭敏、姚振祥、方覺、劉水、楊在新等;流亡美國的六四學運領袖劉剛被中共的美女間諜色誘甚至結婚成家,最後害他家破人亡,最後還被華爾街公司炒魷魚,失去工作。

大陸媒體曾披露,北京三里屯酒吧街成立了由酒吧業主、保鑣和三陪女組成的黨支部,連妓女也要「為黨的事業奮鬥終身」。

中共大肆用美人計對付國外

對外,中共更大肆用美人計收集情報、對付國外。

2005年,日本駐上海總領事館一名40歲外交官在總領館上吊自殺,留下遺書指稱遭中國情報人員用色誘,脅迫他洩露外交機密,因無法出賣國家而走上絕路。

2008年1月時任英國首相布朗的幕僚訪問大陸時,在上海一家大酒店的舞廳被中共美女間諜釣上,隨後這位幕僚的黑莓機以及另一款同樣具有收發電子郵件功能的手機雙雙失竊。

當年8月 ,英國倫敦前副市長克雷蒙特(Ian Clement)出席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被中共女間諜色誘、竊走市政機密。

2011年3月韓國駐上海3名外交官遭到上海女子鄧新明色誘,洩漏國家機密,據韓國媒體報導,鄧新明與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市長韓正關係匪淺。

當年7月台灣前陸軍少將處長羅賢哲被判處無期徒刑,並收受上百萬美元的賄賂,成為近50年來台灣最大共諜案主角。
 

 
相關標籤
   美人計   女間諜   三陪女   黨支部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b5/2014/08/25/a1132830.html#sthash.bgckUtOU.dpuf

 

 

 

共產共妻不是空穴來風 確有其事

 
2014-08-25 09:19 AM
 
点此看大图片
坐天下後,中共文工團養了一批年輕漂亮的姑娘為毛泽东及首長們服務。(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4年8月25日訊】(阿波羅新聞網報導)俄國在1917年的十月革命初期,布爾什維克在各大城市裡就已經實行了共妻制度,規定了不同級別的幹部們能享用女子的數量。但讓人感到震驚的是,布爾什維克在十月革命後,建立了社會主義政權,居然也實施共妻制度。 


上個世紀90年代初,輝煌一時的蘇聯解體,大量蘇聯共產黨領袖們的私生活秘密以及革命歷史上確實存在的共妻現象相繼曝光。據十月革命史料顯示,在當時,十五至二十五歲的婦女必須接受「性公有化」,革命者可行使此權利,即可向革命機關申請許可證。布爾什維克憑證可以「公有化」十個姑娘(注:即與十個姑娘發生性關係,近乎強姦)。 

俄羅斯《祖國》雜誌對俄共初期的共妻現象曾有全面揭露:在布爾什維克控制的地區,有「公有化」資產階級婦女的行為。當地布爾什維克組織在蘇維埃消息報公布命令並在大街上張貼:「十六至二十五歲的婦女必須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這個命令給予的權利,可向相應的革命機關說明。」 

在城市公園的一次圍獵行動中,四個姑娘當場就被強姦,有二十五個被送往波羅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爾什維克佔據的旅店,悉數被強姦。一些女孩的命運很悲慘,她們被折磨後被殺害,屍體扔進河裡。一個五年級(小學)的女生連續十二個晝夜被蘇聯紅軍輪姦,然後被綁在樹上,用火折磨她。她最終被槍殺。 

曾有俄羅斯雜誌報道稱,當時中學生賣淫現象嚴重,世界著名社會學家沙樂金在1920年寫道:共青團在少年的賣淫事業中起了極大的作用,在俱樂部招牌下,每一個學校都設立了賣淫場所。對位於聖彼得堡附近沙皇村兩所中學所作的調查發現,所有的孩子都有性病。少女參与色情商業交易,介入了有權勢革命者的私生活。 

(評:為什麼十月革命後,婦女少女賣淫成風?生活所迫!由於列寧實行戰時共產主義,全國陷入前所未有的大飢荒。) 

十月革命戰爭期間,布爾什維克成立了收容流離失所的孩子的專門機構。安排體檢後出現一個數據:86.7%的女孩已不是處女,而她們都不滿十六歲。 

1918年3月,葉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婦女的行為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這個城市布爾什維克組織的內政委員波羅斯登給「公有化」女人的尋求者(即要求強姦婦女的革命者)簽署許可證,當地其他布爾什維克的頭頭也發放這樣的許可證。波羅斯登給他的一名助手一張這樣的許可證,該助手就憑此證「公有化」(強姦)了十個姑娘。以下是這類許可證之一: 

持有這分文件的卡馬謝夫同志,有權在葉卡捷林琳娜堡公有化十個十六至二十歲的姑娘。卡馬謝夫同志可任意挑選看中的姑娘,被選中者不得違抗。 

北高加索蘇維埃共和國革命軍總司令部(加蓋公章) 

許可證簽署人:總司令伊華謝夫 

史學家指出:在共產理論中,不僅財產公有,而且寫明了家庭必將消亡、一夫一妻制是私有制的產物。共產制度,就是要消滅建築在私有制上的婚姻和家庭。但布爾什維克革命不僅僅限於搶掠財產和屠殺,它還破壞了人類道德價值的所有準則。 

布爾什維克革命成功後,伴隨著財產公有化的,還有性資源「公有化」,直譯應為「社會化」,和俄文原文對應的英文詞,是socialization。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其實有兩方面:革命者倡導並且實踐性革命:非革命者的性資源被強行「公有化」,即被強姦。 

女革命家克朗黛在她發表的小冊子中寫道:「出於工人階級利益要求的性道德,是工人階級社會鬥爭的工具,併為這個鬥爭服務」(克朗黛:《家庭與共產主義國家》1920年)。

在蘇聯歷史上,性革命的典型表現是領袖們的私生活,如托洛茨基、布哈林、安東諾夫、克朗黛。他們的私生活,像狗的交配一樣隨便。中、低層的革命者,在這方面也不甘落在他們領袖的後頭,曾有歷史學家這樣評說,普通革命者也有好多個情人,革命者隨意強姦沒有護衛力量的婦女。 

(評:為什麼蘇聯很快就停止了革命者對婦女「公有化」?這是因為會給革命隊伍中的基層成員有空子可鑽,不利於維護革命隊伍中領導者對性需求的特權。 

黃俄引進馬教與蘇維埃制度,在佔領區及蘇區,只推行共產而否定共妻。這在一開始就堵塞了下級成員的性需求,在贛南蘇區及陝北蘇區,大量的戰士和基層幹部是光棍漢,而高級幹部皆不缺老婆,並且時興喜新厭舊。最典型的當然是毛、劉等人。 

坐天下後,老幹部紛紛拋棄糟糠妻而娶城市的知識女性,掀起中國有史以來第一次大規模離婚高潮。一對一,顯然不能滿足某些人的需求,太祖甘為楷模,文工團養了一批年輕漂亮的姑娘為太祖及首長們服務。因此,天朝雖無「公有化」的口號,卻有「公有化」之實。 

當下,官員各顯神通,紛紛包二奶、養小蜜。比如河南開封前組織部長李森林與許多下級官員共享其妻,還收藏三百個情婦之陰毛,準備製作貢女陰毫筆。前廣州市花都區區委書記潘瀟,養了五個絕色的空姐,一個給一千多萬公帑。 

當然,有不少女人甘願「公有化」,比如好些個唱歌的明星。又比如一個叫李薇的女人,與十多個高官有染,被譽為「公共情婦」。 

(這一點與前蘇聯一樣,官越大,越性福!) 

(來源:銜橄欖枝的飛鴿;點評:祝春亭)

 
相關標籤
   共產黨   共產   共妻  
連年在中共春晚出演的宋祖英,今年突然未出鏡。日前,大陸媒體披露其原因。(網絡圖片)

宋祖英沒上成春晚與習近平有關

【大紀元2014年08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張頓綜合報導)連年在中共春晚出演的宋祖英,今年突然未出鏡。日前,大陸媒體披露2點原因:當局對中共文工團越管越嚴、嚴控商業活動;也與反腐有關聯。更多分析稱,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勢成水火,作為江澤民的姘頭,宋祖英不再上春晚,說明江澤民已完全失勢。

文工團部分歌手不上2014年春晚

日前,大陸《博客天下》雜誌報導了題為<反腐敗高開名歌手低走 >的文章,被海內外中文媒體大量轉載。文章稱,2014年的春晚上出現了令人預料不到的變化,包括宋祖英在內,此前一直在春晚舞台上活躍的民歌手們竟然無一出現。

宋祖英用「國外演出」為由,解釋了自己連續24年參加春晚這一歷史性記錄的中斷。當時有許多媒體注意到馬年春晚上民歌手退潮的現象,開始人們把民歌手的春晚沉寂歸於馮小剛的新政,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後來發現可能沒有這麼簡單。

港媒近日稱,宋祖英和譚晶這種隱形也可以透過央視春晚這一官方色彩濃厚的舞台觀察:出於政治宣傳需要,文工團歌手的讚歌類節目,一般在晚會佔據頗重戲分。

2011年春晚共32個節目,15個有文工團演員參與,將近一半;接下來2年的春晚,都有10個節目由文工團演員參與,約占總數四分之一,且這幾年宋祖英、譚晶等歌手都擔綱重要歌曲節目;而在今年,固定出現的宋祖英和譚晶並未露面,李谷一、蔡國慶等歌手都被安排在晚會最後例行歌曲《難忘今宵》大合唱,「中國夢」相關的宣傳語歌曲,也一改往常起用影視明星黃渤以流行曲風演繹。

《博客天下》分析,文工團歌手趨於低調與習近平當局推行反腐有關。一些文工團演員身陷貪腐案,如中國鐵路文工團前歌唱女演員羅菲,被捲入原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張曙光貪腐案;如去年11月,中國煤礦文工團團長張成祥因涉貪千多萬被雙規。

宋祖英被中紀委和軍紀委雙重調查

據報,今年7月中旬,中共中紀委、軍紀委已開始調查中共海政文工團團長宋祖英,原因是宋祖英於2002年在悉尼、2003年在維也納、2006年在美國華府舉辦個人音樂會,違規動用軍費和文化部經費。

據資料顯示,2002年12月20日晚,宋祖英在澳大利亞悉尼歌劇院開了海外的首次個人獨唱音樂會;2003年11月23日,宋祖英在奧地利維也納著名的「金色大廳」開了一次獨唱音樂會;2006年10月,宋再一次在美國甘迺迪國家表演藝術中心開了獨唱音樂會。

今年3月中共兩會期間,面對北京交響樂團團長譚利華炮轟維也納「金色大廳」鍍金現象,宋祖英不得不承認:「去金色大廳『鍍金』,我開了個壞頭。」

日前,中共文化部發文《關於堅決制止國內藝術團組赴國外「鍍金」的通知》稱,近年來,國內一些藝術團組和社會團體以「文化交流」的名義,自費赴維也納金色大廳等國外著名演展場所進行「鍍金」性質演展活動現象日益嚴重。第一個在維也納「金色大廳」開個唱的宋祖英被針對。

江澤民失勢 宋祖英被踢出春晚

宋祖英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姘頭,已世人皆知。

1991年央視春晚,宋祖英演唱了一首《小背簍》,被江澤民看中後,從此宋在江澤民當權時,「紅得發紫」,每年春晚唱「壓軸」,宋祖英在中央電視臺的演出、播出有特權,唱甚麼歌,一切由她自己決定,央視的任何導演、中宣部等上級部門均不得過問。

據報,宋祖英還有自由出入中南海的特殊通行證「紅卡」,後被另外一個演員看到說了出去,江、宋淫亂醜聞也因此舉世皆知。

中共「十八」大後,隨著江澤民失勢,中共黨媒明批、暗諷、高級黑曝光江、宋淫亂醜聞,明損暗貶宋祖英已成常態,2013年蛇年春晚,宋祖英淪為陪唱,成江澤民失勢風向標。

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勢成水火,激戰不斷。2014年,宋祖英不再上春晚,說明江澤民已完全失勢。

責任編輯:孫芸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