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栗戰書試水「習核心」 出手就連身居高位智囊都看呆了

56231

栗戰書試水「習核心」 出手就連身居高位智囊都看呆了 【阿波羅新聞網 2014-10-20 訊】作者:謝亦武

 放大字縮小字列印版 圖片版 PDF 國安委試圖將中央外宣辦納入的提議,遭到了劉雲山的堅決反對。栗在長文中要求中辦所有人員絕對效忠習近平,以至「九死而不悔」,更要求手下「用鮮血和生命保衛黨中央」,云云。就連身居高位的一些智囊人物都看呆了,紛紛猜測四中全會前將會有不測發生。但據全國人大的高層判斷消息說,此為「試水習核心」之舉。 中央辦公廳得到加強的狀況為鄧江胡三代所未有,而緊追毛澤東統治後半期的樣子,或曰有過之而無不及。毛時代的兩任中辦主任均未能如當今栗戰書一樣,僅過渡幾個月後就升任政治局委員。 楊尚昆是中共建政後的第一位中辦主任,終其十六年任期也未能進政治局;第二任汪東興幹了近八年才晉位為政治局委員。汪於一九七八年末淡出權力高層,此後八任中辦主任只有喬石一人是在任上晉陞政治局委員的。第五任的喬石比之於今日第十一任的栗戰書,速度還是慢了一些。 王兆國勉強混回副國級 中辦是極為敏感的地方,其地位也忽高忽低。從跨越鄧江兩代的溫家寶身上可以看得出來:一九八六年四月,溫在中辦副主任位置上依序升主任,次年得為書記處候補書記;而其前任王兆國則是以書記處書記(書記處書記享受副國級待遇)身份任本職的;到江時代,溫晉位一步,得為書記處書記並勉強弄上政治局候補委員,直到卸任中辦主任四年多後才得為政治局委員。 溫家寶雖最終官至正國級併當了十年總理,但其經由中辦副主任稍升後可謂備受壓抑。如果不是因為第五任中辦主任喬石曾任過書記處候補書記,溫一定會認為這個“候補”是專為他設置的。溫經曆書記處與政治局兩次“候補”是遭受壓抑的最明顯標誌,但比他的前任王兆國還是幸運了許多。王兆國以副國級之階被貶放福建,只弄到省長職位,連省委書記都未當上。幸好在中共十六大時,因團中央資歷在胡錦濤之前又曾是溫家寶中辦時的直接領導,才得以進政治局,勉強混回副國級序列。 接替溫家寶出任中辦主任的曾慶紅境遇要比前任好一些,直接成為書記處書記,但也只是政治局候補委員。此後,王剛之待遇亦如此,而王剛之後的令計劃則僅是書記處書記,並未得為政治局候補委員。令計劃任滿,轉為全國政協任副主席,只是在副國級別上平調,終未獲任政治局委員,這點比前任王剛還差。王剛卸任後,在十七大時得為政治局委員,稍後轉任排名第一的全國政協副主席。 辦公廳與政研室雙峰對峙 栗戰書在二○一二年九月由貴州省委書記調任中辦主任,兩個月後晉位為政治局委員,獲前十任所未有之榮寵。其晉陞下屆政治局常委的希望越來越大,中辦內部的“各種想法”也就多起來,比如能否在栗十九大進常委後中辦中層官員得到快速提拔。因此,也就有一些政治謀算較為老練的高層人士開始向中辦滲透。在中層往高層升遷的過程中,只有本部門最高首長的資源還不行,必須要跨部門聯繫支持資源。比如說,中央辦公廳下設研究室的人員傾向於聯絡與中辦平級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以及比中辦研究室級別高又低於中央政研室的國務院發改委。 在栗戰書看來是犯忌的此類聯繫,卻有其正當名頭,或曰業務協作或曰專業意見交流,等等。更微妙的是,現在的中央政研室主任王滬寧也是政治局委員且是與栗一起在十八大時“進局”的。比之中辦,中央政研室的資格要淺得多,其原稱“中央書記處研究室”,正式對外公開於一九八一年,首任主任鄧力群以中辦副主任兼任。從鄧的任職身份開始,就決定了中辦與中央政研室有扯不清的關係。鄧到中共十二大時升為書記處書記,是其後三任鮑彤、王維澄、滕文生所未能企及的。按中共官僚體系傳統,政研室比中辦級別要低,但到了栗戰書與王滬寧各以政治局委員銜出任兩機構首長時,前所未有雙峰對峙狀況出現了。 栗戰書欲奉“習核心” “警惕有人看中中辦特殊影響力,拉攏腐蝕”是栗戰書九月份一次內部講話的重點,所屬中辦的雜誌《秘書工作》全文發表栗的講話。“政治局常委在《求是》上發表內部講話都要刪節一些內容,栗戰書這一萬六千字長文一字未刪,天大的奇觀!”國家發改委的一位學者如此評價,但他說自己是“從上海有關媒體的轉載上看到的”。栗在長文中要求中辦所有人員絕對效忠習近平,以至“九死而不悔”,更要求手下“用鮮血和生命保衛黨中央”,云云。就連身居高位的一些智囊人物都看呆了,紛紛猜測四中全會前將會有不測發生。但據全國人大的高層判斷消息說,此為“試水習核心”之舉。 習近平不滿改革方案低質量 栗戰書長文中引用鄧小平確認江澤民地位的話“任何一個領導集體都要有一個核心,沒有核心的領導是靠不住的”。此種引證性說法至少說明栗本人有奉習為核心的打算。對於栗在自己體系內發表長文而不去《求是》雜誌發表,知情人士稱“怕《求是》那邊給壓縮”。另有消息指出:不久前,《求是》雜誌還向栗約稿,但被以“事務性工作太忙,沒空考慮理論問題”而推掉。兩相比較,可見栗對劉雲山主掌的意識形態體系是大有戒心的。 以王滬寧的學者底子不可能與栗戰書去爭“入常”機會,但試圖削弱後者權重的打算或許有之,如將作為中辦“保留地盤”的研究室(其中所設的經濟研究局為重頭)納入中央政研室。相反的消息則稱“王滬寧的地位發生了動搖”,或將離開中央政研室且繼任者也不再是政治局委員。有消息稱王滬寧因熟研馬列理論而與習近平理論本色太一致而無裨益,但事實是王滬寧的最長項是比較政治學,與馬列理論少有交集。 中央政研室本身是中共最高智囊機構,習近平在最近的深改組會議上,要求提高改革設計方案的質量,這不僅透露深改組運行不暢,也說明中央政研室與深改組在職份劃分上相當混亂,更意味著王滬寧的改革思路與習的想法不一致。運行並不順利的國安委事務性工作是由國家副主席李源潮負責的。與此同時,國安委試圖將中央外宣辦納入的提議,遭到了劉雲山的堅決反對。 《動向》2014年10月號 - See more at: http://tw.aboluowang.com/2014/1020/460283.html#sthash.eD6UlyQj.dpuf

高官狂妄过头 泄露国家重大机密 造成毁灭性打击 图——丁一夫:从“金瓶掣签”作假说起

【阿波罗新闻网 2014-10-19 讯】作者: 丁一夫 放大字缩小字打印版 圖片版 PDF 这一秘密的透露,在全世界佛教徒和藏人中引起的震惊,对中共政府本来就不佳的声誉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对于佛教徒和藏人来说,遴选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是何其神圣的事情,中共政府的宗教管理部门连这样的事情都会作假,那还有什么是可以信任的? - 大功告成的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向阿嘉仁波切透露了一个秘密,他们在金瓶掣签的签子上做了手脚,使得他们想要的候选灵童的签子明显突出,于是顺利地“掣”出了预定的灵童,取得了“反对达赖集团先期宣布班禅转世灵童的斗争”的一大胜利。 叶小文披露作假“胜利”青海省塔尔寺住持阿嘉仁波切曾经担任过全国政协常委、青海省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还担任过十一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寻访小组秘书长,他在回忆录《逆风顺水》一书中披露了一个史实细节:一九九五年底,由中共统战部一手筹划掌控,在拉萨大昭寺举行“金瓶掣签”选定了中共政府认可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后,在返回大陆的飞机上,大功告成的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向阿嘉仁波切透露了一个秘密,他们在金瓶掣签的签子上做了手脚,使得他们想要的候选灵童的签子明显突出,于是顺利地“掣”出了预定的灵童,取得了“反对达赖集团先期宣布班禅转世灵童的斗争”的一大胜利。 这一秘密的透露,在全世界佛教徒和藏人中引起的震惊,对中共政府本来就不佳的声誉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对于佛教徒和藏人来说,遴选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是何其神圣的事情,中共政府的宗教管理部门连这样的事情都会作假,那还有什么是可以信任的?正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太大了,它的确切与否会从根本上决定中共政府宗教管理部门和宗教政策的可信性,所以,海外关心西藏问题的中外人士在得知阿嘉仁波切书中描述的情况后的第一反应是:这是真的吗?我同海外友人谈论这一事件的时候,普遍的反应是,此举事关重大,需要确定到底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在海外生活,遇到此类新闻,习惯上的要求是,孤证不可确信,需要独立来源的旁证。虽然说,阿嘉仁波切是海内外知名的佛教高僧,在各方人士中都口碑极佳,佛家不打诳言,他的回忆录记录的是他的亲身经历,大昭寺的金瓶掣签他在场,他和叶小文同机返回大陆也有记录可查,他的话是可信的。但是孤证仍然是孤证。对于在海外生活的人来说,要确定此事,仍然需要独立来源的旁证。 何以认为作假并无严重不妥 最近我从一位大陆干部那里得到了旁证。这位干部说,金瓶掣签事件后,他在一次大会上听过叶小文的报告,叶小文讲述了他们怎么和“达赖分裂集团作斗争”的种种情况,其中就有阿嘉仁波切回忆录中披露的在金瓶掣签中做手脚的情节。这位干部说,那是一次相当规模的大会,并不是关起门来的小范围机密会议。叶小文在讲述金瓶掣签作假的时候,也并没有丝毫掩饰和不安,相反,他是相当高兴而自傲地讲述这次“胜利”。大陆来的朋友告诉我们,其实在大陆一定层次的干部中,听过叶小文或其他人讲述这次金瓶掣签“斗争”的人并不少,这不算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听的人也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带有阴谋色彩的亵渎神圣。 这是独立来源对“金瓶掣签作假事件”的旁证,阿嘉仁波切所披露的金瓶掣签遴选十一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的内情得到了证明。更深地思考这一事件,我们不得不想到,为什么大陆干部群体对这样的作假事件会普遍觉得并无严重的不妥,从中我们可以对建立在这样普遍认知上的中共政府现行宗教政策,得出怎样的结论?中共是以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为指导的政党,唯物主义是这个政党认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唯一真理。这个哲学根本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及社会发展理论紧密结合,成为一种能够解释一切社会现象、能够贯穿共产党的革命纲领与目标、能够为党的方针、政策和策略服务的体系。全世界共产党的一套理论和话语,能够为各国共产党所做下的任何残酷的、血腥的、反人类的事情做出辩护。在那个体系中,即使是最违反事实与常识,最不道德的事情,也可以解释得合情合理。 根据这个党的意识形态,宗教是人类社会进步过程中,还处于落后社会阶段的产物。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任何宗教信仰都是唯心主义的,所以是一种错误的不科学的世界观。宗教作为一种对世界的唯心的错误认知,是一种落后的社会意识形态,随着社会进步,必然会消亡。而共产党的革命本身,是要和这种错误的落后的东西作斗争。 中共以宗教为敌的强硬政策 这一套理论,在中国大陆的中学大学里是所有人的必修课程,已经教了半个多世纪。可以说,如今中国大陆上所有受过中学教育的成年人,都受到过这一套说辞的熏陶。而党员和党的干部,则必须至少在表面上以这一理论为信仰。 中共的宗教事务管理局和宗教政策,离不开这一套理论的原则和指导。于是,信奉唯物主义而视宗教为落后与错误的共产党人如叶小文者,掌握著这个世界上最大人口国家的宗教,这样显然荒诞不经的关系,对中共来说就不仅是合理的而且是必须的,它没有明说的理由就是,共产党管宗教,说到底是要和宗教作斗争,是要在眼下让宗教为党和国家服务,并且促使宗教早日消亡。 所以,中国各级宗教事务管理机构和宗教法规与政策最大的特点,是它完全把宗教当作一种“异己”的对象,在内心里是敌视一切宗教的。在对待藏民族的藏传佛教时,中共一方面声称“反对宗教政治化”,其实目的是贬低和削弱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政治地位,另一方面则坚称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决定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转世,坚持金瓶掣签的权威性,全然不提乾隆时代提出金瓶掣签的时候,整个清朝皇室都是佛教信徒的事实。中共以一个唯物主义者的身份来干涉他人的宗教,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还强行要对活佛颁发“活佛证”,对喇嘛颁发“喇嘛证”,无证则为非法。而在实施“金瓶掣签”的时候,弄虚作假也就不以为耻辱,反视为光荣了。 如今,中共对待宗教的态度,正在向改革开放前的强硬政策倒退。迫害法轮功,打压家庭教会,强拆十字架,强行干预穆斯林的宗教生活,都是出自于中共以宗教为敌的观念。 - See more at: http://www.aboluowang.com/2014/1019/459969.html#sthash.fWO58Zwh.dpuf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