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闻自由

1997年7月1日香港正式回归中国,中共政权向国际社会作出香港50年不变的承诺,香港地理位置和历史作为中国大陆对外的一个窗口,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世界了解中国大陆的一个桥樑。因此,新闻自由成了检验香港是否不变的一个重要指标。

今年2月10日香港记者协会(记协)发表了一项调查结果,58.4%新闻从业员认为香港现时的新闻自由比回归时有所倒退:主要原因是业界自我审查;其次是政府加强控制资讯的发放。另外,近6成受访新闻工作者认为业界的自我审查较10年前严重,主要表现在淡化中央政府的负面消息(占受访业界20%)或淡化忖度中央认为敏感的消息(20%);其次较多表现在淡化对传媒老闆或其相关利益的负面消息。

香港新闻自由

记协对此表示震惊。由于自我审查并非一个被社会接受的做法,实际情况比调查所揭示的情况更严重应该是一个合理的推断。

香港新闻自由
左图:2004年9月立法会进行选举,同年年中,香港3位名嘴:郑经翰、黄毓民和李鹏飞先后宣报封咪,一时搅得满城风雨。封咪前黄毓民曾经说过:“我受到的压力可能比他(郑经翰)更严重,因为他没有骂共产党,我骂共产党。”右图:2004年5月3日商业电台(商台)“风波里的茶杯”节目主持人之一的郑经翰宣佈,由于政治压力而“封咪”,引来社会人士高度关注香港的媒体空间。
香港新闻自由
左图:由香港民间发起的“撑港台运动”,于5月6日举行游行及绑红丝带活动,支持香港电台转型为公共广播机构。他们在港台门口高喊“撑编辑自主”、“撑言论自由”、“撑共公共广播”等口号。右图:在香港举行过多次的声援国内退党人士的大型游行,除了大纪元报导以外,其它香港媒体一律不报导。

新闻公信力跌至最低

较早前,根据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在2006年就“本地传媒公信力”作出的调查结果显示,无论从市民或新闻从业员的角度出发,比较以往数据,香港的新闻公信力跌至新低。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及传播学院教授陈韬文指出,在1990年、1996年、2001年及2006年的4次调查中,以今次评分最低,他认为这与传媒机构予人的政治立场,以及传媒报导时是否渲染暴力、色情及煽情的因素有关。

陈韬文说,在政治立场方面,传媒机构是否有独立性、具备敢言风格,还是面对权力中心进行自我审查,这些因素都会影响评分。他说,自我审查可以源于对北京政府、港府甚至财团;评分大跌或可能是因为予人印象“立场不够独立,立场靠边站”有关。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说,早在九七前中共当局已经清楚讲明有什么不可以报导,完全是明显,不是暗示的,如不可以宣扬台独,特别是西藏、新疆的独立,不可以骂中共的领导人等。

九七后也是具体落实这些东西,所以出现了2000年香港有线电视台访问了吕秀莲,中共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副主任王凤超出来说话,自始之后,香港的媒体就很少访问吕秀莲,访问台湾副总统吕秀莲也会讲一些和台独没有关系的话题。

又如新疆独立问题,有个别的传媒拍纪录片讲民生的,但涉及到这方面都是有一个自我审查的机制,避免触怒中共,在这种情况下,香港的消息少了,观点也是单面的。

脱不开中共外交观点

杜耀明举例说:“如北京要统一海峡两岸,现在很多报纸都不能够跳离中共的外交观点:不排除用武力。其实中国人应该是反对用武力去对付中国人,既然台湾是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民,更加不应该用武力对付。但没有一张报纸会说反对武力侵台。可以看到香港的报纸凡是讨论到台湾的问题就是讲到统一的问题,而不是说台湾的未来或前途问题,更加不是和平统一的问题。这是一个观点上的狭窄化。”

杜耀明观察到在探讨中共政权最高层的政治斗争和路线斗争的报导方面相对也是少了,近期也有,但都是引用了日本的共同社、时事社或西方的纽约时报的观点多一点:“最出色是林和立,但他在《南华早报》被改调另一个职位,最后要辞职。有人做过统计,由林和立离职后,相对以前10年,有关最高层政治斗争的报导是少了很多,我相信这不是一个巧合。”

此外,杜耀明指出香港媒体界出现的另一个现象是选择性报导:“如对于法轮功的报导,可以看到没有媒体报导法轮功,2,000人(退党游行)上街又如何!这清楚说明,中共有说法指法轮功是邪教,当时董建华狠到甚至想立邪教法,但因为国际舆论和很大的批评才临崖勒马。”

香港媒体採访的盲点

对于对中共领导人,北京政府的批评也是相对地少了,杜耀明提到自80年代以来一些报纸自圆其说的讲法,指北京有进步、经济好了,批评自然少了。他不同意这种说法:“但我们看到即使经济方面好了,但人权方面,现在国际人权机构都指出中国本身很多地方都是有待进步,还不时有恶化情况,对这些我们有没有足够的监察?单看维权律师所遭遇到的困境,我们是否有较大的关心?这是我们採访的盲点,这些黑暗的角落,是港媒体没法清楚透视出来。”

香港新闻自由收紧,杜耀明认为,97年并不是一个绝对的分水岭:“因为其实在97年之前已经过渡,自我审查在之前已经有,只是在程度上、方法和规模上有所不同。所以97年前有很多报纸已经作准备,真正讲及一些民主声音的是《信报》、《苹果》,间中有《南华早报》,其他的媒体已经很罕有,个别的报纸如《明报》可能是一个很中和的观点,中和并不等于中立,它会讲一下各种不同的观点,尽量避免自己的观点沾染到特别针对中共的批评。其他(媒体机构)更不用说,很大已经转向北京的观点。”

杜耀明指出,97年后香港经历了一些经济的危机,一些传媒机构已经支持不下要出售,结果有很多卖家是与中共有关系的人,一收购,观点的转变是可以预期的,只是他们还打着中立的外表,但实际他们所讲的东西都是中立、中产或代表一些亲政府、亲北京的观点。”

自我审查是自保行为

杜耀明认为,自我审查不是一个自我修为的问题,而是一个新闻机构或新闻工作者要面对的一种外在的压力或内部的压力而作出的理性反应:“如果经常有类似抓捕香港资深传媒人程翔的情况出现,让每个到大陆做採访的人都要很小心,这是一个很理性的、自我保护的行为,但有时是基于避免去触怒一些权贵而作出一种自保的做法,有时是避免广告上受损等等。另外,有一个新的趋势,就是暴力的倾向是大了,看2004年3位名嘴郑经翰、黄毓民、李鹏飞要『封咪』,那是一个暴力的威吓,谁能做到这些事令威吓那么真实,让那几个当事人觉得那么真实,觉得要走?”

经济制裁亦是“不听话”的媒体机构所面对的压力,杜耀明说:“《苹果》、《台週刊》的经验是没有地产商的广告,未能百分百确定是否中共叫地产商去做,但会觉得是有关系的。这是由过去间歇式的做法到现在长期间很稳定的做法。壹传媒老闆黎智英自己讲的,他在最近撰文中说,地产商对他们的制裁每年所造成的损失大概是2亿元的广告费,让人觉得很奇怪的是过去两年地产市倒好了一点,按理不应该没有广告的,这是一个估计。”

要用智慧和勇气去做

面对自我审查问题所出现的各种现象时,杜耀明认为,是需要作出检讨的,但香港对于这方面的反省很少:“自我审查的压力很大,这是客观存在的,外在和内部的压力都很大,但传媒工作者不用自动投降……现在的做法让新闻业界加高了难度,但不等于没有得做,要更加大勇气和智慧去做。”

作为大学教授,杜耀明指出,在大学的学习环境中,也存在着自我审查的现象:“在我的学生当中,有一些会坚持,有一些已经妥协,在学生当中很多时候是社会的反映,在报导同一条新闻,有些会坚持讲了真相,有些会坚决叫大家不要讲真相,也有我只能够鼓励那些讲真相的学生,告诉他们是是很难得的,社会很需要他们。对于那些基于其他考虑不讲真相的学生,我只能够告诉他们我的看法。”

《大纪元时报》是形象鲜明的免费报纸,属香港罕有完全不受中共利诱、不惧怕中共的媒体。不过,香港媒体在评论免费报纸时,都不会提及该报纸。图为2006年初大纪元就其办公室遭中共恶意破坏翌日的头条报导。

媒体生态变推动自由

香港在回归10年的今天,媒体界的自我审查越趋严重,但近年来网上媒体、免费报纸以及收费电视频道的增加都续渐改变着香港的传媒生态,从某种程度上也帮助推进香港的新闻自由。

香港独立媒体网成员之一、香港基督徒学会总干事胡露茜说,中共接管后,陆续不断有类似的网上独立的声音出现,科技发展是一个因素,另外是公民社会的发展,在网上发展的空间是很宽阔的,例如在2003年71大游行前也以多种不同的方式在网上鼓励市民上街。这些网上独立声音在反映社会情况的弹性比传统的媒体要大,也是民间独立自主发展的一种体现。在主流媒体自我审查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的时候,也无形中鼓励了这些独立媒体的发展。

香港现时网上的独立声音包括:香港独立媒体网、RebuildHK.com及一些网上电台如Myradio等。

港府未开放大气电波

而目前香港有两家商营电台:香港电台及商业电台,不过近期就出现“撑港台”行动支持港台转型为公共广播机构,因为港府打算将港台“废武功”,另立一家新的公营电台。另外,香港政府一直拒绝发牌予民间经营无线电台,香港民间电台,以非牟利形式运作的电台,于2005年10月3日起试播,但一直不获政府发牌,并遭电讯管理局及警方两次扫荡。

据调查指98%的香港人有看电视的习惯,近年在香港的收费电视也如雨后春笋,除了本地两家免费电台外,收费频道就有超过100个。香港政府暂定于2007年前完成使用数码广播服务。到时香港市民需要买一个数码电视机顶盒,才能观看到电视节目。据当局指可收看到“高清”的电视画面。

中资收购香港电视台

不过,中共国务院直属企业中信集团旗下的中信国安公司去年5月宣佈将收购香港亚洲电视(ATV)22%股权后,中共中央电视台(CCTV)又传出将收购香港无线电视台(TVB)32.49%股权的消息。

针对香港继亚视被中资收购及央视准备收购TVB,胡丽云指出,亚视在引进中资后,在报导敏感政治新闻,譬如香港大游行时,一直採取避重就轻的,甚至不报导的方式处理。如果中资再干预另一家免费电视台,将会严重影响香港市民知情权。

她说,为了捍卫香港新闻自由,香港政府应开放大气电波,让不同背景的财团在香港开办电视台及电台,给市民提供多一个选择,也避免电子媒体被中资控制后,箝制新闻自由。

此外,近年香港先后出现了多家免费报纸,包括《都市日报》、《大纪元时报》、《AM730》、《头条》、《看中国》、《人民报》等。

有意见认为,免费报纸又称作20分钟报纸,以一截车程计算,垂手可得,看完即弃是其惯性,可以想像如果免费报纸大行其道,将令新闻资讯愈趋肤浅化,人们更是怠于思考,凡事不求甚解。

不过,免费报纸如《大纪元时报》、《看中国》、《人民报》则重于详细新闻报导和评论分析,内容也包括中国大陆和中共政党的实况报导,对自我审查的现象起到抗衡作用。

免费报影响香港大陆

《大纪元时报》总编郭军说:“香港《大纪元时报》是一份每天发行5万份的报纸,不仅在香港具影响力,现在每天往返中国的大陆人士也很关注这份报纸。中共恐惧香港大纪元流入中国还特别在海关彻查,防止游客将香港《大纪元时报》带入中国大陆。这说明,这份报纸在香港社会和中国都产生较大的作用和影响力。”

她指出,香港10年前,是全球的信息中心,全球大媒体都会在香港设立新闻中心,或办媒体以便收集来自中国大陆和全球各地的在香港交汇的信息。10年之后,这个情况发生改变。媒体业因为大陆的生意、广告、香港中资企业的广告,加上中共在香港有意对媒体业进行黑色恐吓,香港发生过“名嘴”被中共黑势力殴打而被迫闭嘴的事件。

香港没有真正新闻自由

郭军说:“在今天的香港,《大纪元时报》和《新纪元周刊》是完全不受中共利诱、不惧怕中共的媒体。《大纪元时报》在印刷业最发达的香港,曾经一度因印刷业内人士恐惧中共报復而找不到印刷厂承印,《新纪元周刊》因为香港发行公司恐惧中共报復而不敢承接这份杂志送报摊的业务。使得这样一份品质优良的周刊,要靠香港市民作为义工来送报摊,因为人手的问题,杂志不能在报摊上大面积和香港读者见面。

这些事情在10年前的香港是无法想像的,中国人说,一叶知秋,不用多举例,我们就知道今天香港新闻业实际是谈不上有真正的新闻自由,这里还不谈媒体业因为恐惧中共报復和顾及媒体公司的利益『主动』过滤中共不愿意看到的新闻。这类事情现在在香港新闻业比比皆是。”

郭军认为,香港人在失去了新闻自由的同时,也正在失去精神的自尊:“其实,中共没有那样可怕,当年来势兇兇的『二十三条』恶法,不也被香港人抵制了吗?做人要有原则,香港《大纪元时报》和《新纪元周刊》不仅仅是媒体,在今天的香港,是支持香港正义、自由精神不倒的标杆,让中共惧怕,给香港人带来真相和福音,请港人珍惜这个媒体,同时这是香港的希望。”

2014年10月2日,香港,香港特首辦外聚集了大批示威民眾與警方對峙。(DALE de la REY/AFP/Getty Images)

港府前抗議持續 駐港解放軍渲染暴力

【大紀元2014年10月03日訊】10月3日,香港「雨傘革命」進入第六天,在政府總部旁的特首辦附近,仍有大批示威者聚集與警方對峙。中共《軍報》頭條發文,罕見報導駐港部隊十一前上政治課「確保聽黨指揮。」此前香港警方運送橡膠子彈等武器進入特首辦威脅示威者。政府在不斷為營造鎮壓氣氛釋放信號。

駐港解放軍渲染暴力

中共《解放軍報》3日在頭版頭條報導,指駐港部隊上千名入伍新兵,於十一前夕開始上了第一堂「政治教育課」,目的是要「讓黨的聲音成為軍營最強音,確保了部隊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報導題為「『香江衛士』堅定信念矢志強軍報國」,指駐港部隊著眼於「打牢官兵聽黨指揮的思想政治根基」。

自9月26日學生發起重奪公民廣場,以及展開連串佔領行動後,屢次傳出北京和港府要求駐港軍隊出動,以及市民目睹駐港部隊車輛出現在大街上。

在28日「佔中」提前啟動、數以萬計市民湧入金鐘政府總部一帶聲援學生罷課的緊張時刻,有市民報料,看到中共駐港部隊車輛出現在新界粉嶺。其後又傳出中共駐港部隊(三路軍隊)被要求60分鐘內佔據香港主要據點,恐嚇學生和市民。

此前,香港警方消息人士證實,週四(2日)下午曾經運送一批橡膠子彈及催淚彈進入特首辦,警方再威脅要 「果斷執法,對企圖衝擊警方的人士採用適當武力,亦不排除使用以上裝備。」令香港局勢緊張。

自中共人大8月31日否決香港真普選政改方案後,9月22日香港25個院校發起罷課,28日香港和平占中(雨傘革命)正式啟動。連日來,數万港人前赴後繼湧向政府總部聲援學生,高喊:梁振英下台,人大道歉,撤回政改方案,打倒共產黨。香港「雨傘革命」全面爆發,遍地開花。

香港事件令中共極為緊張。中共官方媒體連日不斷攻擊香港「雨傘革命」,將香港大眾爭取民主訴求稱為「少數派裹挾學生」、「擾亂社會秩序」,甚至將爭取真普選的學生及市民稱為「港獨」,並要求港府「懲治占中幕後元凶」;恐嚇港人「香港警察若力不從心,中共武警可協助平亂」。

港府前抗議持續 黃之鋒:不希望見到一滴血

10月3日也是香港為期兩天的公眾假期結束後人們上學和上班的日子。香港行政署3日早晨宣佈政府總部暫停開放。

蘋果日報報導,在添華道一帶、特首辦門外仍然有大批集會人士聚集,現場因一輛醫療輔助隊車輛要駛出,警方拆走部份鐵馬開路,最終成功讓醫療輔助隊車輛駛走,現場一度出現推撞,稍後鐵馬大致回覆原狀,現場暫時平靜。蘋果記者粗略估計,現場有約4000人。

在學生最後通牒的限期之前,10月2日晚間,行政長官梁振英宣佈政府將同學聯對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表示,會面是否公開進行等細節,相信與學聯仍有討論空間。

 


10月2日晚上,學聯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限期屆滿前,大批學生和民眾在香港特首辦外集會。(潘在殊/大紀元)

此前學聯去信林鄭月娥,希望對話可在公共場合進行,讓傳媒及港人得悉及參與,也讓市民直接得知林鄭月娥如何回應港人追求民主普選的理念。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希望政府能儘快定出會面時間,與林鄭月娥會面時,第一時間會質問:「為何要用催淚彈?」

香港三十多名學者發表聯署聲明,強調佔領運動已演變至全民運動,目的是爭取民主進展,促請政府與學生對話,以非暴力解決紛爭,並呼籲集會市民免受他人挑釁。

黃之鋒表示,現在最想集會人士進行衝擊的是梁振英,再用特首辦內的催淚彈及真槍實彈去射市民;經過公民廣場集會人士被拘捕一役,他不想再有人受傷,亦不希望見到一滴血出現在龍和道,故希望集會人士不要衝擊,在持久戰中得到更多市民支持。


責任編輯:孫芸

10月3日,中共正式启动潜伏在香港的各种地下党员、特务组织、以同乡会、商会名义掩盖下的外围特务组织、中共控制的黑社会帮派成员,以动员庞大人力,大规模袭击、围攻参与香港雨伞革命的民众。有目睹旺角冲突的深圳商人向本报记者透露,今次事件是中共幕后策划,包括从大陆组维稳队来香港搞事。。(潘在殊/大纪元)

中共千人“特务部队”已秘入香港

中联办半年已策划占中发生后如何制造暴力冲突

【大纪元2014年10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真香港报道)香港雨伞革命进入第七天,在中共和香港特首梁振英操纵黑社会和特务组织之下,连续两天旺角、铜锣湾、金钟等地,都爆发中共黑帮冲击和平示威者事件,甚至组“非礼队”性骚扰女性。有目睹整场冲突的深圳居民向本报记者透露,今次事件是中共幕后策划,包括从大陆组维稳队来香港搞事。

该名深圳商人李生(化名)说,这两天一直在香港前线,支持香港学生的民主诉求。昨天在旺角目睹黑社会攻击雨伞革命,感觉“香港好像文革一样,身边的人最可怕,而且这种事情发生在香港这么发达的社会,真的很不应该。”

据他观察,现场攻击学生的大部份都是年纪比较大,很多人都是大陆口音的广东话。他引述身边一位大陆朋友的故事透露,在香港市民提出占领中环的诉求后,中联办早在半年前就幕后策划一旦占中发生后如何在现场制造暴力冲突。包括从大陆组维稳队来香港。


10月3日,中共正式启动潜伏在香港的各种地下党员、特务组织、以同乡会、商会名义掩盖下的外围特务组织、中共控制的黑社会帮派成员,以动员庞大人力,大规模袭击、围攻参与香港雨伞革命的民众,香港旺角民众抗议现场一片混乱,中共黑社会黑帮成员冒充市民身份,恐吓、辱骂和袭击香港市民。(潘在殊/大纪元)


电视画面显示,“反占中”黑帮的暴力袭击造成多名雨伞革命示威者受伤,血流披面。(破折号Facebook)

中共利用单程证作诱饵

中共利用单程证作为诱饵,给不少排期将到的大陆人准移民,开出条件,就是可以提早向他们派发单程证,但条件是来港后,做中联办的义工,随时听命中共。中联办为此专门成立了一只维稳队,当中部份就是大陆新移民,还有汕尾还有几十号人这两天也准备来。他估计,义工团和维稳队超过千人。

但他李生说,他的朋友靠此办理移民来香港后,但这两天也不愿意去旺角配合中共,“很多大陆人心里是明白的,只是为了暂时的利益,阳奉阴违。他们并不真心愿意为中共卖命。”

李生还说,他所在城市的大陆旅游团已经停办来香港,他因为拿的是商务签证,才能自由进出。他坦言最担心香港重演六四镇压,而且出现流血冲突,进一步激化矛盾。他分析,今次中共香港闹事的真正目的,是想要争夺香港的最高领导权。

 


10月3日,中共正式启动潜伏在香港的各种地下党员、特务组织、以同乡会、商会名义掩盖下的外围特务组织、中共控制的黑社会帮派成员,以动员庞大人力,大规模袭击、围攻参与香港雨伞革命的民众,香港旺角民众抗议现场一片混乱,中共黑社会黑帮成员冒充市民身份,恐吓、辱骂和袭击香港市民。(潘在殊/大纪元)


10月3日,中共正式启动潜伏在香港的各种地下党员、特务组织、以同乡会、商会名义掩盖下的外围特务组织、中共控制的黑社会帮派成员,以动员庞大人力,大规模袭击、围攻参与香港雨伞革命的民众,香港旺角民众抗议现场一片混乱,中共黑社会黑帮成员冒充市民身份,恐吓、辱骂和袭击香港市民。(潘在殊/大纪元)


雨伞革命第六日,大批怀疑黑社会成员到旺角集会现场,并多番挑衅和平的聚集示威者。示威者筑起人链,以防被黑帮冲突。(孙青天/大纪元)

港人彻底放弃对中共幻想

今次事件也让中国人、香港人彻底放弃对中共的幻想。李生说,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中共不可救,“它就像糖尿病最后的病人,中共一定会灭。”

今次令最感动的就是“香港学生”,他形容现在大陆年轻人的脸上,充满欲望和色欲,但香港的年轻人却充满朝气和理想,让他感觉香港有希望。“香港两代人很辛苦创造香港。香港人的真诚和善良,还有互助的精神,就是香港未来的希望。这一点在大陆人身上看不到了,中共把人的道德良知都毁灭了。”他鼓励港人继续坚守下去。

大陆游客用刀清路障

另外,香港有线电视台播出,一名自称来自深圳的游客,自己带刀暴力撤除香港市民抗议现场的设施,电视台记者采访他,为何带刀,他说“吃水果用”,他在电视镜头前承认是来自中国深圳的游客。

据今天在现场目睹的市民爆料称,目前中共抹黑手法升级,现场有人冒充占中人士,故意和反占中人士冲突,伺机制作冲突,形容是“中共鬼打鬼”,据目击者估计,中共现场至少动用了两到三千人的黑社会和特务组织闹事,事态随时升级。

中共在背后操控地下党、黑帮和直接派大陆特工过来假冒反对示威的香港市民在现场搅局,手段非常恶劣,引起香港社会的极大愤慨。

责任编辑:方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