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2014年10月12日讯】如果你在六年前我离开香港到华盛顿读书前问我:是否担心香港的未来,我可能会说“不,我认为香港的前途是光明的”。

 

纵观我住在美国的这些年,我听到的是关于(美国)政府的坏话,是人们如何反对那些政策,如何不喜欢总统奥巴马。但我没有一次听到过一个美国人在认真地谈论想要移民;没有一次听到过一个美国人说多么羡慕另一个国家,以致他们想要离开美国。

但是,为什么每一天都有这么多的中国人,甚至是香港居民,想要离开自己的家乡?因为他们感受到他们的政府并不尊重他们。

当占领中环运动刚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支持它。我相信其背后的理念——让香港有真正的普选。但我很担心占中运动会阻挠人们的生计。

我支持大学生的罢课运动。在香港,很多的历史变化是从学生运动开始的。我相信学生们确实有影响社会的力量。

在罢课运动后,我没有打算参加占中抗议,但是,当警方决定使用催泪弹来攻击和驱散手无寸铁的人群时,我改变了想法。

“这不是真的”,站在电视机前,我的泪水出来了。

我的父母告诉我要远离示威,他们认为那里危险,而且最终不会有效果的。

虽然有些人,包括香港政府,说占中运动已经影响了香港的国际形象,但是我在华盛顿的朋友们确认,国际上的感知是:损害香港形象的是香港警方、港府、中国政府以及他们虐待自己的人民。

上一周,我下班后开始去金钟参加抗议,那里是政府总部所在地。促使我上街参加示威的原因竟然是恐惧,这听起来可能有点奇怪。我很害怕这个政府,所有我必须站起来,大声说话。地球上,没有一个合理的领导人会象这样对待他的人民。警方本应是保护市民的,而不是伤害他们。

这是我的香港,我要尽我所能去挽救它。

1997年生效的香港基本法说,“香港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

我记得我小时候问我爸爸,“这是否意味着在第51年的时候我的生活将会改变?我们是否会失去我们所有的权利和自由?”

十七年过去了,被誉为“东方之珠”的香港,2013年的GDP为2740亿美元,占全球经济的0.44%。

香港人的生活水平相应提高了吗?老实说,可悲的是,没有。作为一名最近毕业的大学生,我看不到自己能在未来十年里买一套公寓的希望。许多公寓的价格是每平方英尺超过1200美元,而香港的最低工资仍然是每小时30港元(约3.87美元)。

十七年过去了,香港人拥有以前同样的权利和自由吗?今年早些时候,一名做了25年的香港记者(前《明报》总编)刘进图被残忍袭击;政府想要给香港的年轻人灌输“国教”课程,要他们去支持共产党;香港电视台申请免费电视牌照被拒……所有这些都促成了人们对政府的愤怒和不满。

香港人想要民主选举。行政长官梁振英是由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出来的,他只得到了689票。全国人大常委会所决定的选举改革中,候选人须获得选举委员会的提名。

这不是人们想要的。人们希望能够公民提名候选人,人们要真正的普选。在与政府谈判了大约一个月后,没有任何的进展,由8所香港大专院校组成的香港学联组织了从9月22日开始为期一周的罢课运动。香港的抗议就是这样开始的。

当香港移交回中国的时候,我还不满5岁。十七年后,我21岁,已经长大了,我看过世界,我已放眼未来。

再问我六年前同样的问题,“你担心香港的未来吗?”我现在的回答是,“是的,我担心。”

现在,我是一名记者。我很担心,我会因为像刘进图那样讲出真实的情况而被残酷攻击。我担心新闻自由会消失。我担心香港永远不会有普选。我担心我的孩子们会被洗脑,长大后会没有评判性思维的能力。我很担心。

为了处理一些家事,我回到了香港,但有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留在西雅图。尤其是当我听到人们谴责示威学生,说他们因为自己“没有经济负担”而“无所事事”,“在危害人们的生活”时,这激怒了我,伤害了我。我们不是在这里开嘉年华。在金钟,睡在街上并没有睡在家里的床上舒适;当你连续三天都要吃麦当劳时,那些汉堡的味道并不好。

我们不是来这里玩的,我们在这里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如果我们影响了您的生意,打乱了您的生活,或者给您带来了任何不便,我向您道歉。您可以随意地责备我们,但是当有一天您没有指责的权利了,那时要再发声已经太晚了。

在连续站了5个小时又没有吃晚饭后,我很饿,精疲力竭。就在这一刻,我身后一个声音喊道:“谁想要些面包吗?我们这里有新鲜的面包!”

我转过身,拿了一个。在我手里,它甚至还是热的。当咬第一口的时候,我环顾四周,看到示威者们没有尽头,他们手机的灯光,以及他们脸上坚强的意志。

香港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地方。

(本文译自Yue Ching Yeung于10月6日发表在《西雅图全球主义者》网站上的文章,题为:争取香港民主,这是我的责任)

原文My responsibility to fight for democracy in Hong Kong

原标题:这是我的香港,我要尽我所能挽救它(图)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哈夫(资料图)驳斥了中共喉舌称美国参与了香港市民的“占中”活动的言论。(SAUL LOEB/AFP)

美国否认操控“占中” 国会人权报告点名张德江

【大纪元2014年10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10月12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反驳日前中共喉舌的指控,重申美方没有在香港占中中扮演任何角色及操控任何港人、团体或政党。近日美国国会发表2013年度中国人权和法治报告,特别提到张德江限制香港民主的态度。目前正在德国访问的中共总理李克强回应香港问题时,没有提及人大决议及之前的白皮书,此番话没有出现在中共官媒上。外界认为在香港问题上,中共高层明显不同调。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否认指控

日前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头版署名文章,直接点名美国国家基金会负责人,称其在几个月前就跟占中的负责人会面,并讨论占中有关事宜。文章还声称美国媒体对占中表现出异常兴趣,指责美国试图通过香港占中,搞“颜色革命”云云。

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哈夫反驳了中共党媒的指控,重申美方没有在香港占中中扮演任何角色及操控任何港人、团体或政党。她强调行动是由香港人发起,任何其他说法只是试图转移港人争取普选的意愿。

美国会人权和法治报告直指江派张德江

10月9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发布了2013年中国人权和法治发展年度报告,报告提到6月中共对香港白皮书,以及8月中共人大对香港政改的决定,令外界为香港前景担忧,并担心因此破坏香港的金融信誉和经济繁荣。

报告特别提到,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称“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在香港可能会产生灾难性后果”,及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反对任何“对抗中共政府”与“不爱国的人”成为行政长官候选人。

李克强回应香港问题没提白皮书及人大决议

今年6月10日中共出台香港白皮书,篡改了“一国两制”意义,强调中央对香港的控制权,今年6月中旬李克强访问英国时,双方签署近年来最重要的文件《中英联合声明》,内容也没有涉及刚发布的《香港白皮书》,凸显了高层在此问题上的不同调,该联合声明也因此没有在党媒上重要位置发表,被故意“冷处理”。

10月10日,在德国访问的中共总理李克强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谈并举行共同记者会,他回应香港占中问题时称,中共政府对香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做法没有改变亦不会改变,他还称相信港府有智慧处理,并保护外国投资者的权益、港人人身安全和财产。从头至尾,李克强没有提张德江的人大决议及之前的《白皮书》。

而李克强的这番回应,并没有出现在大陆官媒上。而喉舌《人民日报》11日发表署名文章,并罕见在香港占中进行到14天之际被批为“动乱”,外界认为在香港问题上,中南海存在二种明显的不同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