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陈光标资产真相:汶川地震可能获利20亿

54686

 

陈光标资产真相:汶川地震可能获利20亿 图

阿波罗新闻网 2014-08-26 讯】
 
江苏省再生资源协会2008年底会议纪要显示,2008年5月,江苏当地废钢收购价格为每吨4000元,到2008年底时跌至每吨1800元,废钢材收购的均价在3000元左右。据此推算,陈光标及其公司在绵竹回收的以百万吨计的废钢材,价值30亿元。按其承接70%场地平整土方任务计算,其在绵竹灾区回收的废钢材价值约20亿元。2013年“4.20”雅安地震,陈光标仅捐出现金30万元。重庆青年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陈光标的捐赠多处含煳不清,有些受捐赠单位根本不存在。
 

 

\

云南鲁甸地震救援工作已接近尾声,“中国首善”陈光标的身影出现在灾区救援现场,只不过一向“大方”的“首善”这次仅捐献了20万元款物。一向高调炒作的陈光标,自称拥有“大约50多个亿的全部家当”。重庆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陈光标对其资产来源无法自圆其说。或许,这也导致了他近期一改高调作风。“陈总现在想低调了”标哥公司的企宣部负责人告诉重庆青年报记者。

汶川地震获利20亿?

南京市江宁区胜利路1号,南京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显得异常冷清,这里是陈光标组织开展灾区救援的总部所在地。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陈光标一度被媒体包装成救灾英雄。

事后,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黄埔)对外发布消息称,在抗震救灾结束后,江苏黄埔免费承接了江苏对口支援的德阳、绵竹等地70%的场地平整土方任务。

另据汶川大地震灾害第28场新闻发布会消息,至2008年6月19日,地震中绵竹市农村有13.38万户1914.13万平米,城镇有6.1万户755万平米房屋倒塌或严重受损。

中国新兴建设集团三公司原党委书记戴玉春估算:“测算房屋中含有多少钢材,要以当地设计规范为准,但一般情况下,每平米房屋需25到30公斤钢材。绵竹市在地震中倒塌的2669万平米房屋,应该有66.7万吨到80万吨钢材。”

在地震中,绵竹市的工业企业厂房和公共基础设施也遭受重创。戴玉春认为,如果算上这些,陈光标在汶川地震中回收的废钢材保守估计在百万吨以上。

江苏省再生资源协会2008年底会议纪要显示,2008年5月,江苏当地废钢收购价格为每吨4000元,到2008年底时跌至每吨1800元,废钢材收购的均价在3000元左右。

据此推算,陈光标及其公司在绵竹回收的以百万吨计的废钢材,价值30亿元。按其承接70%场地平整土方任务计算,其在绵竹灾区回收的废钢材价值约20亿元。

在回应重庆青年报记者时,陈光标对此问题不置可否,并表示“连活动板房拆装工程有关部门也没有交给江苏黄埔做”。

四川省民政厅刘姓工作人员表示,“灾民活动板房是由政府负责统一回收,没有交给私人拆装”。灾后重建分农村、城镇、教育等五块进行,具体由重建委统筹推进,某个人要想承接一地所有的场地平整任务,的确不容易。绵竹市住建委在回应重庆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则以时间长了很难查证为由推托。

“标哥”拆迁史

本世纪初,拆迁危旧房并不被人看好。2003年4月,陈光标注册了江苏黄埔公司,开始涉足这一行业。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南京市承办世界华商大会,江苏展览馆旧馆需要拆除。陈光标揽下了此业务。“陈光标获知消息后,是他找的南京市领导,还是南京市领导找的他,这个真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展览馆当时不是拆除而是改建。”南京市委宣传部新闻处潘处长对重庆青年报记者证实。

陈光标事后对《京华时报》称,“这笔拆迁业务,刨开工钱和其他开支,纯赚了285万元。”陈光标说。这笔意外的财富让陈光标在拆迁行业一发不可收拾。“2010年4月,接到北京城建集团央视项目总承包的邀请招标,在当年7月23日中标。”陈光标说。

北京城建集团廖安国表示,整栋楼的工程量大约是2.5万平米,“这一单下来,陈约有2000万元的利润进账”。其他较大的拆迁业务包括迎国庆60周年长安街拓宽改造拆除工程、中央办公厅085工程、商务部老办公大楼拆迁、奥运会建筑物辅助拆除工程等。

陈光标称,南京钢铁厂拆迁是自己在当地接手的二手工程之一。重庆青年报记者在南京钢铁集团了解到,新建成的5号、6号高炉已投入运行半年多。

“2013年初,厂里小高炉改造工程启动到年底投入使用,用时不到一年。”南京钢铁集团综合部郑斌说,改造工程大部分是集团组织施工。该集团工程部一位汪姓科长表示,自己没有听说陈光标参与小高炉的拆除。

江苏黄埔还先后参与了江苏、上海、北京、香港等十多个省市的废旧拆除工程,拆除面积达2亿平方米,回收废旧钢材数百万吨。

“2亿平米仅废钢材就是150亿到180亿元的产值。按20%的回报率计算,有30亿到54亿元的利润。”戴玉春说。

“一手工程的利润率有10%到20%,而二手工程的利润率只有4%到5%,刨开人员工资、税费、机械损耗等,每年就2个亿左右的利润。”陈光标说。但号称一年2亿利润的陈光标,名下可查固定资产不甚了了。

“600台”虚幻家底儿

“600多台大型设备,在北京、上海、香港等地购置有办公楼,再加上其他固定资产和现金一起,大约有50多个亿,这就是我全部家当。”2014年初,陈光标向媒体表示。

陈光标称,公司的大型设备包括200多台“变形金刚”和400多台吊车,分散在上海、山西、广州等地的拆迁工地。

“变形金刚每台价格400万到800万元不等,加上其他400多台设备,不是一个小数目。江苏黄埔不可能有这个购买力。”中工联创研究中心主任隆学武提出质疑。

重庆青年报记者通过工商部门查询到,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仅5000万元,员工人数仅60人,陈光标出资4980万元,另一持股人李德峰仅出资20万元。

据了解,陈光标在北京、成都、香港等地以不同名义注册了公司。其在四川注册的公司,注册资本金仅为3000万港币。2009年5月,陈光标以4979.89万元的竞标价获得“四川浦发置业有限公司”51%的控股权。

令人费解的是,即使公司业务量扩大了,陈光标也不主动申请增加公司注册资金,任由公司处于账面亏损状态。重庆青年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工商资料显示,2004年至2009年的6年间,江苏黄埔一直陷于亏损状态,其中2009年亏损高达1696万元。

其公司的固定资产也屈指可数。在南京,陈光标只有两处办公场所。“23层C座的物业是陈光标今年才买的。”8月18日,金鹰国际商城物管处的赵姓工作人员对重庆青年报记者证实。

位于江宁区胜利路的“南京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占地20余亩,由政府以公益事业的名义划拨给江苏黄埔临时使用,当前市值过亿。

重庆青年报记者查询江苏省民政厅的慈善捐赠明细得知,培训中心办公楼建成后,陈光标连同设备以1.3亿元的数额捐给了政府。“名义上是捐献给政府的慈善项目,实际上是陈光标自己控制使用的资产。”中华慈善总会江苏分会有关人士表示。

“陈光标比较喜欢炒作,其到底有多少资产,的确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8月15日,江苏省工商局宣传处处长丁兆平在接受重庆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陈总现在想低调了”

因高调慈善,陈光标把自己放到了聚光灯下,也遭到了非议。2007年,陈光标向家乡泗洪县捐建了天岗湖乡“老年活动中心”和农贸市场项目,但产权却在其弟陈景标名下。

8月7日,陈光标通过网络出示租赁合同、国土使用证等证据自证清白。“公益项目应为非营利性,如果产权属于个人,则不能算‘捐赠’,应算投资。”中华慈善联合会副秘书长刘佑平说。

据了解,2007年陈光标有了“中国首善”的称号。此后陈光标的慈善“义举”屡见报端:2011年初,他主动向社会发布成绩单,2010年其捐赠总额超过3亿元,历年累计超过14亿元。

重庆青年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陈光标的捐赠多处含煳不清,有些受捐赠单位根本不存在。陈光标的解释是,“这只是统计上出的问题,我不可能通过捐赠来欺世盗名”。

2011年4月,因被媒体质疑慈善注水的陈光标,落选“中国慈善排行榜”,接下来“砸奔驰车”、“低价卖房”的行为,又将其推向风口浪尖。2013年“4.20”雅安地震,陈光标仅捐出现金30万元。

在搬出16吨钞票助推经济大普查后,2014年陈光标把捐助投向国外。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陈光标于当地时间6月24日在纽约邀请流浪汉共进午餐。

因没有兑现每人发放300美元的承诺,被美国媒体质疑。中国媒体研究公司DANWEI主任杰里米批评说,“陈光标所谓的慈善事业完全是在通过施舍进行自我宣传”。

在8月3日鲁甸地震中,陈光标仅捐出20万元款物。江苏黄埔企宣部负责人郑君君说:“陈总现在想低调了,从今往后不再接受国内媒体的采访。”

“为善之道,全出自内心,岂能与低调、高调画等号?假借慈善之名博取个人名望和利益,迟早都会穿帮。”中国民协原理事、著名民俗学者霍尚德直言。

【禁聞】習近平拿國企開刀 能否成功?

 
2014-08-27 01:30 PM
 0  New  0  0 
 
 
240P觀看下載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4年08月27日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日表示,要對國企高薪動刀,最近更傳出要砍掉央企高管薪酬的70%。對此學者指出,習近平想通過對央企動刀贏取民心,但可能因為損害太子黨的切身利益,因而受到阻力。這一步能否成功,還有待觀察。


8月18號,以習近平為組長的「中央深改小組」,審議了國企主要負責人薪酬改革方案,要對負責人履職待遇、業務支出做出新規定。

25號的《財經》雜誌援引知情人的說法表示,根據方案,央企負責人的薪酬率先將大幅削減七成,削減後年薪不能超過60萬元。

其實,目前國企負責人的薪酬是非常高的。

例如,目前五大國有銀行,主要負責人的薪酬都超過100萬元。「工商銀行」董事長姜建清,去年的年薪是199.56萬元﹔而「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在任職「中海油」董事長時,年收入更是高達1330萬元。

資料還顯示,石油、電力、電信等7個壟斷性國有行業,儘管職工人數佔全國不足8%,工資卻佔全國工資總額的55%,是市場的平均工資的5到10倍。

除此之外,從2001到2008年,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纍計獲得國家財政補貼共64766.91億元。

國企受到的這些優待,在中國社會引發了極大的不滿。

哈佛大學政經博士楊建利表示,國企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如果國企賠錢,要靠納稅人的錢養它們,但它們盈利納稅人卻一分錢紅利也分不到。

哈佛大學政經博士楊建利:「當公司賺錢的時候是自己的,賠錢的時候就不是自己的。而且國企是政府腐敗的重要一個環節,所以習近平在反腐的時候,拿國企開刀也是很自然的。」

另外,楊建利認為,從經濟學角度來講,應該靠市場來決定一個人的工資,而不應該是政府指定的。

北京獨立學者、歷史學家章立凡對香港《蘋果》日報指出,中共的財富王國分為兩類,一類是由「官二代」掌握的新興產業﹔另一類是「紅二代」掌管的央企。

章立凡認為,習近平想過對央企動刀贏取民心,這勢必引起「紅二代」「太子黨」們反彈,他的做法能不能成功,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

早在2012年12月,美國媒體《彭博社》發表長篇報導披露,他們通過對中共103名「太子黨」的調查指出,至少有26名「紅二代」掌控中國頂尖的國有企業。其中王震兒子王軍、鄧小平女婿賀平、陳雲的兒子陳元,光這3位「太子黨」,在2011年就掌握高達16000億美元的資產。

楊建利認為,如果經濟出現很大變動,政權也不穩定。

楊建利:「他們把持國家的工業命脈,如果他們抵制下去的話,整個國民經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如果經濟出現很大變動的話,政權也不穩定。」

實際上,國企高管的腐敗非常嚴重。從今年1月1號到6月23號,據媒體公開報導的不完全統計顯示,共有多達44名國企高管因貪腐落馬,涉案金額都很巨大。

採訪/田淨 編輯/宋風 後製/郭敬


Xi Jinping Cuts Executive Income, Will Princelings Resist?

Chinese leader Xi Jinping said in a recent meeting that 
executives at state firms will face big pay cuts.
Rumors say that the cuts could be of up to 70%.

Scholars say that Xi intends to win citizens'''' support 
in this way, but, because it may damage princelings'''' 
vital interests, he will likely face some obstacles.

Whether or not this move will be successful,
only time can tell.

On Aug. 18, central reform team led by Xi Jinping reviewed
the pay cut reform plan for top executives of state businesses.
The new plan aims at top executives'''' welfare benefits 
and company expenses. 

Caijing magazine cited insiders that the plan says 
top executives face pay cuts of up to 70%, 
their annual income will not be in 
excess of 600,000 yuan ($97,500) after that.

Actually, state-own company executives'''' income is currently 
very high.

For example, annual income of each top executive 
at the five state-owned banks is over 1 million yuan.
Jiang Jianqing, Chairman of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his income was about 2 million yuan last year. 
Fu Chengyu, current Chairman of Sinopec, in his tenure at 
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rporation, 
his annual income was 13.3 million yuan.

Former Premier Li Peng''''s daughter, Li Xiaolin, 
CEO of China Powe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her salary has reached 3.12 million yuan in the past. 

Sources show that seven monopolistic state enterprises 
such as oil, electricity, telecommunications sectors, 
although their employees make up less than 8% of national 
employees, their total wages take up 55% of the national, 
five to 10 times higher than the average in the market.

In addition, from 2001 to 2008, state-owned enterprises and 
holding companies had 6.48 trillion yuan from fiscal subsidies. 
It has caused great social discontent in China.

Yang Jianli, Ph.D of Harvard University, says that 
state-owned enterprise is unreasonable.
If the company loses money, they rely on taxpayers'''' money.
When they make a profit, taxpayers don''''t get a penny.

Yang Jianli: “When a company makes money, 
they keep it for themselves, 
if they lose money, they won''''t take the burden themselves.

State-owned firms are the main channels 
of governmental corruption.
So it is common that Xi starts from enterprises first 
during the anti-corruption fight.”

Yang Jianli also suggests that from the economic point of view,
the market should decide a person''''s wages, 
not the government. 

Zhang Lifan, Beijing independent scholar told Hong Kong''''s 
Apple Daily that China''''s wealth is of two kinds:
One is new sectors controlled 
by second generation officials;
Another is Red second generation 
that controls state-owned firms.

Zhang Lifan says that Xi wants to win 
the support of Chinese people.
This certainly will cause resistance from 
princelings and Red second generation.
It is too early to say if Xi can win.

In early Dec. 2012, Bloomberg reported that from 
a survey of 103 princelings,
at least 26 control top state-owned businesses.

Amongst them, Wang Zhen''''s son Wang Jun, 
Deng Xiaoping''''s son-in-law He Ping and 
Chen Yun''''s son Chen Guang controlled
$1.6 trillion of assets in 2011.

Gong Shengli, Chief researcher of Beijing National Conditions 
Inside Reference says that these Red second generation 
have quite certain power. 

Now that Xi Jinping wants to cut their interests, 
the resistance will be huge. 

Gong Shengli: “Li Peng''''s son is a legal representative 
of the country''''s energy or electricity sectors.
I think Xi''''s taking a considerable risk.”

Yang Jianli: “They control the country''''s industrial lifeline,
If they resist the national economy 
will be greatly affected.

If the changes to the economy are great, 
his power will not stable.”

Yang Jianli observes that conflict between Xi and 
second generation officials will shake Communist party rule. 
Xi likely will make a concession in the end.

Actually, top executives at state-owned firms are very corrupt.

From Jan. 1 to June 23, 44 executives reportedly were 
dismissed because of corruption.
It had involved huge amounts of cash.

Interview/TianJin Edit/SongFeng Post-Production/GuoJing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