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牛刀:人民幣面臨崩盤前的瘋狂 圖

55555

 

牛刀:人民幣面臨崩盤前的瘋狂 圖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9-27 訊】
作者:牛刀
 

人民幣是強還是弱,這是整個國際資本市場都知道的事。人民幣強嗎?不強,是弱;說強,只是比朝鮮幣強;說弱,弱小的連最弱小的國家都不如。所謂強,敢於接受任何貨幣的挑戰,這才是強勢貨幣。所謂弱,只是封閉在自己的愚蠢的市場中,玩自己的自慰,終將抱病而亡。

歷史上是有人民幣這樣的貨幣,但是,自有紙幣以來,所有像人民幣這樣的貨幣因為一場聲勢浩大經濟危機徹底崩潰,人民幣只是一個獨木,難成風景。中國的愛國賊們,以人民幣升值為強,這恰恰是一個沒有見世面的小孩在玩自己的小雞雞。試想,在當今世界可有這樣的貨幣嗎?有,只有人民幣。因為人民幣的弱小,所以,中國的貪官污吏們敢於濫發貨幣,拚命印鈔,因為沒人管。但是,這種行為一定是封建的落後的愚昧的和腐朽的,這才是大弱。

人民幣60多年來,從來就沒有強過。有本事把人民幣利率和匯率放開來試試看,人民幣能撐半年就算你有本事,我可以保證這種濫發出來的貨幣,不用別的貨幣攻擊,自己就會擇日而亡。那麼,是不是人民幣這種濫發出來的貨幣能夠長期下去呢?回答是否定的。在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貨幣只有美元,一個連匯率都不敢放開的貨幣只能走向徹底崩潰,因為他們可以隨心所欲濫發。而美元是有周期性的,在美元貶值周期,人民幣濫發還有一點市場,因為人民幣泡沫越大,對全球經濟貢獻越大;而對全球經濟貢獻越大的國家分兩種,一種是長期的,那就是不斷貢獻高科技產品用智慧為人類創造財富;一種是短期的,依靠賣國,如果這個國家沒人買,那就是出賣廉價的商品和廉價的勞動力。誰弱誰強,大家想想吧。在中世紀也就是公元9世紀前,中國是依靠和親發展周邊貿易,在滿清以來一直到現在,大家想想看是依靠什麼?而在美元升值周期,這種濫發貨幣,匯率最後一定會崩盤,中國是內爆和外爆一起發作。不尊重現實,更不敢面對歷史,這才是人民幣最大困境。

在這個背景下來看看9月26日人民幣的升值,這不是強,而是弱的表現。人民幣當天大漲的原因是:一是iPhone6​​熱賣,9月銷量預計可近千萬,尤其是大尺寸的6 plus。 iPhone6​​主產地位於鄭州,截止9月21日,鄭州富士康已出口622萬部,iPhone熱賣可以拉動整個中國出口額增2-3百分點。中國犧牲了那麼多勞動力,只為美國拉動經濟,自己卻得意忘形,這種心態與滿清國民心態是多麼一樣啊,因為這樣可以創匯,所以人民幣漲,這是強還是弱,動動腦筋吧。二是中國人民幣兌美元周五寬幅震蕩,最終收創逾半年新高。隔夜國際美元續漲,令人民幣中間價走弱至逾兩周低位。不過交易員指出,尾盤出現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募集資金後帶來的集中結匯,提振匯價強勁上揚。由此可以看出,這種集中結匯才是最大的推手,而能夠集中結匯的權力在央行手上,央行一下把節後的所有要結外匯在這一天而且是在尾盤集中結出,共拋出410億美元,人民幣豈能不漲一下。但是這種漲法,只漲一個交易日的尾盤。這是什麼行為,我可以告訴大家,這中國特色的維穩行為,一9月份外匯占款數據好看,二人民幣面臨狂跌此時用這種手段拉一下能夠穩定市場。自欺欺人而已,自慰而已,完全沒用的。富士康這樣的事不會再有,阿里巴巴上市不可能第二次,10月份怎麼辦。如此騙人的事,只有中國央行才能做得出來。

更有愛國賊說:近期美元指數連續創新高,將大宗商品價格打得落花流水,而中國內需乏力,兩者疊加,預計進口繼續負增長,強勢美元讓中國每月進口少花50-100億美元,真得感謝強勢美元。這種弱智只是中國人才有,大宗資產泡沫全體破滅,說明中國泡沫根本撐不住,你還來一個少花50億到100億美元,自己得意吧,美國人在哈哈大笑。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習近平內部講話:搞這種東西總有一天會出事 
——以上內容摘自今年1月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上的講話

 
習近平中紀委講話:黨內決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決不能搞小山頭、小圈子、小團伙那一套,決不能搞門客、門宦、門附那一套,搞這種東西總有一天會出事!有的案件一查處就是一串人,拔出蘿蔔帶出泥,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形成了事實上的人身依附關係。在黨內,所有黨員都應該平等相待,都應該平等享有一切應該享有的權利、履行一切應該履行的義務。
 

新京報/經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的《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冊(以下簡稱《選編》),已由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9月25日起在全國各地發行。其中首次發表的8篇習近平文稿中,有4篇涉及反腐和反四風。

幹部不是哪個人的家臣

需要注意的是,不能把黨組織等同於領導幹部個人,對黨盡忠不是對領導幹部個人盡忠,黨內不能搞人身依附關係。幹部都是黨的幹部,不是哪個人的家臣。

有的幹部信奉拉幫結派的「圈子文化」,整天琢磨拉關係、找門路,分析某某是誰的人,某某是誰提拔的,該同誰搞搞關係、套套近乎,看看能抱上誰的大腿。有的領導幹部喜歡當家長式的人物,希望別人都唯命是從,認為對自己百依百順的就是好乾部,而對別人、對群眾怎麼樣可以不聞不問,弄得黨內生活很不正常。

鄧小平同志早就說過:「上級對下級不能頤指氣使,尤其不能讓下級辦違反黨章國法的事情;下級也不應當對上級阿諛奉承,無原則地服從,『盡忠』。不應當把上下級之間的關係搞成毛澤東同志多次批評過的貓鼠關係,搞成舊社會那種君臣父子關係或幫派關係。」

黨內決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決不能搞小山頭、小圈子、小團伙那一套,決不能搞門客、門宦、門附那一套,搞這種東西總有一天會出事!有的案件一查處就是一串人,拔出蘿蔔帶出泥,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形成了事實上的人身依附關係。在黨內,所有黨員都應該平等相待,都應該平等享有一切應該享有的權利、履行一切應該履行的義務。

(以上內容摘自今年1月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上的講話

上海幫」在劫難逃?金鐘:已經開始動了
——滬一日內11官員落馬 「上海幫」將遭清理在劫難逃?

阿波羅新聞網 2014-09-28 訊】
作者:揚帆
 
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表示:「我相信這已經開始動了。『上海幫』就由江澤民兩個兒子還有曾慶紅他們這幫人在那裡把持。我們看得很清楚,周永康、徐才厚都是江澤民的親信,江澤民把他們提上來的,所以當這兩個大頭落馬之後,他們一定交代出了很多跟『上海幫』有關的問題。這裡面既有貪污腐敗,也有權力鬥爭。我看習近平這個反腐運動,如果上海幫的問題不解決的話,那他們這場運動最後還是不能說成功,會留下很大的隱患。」

jiwei.jpg

2014年9月23日,上海市紀委通報了一批官員被查處的案件信息。(東方衛視新聞截圖/網絡圖片)

上海市紀委周二一連公布了11名官員被查處的消息,據稱這些人被查多涉及土地流轉和利益輸送。繼原光明集團董事長王宗南落馬後,有關消息再度引發外界關注。有評論認為,這一罕見的舉動意味着“上海幫”即將遭到清理。

上海市紀委官方網站周二集中公布了11名基層官員落馬的消息,其中四人是“接受組織調查”,其餘7人已“移送司法”。這11名官員主要來自南匯區、閔行區及青浦區。據當地《新聞晨報》的報道,這些人多是因為涉及土地流轉和利益輸送而被調查的。

曾因征地拆遷問題上訪多年的上海維權人士沈佩蘭周三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當地許多官員的腐敗都與圈地賣地有關。

“11個人(被)調查,我們也知道了,我們今天也在討論這件事,這些人好像也不過是小蒼蠅。主要的上海這些腐敗就是侵吞老百姓的財產,就拿我們馬橋鎮做這個比喻(例子),賣地13000畝以後,在造房子的一部分(土地)他們賣出去就要25000(元)一個平方,但是我們老百姓拿到的(所有)補償根本不到一平方(的金額),還要被鎮里、村裡拿掉40%,再東扣除一點、西扣除一點,老百姓沒什麼錢拿,幾乎是零。”

上個月,江澤民親信、上海光明集團原董事長王宗南因挪用公款、受賄,被上海市檢察院批准逮捕,引發外界猜測習近平的反腐運動開始波及“上海幫”。此次,11名官員落馬的消息集中公布更令不少輿論認為“清理上海幫”的行動已經開始。繼四川、山西後,上海,或將成為第三個發生官場地震的地方。

網民“關東散人”在微博上寫道:第二次大型“口袋戰役”,最後圍住老虎。

網民“瘋舞塵埃”也說:大樹根深,老蛤蟆在盤根錯節的地洞里,要一刀一刀把鬚根去掉,連根拔起!

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周三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我相信這已經開始動了。‘上海幫’就由江澤民兩個兒子還有曾慶紅他們這幫人在那裡把持。我們看得很清楚,周永康、徐才厚都是江澤民的親信,江澤民把他們提上來的,所以當這兩個大頭落馬之後,他們一定交代出了很多跟‘上海幫’有關的問題。這裡面既有貪污腐敗,也有權力鬥爭。我看習近平這個反腐運動,如果上海幫的問題不解決的話,那他們這場運動最後還是不能說成功,會留下很大的隱患。”

金鐘認為,江澤民已是耄耋之年,他本人並不太可能會遭到直接的追究,而他身邊的人會受到怎樣程度的查處,包括曾慶紅是否會被波及,則可從即將召開的四中全會裡窺得一二。

“我看他們現在動作恐怕也不會太快。10月份他們就要開四中全會,這個倒是一個看點,是個很重要的關鍵。這個四中全會上,他們就要對周永康做一個最後的政治審判,把周永康定得輕(還是)定得重當然就能看得出來他們下一步會怎麼樣。”

 

整肅南方系 中宣部還有一招更狠的

 
2014-09-28 09:56 AM
 
点此看大图片
屬於南方報系的《21世紀經濟報道》遭到中宣部「選擇性執法」整肅,(網絡圖片) 

【新唐人2014年9月28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近期,屬於南方報系的《21世紀經濟報道》遭到中宣部.選擇性」整肅。有海外中文媒體披露,當今中國大陸的報業「有償不報」的現象是普遍存在的,但中宣部為了樹立自己的權威,對於一些聽話的傳媒,即使「壞事做絕、罄竹難書」也會施以援手進行保護,而對與比較大胆敢言,屢屢犯其忌諱的南方報系則見縫插針,連下狠招。


9月25日,《21世紀經濟報道》發行人、南方報業21報系總裁沈灝和總經理陳東陽在廣州被上海警方帶走,其位於北京和上海兩地的辦公室也被搜查。當天下午,《21世紀經濟報道》的上級南方報業集團宣布免去兩人的總裁和總經理職務,和黨內職務(共產黨內部規定媒體及出版社的總編輯、主編職務必須由黨員出任)。

早在9月3日,就有《21世紀經濟報道》副主編、21世紀網總裁、網站主編多人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中共喉舌媒體報導稱,該報涉嫌自2010年以來,以收取保護費為名向擬上市企業收取「有償不聞」費用。

幾天後,21報系旗下另一份報紙《理財周報》也有多人被帶走調查;9月12日又有媒體報導稱,21報系《21世紀經濟報道》所屬21世紀網被吊銷所有網站資質,人員全部遣散,公司被註銷。

儘管從媒體公布的沈灝中秋節發給員工的內部郵件內容來看,信中沈灝曾強調媒體乃公權力不能謀私利,顯示所謂「有償不聞」的敲詐案並非《21世紀經濟報道》整個報系集體策劃。但中宣部.是藉此機會對該報的領導班子「連窩端」。

海外多家中外媒體在報導相關消息時紛紛指出,多年來,中共大陸幾乎每家商業媒體都存在從事有償新聞、有償不聞、新聞敲詐、利益輸送等現象。而這次中宣部抓到了《21世紀經濟報道》的一些把柄,就連下狠手,完全是出於惡劣黨治的報復性行為。

9月27日,海外明鏡網發表題為《中國媒體人在刀刃上跳舞:直擊中宣部人治和黨治惡勢力 》的評論文章,披露了中宣部報復打擊相對比較敢言的南方報業的一連串的狠惡招數。

文章披露,南方報業的新聞專業主義和自由主義色彩屢遭中宣部忌恨。早在2003年,南方報業集團下屬《南方都市報》因報導孫志剛被收容遣送致死案而遭報復,當時該報也曾有多人被指控經濟問題而判刑入獄,該報總經理喻華峰、李志英,總編輯程益中等亦被開除黨籍和公職,並被逐出南方報業。

此後,中宣部為了在網絡上封殺該報的影響力而多次下指示,禁止新浪、騰訊、搜狐、新華網、人民網轉載《南方都市報》的新聞報道。同時,多年來中宣部一直試圖抹黑不聽話的南方報業。「中宣部划紅線的筆常常在《南方周末》上找過錯」

兩年前(2012年下半年),南方報業集團刊物《南都周刊》曾因「起底王立軍、直擊重慶打黑真相」為封面報道,長達5萬字篇幅,在王立軍倒下之後而薄熙來未審判之前把重慶模式揭個底朝天,南方報業的大膽敢言「不聽話」,令中宣部憋了一肚子氣。

文章揭露說,商業媒體都存在從事有償新聞、有償不聞、新聞敲詐、利益輸送等現象,近二十年來在中國大陸早就「蔚然成風」,並不單單是南方報業的事情。

文章寫道:「說實在的,因為沒有制度約束,又因為媒體與黨媒和領導人『豢養的狼狗』無異,新聞敲詐,幾乎沒有財經類媒體不幹的,可以說禍害整個新聞行業。」

據披露,前幾年,北京某證券周刊長期敲詐上市企業,某刊副主編親自把告狀信寫給中宣部,中宣部不但不抓,告狀信還很快就轉回到該周刊的被舉報人手上。個中原因「中宣部豈不心知肚明」。

這次21世紀報系的一些把柄被別人抓到,中宣部一得到報復南方報業的機會就立刻「選擇性執法」,對該報領導班子「連窩端」。這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現代版。

據揭露,為了打擊向來尖銳、大胆的《南方都市報》,中宣部曾專門發文禁止「異地和跨行業輿論監督」。此外,中宣部還有一招「更狠的」,就是遲遲不給南方報業股票上市開綠燈。

早在2007年中共十七大,時任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署長的柳斌傑談到,中國政府將支持出版機構、報業企業和官方骨幹新聞類網站上市。此後,南方報業一直謀求上市。

2011年,財經媒體《華夏時報》披露,南方報業將借殼已停牌的江蘇炎黃在線股份(*ST炎黃),結果當年又以南方報業集團「未能按期拿到主管部門的批文」,導致*ST炎黃暫停與南方報業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事宜。而報導中提到的這個「主管部門」正是中宣部。中宣部內部不批,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就不能下達批文。批文拿不下,上市只能泡湯。

文章表示,連大中小學學生的教科書都插手的中宣部,其背後是「見不得人的惡勢力」。只要有中宣部在,其背後的惡勢力都在施暴。

而南方報業的遭遇彰顯出中宣部所秉持的 「黨的邏輯」,其實就是「只有人治,沒有法治,沒有制度建設」。

文章寫道:「在中宣部的棍子下,無論是南方報業,還是北方報業,只要堅持新聞專業主義、自由主義和理想主義情懷,都會成為被政治打擊、司法打擊和經濟打擊的對象,這也是人治、黨治下中國新聞界的整體悲哀之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