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為「最愛」徐才厚和薄熙來滅火卻無濟於事。

 

徐才厚從一個老實八交的農村孩子變成幫助江澤民毀滅中國的罪犯!

 

【人民報消息】近幾天,各媒體把「2億現金是甚麼概念?」換成了「16億現金是甚麼概念?」,主人公的名字由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換成了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 

徐才厚拿命換錢 

有報導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女兒家中共搜出16億現金。據查資料:一億元人民幣重1250公斤,即1.25噸,16億元重20噸。1億元人民幣體積約1.07立方米,16億元人民幣體積為17.12立方米。實際因紙幣有縫隙,實際體積大一倍以上,即35立方米。在雙人大床上堆起來有三層樓那麼高。可見徐才厚家更不是一般的豪宅了。 

2013年2月,拿命換錢的徐才厚確診患晚期膀胱癌。 

3月兩會後徐成為「軍隊退休老幹部」,患癌住院期間,其秘書發現徐軍委辦公室內有數百張銀行卡,上交軍委。徐才厚被調查後,共上繳800張銀行卡,金額至少8億元以上。另外,徐才厚家族在香港「洗錢」百億港元。 

實際上,擁有的錢到一定數字後,就變成了符號,沒有甚麼實際意義了。但對於調查組來說卻有實際的意義:那就是如此多的現金是從哪裏來的?做了甚麼樣見不得人的大買賣能有如此巨大的利潤?做了甚麼樣見不得人的大買賣,徐才厚達到了江澤民的「軍中最愛」標準? 

● 薄熙來被判刑後,周永康在劫難逃 

2013年3月兩會,周永康(原名周元根)退休交出所有的職務,4月份他回老家一次。村民回憶,那天,在很多便衣警察的保護下,周元根微笑著和上百名鄉鄰握手。「和村民小聚的整個過程中,他只是微笑,沒說一句話。」也有村民說,那次回來,周說過這麼一句話:「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來看望大家了。」 

原來,周永康從中紀委的「內線」得到可靠消息,他將被逮捕。原因和在海外被起訴的罪名是同一個:「反人類罪」、活摘器官。 

2013年8月19日,薄案開審前兩天,薄家族人發布微博帖文:「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也不能讓熙來夫婦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是當時的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只不過他們倆開了頭。」 

8月22日上午,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以「涉嫌貪污、受賄、濫用職權罪」在濟南中級法院第五審判庭開庭。薄熙來案一審判決無期徒刑後,「@瓜瓜薄2013」發布微博說:「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不能讓父母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特別是得到了某首長(江澤民)的支持,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在參與!只不過他倆開了頭。要死大家一塊死!」 

薄熙來夫婦把法輪功修煉者迫害死後,賣去做塑化人。行情?沒摘器官的一具完整屍體是100萬美金,摘了器官的行情是80萬美金。軍隊後勤部門為此不知賺了多少錢,因為大山裏那些巨大的軍事防空洞秘密關押了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 

難怪薄熙來、周永康和徐才厚個個的錢都堆積成山。 

● 徐才厚組織班子給自己寫傳記 

薄熙來判決無期徒刑後沒幾天,2013年9月份徐才厚讓軍隊組織寫作班子為自己塗脂抹粉。

中秋節前後,《徐才厚傳記》組一行,尋訪徐才厚的母校九三小學。大連市和西崗區政府聯繫了多位徐才厚的小學同學和任課老師。據徐才厚小學同學文玉等人回憶,徐才厚的父親在西崗區附近做工,農村出來的徐才厚沉默寡言,卻特別好學,還擔任過班裡的學習委員。 

《徐才厚傳記》組的編寫人員還找到臥病中的當年教徐自然課的老師,老師對徐也讚譽有加。1957年,14歲的徐才厚考入大連市第二十一中學。徐才厚初中班主任李榮春老師了解到的情況是,徐才厚的父親當時在西崗區做工,同學和老師隱約得知,徐家好像只他一個孩子。二十一中學現任校長王慧也聽徐才厚昔日同學說起,徐初中時代為人老實,讀書很用功,此後順利考入大連市第八中學。 

《徐才厚傳記》組和反貪專案調查組同時進行 


 

2014年1月20日觀看演出,徐才厚排在第四個出場,以為啥事沒有,很開心!

習近平打虎與其他人的處理方法都不一樣,事先沒有預兆。 

2014年1月20日是徐才厚最後一次在公開場合露面,當時在人民大會堂為駐京部隊退休高官們舉行迎新春文藝演出。習近平接見老幹部時,退了休的徐才厚不但參加接見,而且排名還不低。十六大幫助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的張萬年跟在習後面,郭伯雄排第三,徐才厚排郭伯雄之後,第四個出場,看CCTV的新聞,發現頭髮花白、身患癌症的徐才厚笑的很開心。 

6月30日,中央宣布,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給予徐才厚開除黨籍處分,移送檢察機關依法處理。並指控其涉嫌「收受特大巨額賄賂」,徐才厚成為中共軍隊建軍以來因貪腐被查處的最高級將領。 

10月28日,新華網以《徐才厚涉嫌受賄犯罪案移送審查起訴》為題報導說,2014年10月27日,軍事檢察院對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賄犯罪案件偵查終結,移送審查起訴。 

報導說:軍事檢察院偵查查明,徐才厚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晉升職務提供幫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賄賂,數額特別巨大;利用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利,其和家人收受他人賄賂,數額特別巨大。徐才厚對受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此前,中共中央決定開除徐才厚黨籍,中央軍委決定開除徐才厚軍籍、取消其上將軍銜。 

徐才厚1943年6月生於遼寧瓦房店,1971年4月入黨,1963年8月入伍,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電子工程系畢業。 

● 哈軍工老同學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徐才厚就讀過的哈爾濱軍工大學同學老滕在「鳳凰博報」老滕的博客裏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徐才厚同學,你怎麼混成如此下場?(修改稿)》。文章透露了農村出身的徐才厚昔日是如何勤奮和謹慎的,以及本來要轉業回地方卻突然高升直至走上不歸路的事實。 

文章回憶說:記得1963年8月,我們大連市14位考上哈軍工的高中畢業生一起上火車,大連8中的徐才厚就和我坐在一起。黑黑瘦瘦的,說話還有點靦腆。開學後,我們都分在電子工程系,分屬兩個學員隊(63─7隊和63─8隊),不是同一個班。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有音樂天賦,只要開會拉歌,他就是63─8隊的指揮。我經常在路上碰到他,兩個大連老鄉自然要站下來聊聊天。我敢說他在大學五年是個老實巴交的學生,謙和有禮,低調做人,幾乎回憶不出他有甚麼不良表現。 

「四清」運動後從巴彥縣回到學院,一次在大操場見面,他知道我入黨了,曾表示,自己入不了黨,指導員有成見,挺鬱悶的。文革亂世,他屬於「跟著走」一類,沒有參加任何過激的活動。到黑龍江省的北大荒39軍鶴立農場「接受再教育」的一年三個月,他的表現也不錯。 

1970年春重新分配,我們在鶴立農場的土路上互相道別,他是全學生營約十多個到瀋陽軍區參軍的同學之一,他出身工人家庭,根紅苗正。我們都羨慕他們能重穿軍裝,畢竟那個時代我們對從軍入伍是很嚮往的。 

我分在中科院科研所搞科研。徐才厚在部隊多年當基層幹部,聽說一直謹慎小心,是個老實聽話的本份幹部。但1980年代初軍隊大力提拔知識分子出身的主官,他本來要轉業回大連,一下子機遇臨頭,命運把他圈進高升的那一撥人中。後來,他的仕途順風順水,從長春進北京後,直看得我們眼花繚亂。20年裏官越當越大,最後當了上將,軍委副主席,乖乖,成為哈軍工同學裏非紅二代的寒門子弟在軍方地位最高的人。我們曾為他高興,以他為榮,…… 

● 被江澤民提拔上去的都得了癌症 

接下去,老滕說了一些在薄一波看來是門外漢的話:「我在想,一個人變壞是有個過程的,是漸進的。不能說他一開始就是壞人。徐才厚要是個壞蛋,怎麼會一路綠燈嗖嗖地提拔上去?」 

其實,不明究裡的人,看看江澤民在主席臺轉著圈兒的看女服務員的眾多醜陋圖片,就會知道正因為徐才厚越變越壞,才會一路綠燈嗖嗖的提拔上去。已經作鬼的黃菊就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 

原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因為道德敗壞,本應撤職,江澤民把他保了下來,說讓他2002年任期滿時退休了事。2001年到2002年前半年,政治局五次會議要求江按照鄧小平的安排,十六大交出黨政軍三大權給胡錦濤,江提出要求把自己親信送進政治局和常委會,並為了讓鎮壓法輪功的幹將羅幹進入常委會,把七常委改為了九常委。 

四季發情的黃菊不但沒有退休回家,而且被江送進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而且任副總理。黃菊的任務是甚麼呢?專職跟總理溫家寶搗亂。結果大家都看到了,黃菊突然得晚期癌症,被病痛折磨到不成人樣才死去。有人說,如果黃菊2002年下臺回家,不幫著江澤民幹那麼多壞事,現在興許還活著。 

老滕寫道:「早年他(徐才厚)請同班同學吃頓飯,大概是公款報銷,還特意聲明說:『今天我腐敗了一次。』也說明他當時內心惴惴。」「在香港的老同學劉蘇民告訴過我,徐才厚的家剛搬到北京的時候,蘇民兄去看他,發現家裏只有個電風扇,大夏天熱得流汗,蘇民說,我從香港給你發一臺空調吧,徐才厚嚇得直擺手:『不行不行,首長家裏都沒有裝空調呢,我哪敢!』」 

這是哪年的事?1985年江澤民當上海市長時,徐才厚是陸軍第十六集團軍政治部主任;1990年江澤民當政第二年,鄧婆婆在,徐才厚任十六軍政委;1992年徐才厚調到北京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助理、主任助理兼解放軍報社社長。徐才厚家裏只有個電風扇應該是1992年的事。1992年的總政治部主任是於永波。徐才厚是2002年11月接任的。說起來這裏還有段故事。 

2002年春節,江澤民在中南海懷仁堂宴請解放軍高級將領。江在會上宣布:「政治局通過,由國務院從『政府特別時期的經費』中,撥出一百億元,來改善軍隊的福利待遇。」 新年一次性特別津貼團級以上高級軍官:團級十萬元,師級二十萬元,軍級五十萬元。每年為軍隊增建一百所療養院,經費另由國務院調撥。 

酒酣耳熱之際,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於永波竟然連續高呼「江主席萬歲」的口號,被喊昏了頭的江澤民樂不可支,一手舉杯,一手作揖,逢人便說「拜托,拜托」!後來有人說於永波喊「江主席萬歲」的代價是自己患上了肝癌,半年之後連出席公開會議都困難了。2002年11月十六大徐才厚接替於永波,結果徐才厚走的更遠,得了膀胱癌,一查就是晚期。 

● 看看江當政這個歷史時期徐才厚的簡歷 

讓我們看看徐才厚一路綠燈往上爬時中共國的大環境:二奸二假的江澤民是黨的「三呆婊」,是中共國的「江核心」,這注定了火箭提拔上來的會是甚麼樣的人。 

1989年5月,六四屠殺最大的受益者江澤民代替趙紫陽任總書記,隨後又得政軍兩大權。1997年2月鄧小平去世。江澤民頭上沒了鄧婆婆,徹底為所欲為。 

讓我們看看這個歷史時期徐才厚的簡歷; 

1993年任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兼解放軍報社社長;1994年,徐才厚任解放軍總政治部副主任;1996年徐才厚離開北京,調任濟南軍區政委、軍區黨委書記,這是他將被提拔的前兆,有了集團軍的領導資歷,再有地方大軍區的領導資歷,再往上提拔,其他軍頭們無話可說。 

此時的徐才厚已經不是老同學印象中的那個不敢接受空調機的徐才厚了,而是江澤民在軍隊中的一個得力馬前卒。不信,讓我們再看看徐才厚接下去的仕途。 

1999年徐才厚被江澤民調回北京,任中央軍委委員、解放軍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總政治部黨委副書記。總政治部主任是吹捧江的於永波,徐才厚這個常務副主任就是等著接班的。雖然不能馬上接班,江還給了徐才厚一個人人不敢得罪還要巴結的職位「中央軍委紀委書記」。2000年,徐才厚任黨、國中央軍委委員。為他掌握軍隊大權鋪平道路。 

2002年,徐才厚任中央書記處書記、黨、國中央軍委委員、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總政治部黨委書記。2004年,徐才厚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副主席。2005年3月兩會後,徐才厚任中央書記處書記、黨、國中央軍委副主席。2007年,徐才厚任中央政治局委員(至2012年11月),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至2012年11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至2013年3月)。 

● 徐才厚幫江除去此生的「最怕」才成為了江的「軍中最愛」 
 


 

徐才厚和薄熙來在江澤民的調教下成了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

為甚麼徐才厚成了江澤民的「軍中最愛」?這要看甚麼是江澤民生命中的「最怕」。誰幫忙除去江此生的「最怕」,江就讓誰升官發財。 

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說出了這個秘密。徐才厚、周永康被捕後也供出了自己滾滾財源的來處──活摘信奉「真、善、忍」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高價販賣。 徐才厚今年8月下旬被搶救過來之後,說經過考慮要配合黨組織的一切行動,但作為交換條件,他提出了四點要求,其中一點就是「希望中央對所有涉貪官員(包括前軍委主席江澤民)都能夠一視同仁」。 

哈軍工的老同學寫道:「近日天氣燥熱,夜裏輾轉反側睡不著,我在心裏向下了地獄的徐才厚大聲疾呼:才厚老同學,你怎麼混成如此下場呀?你怎麼如此糊塗昏聵呀?你要那麼多的錢和房子幹甚麼!一日三餐,一張三尺床,人生足矣!生不帶來死不帶走,這個淺顯道理你難道不明白?」 

其實他寫的另一段話解答了自己的輾轉反側:「我聽原16軍一位朋友說,徐才厚調北京前曾對身邊同事說:『我這次進京,恐怕走上一條不歸路。』大家以為他是在開玩笑,他認真地說:『高處不勝寒啊!』」 

原來,徐才厚說的這個「寒」是「助江為虐」「自掘墳墓」「不寒而慄」的寒。 

「重大決策終身追責制」的現實意義 

哈軍工的老同學最後寫道:「徐才厚或許只算個中等個頭兒的老虎,我相信有比他還大的老虎,能否擒下?我們大家拭目以待吧。 」 

軍委副主席若是個「中等個頭兒的老虎」,那隻有軍委主席級別的才能算是大老虎。那就沒別人了,只有江澤民。 

所以,2014年10月20日在北京召開的十八大四中全會上,習近平沒有宣布對已被關押的周永康個人做甚麼進一步處置,而是建立了「重大決策終身追責制」。這手兒很到位。 

這個追責制一經建立,再在「黨要管黨、從嚴治黨」,「黨要管軍、從嚴治軍」的規定下嚴格執行,那江就沒個跑兒! 

誰要跳出來阻止執行,誰要跳出來威脅說罷免習近平的「國家主席」,都等於是當眾宣說自己有問題,當眾自爆其醜。 

● 一環扣一環,環環逼近江澤民 

10月20日,十八大四中全會建立了「重大決策終身追責制」。 

10月25日,王岐山在北京召開中紀委第四次會議。王岐山指出,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黨規黨紀嚴於國家法律。各級黨組織和全體黨員尤其是黨員領導幹部,必須受到黨章黨規黨紀的剛性約束,必須模範遵守國家法律法規。 

10月27日,軍事檢察院對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賄犯罪案件偵查終結,開除黨籍軍籍、削去上將軍銜,移送審查起訴。 

10月30日,在習近平的提議下,全軍政治工作會議在福建省上杭縣古田鎮召開。11月3日下午,軍委主席習近平出席會議並講話。習近平點出徐才厚的名字,說嚴肅看待徐才厚案,要求全軍徹底肅清徐才厚的影響。 

為甚麼?徐才厚的影響有那麼大嗎? 

還記得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那幕悲劇吧?時任總理溫家寶急的摔了電話,軍隊也不出兵救人。 

2008年12月9日,新華網轉載了解放軍報的一篇長篇報導《總參謀長陳炳德撰文憶汶川大地震救災的日子》,這篇憶文從始至終,有五處提到「軍委首長」江澤民,也就是說從抗震救災一開始,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軍委委員、總參謀長陳炳德就是直接向江澤民匯報、請示,而且按照江的意思行事的。令人震驚的是,尤其在七十二小時之內,總參謀長陳炳德向江澤民匯報頻繁,而黃金救生時間一過,就不需要向江領甚麼旨意了。總參謀長陳炳德撰文透露說,他們不主動向軍委主席胡錦濤匯報震情,而是胡錦濤一次次打電話向陳炳德打聽消息和下達命令,而陳炳德一邊搪塞、一邊拖延。 

陳炳德是十六屆、十七屆軍委委員。郭伯雄、徐才厚都是十六屆、十七屆軍委副主席。 

這兩屆共10年,時間段是2002年11月十六大召開到2012年11月十七屆結束,(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任期至2013年3月人大召開)。 

2010年7月2日習近平增補為十七屆常務副主席。即日起參加中央軍委會議和中央軍委領導工作。習近平任軍委常務副主席一年多之後,才發生總後勤部政委劉源助力,使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倒臺之事。為此,劉源被江系媒體抹黑到駭人聽聞的地步。這一切不但證明江系勢力在軍隊中已經占「絕對說了算」的地位,同時也證明谷俊山貪腐得來的錢,其來源絕非一般。 

在整盤棋中,槍桿子是不可忽視的,江澤民就是借軍中代理人來掌控和指揮軍隊行惡,來要挾體制內正義人士的。所以,在全軍徹底肅清江澤民「軍中最愛」的影響是當務之急,切斷了江在軍隊的根,徹底清算江的罪惡才能順利完成。△ 

(人民報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