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揭秘中共至今封殺真相 震驚世界上世紀最悲慘大屠殺

55185

 

揭秘中共至今封殺真相 震驚世界上世紀最悲慘大屠殺 
——動向雜誌:從印尼〝九三零事件〞到〝六四事件〞 30萬華人遇害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9-15 訊】
作者:金堅
 
印尼〝九三零事件〞至少有三十萬華人被殺,中共只提全副武裝的印尼軍隊如何血腥屠殺手無寸鐵的印尼共產黨員和華人,卻從未起因是印尼共黨總統衛隊三營營長翁東中校發動政變,綁架殺害印尼陸軍司令在內六名軍方領袖。九八年美國政府認定印尼排華暴亂是種族歧視,以武力迫使印尼當局收斂迫害華人的獸行。美 國批准受難印尼華裔的避難請求,派出軍艦從印尼接走了大量華人。被救的印尼華人抵達美國時,在船上打出了〝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橫幅。而時任中共外交部長唐家璇竟說印尼華人已入印尼籍,中國政府〝不干涉印尼內政〞

深入探討近五十年前印尼〝九三零事件〞的紀錄片《我是殺人魔王》最近入選二○一四年度第八十六屆奧斯卡金像獎評選名單,再度引發了史學界和世人對那次震驚世界事件的回憶和反省。

〝九三零事件〞的前因後果

一九六五年九月三十日,印尼共產黨員、總統衛隊三營營長翁東中校發動政變,綁架並殺害了包括印尼陸軍司令雅尼在內的六名右翼軍方領袖,〝九三零事件〞爆發。美國中情局的審訊記錄稱:〝只限由黨主席艾地一人掌握〞的印尼共產黨秘密組織〝中央特別局〞策劃並實施了這次行動。隨後,時任印尼陸軍戰略後備部隊司令的蘇哈托發動反政變並在印尼全國實行反共大清洗,大批印尼共產黨員被殺,許多華人也被當作共產黨員處決。印尼官方一九七五年公布的總死亡人數在四十五萬到五十萬左右;國際公認的死亡數字是:截至一九六六年四月,因〝九三零事件〞死亡的人數達五十萬人,其中至少有三十萬是華人,另有大量入獄者。史學界認為真實數字遠不止此,死亡人數應在百萬人左右。美國中情局將這場悲劇稱為〝二十世紀最悲慘的集體謀殺〞。

由於美國中情局當年所持的反共立場,也由於印尼方面至今仍封存大量當時的檔案,有關印尼共產黨及它背後的中共是否策划了該次政變的歷史懸疑,仍有待有關檔案公開後史學界的研究。但由印尼共產黨員、總統的親信發動一次殺掉這麼多軍方重要高級將領的重大政變,絕非〝栽贓〞陰謀論所能解釋和少數激進分子能夠策劃和實施。

一貫視人命如草芥的政權

印尼〝九三零事件〞中被屠殺的華人人數與〝南京大屠殺〞中被屠殺的中國人幾近相等。中共政權遲至近幾年才開始大力宣傳〝南京大屠殺〞,主要目的還是為了配合反日的需要。印尼〝九三零事件〞屠殺這麼多華人的重大歷史事件,不僅世界不知道,絕大多數中國人甚至從來沒有聽說過。當年中共為了擺脫策劃和支持印尼共產黨奪權的嫌疑,非但不譴責印尼的大屠殺,還公然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也沒有盡其所能接印尼華人回國避開殺戮,以致印尼暴徒們殺得心安理得,導致更多的華人慘遭殺害,中共政權的態度令無數人愕然。在口口聲聲以〝為人民服務〞為宗旨的中共心目中,人命其實賤如草芥,維護〝黨的利益〞即維護政權的重要性永遠高於無數人的寶貴生命。中共至今沒有對在六十年代初的大饑荒中非正常死亡的幾千萬民眾和文革中死亡的無數人正式道歉。人人都說納粹德國對待異族的猶太人殘暴,但中共在對待同種的印尼華人和它執政下無數非正常死亡的民眾時,其冷漠比納粹的殘暴還要令人寒心。人人都說〝六四事件〞中共的冷酷和殘暴,其實這早在二十多年前的〝三年困難時期〞、文革和印尼〝九三零事件〞時已見端倪。

始作俑者的〝選擇性遺忘〞

筆者小時候看過中共方面當年對印尼〝九三零事件〞的系列報道,它們只提全副武裝的印尼軍隊如何血腥屠殺手無寸鐵的印尼共產黨員和華人、中共駐印尼大使館人員又是如何用鮮血和生命護衛五星紅旗等,卻從未報道事件的起因。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九三零事件〞源於包括印尼陸軍司令在內的六名右翼軍方將領被殺。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是中共向就近的東南亞地區大力輸出革命的年代,在中共的大力幫助下,印尼共曾經是世界上人數僅次於中共和蘇共的第三大共產黨。

印尼總統蘇加諾當年在中共的大力推動下,以印尼共為骨幹、由中共提供武器和培訓,成立了軍隊之外的武裝組織以抗衡印尼國內強大的宗教勢力和軍方勢力。一九六五年八月,病中的蘇加諾病情再度惡化,對印尼共無疑是個重大危機,這極可能就是〝九三零事件〞的起因。當年的印尼共與印尼軍方手中都有槍杆子,信仰與主義之爭更使它們勢同水火。它們之間的關係與上世紀中國國共之間你死我活的關係如出一轍,誰上台都會將對方的人殺得人頭滾滾、血流成河,手中有槍又有誰會甘心引頸就戮?所以大屠殺的責任印尼共與印尼軍方各佔一半。筆者感嘆中共的政治灌輸和洗腦教育之徹底,它從來只向你灌輸對它有利的歷史,更善於〝選擇性地遺忘〞對它不利的歷史。今年是〝六四事件〞二十五周年,今天中國的〝九零後〞和〝零零後〞們,又有幾個人知道〝六四事件〞?

歷史的再現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至十五日,印尼又發生了一場舉世震驚、駭人聽聞的排華暴亂,華裔受到有組織的虐待和殺害。雅加達市內有二十七個地區發生暴亂,全市有五千多家華人商店、公司和住所被搶劫、砸毀、焚燒,一千二百多華人被殺害,四百六十八名華人婦女被強姦,最小者年僅九歲。同時發生在印尼梭羅、泗水、棉蘭等地的暴亂也造成了華人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然而就在暴亂前夕,時任中共外交部長唐家璇竟說印尼華人已入印尼籍,中國政府〝不干涉印尼內政〞;中共政府不僅對在印尼發生的野蠻行徑不譴責、不干涉,為維護本政權的穩定還禁止中國大陸所有媒體報道印尼排華暴亂,制止大學生自發組織的抗議活動。事件中曾有印尼華人逃到中共駐印尼大使館請求庇護,卻被中共大使館以不便干涉印尼內政為由拒絕。

這次印尼暴亂震驚了世界。各國媒體作了大量的揭露和報道,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很多國家的政府和社會團體紛紛強烈譴責印尼政府。全球海外華人群情激憤,台灣向印尼提出〝嚴正抗議〞並緊急派機營救受難者;曼谷和吉隆坡等地民眾上街遊行;香港的抗議民眾用黑漆塗抹印尼駐港領事館大門。美國政府認定印尼排華暴亂是種族歧視,以武力迫使印尼當局收斂迫害華人的獸行。美國批准受難印尼華裔的避難請求,派出軍艦從印尼接走了大量華人。被救的印尼華人抵達美國時,在船上打出了〝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橫幅。

中共彌天大謊:周恩來逝世聯合國破例降半旗 
——周恩來逝世聯合國降半旗 這是個謊言

 

\

在中國,總會流傳着大量的精彩故事。其中,“聯合國破例為周恩來降半旗”就是我(編者註:本文作者佚名)這代人最熟悉、最感動的一則故事。當時,我對這個故事的真實性堅信不疑。不過,觸網後,很快就看到有網友撰文置疑這個故事了,於是,就動搖了我的堅信,最後,由動搖到懷疑、由懷疑而最終再次走向了堅信。只是,堅信這個故事是假的了。

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據說是希特拉的名言。這句話本身是不是真理呢?是。至少在信息封閉的社會裡是。這是我這一代人見證了的事實。不過,在言論開放的社會裡,謊言是很難被重複成真理的。言論開放的社會不畏懼謊言,也不畏懼事實。大家只要稍微仔細觀察一下,就能發現,只有在言論封閉的社會裡,才會造成既恐懼事實,又恐懼流言的古怪現象。

中國今天是言論開放的社會嗎?不是。中國今天是言論封閉的社會嗎?也不是。中國是正由封閉走向開放的社會。大量的謊言,在完全封閉時期,被認為是真理的謊言,正在被開放地言論證偽,這是中國的現狀。於是,我們就能發現一些尖銳的對立,一些人認為是謊言的東西,卻被另一些人奉為真理。哪些人是對的呢?這隻有靠自己獲取信息、開動腦筋來判斷了。

不過,有個簡單的建議能幫助你快速地粗略鑒別一下真偽,就是你什麼時候獲取的信息,什麼時候形成的判斷。如果是在完全封閉時期獲取的信息,並在此基礎上形成的判斷。則基本上可以判定是錯的,這並不是懷疑你的邏輯判斷能力,而是因為你那時獲取的信息一定是假的,或者是不完整的。在虛假信息或不完整的信息基礎上推理,即使是非常正確嚴密地邏輯推理,也只能出來假結論、錯結論。

每個中國人,都應該向發這個帖子的網友學習。反思一下,到底還有多少謊言,在我們頭腦里被當成了真理?

借造假來紀念周恩來會適得其反——關於聯合國為他降半旗故事。

在中國廣為流傳的“聯合國為周恩來降半旗”的故事讓人聽了不禁搖頭。該故事說:“1976年1月8日,周恩來逝世時,設在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門前的聯合國旗降了半旗。自1945年聯合國成立以來,世界上有許多國家的元首先後去世,聯合國還沒有為誰下過半旗。一些國家感到不平了,他們的外交官聚集在聯合國大門前的廣場上,言辭激憤地向聯合國總部發出質問:我們的國家元首去世,聯合國的大旗升得那麼高,中國的總理去世,為什麼要為他下半旗呢?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瓦爾德海姆站出來,在聯合國大廈門前的台階上發表了一次極短的演講,總共不過一分鐘。他說:‘為了悼念周恩來,聯合國下半旗,這是我決定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她的金銀財寶多得不計其數,她使用的人民幣多得我們數不過來。可是她的周總理沒有一分錢存款!二是中國有10億人口佔世界人口的1/4,可是她的周總理沒有一個孩子。你們任何國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條,在他逝世之日,總部將照樣為他降半旗。’說完,他轉身就走,廣場上外交官各個啞口無言,隨後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這故事首先告訴讀者,聯合國為悼念周恩來總理而下半旗是沒有先例的。有一個“破例下半旗”的前提,才可能有後面那精彩的演講。說故事的人大概想以此證明周恩來享有很高的國際的榮譽。悼念的規格高說明人格高。破格悼念更顯得人格非凡。

可惜這是不真實的。聯合國為悼念周恩來總理而下半旗並不是破例之舉。聯合國於1947年制定了一部旗典(FlagCode)。其中有關致哀的規定是:凡成員國的國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腦去世,必須在紐約總部和日內瓦的辦事處降半旗致哀一天。因此1976年1月為周恩來降半旗只是例行公事。如果不降半旗才真是“破例”。

沒有破例這個前提,後面的故事就顯得荒謬了。沒有聽說有哪個國家駐聯合國的使節會為了例行公事而“言辭激憤”。真有這樣的不懂聯合國的基本規章的外交官的話,我想他們應當感到“羞愧”而不是“激憤”。當然,秘書長也就不需要做特別的說明了。

杜撰出來的那段秘書長的“極短的演講”以及它產生的戲劇般效果,本身也很有問題。硬要把中國特色的感情推銷給洋人,樹立一個“老支書”式的聯合國秘書長。

周恩來生活儉樸,這已經有很多人證明。但並沒有哪一份文件告訴我們說周恩來逝世時的銀行存款餘額具體是多少。中國沒有公布國家領導人個人財產的制度。聯合國也從不要求成員國報告其國家領導人的收入情況。秘書長無從知道周恩來個人的財務狀況,怎能信口說他存款是多少?

“沒有存款沒有子女”的確是那時中國人民愛戴、悼念自己的總理的一個強烈理由。它符合當時中國的國情,當時中國處在熱烈的革命狀態。革命革到一貧如洗、革到家庭遭受損失的革命家被認為是高尚的,有這種獻身精神的領導人會受到中國人民的普遍敬仰,這是沒有疑問的。但是它在中國以外的地方就未必同樣令人讚賞。特別是沒有子女,更多地被認為是一種人生的缺憾,甚至是一種失敗。即便不算什麼過錯的話,絕沒有任何“美德”的含義,真正尊敬愛護周恩來的外國友人是不願意去議論這一點的,特別是在悼念的場合下更不應該提起。而該故事卻讓瓦爾德海姆大張旗鼓地推崇這種狀況。他似乎還鼓勵別的國家領導學習:“你們任何國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條,……”云云。試問這個“秘書長”:做到“身後無子女”這一條是什麼好事嗎?你打算讓那些已經有了子女的各國領導人怎樣去“做到”這一條以便贏得你的尊敬?講出這種話,哪裡是什麼“秘書長”,分明是個土老冒。

這種故事如果在“廣大工農兵群眾”里流傳,倒不奇怪。對國外的情況不了解,難免把自己的思維習慣套在外國人頭上。奇怪的是一位名叫吳妙發前駐聯合國的官員也這樣講,而他“回憶”起這故事的過程也很奇特。他在90年代曾單獨或者與人合作出過多部關於喬冠華和聯合國的書。在至少兩本書中他記載了在聯合國悼念周恩來的情況,均無一字提到上述故事,只提到了“中國代表團駐地”降半旗、布置靈堂、以及各國外交官的前來悼念等事情。沒有一絲聯合國總部降旗以及廣場上響起“雷鳴般掌聲”這些轟動情節。想不通他怎麼能在出書時竟把如此重要的事件給漏掉了。

而到2002年1月,他卻突然回憶出了這個故事。文章登在1月8日的人民網上。他聲稱“這是聯合國建立50多年以來罕見的事情”。還有鼻子有眼地說:“當年我站在聯合國廣場聆聽了秘書長瓦爾德海姆對此作出的既感人又意味深長的講話。”這實在是令人稱奇。在聯合國工作多年的吳先生怎麼會不曉得“聯合國旗典與規則”?1976年時中國所有報刊,包括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都講中國有八億人口。吳先生怎麼會“聆聽”到秘書長講出“中國有10億人口”這樣超前的統計數字?中國出使聯合國的人很多,何以別人沒有見到,獨吳先生見到了如此“罕見的事情”?又何以他要把這“罕見的事情”壓了那麼多年才肯說出來?

看了同為駐聯合國外交官的宗道一批評吳妙發的一篇文章後,才對這位吳外交官的輕率妄言習慣有所認識。宗道一指出吳妙發所著的三部關於喬冠華與聯合國的書里存在着多處錯誤、抄襲、和編造現象。例如把周恩來會見瓦爾德海姆的照片說成“美國總統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的歷史一刻”,他大段抄襲熊向暉等人的書作,添油加醋地編造領袖言論,竟還能把林彪宣讀520聲明的情形描寫成“毛主席那洪亮的聲音,堅定的語調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等等。宗道一不得不規勸吳妙發:“須知創作不應抄襲,史作不該杜撰。這是常規,並非苛求。”

原來是這樣一個不負責任的作者,其故事的可信度可想而知了。杜撰情節,用假故事去“緬懷偉人”。這樣的做法不能為周恩來增光,反給他添尷尬。

順便說,為了證明誰誰偉大,就編造洋人怎樣敬仰他的故事。這種事在中國並不少見。在一個聲稱很討厭“挾洋自重”的國度里,這做法多少有點諷刺的意味。

- See more at: http://hk.aboluowang.com/2014/0915/444479.html#sthash.HzNe8l0q.dpuf

江青自殺後遺體如何處理 某中央領導說了一句話

 
2014-09-15 03:25 PM
 0  New  0  0 
 
点此看大图片
江青1991年5月14日自殺身亡。(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4年9月15日訊】歷史證明,為中共賣命的人,沒有幾個有好下場的。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妻子江青,憑第一夫人的身份加入中共奪取政治權利的行列中,1976年10月被中共逮捕判處無期徒刑,1991年5月自殺身亡。近日,有博主揭秘江青自殺後遺體的處理方式。


江青1915年生於山東諸城,1933年加入中共,1934年在上海被捕脫離中共組織。抗戰爆發後,江青到達延安,後與毛澤東結婚。文革開始後,她任中共中央文革小組第一副組長、中共軍隊文革小組顧問。

2010年11月江青入選美國《時代》週刊「20世紀25位最具權力的女性」。她上榜理由是:身為中國第一夫人,她藉助丈夫毛澤東的權威,呼風喚雨,從不怯於奪取權力——在「文化大革命」中掌控文化部門時,江青下令「破四舊」,毀壞了數不清的文物古蹟;她還大興冤獄,塗炭生靈,僅1966-1969年,被其迫害致死者就多達50萬人。

1976年10月在文革中呼風喚雨的江青,被中共逮捕;1977年7月,被開除黨籍;1981年被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後依法減為無期徒刑。

1991年3月15日,江青在北京酒仙橋的住處高燒不退,因而被送進中共公安醫院。3月18日江青高燒退了,體重減了幾磅。她被轉到「一套病房」接受住院治療。這時,醫生再次建議給她的咽喉癌施行手術,但她拒絕。

5月14日凌晨,護士離開江青的臥室,將近三點的時候,江青從臥室爬到衛生間,她用幾個手帕結成了一個繩套,套在浴盆上方在鐵架上,並用被和枕頭墊在下方,以便自己能夠得到打結的手帕,之後將頭伸進繩套,接著又踢開身下的被子等物,大約在當日凌晨3時左右斷氣……時年77歲。

李訥同意不舉行葬禮

《江青全傳》中記載,當天下午,江青的女兒李訥得到了消息,來到醫院簽署了死亡通知書。不知是出於李訥的意思,還是因為中共中央辦公廳官員的支持,李訥同意不舉行任何形式的葬禮。

5月18日,江青的遺體被火化了。李訥沒有在場,江青或毛澤東的其他任何親屬都沒有到場。過後,李訥只要求把骨灰盒送給她。

當時,全中國和全球對江青的死一無所知。1991年6月初《時代》週刊向全世界報導了這一消息。《時代》週刊報導說,據6月1日一不願透露姓名的「北京方面的消息」說,江青「上弔自殺」了。消息還說,咽喉癌是她自殺的原因。

6月4日晚11時,中共當局證實了《時代》週刊報導的主要內容,發公告說:「『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主犯江青,在保外就醫期間於1991年5月14日凌晨,在北京她的居住地自殺身亡。江青在1981年1月被最高法院特別法庭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1983年1月改判無期徒刑,1984年5月4日保外就醫。」

江青的骨灰盒由李訥保存,一直存放在家中。江青秘書楊銀祿回憶:江青在監獄里有遺囑,想死後葬回山東老家諸城。1996年江青秘書閻長貴去諸城時,聽市委書記說了這件事,並讓他轉告李訥:這裡有鳳凰墓地,可以接受江青的骨灰,可埋墳,也可立碑。並說,人已死了,如李訥同意,也不必通過辦公廳了,他們去車拉回即可。

閻長貴回京後把諸城市委的意思轉告李訥。李訥表示還不是時候,現在恨媽媽的人還很多,放在那裡,她又不能去守墓,如果被砸,她豈不更不孝了嗎?

中共十六大後,某位中共中央領導對李訥說,不要葬回老家了吧?不大合適,萬一有個什麼事,也沒有人照應。李訥乘機提出,那是不是葬在北京?得到同意後,李訥開始籌辦江青的尋覓墓地安葬。

據悉,江青生前曾多次自殺:三十年代,因為與唐納發生糾紛,江青談到過自殺;1976年被捕後,絕望使她再次產生自殺的念頭,在1977年底,江青企圖以另外一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她把腦袋往牆上撞。但是,在她房間裡安裝的橡皮牆,再加上門外窺視口的不斷監視,江青的自殺企圖沒有成功;1984年9月,因要去毛澤東紀念堂的請求被拒絕,江青把一根筷子插進喉嚨,因發現被搶救了過來;1986年5月,因為對處境不滿,她曾用幾隻襪子結成一個繩套,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相關標籤
   江青   自殺身亡   李訥   葬禮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b5/2014/09/15/a1138349.html#sthash.Yjjpjn9t.dpuf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