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唐靖遠:習近平大棋佈局收尾 「捕江」大戲即將上演

56839

 

 

唐靖遠:習近平大棋佈局收尾 「捕江」大戲即將上演

 
相關專題:  [江澤民集團系列大案]   [習近平王岐山打虎]   2014-11-09 12:31 PM
 0  7  0  0 
 

在習江鬥的整個博弈過程中,四中全會堪稱一個分水嶺:如果在此之前很多人對習近平本人以及習王反腐走向還模糊不清的話,在此之後,習近平的一系列舉動已經日漸清楚的勾勒出一盤大棋的佈局輪廓。這盤大棋目前已經走到了收尾的階段,而整個棋局的核心,是抓捕江澤民


四中全會為「捕江」磨刀 

四中全會剛結束的時候,很多人一度非常失望,因為備受關注的周永康一案沒有被公佈移交司法。實際上,如果回顧一下這個會議的結果就能看到,這次會議對習近平來說,重點並非周永康——周永康在被宣布調查並刪掉「同志」兩字稱謂的時候,就已經註定是一隻死老虎,根本犯不著在如此重大的會議上浪費時間。如果站在習近平的角度,他的當務之急,不會是已經低頭招供的周永康,甚至不是持續陷入僵局的香港,而是這一系列麻煩的總根源——江澤民。這是我們看到「四中」最急於推出「依法治國」這個大政命題,並將廣受關注的「重大決策終身責任追究制度及責任倒查機制」作為最重要的內容之一釋放出來的原因。這也非常合理的解釋了為什麼周永康案被暫時擱置一邊,公報中對香港問題也只是一筆帶過。

換句話說,周永康的例子已經證明,如果習近平要對付常委及以下級別的大老虎,他只需要中紀委就可以了。現在他煞費苦心搞出這麼大一個動靜,並且推進到一個「家法」性質的中紀委難以企及的領域,只能說明一點,他要對付的目標,比一個常委更大也更難纏。

一個有力的佐證,是四中全會之後正式走到前台的新反貪總局。這個機構被很多人解讀為大陸版的廉政公署,筆者覺得不無道理。別看這個機構級別低,如果習近平要抓捕的對象是江澤民這個曾經的中共「核心」人物,哪個機構的級別都不夠。所以,級別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機構代表習近平式的法制,而這是唯一能致江於死地、「級別」也比江還高的武器,這才是最關鍵的。

牢控軍權穩定「捕江」大盤 

在中共這樣一個信奉「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體制,讓任何的大動作,都必定以牢固掌控軍權為前提。鄧小平當年就憑著這點可以兩廢黨的總書記,而胡錦濤即便坐上了軍委主席位置,抓不到實權依然碌碌無為。

習近平顯然吸取了胡錦濤的教訓,在元老和紅二代的集體支持下,他幾乎在四中結束的第一時間就舉行了古田會議 。這個會議被很多人解讀為習近平是在向毛澤東致敬或準備靠攏毛澤東路線,實屬不著調。如果說真的與毛澤東有什麼關係,習近平不過是想借用毛澤東在古田會議確立對軍隊領導權的前朝舊事,用黨文化特有的語言符號來告訴當今所有能聽懂的體制內成員:他已經牢固掌控軍權。至於習近平當下要利用這部分權力做什麼,他也借用「肅清徐才厚影響」這個例子給予了說明——他要繼續反腐

習近平在軍隊的另一個大動作,是將軍方審計署由後勤劃歸了中央軍委建制,按中共官方的說法,審計署將「在中央軍委領導下,主管全軍審計工作,對中央軍委負責並報告工作」。

首先,這個動作證明了習近平思路的重心仍然是反腐,這與古田會議的真正目的相連貫並且一致。其次,這個動作或許還有更深的含義:通過獨立審計徹查總後的預算與資金收支流向,那些參與器官活摘的軍方醫療系統的隱秘巨額資金,將無所遁形,而這是真正徹底擊潰江系軍中勢力、「肅清影響」的殺手鐧。

解構、重組政法特情系統斷江爪牙 

在整個習江鬥過程中,政法與特情系統一直都是最關鍵的地盤。從宏觀的角度,軍權足以穩定大盤,但更多起到的是一種威懾作用,而在實戰中貼身肉搏、短兵相接的時候,槍桿子經常不如政法委這樣的刀把子好使,至於特務情報這樣的機構,基本就屬於暗器了,一旦出手命中,殺傷力絕對不容小覷。

事實上,習近平對政法委的大面積整肅,早在7月份就已經開始。根據香港《明報》的報導,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當月司法體制改革試點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提到,中共已經決定將「中央社會管理綜合治理委員會」恢復為「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 

表面上,這個機構名稱只是兩字之差,但個中內涵實際卻差之千里。2011年,是周永康通過更改名稱將該機構管轄部門數量從原來的40個增加至51個。其實這種擴權手法周永康幹過多次,政法委這個「第二中央」就是這麼一步步坐大直到尾大不掉的。現在恢復舊名稱,隨之而來的當然就是機構編制的重組和解構,如果運作得當,這塊地盤裡面的整個利益格局、人事從屬、團伙幫派等可以一舉打亂並按自己需要重組。周永康當初用利益收編了成百上千的爪牙,習近平不可能把這些人全都抓捕。利益改變了,這些人的紐帶也就斷了,這是兵不血刃大面積肅清潛在作亂因素的有效方式。

惟其有效,所以我們才看到相似的現象在特情系統再次出現。10月28日,日本NHK國際部記者緋山率先在推特透露,中共將改組情報與間諜機構,改由中央垂直管理,將國安部及下屬各省、市國安局劃歸中央管理,將國家安全部劃分為「國內安全部「和「國外安全部」,由兩名副總監直接負責,將收集和竊取來的國內外港澳台等情報匯總分析上報。

一直以來,特務系統都是血債幫攪局習王反腐的主力。從國內到海外,從反日遊行到香港佔中,甚至前段時期頻頻爆發的部分公共安全惡性事件,都能見到特務的重重鬼影。由於工作的特殊性,特務機構就更不好掌控。早有分析人士指出,要搞定這類機構,絕不是換一兩個部長局長就能解決。特情人員的從屬、聯繫方式極為隱秘,對指令的接收,也只局限在個別人。這是特務的巨大優勢,同時也是巨大的劣勢——一個改組,就可以讓千千萬萬的特務在無聲無息中失去原有指令對象、失去資金及各種物質、信息資源支持,從而基本失去特務能力與價值。

佈局文宣系為「捕江」做輿論準備 

如果說,習江鬥在政法特情系統的博弈屬於暗鬥的話,在文宣系統就可以說是明爭了。儘管從「南周事件」以後,文宣系就一直不斷作梗,但大體還都限定在一些用詞刪改等問題上做小動作。真正稱得上「事件」的,應該是從「教科書事件」開始,然後一發不可收拾,雙方你來我往,幾近公開駁火。

「教科書事件」從表面上看是不值一提的,小學生的教科書裡面多幾首古詩詞與少幾首古詩詞,似乎也不應該和高層內鬥聯繫起來。但在中共的體制中,沒有什麼不能聯繫政治,甚至是高層政治。這也是當初對《海瑞罷官》歷史劇的一篇評論可以引發一場全國性運動的根本原因。

「教科書事件」的重點不在於古詩詞多少,而在於習近平的講話是否算數,尤其是否在上海算數。事情本身,可能只是一粒芝麻,但背後涉及的,可能是站隊表態大問題,是服從領導與否的生死搏殺。這是中共要領導一切壟斷一切的本性所決定的,它就是這麼一種玩法。所以,我們看到北京和上海一番唇槍舌劍的結果,是「魔都」大總管韓正在9月16日晚上10點35分——注意這個時間——於《新華網》刊發報導,「匯報」當天下午上海已經舉行常委學習會,要求「深刻學習領會習近平在今年同北師大師生代表座談時的重要講話精神」。

這是江派大佬第一次公開在習近平面前低頭服軟,哪怕是被迫。很顯然,「教科書事件」的小題被刻意大作,說明習近平已經意識到在最後攤牌之前必須要走一步棋:逐步抓到話語權。

此後的過程,所有人都看到了,習近平在文藝座談會上讓主管這部分的劉雲山當了兩個小時的陪襯。儘管劉雲山拚命惡炒周小平這條「帶魚」希圖給習近平也沾上腥臭,但這已經無損大局,文藝界的大調子究竟誰來定,幾乎所有人都看明白了。正因如此,趙本山儘管在第一時間高調學習、表態、接受採訪表示拼老命也要上春晚——他已經意識到這將是「習近平路線」的春晚——最終仍然是「睡不著」。其實趙本山並沒有真正看明白,他不知道他被拋出已經是註定的,就像日後習近平清理網路輿論,司馬南等人註定會被拋出,清理三大黨媒喉舌,芮成鋼等人也註定會被拋出一樣。

習近平佈局文宣系做了一系列的動作,包括通過港媒放風正調查三大喉舌;通過微博放風芮成鋼可能被處以極刑;通過臉書創始人訪問清華體系並會面王岐山來擠壓江綿恆手裡龐大的網路資源等等。鋪墊差不多了,王岐山開始登台,異常高調在黨媒發文大談反腐,一派窮追猛打追究到底的聲調。正如前文所說,周永康已經是一隻死老虎,習王犯得著在他身上花這麼大功夫嗎?不會。之所以費這麼多周折,原因只有一個,他們要動刀的,是比周永康大很多的老虎,這只虎,只可能是江澤民。

攘內與安外 

從宏觀上看,習近平要「捕江」,除了在國內需要搞定各個領域,國際上同樣需要擺平幾大國。千萬不要以為「捕江」只是中共的內政——江澤民的勢力早就延伸到海外,僅僅從各大跨國媒體巨頭多年來集體對迫害法輪功失語、對器官活摘視若不見,就足以看出端倪——江澤民究竟出賣了多少利益來攏住一些大國高官,我們不得而知,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就只超百萬平方公里領土這一樣籌碼,就足以讓普京為保江說話。

這同樣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所以,我們才會看到習近平充分利用四中全會搞定了國內之後,馬上就謀劃利用APEC來搞定國際,連時間都銜接的異常緊湊。

據媒體的報導,11月7日,由21個成員國組成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會議在北京拉開序幕,此次會議將確認一項有關腐敗案件信息共享的計劃。這個名為反腐敗執法合作網路(APEC Network of Anti-Corruption Authorities and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簡稱ACT-NET)的機構,將設於中紀委的培訓部門——中國紀檢監察學院,中紀委副書記陳文清擔任該學院院長。

這條新聞一出來,很多人覺得挺新奇,國際反腐合作居然將聯合機構的總部設在了中共黨內的中紀委。而更離奇的是,APEC會議還沒結束,中新網就迫不及待刊發報導稱:「APEC中國年最大的亮點無疑是各方就反腐達成共識,推出《北京反腐宣言》。」一個經濟合作會議,居然把經濟合作發展放到了第二位,讓反腐宣言作為最主要的合作成果來展示,意味著什麼?

其實,一旦看清了習近平要做什麼,目標是誰,所有這一切就一點也不奇怪。

 
相關標籤
   習近平   江澤民   王岐山   反腐   四中全會   古田會議  

- See more at: http://cn.ntdtv.com/xtr/b5/2014/11/09/a1152622.html#sthash.SnA22Sl9.dpuf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