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刘源智囊曝军中还有大老虎 扯出宋祖英?

56252

 

10月17日,有港媒报导,中共总后勤部政委刘源的智囊张木生发表演讲,大曝军中还有比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更厉害的“大老虎”,甚至动用军费。分析认为,张木生指的可能是另一名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另外,传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姘头宋祖英也曾动用军费。(大纪元资料室)

刘源智囊曝军中还有大老虎 扯出宋祖英?

【大纪元2014年10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孙琦骁综合报导)10月17日,有港媒报导,中共总后勤部政委刘源的智囊张木生发表演讲,大曝军中还有比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更厉害的“大老虎”,甚至动用军费。分析认为,张木生指的可能是另一名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另外,今年7月份,曾有消息称,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姘头宋祖英因违规动用军费开音乐会,遭到中纪委和军委的双重调查。

张木生曝军中还有比徐才厚更厉害的“大老虎”

10月17日,香港媒体凤凰网报导,中共总后勤部政委刘源的智囊张木生在应邀发表演讲时,大曝军队腐败,称谷俊山涉案三百多亿元,压到其身上的有八亿六千万元。徐才厚一个人就(贪)十几亿元,还有比他厉害的,不仅仅是买官卖官,还敢动用军费。

张木生是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工作研究室研究员,中国税务杂志社社长,其父亦为中共前高官,和刘源是非常亲近的老朋友,也被一些海外媒体称为刘源的政治发言人。

谷俊山是中共前总后勤部副部长。今年3月31日,谷俊山案被正式提起公诉。据查,谷俊山涉案金额高达几百亿元,其中谷个人贪占6亿多,是中共军队有史以来最大的贪腐案件。

有消息称,谷俊山在调查期间“供出了几乎所有人”,特别是前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

6月30日,徐才厚被查处。有港媒披露,徐才厚住院后,其秘书曾在徐军委办公室发现数百张银行卡上交军委,徐被调查后,共上缴八百张银行卡,合计超过8亿元。另有消息称徐才厚家族在香港洗钱百亿港元。

分析认为,张木生说到中共军队中有人“不仅仅是买官卖官,还敢动用军费”,这个人很可能是另一名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

传郭伯雄涉买官卖官与贪污军费

郭伯雄在西北47军起家。据《江泽民其人》一书介绍,90年代初,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到陕西视察,顺便去了47军,江在午休时,作为军长的郭伯雄亲自为江站岗,从而攀上了江,最终在2002年爬到了中共军委副主席高位。

据悉,郭伯雄与徐才厚都是江泽民部署在军中、监控中共前军委主席胡锦涛的重要棋子。作为江泽民的“监军”,徐、郭二人在军中几乎是为所欲为。有消息称郭伯雄家财早在2010年就超过百亿。

今年8月,有港媒披露,徐才厚被“开除党籍”接受调查后即交代了不少事涉郭伯雄的违法事实。其中经济违法部分主要是涉及买官卖官,因中共军队实行“双首长”制度,晋升将军级、校级,一定要经由徐才厚和同任军委副主席的郭伯雄二人共同签字同意,方能过阙,所以郭伯雄也收受了大量“钱财”。

另外,今年5月,有自称“总政知情干部”者在海外媒体上发表公开信称,“巨额军费早已落入郭伯雄家族囊中”。信中揭露,郭伯雄贪赃的巨额来源,除了买官卖官卖地的“收益”之外,还有海量的全军采购武器装备弹药的惊人回扣,粗略估算应不少于千亿元。

张木生爆料扯出江泽民姘头宋祖英

7月14日,署名“老沙鸥”在新浪微博发帖说:援引海外媒体7月13日消息,中共海政文工团团长、正军级女高音宋ZU英因涉嫌于2002年、2003年和2006年违规动用军费和文化部有关经费分别在悉尼、维也纳和华盛顿举办个人音乐会,正在接受中纪委和军方检查机关的双重调查。

帖中的“宋ZU英”,即江泽民的姘头宋祖英。该消息没有得到中共官方的公开证实,但有媒体报导称该消息震动大陆娱乐界。此次张木生提到中共军中有人“动用军费”,使人不免再次联想到宋祖英的这一丑闻。

据网上资料查询,2002年12月20日晚,宋祖英在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开了海外的首次个人独唱音乐会;2003年11月23日,宋祖英在奥地利维也纳著名的“金色大厅”又开了一次独唱音乐会;2006年10月,宋再一次在美国肯尼迪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开了独唱音乐会。

四中全会期间 传10万中共军队将入疆

【大纪元2014年10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在中南海博弈激烈时刻,中共四中全会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召开。最近,新疆连续发生多起暴力袭击事件,事件已造成逾50死上百伤。据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称,由于当地警力不足,传中共将调动10万军队入疆戒备。

据港媒《东方日报》引述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消息,从本月十日至前日,十天内分别在巴楚县阿克萨克玛热勒乡、巴楚县农贸市场、阿纳库勒乡、色力布亚镇连续发生暴力事件,造成五十多人死亡,逾一百人受伤。

该中心还称,近日,巴楚县已进入戒严状态,中共军队更罕见地加入戒严,驻守各乡、镇交通要道,显示新疆局势失控及武警警力不足。该中心分析,估计四中全会上将讨论让约十万部队转成武警机动部队,及将文工团退出现役等军队编制问题,用以应对新疆局势。

中共四中全会在港人的一片抗议声中,于10月20日至23日在北京召开,当局高度戒备。而对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如何处置,将是此会最大的看点之一。

就在此敏感时刻,10月18日,新疆南部喀什地区的巴楚县又传出发生暴力袭击事件。但此消息中共官方尚未报导。

据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报导,10月12日的这起暴力袭击事件发生在巴楚县农产品贸易中心,即当地农贸市场。

报导称,有四名武装分子携带砍刀和爆炸物对巡逻的警察和商贩进行袭击,并燃爆巡逻车,共造成18人死亡,数十人受伤,袭击者全被打死。4名袭击者年龄在25至30岁之间,全部来自巴楚县的阿克萨克马热勒镇。

而在10月10日中午,在皮山县公安局旁的老巴扎(市场),有2名手持刀具骑摩托车的人,将该县警察帕立丹•克热木杀死后,又逃往该乡的多个地点,杀死包括警察在内的五人。俩人在事发后第二天被警察当场开枪打死。

在中南海局势敏感时刻,新疆频频发生重大暴力事件。就在周永康案公布前一天,7月28日,新疆莎车县发生流血暴力事件。官方称,事件共造成96人死亡、13人受伤、215人被抓。而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此次冲突致上千死亡,中共特警、武警全部都进驻村庄、连交通警察都佩枪。

此前,在习近平为期4天的新疆视察刚刚结束之际,今年4月30日晚上,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大爆炸,造成3人死亡,79人受伤,挑衅意味明显。

5月22日,亚信峰会刚刚闭幕第2天,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最大早市发生连环大爆炸,官方称至少31死94伤,现场血腥惨烈。

而在去年8月审理薄熙来案前夕,新疆也发生暴力流血冲突事件。2013年8月20日,新疆叶城县公安对维吾尔人聚会进行清查时,双方发生冲突,造成16死20伤,包括一名警察死亡。事后,当局抓捕了60多名维族人。

据悉,新疆长期控制在江派周永康手中。此前有报导称,新疆很多冲突是中共江派一手策划,为达其政治目的而挑动激化矛盾的。

近年来,薄熙来的密友王军从中信退休后也不断在新疆发展,从王震时代新疆就是左派的领地。新疆也是薄、周政变计划中三条退路之中的一条。薄、周政变因王立军的出逃而彻底败露。

而掌控新疆多年、被称为“新疆王”的王乐泉,因有江泽民、周永康撑腰,在2009年新疆“七五流血事件”中未被追究,此后被调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书记,成为周永康的副手。

周一(20日)起,中共四中全会在港人的一片抗议声中在北京召开,对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处理是最大一个看点。(AFP PHOTO/Greg BAKER)

四中全会最大看点 习近平“宪法梦”背后的生死博弈

【大纪元2014年10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薛飞综合报导)周一(20日)起,中共四中全会在港人的一片抗议声中在北京召开,会议的主题是“依法治国”,其中对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处理为外界关注,。目前,中共面临一系列跟法治有关的严重挑战,国内风起云涌的维权抗争、香港民主抗议和新疆不断发生的暴力事件等。习近平“宪法梦”背后的生死博弈是最大看点。

群体事件暴增 流血冲突不断

10月20日中共四中全会召开的第一天,在北京“三办”(即中共国家信访局、中共人大、中纪委信访接待站)外上万访民聚集上访,现场人山人海。

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朱易对德国之声表示:现在中共领导层希望推动“依法治国”,一大背景就是中国社会冲突不断、群体事件频发。跟不上时代的法治理念与快速发展的社会不匹配,“这是当前的主要矛盾”。

10月14日,昆明晋宁县晋城镇富有村发生大规模的征地流血冲突,造成8死18伤,死者中,两人系村民,六人来自施工方(黑社会及警察)。曾举报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的云南省退休省级高官杨维骏披露,强占农田是导火索,按照市场价当地的农田一亩卖400万元,而给村民只有一亩12万的价格,一亩就相差300多万。当地村民过去三年来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当地征地的问题未果,最终酿成了惨剧。

这起事件只是过去数年间全国各地因征地致流血冲突的冰山一角。据民间网络不完全统计,今年一至九月共发生各类维权、示威、强征、冲突等事件15,548起,平均每天近57起,现场图片达15万张。其中一月份成为发生次数最高月,达到3,779起。

中国大陆群体事件风起云涌在过去10多年来尤为突出,不但民众抗暴次数暴增,规模也不断扩大,表现更为激烈,示威民众的反抗意识——不束手待毙的意识日渐增强,民众冲击政府办公楼、烧毁警车、缴获警用器械、反抓捕施暴警察的新闻近两年来不断涌现。

冲突背后的法制被破坏

近些年来中国群体事件暴增的背后正是中国法制的全面被破坏,民众生存受到直接威胁,被逼抗争。

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为镇压法轮功,建立类似于盖世太保的特务组织“6‧10”办公室,挂靠在各级政法委之内,其权利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同时还有权干涉特务、外交、财政、军队、武警、医疗、通信等各个领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共第二权力中央”。

而各地的政法委主任一般由公安局长兼任,也造成了政法系统警察权力一支独大,大陆整个公安体系执法犯法、执法乱法的现象十分严重,警察不断在抢尸,截访,在监控和打压良心人士,在充当暴政的打手,在血腥强拆中自甘沦为掠夺者的马前卒……制造了大量惨绝人寰的命案和冤案。

与此同时,由于社会矛盾激化,政法委随时需要调动武警镇压民变,为政法委势力膨胀提供了可能。过去几年,中共维稳经费年年都超过了军费开支,高达1,100亿美元的维稳经费,将中国百姓视为敌人来镇压。而当局的镇压更进一步导致了社会矛盾恶化。

江苏无锡维权人士吴士明曾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各地拆迁办都是周永康的各级政法委书记兼职,近年仅无锡的暴力拆迁就害死了五十几人,在全国欠下了大量血债,制造了无数冤民。

深圳维权人士杨林认为,周永康推行暴力维稳,使各种社会矛盾突显和激化,比如严厉对待法轮功问题,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问题,民主党派和各界异议人士以及暴力拆迁等问题。

“宪法梦”背后的生死博弈

2012年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事件,江泽民集团政变图谋被曝光,导致薄熙来下台,周永康下台,政法委在“十八大”后被降级。

习近平上台后直接面临中国大陆法制的全面被破坏,要想正常执政,就必须把被江泽民严重破坏的法制拉回原来的轨道,因此提出了“宪法梦”。2012年12月4日,习近平在纪念“八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的大会上强调维护宪法权威和捍卫宪法尊严。被称为习近平的“宪法梦”的开始。

但随后发生《南周》事件,江派刘云山删除《南方周末》在2013年元旦献词中提及习近平的“宪法梦”。数日后,习近平在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发表罕有强硬讲话,称“全力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重提“宪法梦”!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会议上宣布,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直击江派死穴。

习、李现政权同江泽民集团的生死搏杀持续至今,成为海内外的聚焦点。也让世界窥视到法轮功问题原来是当今中国时局的核心问题。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制造了活摘器官等一系列骇人听闻的罪恶,耗费了国民生产总值四分之一的社会综合资源(最高时到达四分之三),造成了无数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波及几亿人,也打掉了中国人最基本的道德和良知。人性恶的一面无限度放大,把整个社会导向假、恶、暴、色情,追逐金钱和利益,道德全面堕落。

这场迫害的灾难性后果已经到了让当政者也无法收拾、无法掌控的地步。没有了基本的道德价值,社会已经无法维系,中共统治的根基正在瓦解,民间抗争的硝烟四处弥漫。出于对政权垮台的恐惧,现任当权者不得不进行某种改革。

香港被拖进中南海博弈中

当权者一方恐惧失去政权不得不试图有限恢复秩序。而迫害者因恐惧被清算,不惜一切代价让局势混乱,甚至不惜谋杀,香港近期的局势不断升温即是在此背景下被设局。

中共四中全会召开前,在中共通过近年来对香港强推洗脑国民教育、黑帮乱港、政改白皮书等举动的有意刺激下,香港终于爆发了“雨伞运动”。

事实上,香港三年来发生的不少大事件,如反国教运动、香港电视发牌风波、林慧思老师事件、《明报》前总编辑被刺等,事件背后都涉及到中共最高层的习、江之间的生死搏击,这些事件亦都演变成香港民间对抗强权的正邪力量交锋。

2012年王立军事件以来中南海严重分裂,香港的乱局即是江派为逃避清算设局搅乱香港、试图拉习近平下台所造成。

敏感时刻 新疆暴力事件不断

四中全会期间,与香港“雨伞运动”正处胶着状态之际,新疆巴楚县农贸市场近日发生暴力袭击事件。据悉,该事件共造成22人死亡,其中18名警察和商贩被杀,四名武装份子被打死,另外还有数十人受伤。但诡异的是,该事件发生多日后仍未见官方通报。

数日前,新疆和田皮山县发生暴力袭击事件,至少造成八人死亡,其中有数名警察和协警被杀。

据悉,新疆是周永康势力盘踞多年的地盘,也是薄、周政变计划中三条退路之中的一条。掌控新疆多年、被称为“新疆王”的王乐泉,因有江泽民、周永康撑腰,在2009年新疆“七‧五”流血事件中未被追究,此后被调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成为周永康的副手。

过去一年多来,敏感时刻,新疆发生多起重大暴力事件。周永康案公布前一天,新疆莎车县发生“7‧28”流血暴力事件。官方称,事件共造成96人死亡、13人受伤、215人被抓。而据《自由亚洲电台》获得的消息称,暴力事件致上千死亡,中共特警、武警全部都进驻村庄、连交通警察都佩枪。

今年5月22日,亚信峰会刚刚闭幕第二天,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最大早市发生连环大爆炸,官方称至少31死94伤,现场血腥惨烈。

今年“五‧一”前一天,习近平为期四天的新疆视察刚刚结束之际,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大爆炸,造成三人死亡,79人受伤,挑衅意味明显。

今年2月14日,新疆阿克苏发生暴力事件,共15人死亡,其中八人被警方开枪射杀,三人被炸弹炸死,另有两名民众和警察死亡。

中共体制内一切改革都是空谈

对于此次中共当局高调宣称要推行“依法治国”,外界认为其实中共的“依法治国”与西方理念并不同,当局的目的还是在于通过强化“法制”来实现对社会更有效的治理,要实现司法独立不大可能。

《大纪元》特稿曾经发文称,目前,习、李上任后面对的就是危机四伏的政治经济局面。然而习、李的所有举措,不管政治、法制、还是经济,方方面面都受到中共特权阶层的强力阻击。这不仅仅在于中共这样一个专制邪恶机制不可能允许实质性的改变,更在于现政权的任何改变举动,触动到中共内部以江泽民为首的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的神经,而受到强力阻击。

江泽民集团为自保,根本不会去考虑大众的利益、国家的命运,甚至不会在意中共政权的最后命运,可以说是末日的疯狂。

而对法轮功的迫害涉及到整个社会,直接牵扯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亲属达数亿之众。这场持续大规模的公开的政府违法犯罪行为,事实上让任何冠冕堂皇的说辞都成为笑谈,任何改革、把社会导向正轨的努力,也变成镜中花、水中月。

因此,对法轮功的迫害问题成为最高当局无法避开的关卡。涉及数亿人的法轮功问题不解决,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不清除,改革根本推动不了,现任当权者的任何改革都是白搭,都是自欺欺人,他们无论做什么,都是白做。

特稿称,迫害问题不能得到正确解决,中国社会将无法进入良性的发展轨道,由此引发的社会、政治、经济的危机终将爆发,中共高层由此产生的分裂和对立愈加严重,敏感的局势使得处于分崩的中共政权随时可能倒台。

中共犯下累累罪行,已无可救药。这个邪恶政权注定将被历史淘汰,不解体中共,现今最高当权者自己也将越来越陷于被动与危险之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