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既幹壞事又怕知道」 國信辦3密令曝光

55345
 

 

「既幹壞事又怕知道」 國信辦3密令曝光

 
2014-09-20 07:55 AM
 0  1  0  1 
 

【新唐人2014年9月20日訊】(自由亞洲電臺報導)中國國信辦于月初發布了一系列新聞管控命令之後,擔心管控新聞證據泄露,要求網媒必須清理他們的管控命令,並要求互聯網媒體在9月16日完成清理證據的工作,並接受檢查。(羅伯特/維靈報導)


山西官場持續地震之後,中共當局派出了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前往山西,宣布山西省委書記的換人的命令。同時,9月2日,中宣部和國信辦發布了報導道禁令,要求所有媒體,特別是網媒不得開設專題,只能單條報導,並且只能轉載新華社的通稿。該禁令還要求網媒關閉跟帖,禁止中國網民評論。

一名知情人對本台表示,國信辦於9月11日還下發了三條通知,嚴令互聯網媒體必須清理掉所有上級部門的網路管控指令和工作要求。

這三條通知的內容分別是:
1、及時清理掉電腦中存儲的各類管控指令和工作要求(不少於一個月一次),禁止通過其他網路平台轉發、傳播指令內容、禁止在非工作場合議論、泄露有關內容。

2、嚴格控制各類管控指令和工作要求的傳達範圍,原則上只傳達到網站負責人,再由網站負責人口頭傳達給有關部門負責人和具體的工作人員。

3、接受指令的值班員必須是網站的正式職工,並簽訂保密協議。出現泄密情況將追究網站負責人和相關責任人。

該通知還要求,所有的網站必須立即組織清理和檢查,並在9月16日下午5時以前上報給網管部門。

知情人表示,在互聯網時代,國信辦的這種做法很可笑。

知情人士說﹕既要幹壞事,又怕別人知道,這個基本就是掩耳盜鈴嘛。

而旅美的中國文獻學者吳仁華亦指,此前,中共當局也對網媒發布了大量的報道要求和媒體禁令,這種管制已經越來越精細化,甚至要求互聯網企業發布新聞和刪帖都要精確執行,甚至規定了具體時間。

吳仁華說﹕中共當局他歷來強調槍杆子和筆杆子。除了軍隊之外,媒體管制是他另外一個控制社會的手段。控制媒體的話,在加強各種措施,近幾年來,中共當局對媒體的控制越來越精細化,不留死角。現在就是具體到一件事、一個人,然後還規定了網路上必須把涉案帖子要刪掉,包括在什麼時間之前要刪掉,讓人感到驚訝。

吳仁華也認為,中共的這種新聞管制並不能湊效,相反,卻帶來巨大的成本問題,並導致互聯網企業不堪重負。

吳仁華說:這種管理的方式,能不能達到中共當局要求或者預期的目的,我還是有質疑的,因為成本太大。中共這種細緻化的管理要求,對這些網站營運造成非常大的壓力,因為中共當局沒有自己來承擔這些額外支出的管理費用。

幾十年來,中國當局一直實行嚴格的新聞管制,但多年以來,他們卻一直否認有新聞管制的事實。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b5/2014/09/20/a1139777.html#sthash.mlcIVXzp.dpuf

 

中共永遠隱瞞正式國號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9-20 訊】
作者:今鍾
 

 

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不是中共正式國號。

在1949年以前,全中國大城市中大、中學生,甚至小學生的作文,結尾都離不開一句話:“建立民主、富強的「新中國」”。

全國民眾,尤其學生對民主的期望,可謂“若大旱之望雲霓”。

這也是中共長期宣傳的結果,國民黨不提“民主”,而民主是中共進攻國民黨的主要武器,以此喚起知識界,向國民黨施加輿論壓力。一再製造輿論:反對一黨專制,要求國民政府召開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各黨派通過民主協商,建立民主聯合政府。

人算不如天算,中共付座劉少奇提出“和平、民主新階段”,準備到國民政府中參政,進行“合法”鬥爭,不到三年形勢急轉直下,對手出於恐懼,慌忙後撒,毛澤東興奮地鼓動全黨:“現在打仗就是走路,解放軍走到哪裡,解放到哪裡。”中央軍撒得急,中共軍追得快,國軍在東北的殘部慌忙從葫蘆島乘軍艦逃走,蔣經國在重慶乘吉普車與追擊的共軍搶時間賽跑。

毛澤東躊躇滿志,嚮往著蘇聯式的一黨專政。在1953年斯大林逝世之前,中共還不能獨立,毛原本對建立國家形式並不感興趣,尤其是怕自己提出的各民主黨派、民主協商建立的那種民主聯合政府:執政黨還要對各黨派“負責”不能像延安那樣恣意而行、無法無天,拉來個“開明”地主李鼎銘裝裝門面,就可以大唱“建立了敵後根據地,實現民主好處多;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了。

斯大林畢竟是和丘吉爾、羅斯福一茬的老一代政客,老謀深算,眼光要遠些,自1948年派米高揚到西柏坡,與中共交換情報後,“提示”必須拉攏反蔣及中立的黨派到中共周圍,以爭取全國中間民眾。

那時一首流行的創作歌曲詞是:“毛主席提出好主張,建立民主共和國”,向來黨員都被蒙在鼓裡,以為這是毛的偉大決策,廣大黨員只管去起“模範帶頭作用”,至於中蘇兩黨的勾結與師徒關係從來是黑箱作業;儘管口號一再變,有時是180度的大轉彎,基層黨員始終感到“英明偉大”,是“及時”調整決策。

斯大林出題目,中共難作文章,因為中共中央在自己長期造成的民主輿論面前,真是作繭自縛,怎樣搬起石頭不砸自己的腳卻是面臨的一大關隘。中共如何在民主招牌之前,斬關奪鎖?

第一步是消滅“民主”,但不能公開食言。第二步是灌輸“專政”,藉助列寧詭辯。

在共產洋教原教旨中,沒有民主的地位,“民主”只是手段,用以進攻國民政府,而對內只是用來“調動積極性”,為“集中”獨裁鋪路,以利“貫徹執行”。

共產黨意識中,“民主”是屬於資產階級的腐朽的不中用的東西;是破壞黨的統一,威脅黨領導權的“反動”觀念。

馬克思要打碎的就是這種“民主”的國家形式,至於建立新的國家機器,從來沒有“無產階級民主專政”之說。

中共中央再次面臨世界觀與方法論的矛盾,不能用直接的方法收回對各黨派的邀請,或冷淡接待,相反毛還要事必躬親,親自到北京火車站去迎接孫中山遺孀宋慶齡“大姐”及各黨派領袖及無黨派民主人士。

民主作為手段在黨文化中大有“排場”。於是召開全國政治協商會議,六國飯店、北京飯店大開筵宴,中南海懷仁堂會場莊嚴:討論國家大事。國旗、國歌,大家充分發表意見。美術家、音樂家徐悲鴻等人都熱情參與,建議國旗當採取民族形式,以中華民族的象徵黃河為中心,既然中共喜歡紅色,也可以兩全其美,紅旗中間橫貫一條標誌黃河的金帶或黃帶,無神論的中共代表及幫襯者卻說不吉利,有分裂之徵;至於國名,不搞蘇聯式的聯邦,參照世界民主國家如美利堅合眾國“聯合的各州”之意(THE UNITED SYAYES OF AMERICA),歌詞中所說“毛主席提出好主張,建立民主共和國”,大家當然擁護,熱烈鼓掌。不過中共要把一貫的招牌“人民”二字冠在前面。從正常人邏輯說,既然是“民主共和國”,當然屬於人民,沒必要畫蛇添足,但戲法就在此處伏筆,周恩來自有辦法,全稱為“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這個帶“民主”定義的正式國名,中共只讓它在1949年10月《共同綱領》中出現過一次。這在周恩來簡直就是輕車熟路,小菜一碟,讓人提出名詞太長,應用不便時,可以“簡稱”。其實一共九個字,並不長,比起“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的譯稱還少三個漢字,簡化掉的應該是重複用語“人民”二字,簡稱為“中華民主共和國”,最後卻專門把民主二字化掉,大家都對簡稱心無芥蒂。因為都以為簡稱不是正式名稱,不去掉人民二字而去掉民主二字也無所謂,不是什麼大事;中共卻早已防備“循名責實”:

人們不免要想要問:既然是民主共和國,怎麼《人民日報》一篇社論,就可以把幾百萬公民以反革命名義槍決?為什麼不經議會就可以對學生市民動用坦克屠殺,以及對農民土地、私人企業以運動“歸公”等等無數非法行為?

於是在“開國”典禮上毛正式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是不經意的忽略?不是,講稿上就是這樣寫的,在如此重大場合、歷史關健時刻不用正式名稱,卻用簡稱,真是奇哉怪也!不容思考,間不容髮,人們都被緊接著的下一句話,激動得歡呼雀躍,那便是“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天安門城樓上下包括“人民”共和國的中央政府付主席宋慶齡、張瀾老人及各位部長張伯鈞、羅隆基等民主人士都沒注意到他們長期追求嚮往的“民主”已被偷去,中國人民從此就要一步步跪下,他們自己就要“躺下”了。

從此一鍾定音,所有正式場合,正式文件一律用“簡稱”。“中華人民民主共和國”的全稱,作為正式國名,永遠古董般留在《共同綱領》幾頁紙上。

中共加入聯合國,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中美聯合公報》等正式文獻,國號中都不見“民主”二字,正式國號已無人知道,簡稱在聯合國悄悄“扶正”。

從“整風反右”、“六四運動”至今,上至民主黨派,教授、學者,下至大中學生包括方勵之先生等學界名流,都一直沒注意到這歷史一瞬間的細節而形成了致命的誤區:你不能向共產黨要求它沒有的東西,它只好騙你,騙不過,只有殺你。猶如向騾子要後代,向寡婦要處女膜,向強盜要良心。

現在一聽說溫總理要民主改革,中共胡書記對外說“沒有民主,就沒有社會主義”,國人、老外都不免勃然心動:“我們在幫助中國和平轉型啊!”“高智晟太激烈:我們孤立之!”“多少人退黨是笑話啦!”“生摘法輪功人器官是造謠啦!”沉渣泛起,不一而足。

稍安勿燥,請先回憶一段歷史。

今鍾阿波羅網博客:

- See more at: http://tw.aboluowang.com/2014/0920/446920.html#sthash.0efeCZgY.dpuf

 

上海自貿區掛牌一周年 王岐山「打」李克強「拉」

 
相關專題:  [習近平王岐山打虎]   2014-09-20 08:22 AM
 0  2  0  0 
 
 
<
>
 

【新唐人2014年9月20日訊】(新唐人記者籃彩詳綜合報導)被視為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寵兒」的上海自貿區,掛牌一周年之際,該機構不但突免主管,其後李克強親臨考察問話,引起各界關注。


中共黨媒《新華社》報導,李克強18日在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市長楊雄等陪同下,考察調研上海自貿區。在此之前,該媒體15日宣布,中共上海自由貿易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戴海波,不再擔任上海自貿區管委會黨組書記、自貿區常務副主任職務。

香港傳媒報導稱,當天,辦事廳內人山人海,李克強直接走進人群,大聲問:「哪個是做企業的?來說說自貿區讓你感覺到好處沒?」又說:「要讓在上海自貿區註冊的企業,不但站得住,而且活得好,更要贏得大未來!」

據報導,談到負面清單時,自貿區負責人用3張桌面向李克強展示負面清單管理的探索歷程:綠色桌面堆滿改革前限制措施的186份文件,藍色桌面擺著被調整的151份文件,橙色桌面上是目前仍留存的35份文件。管委會負責人指清單較去年大大「瘦身」。

李克強指著橙色桌面回應,要繼續壓縮負面清單。

評論稱,李克強巡視自貿區時明顯在給自貿區大打強心針。也有評論認為,這個被寄予厚望、視為拉動經濟轉型的新引擎,光環似乎在減退;其中自貿區開放力度未如預期。

被外界輿論稱為「李克強的孩子」的上海自貿區,于去年9月29日正式掛牌。然而,李克強出人意料地並未出席自貿區掛牌。當時李克強的缺席引發外界對中共江派利益集團與改革派之間展開激烈博弈的分析。 

近期,在自貿區發展的關鍵時刻,上海自由貿易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戴海波被突然免去職務,中共官方卻未給出其被免職的原因,引發外界猜測。

《21世紀經濟報導》報導稱,戴已接受中共反腐機構紀檢部門的問話,且突然去職,可能與前妻舉報他有多套房產有關。

香港《南華早報》引述三名政府消息人士透露,王岐山在上周造訪上海,目的未明;但戴海波被調查的時間點,和中共中紀委巡視組在7月底進駐上海的時間點相吻合。

9月19日,法廣引述高盛的報告指出,上海自貿區改革政策發揮優勢所需的時間要比預期長,「2014年迄今我們還沒有看到這些政策的積極影響」。

外界分析,這可能是李克強親臨上海自貿區的主要原因之一。

外界時政觀察分析,中南海習李王「鐵三角」中,習近平主導改革和外交,王岐山主導反腐清理江派舊體系,李克強主導自由經濟發展突破地方割據。

上海作為江派勢力最集結之地,直接關乎習李王新政的推行,有評論認為,王岐山、李克強一暗一明親臨上海,上海官場或埋藏著巨大的政治風暴。外界正在密切關注。

王岐山、李克強一打一拉 上海韓正急表態

除自貿區高管被免職受到關注外,近日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的態度變化也備受外界矚目。

中共《新華網》在9月16日晚上10點35分以《韓正:把思想武裝好是做好各項工作的前提和基》為標題報導了中共上海召開常委會事宜。 

有分析認為,這是韓正公開向習近平陣營承認錯誤的表現。

8月26日,上海小學一年級《語文》課本刪除全部8篇古詩被媒體披露。

9月9日,習近平在參加北師大一活動時公開稱,他「很不贊成」把古代經典詩詞從課本中去掉,並稱「去中國化」是一件很「悲哀」的事。

9月10日,北京對此迅即響應,北師大語文教育研究所所長任翔表示「非常贊同」習近平〝要把經典詩詞嵌在學生腦子裡〞的觀點,同時還稱明年9月起,北京市小學一年級《語文》的古典詩詞,將由現在的6到8篇增加到22篇。

《解放日報》於9月10日在其官方微博突然發文稱:「一夜間增『詩』十幾,于傳統又有何益?真正懂一點『傳統』的人,不會不知道『揠苗助長』意味著什麼,『過猶不及』又意味著什麼。傳統不需要粗糙的致敬,教育更不可對規律漠然。循序漸進,敦厚溫良;行有餘力,則以學文——別忘了,這才是傳統。」

《解放日報》是中共上海市委機關報,該文被指有濃厚江系色彩的上海市委書記韓正近乎公開挑釁習近平。

11日,中共黨媒《新華網》再次刊發文章稱:要讓經典古詩詞「嵌在學生腦子裡」,雙方隔空交火之勢,愈演愈烈。 
香港《南華早報》9月15日報導,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上周造訪了上海,5名獨立的消息人士透露,上海自貿區的實際領導人戴海波將被免職。

在這種情況下,9月15日,香港《南華早報》突然報出,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上周造訪了上海,自貿區的實際領導人戴海波被免職的消息。

然後,16日韓正一反前態,高調學習習近平講話示好。

再之後,9月18日,李克強親臨上海,對陪同視察的韓正給予安慰肯定。至此「刪古詩」口水戰告一段落。

時政評論人士唐靖遠認為,王岐山此前入滬是「打」,而李克強此後是「拉」,又打又拉中顯示,習近平陣營在上海江派老營的鬥爭中已小有收穫。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b5/2014/09/20/a1139789.html#sthash.0IgllyE8.dpuf

江派能源帮金主刘铁男包养8情妇将被"公审"
北京时间: 2014-09-19 21:32:16 分享到: 

刘铁男是江派人马,被外界称为江泽民的财务管家 

【希望之声2014年09月19日讯】(希望之声记者李文隆综合报道)中共官方今日公布,9月24日将“公开审理”前中共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长刘铁男受贿案。刘铁男传出事近两年才被查,期间中共发改委几度为其辟谣。

据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今日(19日)发布消息,前中共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长刘铁男受贿案将于24日“公开审理”。此前,最高人民检察院6月23日称,该案按指定管辖,由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检察院向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现年60岁的刘铁男,祖籍山西祁县,出生于北京,曾任中共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2013年5月12日,刘铁男被中纪委带走调查。当年8月8日被“双开”并依送“司法机关”。

据报道,刘铁男与家人“非法”所得达1.5亿元。但也有消息指刘铁男贪污受贿巨额款项,仅存款和各种有价证券就折合人民币至少2.4亿元。刘铁男还被指在北京、杭州、太原、青岛、苏州等地包养8名情妇。

刘铁男是江派人马,被外界称为江泽民的财务管家,为江泽民派系在能源系统掠取大量黑金。刘铁男贪腐的背后隐藏着江泽民及其江派的庞大利益。

据报,刘铁男在胡温当政时曾多次被举报,但都被江泽民设法包庇。其最早传出贪腐,是2011年10月被其在山西的情妇赴京到中纪委告状,称刘玩弄女性、持有多本假名护照等。但被发改委回复称“二人之间感情纠纷引发指责,有关指控假护照、财产不明等都缺乏证据”。

2012年12月6日上午,《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在其博客和微博向中纪委实名举报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巨额骗贷和对曾经的情人死亡威胁等问题。

当时中共能源局司长曾亚川以发言人的身份回应称,关于刘铁男的举报“纯属污蔑造谣”。



 

Read more at: 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508877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