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蛤蟆不行了圖片熱傳滿天飛 特多圖

55021

 

蛤蟆不行了圖片熱傳滿天飛 特多圖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9-09 訊】
 
9月7日,博主「大藏佈道」發帖稱:蛤蟆如果不在了,美人魚下場會怎樣?帖子配了一張癩蛤蟆的相關圖片,影射江澤民淫亂醜聞。9月7日,博主「劉永志V」微博發帖稱:百思不得其解……你說,這個告示應怎麼寫?帖子配了一張癩蛤蟆兩腿伸直翻肚漂在水面的圖片。9月8日,博主「我愛海格」發帖稱:三條腿的蛤蟆找到了!帖子配了一張身體殘缺、只剩下三條腿的蛤蟆圖片。

近期蛤蟆圖片網絡滿天飛,網友紛紛探問,江蛤蟆死了嗎?就等這一天了。看看網友這才華,把蛤蟆的處境顯示的淋漓盡致。

\

網絡熱圖:蛤蟆求饒,無濟於事。

\

網絡熱圖:當今的上海幫大老虎現狀

\

網絡熱圖:現在炮打蛤蟆

\

網絡熱圖:蛤蟆癟了,進行時。

\

網絡熱圖:蛤蟆支撐不住,沉下去了。

\

網絡熱圖:江蛤蟆急救中

\

人民網高級黑:你會寫“蛤蟆”嗎?

江澤民外號江蛤蟆,廣為人知。2013年,4月16日,新華網發一組動物圖片,包括一隻蛤蟆的“邪惡”表情照,並特意文字標註“笑得特別陰險”;被指新華網“高級黑”又來了

\


8月30日,大陸《羊城晚報》突然在B5版刊發一篇題為《歐美如何限制抗生素濫用?》的文章。不尋常的是,該文於版面正中配發了一張手繪大圖,圖中一隻奄奄一息的蛤蟆翻了白眼,身上掛滿了輸液用的吊瓶,異常醒目,右下角標題只有一個簡潔的《治》字。

\


8月30日,大陸《羊城晚報》突然在B5版刊發一篇題為《歐美如何限制抗生素濫用?》的文章。不尋常的是,該文於版面正中配發了一張手繪大圖,圖中一隻奄奄一息的蛤蟆翻了白眼,身上掛滿了輸液用的吊瓶,異常醒目,右下角標題只有一個簡潔的《治》字。

- See more at: http://hk.aboluowang.com/2014/0831/437838.html#sthash.Z9BE1IMD.dpuf

9月7日,博主“劉永志V”微博發帖稱:百思不得其解……你說,這個告示應怎麼寫?帖子配了一張癩蛤蟆兩腿伸直翻肚漂在水面的圖片。


 

9月7日,博主“大藏佈道”發帖稱:蛤蟆如果不在了,美人魚下場會怎樣?帖子配了一張癩蛤蟆的相關圖片,影射江澤民淫亂醜聞。


 

9月8日,博主“我愛海格”發帖稱:三條腿的蛤蟆找到了!帖子配了一張身體殘缺、只剩下三條腿的蛤蟆圖片。


 

阿波羅網綜合報道

- See more at: http://hk.aboluowang.com/2014/0909/441862.html#sthash.bfsdW3JE.dpuf

吳少華:還沒有落馬的「母老虎」是誰?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9-09 訊】
作者:吳少華
 

近日山西官場地震,震出了“十八大”之後第一隻落馬的“母老虎”,這也是目前唯一的一隻“母老虎”:山西省原省委常委、統戰部長白雲,成為“十八大”之後被查的第一個副部級女高官。

查看白雲的簡歷,她用30多年的時間,從部隊衛生隊的衛生員而升為副部級高官,可以說是一個“奇蹟”了。而她創造的另一個奇蹟,就是她的貪腐不讓“鬚眉”。現在外界還不知道她在官場火箭速度提升的“奧秘”,但是,如果看看如今還沒有落馬的中共高官中的另外兩隻“母老虎”的經歷,就會明白箇中奧秘了。

這兩個還沒有落馬的“母老虎”就是江澤民的鐵杆情婦黃麗滿和陳至立。(以下內容出自《江澤民其人》一書)

黃麗滿是江澤民最寵愛的女人。

黃麗滿是齊齊哈爾人,畢業於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上學時成績平平,但她天生撩人,雖然姿色平平,卻非常善於勾引男人。當年同她同班的同學回憶說:東北從初中開始就允許男女學生跳舞,黃從那個時期起就弄得許多男生為她爭風吃醋。軍工有個老師由於同她系系曖昧,結果被老婆打到系裡,最後還因此事受了處分。

八十年代初,命運安排黃麗滿同江澤民搭上了鉤。那年江被任命為電子工業部部長,黃恰好在該部辦公廳當差。據當時辦公廳的同事回憶,黃麗滿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臉蛋抹得紅一塊白一塊,高跟鞋響處法國香水味撲鼻而來,把個江部長樂得大嘴一咧、眼睛眯成了一條線。

中共機關有個習慣,每天中午都要午休。每到午休時間,黃麗滿就悄悄地鑽進了江部長的辦公室,同事們只要聽隔壁部長室的門鎖卡噠一響,大家都神秘地交換眼神不言語了。

一次,中央有緊急文件送給江澤民。送信的知道裡邊在發生什麼事,不敢攪了部長的鴛鴦夢,只好在外邊焦急地等待了一個多小時。待到下午上班鈴打過了老半天,黃麗滿衣衫不整滿臉羞答答地從部長室里溜出來。送信的這才躡手躡腳地把中央文件交給了江。在汪道涵的提拔下,江澤民當上了上海市長。臨走,江把自己在部里的老情人黃麗滿提升當了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廳長。江到上海後,黃家很快就裝上了北京上海專線電話。

中國部司局級幹部的長途電話費是公家報賬的,但因為黃家的電話賬單太過於嚇人了,電子工業部財務部門只好將此事捅了出來。最後經電信局核實,絕大部份電話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個電話差不多都超過兩個小時。黃同江澤民的曖昧關係終於在家裡捂不住了,黃的丈夫大隨為此同她打起了離婚官司。江澤民不得不趕緊跑到北京找黃的丈夫調解,最後把他支到深圳的一家電子集團公司去做生意,而黃則一個人留在北京,供江澤民來京“彙報”工作時盡情受用。

“六四”之後,江澤民把黃麗滿調到深圳。初去時,深圳大員們誰也沒把這個女人放在眼裡,再加上組織部門又不好直接了當把江黃的關係點穿,黃麗滿被放到了深圳市委副秘書長的虛位上。黃麗滿一肚子的苦水倒給了江,無論如何要江澤民替她出這口惡氣。無奈江當時地位未穩,而黃的頂頭上司又是中共元老任仲夷的大兒子任克雷,一時間難以搬得動,於是勸黃暫且忍氣吞聲。

93年初鄧小平南巡後,江澤民因為反對改革開放,差點兒沒丟掉總書記的位子,於是被迫緊跟,立即率隊前往深圳。

江澤民一行人馬勞頓,好不容易坐下來聽市委彙報工作,江澤民就頭也沒抬、慢條斯理地問到:“怎麼麗滿同志沒到會啊!”這一問可把市委書記厲有為嚇得心驚肉跳。厲明白,按規矩副秘書長是沒資格參加彙報會的,江澤民擺明是給他遞話,要他別慢待了自己的特別情人。熟悉官場運作的厲有為趕緊派小車接黃到會。會後,江澤民輕鬆地向厲打招呼:“今天胃口好,晚上跟我去小黃家吃餃子。”戲演到這裡,厲有為摸了摸腦袋、倒吸了一口涼氣:“差一點讓這個東北蕩婦給摘了烏紗帽!”

接下去,市委領導班子大改組,黃麗滿升任市委秘書長兼市委常委,後又升為市委副書記。雖然她只是個副書記,但她家卻裝有直通中南海的保密電話“紅機子”,深圳建市以來所有的頭頭都不曾享受過這種國家級的高規格待遇。

黃麗滿政治上看好,經濟上也不落後。這些年她家門庭若市,跑官的要官、逃法的講情。據公檢法的一位朋友說,經黃打招呼無罪釋放的大號經濟犯就有很多,這些人到黃家哪次也少不了撂下個幾大捆美金。

實際上,深圳官場上上下下都看不起黃麗滿,他們認為黃的官帽是靠傍江澤民得來的。一名深圳資深幹部說,黃麗滿要本事沒本事,要品德沒品德,要政績沒政績,要民意沒民意﹔唯一有本事的是,對江澤民的內衣褲顏色、質地、品牌如數家珍。

為了減輕戴綠帽的黃麗滿丈夫的憤恨,江澤民指示,給黃的丈夫在銀湖做的房地產生意大開綠燈。深圳新落成的高度僅次於帝王大廈耗資十億元以上的聯合廣場,工程總承包商就是大隨。

黃麗滿在深圳呼風喚雨,她的幾個妹妹也跟着飛黃騰達。大妹妹黃麗蓉在深圳一家大公司任工會主席,該公司總裁天天向黃氏姐妹表忠心。1997年,該公司股票上市,公司總裁立刻就送了黃五萬股原始股。後來深圳合作銀行成立,黃麗滿將小妹黃麗哲安排到該行當處長。雖然銀行近年來銀根都很緊,但黃麗哲老公辦的私人公司從來沒缺過錢。他們家僅僅做貸款生意發的財,就夠黃氏家族幾代人受用不盡。

後來黃麗滿又躍升為廣東省委副書記。李長春授命赴廣東組織新省委時,江澤民專門叮囑,凡事要同麗滿同志商量。李長春很乖,處處讓着黃麗滿,所以李在2002年11月當上了中共政治局常委。黃麗滿在江有權安排十六大人選的時候擠進中央候補委員,排名倒數第三。

據透露,中央檢查重點省市,發現貪腐及“小金庫”情況非常嚴重。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掌控的小金庫無論怎麼花銷,也總能保持五百個億。國家審計署的調查顯示,黃麗滿每月福利三十萬元。調查指出:深圳特區市委、市政府的副省級級別的主要領導人黃麗滿等,每人每月的福利、津貼、待遇達二十五萬至三十萬元﹔僅每月私人宴請開支,每月租用五洲賓館高級套房,就達十五萬至二十萬,月贈送禮品五萬元。

黃麗滿到深圳的四年,在深圳灣、廣州、北京、上海,各有一幢豪宅,市值共達一千四百萬至一千五百多萬。黃在北京、廣州、深圳購置的三幢住宅,都有國家津貼,實際上等於饋贈。位於廣州白雲山風景區的一幢別墅,市值四百萬元,但黃僅付了二萬五千元人民幣的裝修費。在該風景區的四十多幢別墅,都是廣東省委近屆常委的私產。黃麗滿在深圳灣的一幢歐式別墅,面積二百八十平方米,附有一百多平方米的花園,市值近五百萬,黃僅付了五萬元。無論是居住面積,還是國家對幹部的住房津貼,黃都屬於違規、超標。

黃麗滿還被舉報以市委的名義,長期包用麒麟山莊、五洲賓館十六套高級套房(供省部級高幹休假時享用),年開支高達二千萬元。

黃麗滿當政時,深圳平均每天發生的“兩搶”刑事案件達到600宗。深圳變成了一個罪犯的樂園。江澤民下台後,黃麗滿很快失勢,被調到廣東省當沒有實權的人大主任。但她在任期間給深圳留下的爛攤子,卻不是短時間能被整頓好的。

在江的情婦里,目前級別最高的陳至立對江澤民是最鐵的,她的鐵心從對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欽本立等人的迫害就可以看出。陳雖和江保持幾十年的交情,可是她的鐵心主要不是表現在男歡女愛上,而是與江在政治上的“生死戀”:凡是江澤民要迫害的,陳至立一定變本加厲去鎮壓;凡是江澤民最愛的,陳至立一定費盡心機去培植。

陳至立文革結束後在中科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工作,與江澤民大兒子江綿恆在同一所。江澤民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後,在江綿恆的引見下,陳至立與江澤民一拍即合,相見恨晚。1988年,陳被江委以上海市委宣傳部長的“重任”,從此默默無聞的陳至立在上海市委中叫響。市委的人都知道,她的職位是用什麼換來的。

六四天安門事件前,時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力主六四鎮壓。江澤民整肅上海《世界經濟導報》事件成為上海1989民運的焦點,主管上海宣傳部門的陳至立積极參与對導報及其總編輯欽本立的鎮壓。陳至立在上海時以整人著稱,據《導報》駐北京記者張偉國說,六四鎮壓後,《導報》所有人員被遣散,陳至立還特別下了條命令,不許導報的人再從事新聞工作,不能再去當記者。

江澤民入中南海後,想把陳至立立即調到北京,委以重任。但在前中央組織部長宋平等元老的反對下,一直未能如願。97年鄧小平病重,江澤民大權獨攬,陳至立終於進京,任教委主任。因為急於表白自己和江澤民之間的“清白”,陳97年從上海調北京任教委主任,首次召集教委官員開會時,第一句話竟不談公事,而是談她家庭婚姻如何幸福,和丈夫喬林感情很好。眾官員目瞪口呆,嘆曰:“此地無銀三百兩。”

1998年,江澤民任命從未從事過教育工作的陳至立為教育部長,禍亂中國文化教育事業。在其卸任教育部長後,江澤民把她升為國務委員,統管全國及全軍的教育。

近年來,陳至立數度遭彈劾。其中有一次,來自八十多間大學的一千二百多名教授聯名寫信給中央,呼籲改革教育現狀迫在眉睫。清華、北大等幾十所大學校長給整天出國游山逛水的陳至立起個“歐美巡迴大使”的綽號,多次強烈要求陳至立下台。

終於,教育部長陳至立“下台”的消息傳來,教育界氣還沒松一口,又傳出驚人消息:江澤民破例提升陳為主管教育的國務委員,依然管教育,只是級別更高了。據悉,在人大三十二個代表團黨委討論中央政治局制定的新屆國務院領導班子名單時,有二十七個代表團強烈反對陳至立擔任國務委員,近四十所院校持反對態度。但是在江的堅持下,連軍隊的教育最後也交到了陳的手裡,中國民教育育事業徹底跌入深淵。

教育部長陳至立主管教育部七年,不擇手段摧毀中國本來已經十分薄弱的教育體系,採用一切手段毒害青少年。教育改革混亂,教學質量倒退,教風學風渙散墮落。全國濫發大學文憑、學位現象普遍。城市適齡青少年有百分之二十以上不能享有法定九年義務教育。大、中學院校風氣差,嫖、賭、抄三風充斥校園。

2003年,江澤民為了進一步抓權,想把江家班人馬大批塞進軍委領導層,提議陳至立參加國家軍委、國防科技、教育有關工作。但在中央政治局常委討論時,因分歧大而擱置;交中央政治局討論時也僵持不下,反對和棄權的有十一票。軍隊的高級將領都很看不起陳至立,背後給她起的綽號是“婊子陳”。

如今,黃麗滿從2008年3月任第十一屆人大華僑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陳至立是十一屆人大副委員長,雖然都是虛職,但是仍然屬於中共的所謂領導人物,在她們的情夫靠山江澤民大勢已去,被監視居住、隨時都可能被抓捕的情況下,黃麗滿和陳至立這兩個江澤民集團的“母老虎”,也都和蛤蟆的命運緊密相連。

- See more at: http://hk.aboluowang.com/2014/0909/441749.html#sthash.TLjNt6g9.dpuf

王冶坪對老姐妹訴苦:他都沒這樣看過我(圖)
 
姜平
 

 

2003年兩會,江鬼恨不得把倒水女服務員吞下去!

 

【人民報消息】老江愛漂亮小女人,這是海內外眾所周知的,特別是外國記者還給他攝影留證。 

2010年江更奮不顧身,不管去哪裏,藝術團體為他做的專場演出不能少。那年從4月20日至26日,僅7天,江宴請17次,席間邀請了南京軍區歌舞團分隊、海政文工團分隊、上海警備區歌舞團分隊、上海樂隊分隊、江蘇省民樂團分隊等,分別作了12次演出。 

7天換著樣兒的看美女12次,平均一天看美女群近2次! 

四年前的7月10日,江澤民去山東青島的嶗山避暑,7月16日又趕緊在嶗山舉辦了「嶗山之夏音樂會」,王冶坪也去了。事後她對老姐妹訴苦說:「都土埋脖梗子的人了,眼睛還這麼不老實!」「他都沒這樣看過我」。 

王冶坪說,老江有一種嗜好,就是喜歡眼角往上吊吊的女人,說好聽了叫「丹鳳眼」,說難聽了是「狐貍眼」。宋祖英、李瑞英都是這種眼,尤其是宋祖英吊的更厲害,「她肯定是一隻 騷狐貍變的!」這是王冶坪常對老姐妹罵的一句話。 

忿忿不平中,王冶坪無意中還透露了一個鮮為人知的大料,老江有一種怪病,一看到讓他心動的女人,就遺精。一般男人通常是晚上做夢時才可能有這種現像,但老江是不分晝夜,隨時發病,而且這病也不是一天半天兒了。 

2003年SARS蔓延時期下臺的衛生部部長、黨組書記張文康,從八十年代在上海第二軍醫大學任職時,就是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的私人保健醫,張文康最知道江急需甚麼。江手握黨政軍大權後,張文康很快被調到北京,任衛生部長,經常帶著各種各樣的稀有珍貴補藥去江家。 表面上看這是好事,但其實不是好事。 

一位醫學專家說:有小病吃點普通藥能好的,千萬別小題大作去買貴重的、藥性強的藥,有錢也不能這麼幹!否則得了重病,真需要「大作」時,身體對那些強力藥已經有了抗藥性,那讓我們當醫生的也束手無策。 

老江的腎越虛越補、越補越虛,越老他還越不聽勸,像著了魔似的讓藝術團體派人給他做近距離演出。王冶坪說,「他的兩隻眼一分鐘都不離開女演員,服務員都不看演出,都偷偷看他笑,我這老臉都沒地方放!」 

王冶坪透露,老江不但腎更虛了,而且還得了一種怪病,一緊盯美女看,就像過電一樣,全身麻痹、四肢肌無力。後來病情有發展的趨勢。 

當時醫生也找不到原因,連下藥都難,只能委婉的勸江少看演出,多閉目養神。 

不過,說是閉目養神,但腦子裏亂七八糟的往起翻還是不行,最近聽說為了幫著徹底去掉病根兒,中紀委準備給老江辦個有正能量的輕喜劇專場,放映電影《水煮金蟾》。△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