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1/20140721191733511.jpg

【看中國2014年09月06日訊】劉雲山是中國改革開放前進道路上的死敵

劉雲山是中國新聞出版貪腐集團的總後台,是中國改革開放前進道路上的死敵,也是習李王新政最大的干預者和反對者。他比鄧力群更壞,比胡喬木更左。鄧力群雖壞,但不貪腐;胡喬木雖左,卻有人格操守。劉雲山是個“五毒”俱全品的偽君子,無德、無才、無能、無操守、無品德,最大本事是吹才拍馬,一味唯上,貪污腐化兼搞女人。除聽命於“二奸二假”的“江核心”外,從未為國家民族做過一件好事,這個人在江澤民死保下當上常委!

中共黨史專家辛子陵先生說:最近國內出現了一股極左勢力回潮,相當猖獗。毛左甚至把矛頭對準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警告他必須不遺餘力維護中共正統,否則要他好看。這幾天,趁習近平出國訪問,又掀起一股逆流來攪局。7月23日,《人民日報》發表周小平的文章《美國對華文化冷戰的九大絕招〉,歪曲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報告上強調的“新的偉大鬥爭”,把它篡改為向全世界開戰的“鬥爭”,包括爭奪資源、貨幣戰爭、爭奪市場、意識形態鬥爭、領土爭端、網絡鬥爭、反民族分裂主義的鬥爭等。在這篇不足三千字的文章中竟出現了七次“敵對勢力”,張牙舞爪,殺氣騰騰,猶如文革再現。明眼人不難看出,這一切背後有一個關鍵人物,就是曾任中宣部長、現為中共常委主管全國意識形態沙皇、新左王劉雲山。這位江時代的遺老,為了維護自己小集團的利益,千方百計控制宣傳輿論陣地,欺騙無知民眾。不僅劫持並壟斷了習近平“中國夢”的解釋權,現在又劫持並壟斷了習近平“新的偉大鬥爭”的解釋權。

劉雲山人品極為低下,風無一是處

劉雲山中專學歷,以寫馬屁報道起家,中共內外對此人惡平如潮,其工作、人品、作風無一是處,民主評議得分墊底。北大教授夏業良稱之為“不學無術”,箝控國人思想、阻礙學術自由。在他主掌中宣部十年間,中國的新聞自由每況愈下,敢言媒體頻遭打壓,新聞自由淪為改革開放以來的最低點。2012年三月下旬,十八大籌備組徵詢民主黨派意見,八個民主黨派一致反對劉雲山進政治局常委會。八月上旬,四十八名民主黨派中央主席、副主席以及前主席聯署致信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十八大籌備小組,第四次強烈反對把劉雲山列為常委候選人。2012年十月底,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幾位負責國內政治報道的中層幹部聚會,起草了一封致胡錦濤、習近平等中央領導人的呼籲書,希望十八大能夠以新聞改革為導火索,帶動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呼籲中央選擇一位能夠與時俱進,跟上時代步伐的領導人掌管意識形態。在呼籲書上簽名的編輯部主任和知名編輯有一百多人。如果劉雲山進常委,繼續主管宣傳,等於安排了一個張春橋...

劉雲山是周薄謀反集團的支持者

辛子陵先生還說:現任常委賀國強堅決反對劉雲山入常,認為他因私廢公,不具備起碼的高級幹部素質。據賀國強揭發,劉雲山在任內蒙古自治區團委副書記時,曾因亂搞男女關係被自治區黨委警告。九十年代任中宣部副部長后,仍和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常關係。至於他以權謀私,安排他的兒子劉樂飛冒充“金融神童”混跡金融界,最終執掌總資產一萬億的中國人壽,則更是盡人皆知的醜聞。他長期支持薄熙來“唱紅打黑”,是周永康政變的密謀者。

劉雲山是怎麼竊取常委高位的

劉雲山出生於山西忻州,其父母曾在內蒙當官,是薄一波的部下。劉雲山在政壇崛起,一靠薄一波的栽培,二靠江澤民的提拔。在中宣部副部長任上,他因拍江澤民馬屁,攛掇一位不識中文的美國銀行家庫恩撰寫《江澤民傳》被江賞識並得到重用,據說這本傳記的中文作者實際上是著名作家葉永烈。庫恩是一位精明的猶太商人,他把和劉雲山的關係看作“最具價值的投資”,藉著這層關係,他在北京成立了一個和央視合作的公司,任命劉雲山兒子的女友為總裁。這種權錢交易把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詮釋得淋漓盡致。在十八大上,劉雲山是在老左王吳邦國的力保之下,頂替倒台的薄熙來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的。他頂下的是略有改革意識的李源潮。

十八大電視實況轉播有一段時間中斷,就是因為江派硬要把此人塞進政治局常委會。劉雲山代表的是江派權貴階層,尤其是溫家寶命名的新“四人幫”的利益。該幫幫主是吳邦國,其它三人是賈慶林、李長春、周永康。這幫人的特點是:觀念陳腐,行為乖張,以左為榮,個個貪腐,已經成為中國改革最大的絆腳石。劉雲山不但有大量的財產說不清,他的親戚與爪牙不是在海外住豪宅,就是在國內各地把握新聞口,對新聞與網站收買路放行錢。情況之嚴重,已經超過胡作非為的政法口。

劉雲山控制下的新聞出版現狀

近十多年來中國新聞出版與電視在劉雲山控管與操縱下,沒有一張說實話言真相的報紙,也沒有一本立得住足的好書,更沒有一部好電影好電視劇。新聞報刊除了時間年月是真實的,其它全是假的。電影電視不是低級庸俗的搞笑片,便是宣揚極左思潮去鄧尊毛的仇恨內容,整個意識形態全方位的墮落與造假,在人民群眾中沒有一點傳播力、公信力影響力。為此,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不得不提出《關於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習近平強調:“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建成幾家擁有強大實力和傳播力、公信力、影響力的新型媒體集團,形成立體多樣、融合發展的現代傳播體系。”筆者認為媒體要有“傳播力、公信力、影響力”,唯一的途徑只有擯棄過往的報道風格,用真實客觀來取信於民。同時必須徹底清算劉雲山在新聞出版早已形成的尾大不掉的腐敗史,以及他十多年來反鄧反改革開放“唱紅助紅”的罪惡,必須把他家族上百億來歷不清的財產退還給囯家人民,否則中國意識形態走不出極左的罪惡怪圈。

堅決支持習近平重組新聞的公信力

我們高興地看到,曾多次站出來替習近平、王岐山發聲的胡舒立女士,在2014年8日18日又在她《舒立觀察:什麼是對鄧小平最好的紀念》),開頭便擲地有聲地亮明立場:“一切不合時宜的條條框框都應衝破,一切阻礙民主與法治進步的禁錮均應擯棄。惟有如此,改革開放才能取得一次又一次新飛躍。”當天的新聞聯播頭條更加能確認這一論斷。我十分贊同庄豐先生的觀點:

1、清理“左翼”力量。不論是劉雲山為代表的保守力量,還是民間以司馬南為代表的“五毛”力量,都屬此類。關於清理這兩股力量,筆者前期博文多次論證,且多數已經驗證,不在複述。現有胡舒立站出來替習近平表態,那麼看來“左派力量”要遭到全面整肅了,近期司馬南、胡錫進、戴旭等人突然在微博上集體消失十多天,很有可能是遭到上層的警告了。

2、讓民眾參與。官方宣傳若要真正做到具有“公信力”,那麼就要經得起民眾的評論和質疑,否則按照之前的封貼和打壓慣例,肯定是做不到這一點的。而且,只有民眾廣泛參與,才正真能讓媒體具有實質性的“傳播力、影響力”。  從這個角度講,那麼刪帖、封號的行為就要終止。由於之前封殺言論自由的是劉雲山的力量所為,現在習近平放出這個信號,看來離《劉雲山將在任期內被抓捕》不遠了,微博、微信空間有望開始寬鬆,從而激發出民眾的高度參與熱情。

3、解除網禁。大陸民眾習慣了被封網刪貼的生活,估計有不少人不太會相信這個判斷。其實道理很簡單,封網刪貼是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等江澤民陣營的人主導的,而今這個幫派已氣數將盡,而以習近平為主的改革派力量還要藉助網絡來公開江派的迫害罪惡,以便將來為清算審判他們做準備,故此解除網禁是一定的。至於說怎麼解除,要配合對江派人馬的清洗進展程度,有計劃、有步驟地開放。近期百度頻繁短暫解禁“江澤民賣國”、“器官活摘”等內容,就說明習近平是做好了這個準備,目前是試水溫的階段。而且,只有解除網禁,才能真正讓老百姓相信政府是敢於面對真相和說真話的,否則“公信力”是建立不起來的。

4、解除報禁。文章《左方談南方周末:必須啟蒙民眾》講的是一個媒體人“敢為天下先”辦報的故事,選擇這樣的故事必是隱含某種政治信號。(慧按:這篇文章發表日期為2014.08.18,國內網上能搜到,不過標題已被改成《左方和他的<南周>時代》,但其中第5節小標題仍為“重啟‘啟蒙’”,直接提到當年辦《南周》指導思想就是要“倒回到原來的新聞傳統上面去”,就是要走“一條‘老路’:回到1930年代的新聞傳統,回到五四運動的民主啟蒙”。該文很值得一看,特下載附后)如果說要讓媒體有“傳播力、公信力、影響力”且讓公眾真正參與,那麼只有官方的聲音和僅允許民眾說話評論仍然是不夠的,真正的“傳播力、公信力、影響力”是在市場競爭環境中才能培養出來的,那麼讓民間辦報的可能性就很大了。現在民資都可以進入銀行、軍工等行業了,那麼進入獨立媒體也不應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只是這個事情的前提仍然是清理以劉雲山為代表的文宣系統中的保守勢力,一旦沒有了障礙,開放報禁就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