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習遠平撰文提到妻 劉雲山嚇出神經病(多圖)

57023

 

習遠平撰文提到妻 劉雲山嚇出神經病(上)(多圖)
 
林立
 

 

追尋習仲勛:只要有人性就會閃爍光輝。

 

甘肅省慶陽市華池縣南梁梢子林,是習仲勛早年所在地。

 

【人民報消息】2014年10月15日深圳特區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梢林美麗》,是習近平的弟弟習遠平寫來紀念父親習仲勛的。 

文章說,2013年10月11日,他撰寫的父親百年誕辰紀念文章《父親往事》在中國青年報刊發,文中寫道:「父親在深圳蘭園種了一棵榕樹。如今,父親走了,榕樹還在,它在蘭園長大了,根深葉茂,它在父親的第二故鄉,吮吸著故鄉人民給予的雨露甘霖,郁郁蔥蔥地生長著。」每年,在父親誕辰紀念日,去看父親種的榕樹,已然成了我的習慣。為甚麼選擇榕樹?父親沒有說過。但我總有一種自己的解讀:榕樹根系發達,常從幹上枝上懸掛而下,一旦抱緊了大地,便與大地融為一體。一棵榕樹長開了,就是一片密密匝匝的樹林。在父親眼裏,這哪裏是南國榕樹啊,這分明就是北方梢林!就是陜甘高原那密密匝匝、漫坡遍野、遮天蔽日、銅墻鐵壁、脊有擔當、愈挫愈勇、與大地同在的梢林…… 

今年10月15日,是父親101年誕辰。奉上此文,寄托兒子對他老人家的思念。雖然天人永隔,但我懂父親,我知道老人家的心思── 

在父親心裏,梢林是最美麗的。」 

文章一開始就描寫梢林的美麗:秋天的梢林,美麗得讓人留連。「梢林」──之於中國黃土高原上很特別的樹種群落,是一個獨有稱謂。陜甘人對梢林可一點兒也不陌生。它不張揚,面對白楊、白樺等高大喬木,它簡直就是匍匐在地的。但它接地氣,若置身其中,那是密密匝匝,漫坡遍野,遮天蔽日,銅墻鐵壁,即便高處風狂,卻拿它沒有一點奈何。它很皮實,脊有擔當,愈挫愈勇,環境再「醜勢」(陜北方言:嚴酷),它也能存活,高原上最金貴的是水,可有一滴滴,它就碧透了天涯。它也真的很美麗,春天嫩芽生生,惹人憐愛;夏天豐盈如海;而秋天則咤紫嫣紅,自然之色在天地間揮灑到讓人心醉的程度;即便冬天,它也像森森劍簇,不媚不俗,一身傲骨…… 

● 習仲勛在陜北推行鐵律:貪污10元以上者槍斃 


 

前排左三是陜甘邊區領導人習仲勛。

 

從左到右:萬里、廖承志、習仲勛。

習遠平在2014年9月28日,陜甘邊蘇維埃政府成立80周年紀念日去參加甘肅省委在慶陽南梁舉行的紀念活動。他的父親習仲勛21歲時被選為邊區主席,群眾叫他「娃娃主席」。 

在中央紅軍逃去陜甘邊區之初,劉志丹、習仲勛等人還沒有被奪走權力,就在南梁按照自己的意思制定了一系列得人心的政策,例如習仲勛在陜北推行鐵律:貪污10元以上者槍斃。 

習仲勛與深圳經濟特區有著不捨的情緣,他把一片荒涼的土地硬生生創辦成經濟特區,當成果看到的時候,鄧小平突然把他調走,把這塊肥肉給了別人。1990年習仲勛退休,10月9日他定居深圳,直到2002年臨終前一個月才回到北京治療,於5月24日去世。從1990年9月到2002年的12年裏,習老基本都在深圳度過。他曾飽含深情的說:「深圳是我的家,我要看著深圳發展。」所以,習仲勛去世後,妻子齊心一直住在深圳,只為了老伴的這一願望。 

習仲勛,正如他自己所說的「我一輩子沒有整過人,堅持真理不說假話」。這與中共的黨性正好背道而馳。 

萬里曾說:習仲勛在深圳住的時候,「有一次我去看他,談到他那曲折的人生經歷,他說,對這個國家、對這個黨,他有一大欣慰,兩大遺憾。欣慰的是,他親手推動的華南地區的改革開放成為國家發展的先行者。一個遺憾的是,沒有能為黨的歷史上一個重大冤案平反,另一個遺憾的是沒有推動黨對不同意見的容忍政策。他的話不多,說完了,我們倆只是相對無語。」 

萬里說:習仲勛「前幾年已經故去了,他的夙願還依然是個夙願。這怎麼向老百姓交代、向歷史交代?」 

習仲勛的第一個遺憾是沒能為高崗平反,另一個遺憾是黨的不容忍政策打擊的面兒太寬了,最高級別的受害者包括胡耀邦和趙紫陽,也包括習仲勛自己,而習仲勛被整的最慘的一次竟然是曾經對一本書指導過,這本紀實文學的名字叫《劉志丹》。已經是副總理的習仲勛因為這本小說而被整了16年,說起來讓人不可置信。 

習仲勛曾參加過兩次寫作小組會議,對於後來寫的具體內容並不知情,但他簽署了「同意出版」意見,康生看過小說之後,認為這是一個立大功的機會,於是1962年9月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指習仲勛借《劉志丹》小說為高崗翻案,為此習仲勛被審查、關押、監護前後長達16年之久。 

為甚麼那麼多年不讓習仲勛出來工作?是不敢。原因就是他不整人、不說假話。如果按照史實來寫中共黨史,那中共早就垮臺了。所以一直不敢讓有人性的習仲勛擁有權利。 

習仲勛和劉志丹、高崗都是陜甘地區共產黨根據地的主要負責人。他對他們的態度始終如一。 

習仲勛對劉志丹恩重如山,有一天他得到消息,地方民團的武裝正在去搜捕劉志丹家屬的路上,於是立刻派人到30裏外劉志丹的家鄉,把他父親劉培基,妻子同桂榮和女兒救到根據地來。那幾個人進村的時候,地方民團武裝已經到了村外,槍聲都可以聽到。這幾個人進到劉家,已經沒有時間走了,於是一人背起一個,跑著離開村子。 

習仲勛和劉志丹的後人成為朋友,這並不令人奇怪。 

● 習遠平對「文革」的回憶 

習遠平在《梢林美麗》中回憶了一家人在「文革」中的遭遇。他寫道: 

母親與父親相識、相愛、也曾並肩戰鬥在梢林。「文革」時,父親含冤入獄,母親在中央黨校被列入500人黑名單,後來又被打成「五一六」反黨分子,蒙受不白之冤。審查、批鬥、關押、挨打,那段磨難重重、動蕩不安的日子,是母親一生之中最為煎熬的歲月。一個人撫養四個子女,丈夫又多年生死茫茫、音信全無,中央黨校到處是批判母親的大字報。我特別清楚地記得,黨校北竈食堂門口地上,刷寫著四個大字「打倒齊心」,不光母親的名字倒寫著,名字上還打著很大的「X」,每個「X」足有一米見方。我那時才只11歲,敏感又脆弱,一看見那四個大字,心裏特別害怕。每次到食堂打飯,能躲就躲。不得已去了,也都半途折回。哥哥姐姐慢慢知道了我驚嚇的原因,都保護我,搶著去打飯。 

母親是最惦記我的,每天上班「受難」時,總記得順路送我上學。開始一到路上,我都有意無意與她拉開一段距離,竭力避開母親。既不忍看她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又擔心同學圍觀輕視,臉上無光。常因母親及一家的屈辱悄悄落淚。而今追憶,我常為自己當年的幼稚自責,心裏羞愧不已。但我永遠記得母親那時的模樣:舊衣上綴著補丁,但很乾淨,頭昂得高高的,根本無視誰鄙夷的眼光,也不在意誰在唾罵,只是一步一步,堅定前行。在我心裏,母親是多麼高大和美麗啊!漸漸的,我也不再留意環境的「醜勢」,上學時與母親前腳後腳、亦步亦趨…… 

從父親蒙難到重新出山,風雨16年,母親始終沒有與父親劃清界限,就如同梢林始終離不開黃土高原,但也因此備受煎熬。既不能揭發、交代父親的所謂「政治問題」,也不能為了自己思想過關書寫違心檢討,母親內心痛苦至極。幾乎天天熬夜思考,一天要抽兩包多煙。現在母親身患肺氣腫,就是當年落下的病根。有一次,我和姐姐半夜醒來,突然發現母親不在身邊。姐姐一把拉起我的手說:快走,去找媽媽,別出甚麼意外!我們馬上起床,摸黑起來去外面尋找母親。當我們姐弟倆來到黨校人工湖畔的牌坊下,只見母親一個人抽著煙,默默仰望天空,孤獨地徘徊,一圈又一圈走著,蒼白的月光下,母親的身影拖得很長很長。當她轉過身,看到我們姐弟倆,楞住了,一把緊緊抱住我們,淚流滿面。後來母親說,那時,她幾乎快堅持不住了,但是想到父親,想到我們這些幼小的孩子,她不停的鼓勵自己要堅強。 

● 母子情深 

河南省西華縣,有大片黃河泛濫留下的鹽鹼地,統稱「黃泛區」,也是中央黨校「五七幹校」的所在地,土地貧瘠、勞作沉重,而幹校改造生活的艱辛,更增加了我一家人的苦難:母親是重點「改造對象」,每天都要參加超出她體力的勞動。即便是千裏之外的兩個姐姐來探親時,也不能稍歇一天。兩個姐姐為了安慰、幫助媽媽,也為了有與媽媽更多在一起的機會,探親期間天天陪著母親,徒步去八九十里外的漯河市,用三臺架子車架起十幾米長的電線桿,一步一步拉回來,實在累了,只能露宿在外。 

為了省下每一分錢,母親常買食堂最便宜的菜,即便是三分錢一碟的醋溜白菜,也只買半份。苦累不說,可怕的是精神折磨:母親有風濕性關節炎,下田插秧,不得不穿著悶熱的雨靴;我挨蚊蟲叮咬,全身腫癢,母親心疼,給我敷了花露水;晚飯時,一家人用母親自己腌制的胡蘿蔔絲就飯;但這麼幾件事,卻引發軒然大波,幹校農場的造反派大做文章:說母親是「資產階級臭小姐」,頑固追求資產階級生活方式云云。還故意把以「香與臭」為標題的大字報貼到我和母親吃飯面對的牆上。我一吃飯就繃著臉,背對著大字報坐;娘知兒心,母親永遠都是選擇面對大字報的位置坐,面容坦然,目光平靜。 

● 習近平的磨煉從這時開始 

當時,哥哥在陜西省延川縣梁家河插隊,專程從陜北趕來看望我們,每天也和母親一起下地插秧、勞動。一天,母親早晨天剛放亮就出工,到吃午飯的時間,已將近六個小時,她累得坐在田埂上。平時,幹校指導員對母親就刁難多多,這次又提出無理要求,說,齊心,今天中午的班,你繼續值!哥哥看不下去了,走過去,拉住媽媽的手,說,媽,咱們走,咱們吃飯去!指導員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過分,悻悻放了一馬,另外安排了值班人員。我記得那時正是「五一」勞動節,下著細雨,在離我們住處不遠的清水塘,哥哥與我有過一次令我終身難忘的談話:……哥哥那天穿著洗得發白的父親的制服,與我走到清水塘邊,抽著煙,出神凝望著清水塘的漣漣水波,一任雨水淋漓。沉默了半晌,他說,弟,哥不待了,我也待不下去!我不忍心看見媽媽忍受的這一切!我明天就走!回陜北梁家河!哥哥要為爸爸媽媽爭口氣,為咱們全家爭口氣!你要好好照顧媽媽。 

哥哥沒待夠請假期限,只五天,就回了陜北。從1968年他被當作「現行反革命分子」關押,再到陜北插隊,他已近三年沒和家人團圓了,他這次回家,是帶著濃濃的思念、濃濃的親情來的,卻就這麼短短的相聚,就不得不離開,此情此景,宛如昨日。 

後來,哥哥在當地農村很快入了黨,當了大隊黨支部書記,帶領村民率先搞成了陜北第一個沼氣基地,解決了村子裏點燈、燒飯難題,成為人民日報當時表彰的「知青」模範,並以當時所謂「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身份,考上了清華大學化工系。 

● 習遠平的文章中竟然出現「張瀾瀾」 
 


 

2008年10月15日,北京家中,習老誕辰95周年時,齊心與習遠平、張瀾瀾夫婦在一起。

2005年,我和張瀾瀾戀愛了。那時,瀾瀾鐘愛的藝術事業已漸入佳境。2008年,奧運前夕,我和瀾瀾建立了家庭。8月14日這天,母親特別高興,展紙揮筆,手書一幅字送給新郎兒子:「要做好一件大事,必須從小事做起!」又興致勃勃手書兩句詩送給新娘瀾瀾:「不愛人誇顏色好,只留清氣滿乾坤」。我想,這既是母親自身的寫照,也是對我們夫婦的鞭策和提醒。子循母訓,我和瀾瀾戀愛、結婚,不僅沒有多少人知道,也沒有舉辦甚麼婚宴。而當第一個兒子降臨,給我們全家帶來了驚喜,也暫時中斷了瀾瀾對藝術事業的追求。為此,她推掉了早在2006年就已被遴選為三部電影女主角的簽約。瀾瀾樸實率真,事業出彩,也持家有方,還特別喜愛「晝出耘田夜績麻,村莊兒女各當家」的家庭生活,她默默扮演起了一個好兒媳、好妻子、好媽媽的角色,對家庭與孩子的關愛與呵護,漸漸成為她生命歷程中一個特別階段的主題。母親言傳身教,潤物無聲,將「梢林精神」傳遞到我們小家:淡泊名利,樸實生活,勤儉度日,成了一家此程歲月的主調:我們心裏和我們家裏,都充滿了歡樂。這樸實率真的巨大歡樂,淹沒了種種世俗非難,「你不懂我,我不怪你」,這是瀾瀾常常引來幽默應對的一句名詩,以至於我們面對一些誤解乃至中傷時,懶於理會,往往一笑置之。 

● 劉雲山下令所有媒體全刪《梢林美麗》 

深圳特區報在10月15日刊登了習遠平的《梢林美麗》,裏面提到了2005年相識,2008年8月前結婚的妻子張瀾瀾。文章刊登後卻觸動了劉雲山,他下令包括人民日報、新華網等等所有官方媒體必須把該文章刪的幹乾淨凈。 

為甚麼?難道習遠平沒有權力提到妻子是誰嗎?正因為他提到妻子是張瀾瀾,所以網站上炸了窩。這又是為甚麼? 

因為2014年6月30日,江的「軍中最愛」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被開除黨籍、並移交軍事檢察機關處理。7月初,網絡就爆炒張瀾瀾是徐才厚父子倆人的玩物,題目是《傳徐才厚父子共同包養「軍中第一美女」張瀾瀾》。 

原來,劉雲山讓人製造謠言,以此來打擊習近平。習遠平借紀念父親闢謠,充份暴露出主管全國傳媒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是中共國第一大謠言簍子。他借用權力不但造謠,還不許習近平的弟弟澄清張瀾瀾是自己的妻子,與徐才厚毫無關聯。江的鐵桿親信劉雲山為了打倒習近平,竟然使用如此可笑的手段。這種人絕對沒有資格再繼續幹下去。劉雲山把自己打倒,那他就倒吧。 

下面先讓我們看看,7月4日劉雲山派人製造的《傳徐才厚父子共同包養「軍中第一美女」張瀾瀾》全文: 

在建黨節前,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落馬的消息打破了沉寂,這份「厚」禮著實令人振奮不已,而網絡上也傳出徐才厚父子二人共同包養情婦張瀾瀾的消息。 

該消息指出,張瀾瀾原名張曉雪,戰旗歌舞團演員、四川電視臺播音員,被稱為「軍中第一美女」。 

徐才厚把張從成都調北京總政歌舞團,想入伍就入伍,想轉業就轉業,想上春晚就上春晚,把解放軍當成它私人鏢局,把CCTV當自家的妓院,毫不顧忌政敵側目。(未完待續)△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習遠平撰文提到妻 劉雲山嚇出神經病(下)(多圖)
 
林立
 

 

中共國第一大幽默: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給總書記習近平的弟妹造謠, 
導致習遠平不得不兩次聲明自己的妻子是誰!

 

【人民報消息】2014年6月30日,江的「軍中最愛」、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被開除黨籍、並移交軍事檢察機關處理。為了噁心和打擊習近平,劉雲山讓人火速給習近平的弟妹(習遠平的妻子)張瀾瀾製造謠言。在宣布處置徐才厚的幾天后,網絡就爆炒曾是總政歌舞團主持人的張瀾瀾是徐才厚父子倆人的玩物,並且貼了很多張網上的張瀾瀾影視劇照。文章題目大多用《傳徐才厚父子共同包養「軍中第一美女」張瀾瀾》。但是,徐才厚並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 

劉雲山知道,正因為遠平的哥哥是習近平,才無法像普通網友一樣公開事實真相;正因為哥哥是習近平,江系血債幫才會如此作踐遠平的妻子。 

2014年10月15日,習遠平以《梢林美麗》為題紀念父親,其中寫道「2005年,我和張瀾瀾戀愛了。那時,瀾瀾鐘愛的藝術事業已漸入佳境。2008年,奧運前夕,我和瀾瀾建立了家庭。」遠平輕描淡寫的把三個多月前網上的爆炸謠言輕輕駁回。 

劉雲山當時就急瘋了,下了一招致自己於死地的蠢棋,那就是利用自己統管全國文宣的權力,下令全國的媒體刪除習遠平的文章《梢林美麗》。你刪除此文章,事實就不是事實了?! 

有人不解,徐才厚是江澤民的「軍中最愛」,劉雲山是江的文宣大將,這豈不是往自己人身上潑髒水麼?是的,自己人落馬的越多,江澤民離被審判那天就越近,所以那些已經在砧板上的親信不用別人動手,江系血債幫自己就慌著先動手,以給他們製造聳人聽聞的淫亂故事來解救江澤民。 

薄熙來就是個最好的例子,當確定他的落馬無可挽回時,還有權力的馬弁們就讓海外江氏嫡親媒體極盡全力的製造薄的淫亂新聞,真的假的,反正是怎麼吸引讀者怎麼幹。為的是保護他們的主子江澤民,主子不倒他們就可以繼續為所欲為。所以,別看他們平時分贓淫亂都是好哥們兒,到了關鍵時刻都是烏眼青。 

徐才厚怎麼能想到,自己助江為虐,不但得了晚期癌症,到手的巨額血錢還全部收繳,開除黨籍、軍籍,送軍事法庭審判,並且被自己人當面下刀子。徐才厚若得知鐵哥們兒劉雲山給自己編造出一個兒子來,還造謠說他與兒子共同享用一個女孩,不知會作何感想。 

劉雲山派人製造的謠言全文 

 

謠言文章的網照

 

謠言文章的網照

下面是劉雲山7月初派人製造的謠言《傳徐才厚父子共同包養「軍中第一美女」張瀾瀾》全文: 

在建黨節前,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落馬的消息打破了沉寂,這份「厚」禮著實令人振奮不已,而網絡上也傳出徐才厚父子二人共同包養情婦張瀾瀾的消息。 

該消息指出,張瀾瀾原名張曉雪,戰旗歌舞團演員、四川電視臺播音員,被稱為「軍中第一美女」。 

徐才厚把張從成都調北京總政歌舞團,想入伍就入伍,想轉業就轉業,想上春晚就上春晚,把解放軍當成它私人鏢局,把CCTV當自家的妓院,毫不顧忌政敵側目。 

另外,徐還為張註冊了北京世紀錦繡娛樂公司,旗下就張一個藝人,整個公司每年耗資數億,全由徐才厚挪用公款,或指使行賄者將賄款直接打進該公司賬戶支付,養數十號人陪張一個人玩。 

張要拍戲,就雇請寫作班子為張個人量身定做劇本,如所謂《貞觀長歌》、《江山風雨情》等,並高價雇請唐國強、陳寶國、陳道明、丁海峰、鮑國安、王剛、李強等影帝作陪襯。 

張瀾瀾進入影視圈後一路順風順水,僅兩年多時間就連續接拍了六七部連續劇。雖說既非科班出身,也沒學過表演,但她卻從來沒演過配角。她接演的作品,全都是投資超過1000萬、主創陣容極強的大製作;她接演的角色,基本上都是這些大製作中的女一號或女二號;跟她合作過的導演,幾乎都是圈內赫赫有名的大導演;跟她演過對手戲的男演員,許多都是中國及港臺的「重量級」明星,像《春花秋月》中的馬景濤、周裏京,《護花奇緣》中的吳孟達、邱心誌,《貞觀長歌》中的唐國強、張鐵林、陳寶國尤其是在《江山風雨情》這部典型的男人戲中,張瀾瀾作為惟一的但又是極其重要的女性角色陳圓圓的扮演者,在王剛、唐國強、陳道明、李強、劉威、丁海峰、鮑國安等一大群著名男星中穿梭往來,出盡了風頭。這種新人一出道便「站到了巨人肩膀上」的現象,在影視圈內實屬罕見。 

別看張瀾瀾當時在影視圈中還只是個沒有甚麼知名度的「新丁」,她在拍戲時或不拍戲時所享受的,完全是屬於「好萊塢大牌」式的頂級待遇:從香港高薪聘請私人專用著名化妝師、著名梳妝師和著名營養師;高薪聘請私人專用體能訓練師、藝術指導老師和外籍英語老師;在拍片現場,她擁有私人專用商務房車和私人專用專業司機,有私人專用保姆照顧其起居生活,還有私人專用廚師負責為其製作符合營養要求的飯菜、點心和湯水這種待遇之豪華程度,可以說中國影視圈中的紅星絕無出其右者!難怪圈內人背地裏都稱張瀾瀾是「演藝圈MVP(最有價值之人)」,還有人說:「一張漂亮的臉蛋究竟值多少錢?」 

無論拍得如何低俗可笑,均令中央電視臺的李東生等在黃金時段播出。每當有人在網上揭露其中背景時,都被徐一手遮天,令其親信於第一時間刪帖。 

查張瀾瀾的資料,驚奇的發現據說是有軍方最高層做背景,但到底是誰卻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而且好多論壇有了解網友的還不敢說,只說是別打聽了。 

顯而易見,張瀾瀾有「背景」。但她的「背景」何在?一位記者問張瀾瀾的經紀人戈聰小姐,戈小姐說:「對不起,我真的不能說。我只能告訴你,我們集團主要是經營房地產的,染指娛樂圈純粹是為了張瀾瀾,她主演的《江山風雨情》和《貞觀長歌》,我們集團是第一投資商;而我們這個影視文化傳播公司,也純粹是為了她而成立的,旗下只有張瀾瀾一名藝員。」 

但奇怪的是,2008年以來就鮮有張瀾瀾的消息了,原來她的貼吧也被關閉,後來好像有幾個關於她的貼吧也被關了。總之,這個演員平空消失了。有網友說:她是徐副總的兒媳婦,也有人說,她是徐副總的二奶。 

張瀾瀾簡歷: 

原名張曉雪,1980年9月23日出生於重慶的普通工人家庭。張在十幾歲時學習舞蹈,在15歲時被成都軍區戰旗歌舞團選中,成為主持人兼舞蹈演員。在16歲時,張的父親因病去世。之後,張在全軍文藝匯演中被總政歌舞團看中。接著,在四川電視臺擔任主持人。2000年,張從成都調進北京,成為總政歌舞團首席主持人。之後,張經常擔任共產黨和國家以及解放軍軍隊的重大慶典晚會的主持人。不久,央視《舞蹈世界》欄目邀請張瀾瀾擔任客座主持人。接著,張與兩位央視主持人主持了第二屆CCTV杯電視舞蹈大賽,後又主持了中央軍委的春節聯歡晚會。後來進軍影視圈,連續接拍了六七部電視劇。在2008年央視春晚後,張瀾瀾突然消失於公眾視野當中。(謠言轉載完) 

● 謠言下面的網友評論 

劉雲山指揮製作的謠言刊登完,立刻被到處轉載,三個月後都不許習近平的弟弟澄清事實。但讀者會有他們自己的評論,下面僅僅是一個網站的讀者對此造謠文章的評論,齊刷刷一面倒的質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統管文宣的劉雲山: 

真的假的,老子信了你滴邪 
2014年7月5日 下午4:41:00 

老子信了你滴邪!不知道不要造謠啊! 
2014年7月5日 下午4:42:00 

「徐才厚父子」,聽起來甚是詭異。我也算是對徐才厚比較了解的了,最近打算就其生平寫點東西……可是我卻截然不知他竟還有一個「兒子」,而且是個驕奢淫逸的「兒子」。說實話,互聯網出現後,整個新聞播報,無論是從人員、氛圍還是文字、傳播上,都變了。現在的新聞媒體行業已不僅僅是為傳播信息而服務的,它(尤其是網絡媒體)已變成了赤裸裸的商品渠道,這不得不是一種悲哀。我不由得想,將來還會有值得信賴的信息嗎?互聯網,是否會毀了新聞這個行業? 
2014年7月5日 下午7:33:00 

媒體一直在說,中國政府的公信力日漸下降。其實,這種下降正是這些媒體造謠生事的結果。在如今一個開放的網絡環境下,這些媒體所從事的行為正在讓他們的公信力日漸消亡,就好比今天突然鋪天蓋地的徐才厚父子之事。 
2014年7月5日 下午7:56:00 

徐才厚之子是何許人也?難道是這篇文章作者本人?不然他知道的是否太過詳細了? 
2014年7月5日 下午7:58:00 

還是一個老問題,境外新聞網站的可信度問題。大部分境外網站,如多維、文學城、倍可親等,上面百分之九十都是捏造出來的。這不,徐才厚都出來兒子了。這要是真的,估計老徐就算進監獄了也挺開心的吧!活生生多出來個兒子。 
2014年7月5日 下午8:15:00 

這些網絡寫手是挺高明的,知道「父子共妻」這種事情在中國人眼裏就是極度萎靡的現象。但是我想說的是,那也要真的存在這個「兒子」啊!徐才厚沒有兒子,是很多人都清楚的事實,你們這麼編,你們家裏人知道嗎? 
2014年7月6日 下午2:54:00 

新聞網站的審查義務何在?而且不只是一個境外網站在轉,背後有別的力量在助推?難以讓人不想到陰謀論啊! 
2014年7月6日 下午2:55:00 

是挺搞笑的,這些境外渣渣網站,編輯整天都在絞盡腦汁想著怎麼編故事吧!看每天的文章數,這編輯是要累死的節奏啊。 
2014年7月6日 下午2:55:00 

徐才厚多了個兒子,是你給生的嗎?哈哈 
2014年7月6日 下午2:56:00 

這幫寫手也不打聽清楚就開始瞎掰,徐才厚的兒子是你生的嗎? 
2014年7月6日 下午2:56:00 

這兒子是石頭裏蹦出來的?不要說這個兒子一直是隱藏身份的,要是真是隱藏身份,那你又是怎麼知道的?為甚麼現在就不隱藏了呢?為甚麼偏偏要在這個時間點曝出這篇文章呢?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2014年7月6日 下午2:57:00 

真能掰……活生生多了個兒子 
2014年7月6日 下午2:58:00 

境外新聞網站的可信度問題要注意了…… 
2014年7月6日 下午2:59:00 

軍中第一美女?你自己定義的吧 
2014年7月6日 下午2:59:00 

這新聞放出來不審查嗎??很明顯有誤導啊 
2014年7月6日 下午3:01:00 

真把網民們都給忽悠了……你查查徐兒子的事,你還信這個?? 
2014年7月6日 下午3:02:00 

瞎編的你,是不是寫的手抖?職業素養何在?! 
2014年7月6日 下午3:02:00 

連徐才厚有兒子這麼荒唐的事情都能編的出來,還有甚麼沒法編的? 
2014年7月6日 下午3:05:00 

編者有造人特技?你是猴子派來的? 
2014年7月6日 下午3:06:00 

老徐看了後很欣慰:老人得子…… 
2014年7月6日 下午3:07:00 

要怒了……徐家不能白白認個兒子?不帶這麼瞎編的。 
2014年7月6日 下午3:08:00 

這兒子是石頭裏蹦出來的?不要說這個兒子一直是隱藏身份的,要是真是隱藏身份,那你又是怎麼知道的?為甚麼現在就不隱藏了呢?你再說說還有兒子?都在哪? 
2014年7月6日 下午3:09:00 

徐才厚多了個兒子,看來是你給生的……哈哈 
2014年7月6日 下午3:09:00 

徐才厚多了個兒子,我看是樓主的吧。。哈哈 
2014年7月6日 下午3:32:00 

徐才厚之子是何許人也?難道是這篇文章作者本人?不然他知道的是否太過詳細了? 
2014年7月6日 下午3:39:00 

打擊腐敗,支持反腐。已然虎落平陽,昨日的問題被拋出,這隻是個人腐化造成的必然後果,何必到處聯想製造故事? 
2014年7月6日 下午3:47:00 

失去監督的權利才會滋生腐敗,依我看,真正的鬥爭發生在私欲膨脹與自身權利之間。 
2014年7月6日 下午3:53:00 

軍中第一美女?你自己定義的吧,這新聞放出來不審查嗎??很明顯有誤導啊!!! 
2014年7月6日 下午3:54:00 

真是破天荒了,徐才厚甚麼時候又蹦出個兒子了?!無良媒體真是甚麼都造得出來了,你為啥不造個弟弟或哥哥出來呢?這樣或許可信度還高一點。 
2014年7月7日 下午4:44:00 

真是荒唐至極了 
2014年7月7日 下午5:58:00 

反腐動真格,利國利民,習大大好給力。反腐是民之所向的,利於國家發展的! 
2014年7月7日 下午7:34:00 

反腐對於民眾來說就是好事,何必編一些沒有用的故事來破壞這份美好呢? 
2014年7月8日 下午3:26:00(轉載完) 

這些帖子說明網民很清醒,讀懂了造謠者的意圖是冲著習近平去的。還有比這種失敗更淒慘的嗎? 

三個月之後,習遠平寫懷念父親的文章中提到張瀾瀾不是「徐才厚父子二人共同包養」的情婦,而是自己的妻子時,劉雲山下令所有官媒刪除習遠平的文章。 

沒有人蠢到認領造謠的「網絡傳聞」,劉雲山居然高調認領,只有輸紅眼的賭徒臨跳樓前才會這麼幹──不管身後事。 

中共國第一大幽默:習遠平再次聲明張瀾瀾是自己的妻子 
 


 

2014年7月3日,受齊心的委託,習遠平、張瀾瀾夫婦專程來到西安劉力貞、張光的家中看望。

 

習遠平11月13日再次聲明張瀾瀾是自己的妻子!

2014年11月13日,習遠平在陜西日報刊登紀念剛剛離世的劉力貞的文章《兩代人的革命情懷──深切紀念劉力貞大姐》。 

文章開頭第一段再次固執的出現「愛人張瀾瀾」。這是10月15日被劉雲山封殺《梢林美麗》之後,遠平再一次告訴讀者他的妻子是誰。這是不是中共國的第一大幽默?! 

遠平寫道:今年7月,聽說志丹伯伯的女兒劉力貞大姐身體不好,我專程與愛人張瀾瀾一起到西安看望劉力貞大姐和姐夫張光。沒有想到,此時一見,竟成永別,她終因病情惡化,於11月3日逝世。我和我的家人為她的逝世,深感痛心,母親委託我看望大姐的家人,並參加告別儀式。 

文章並把被封殺的《梢林美麗》的部份內容重述了一下:今年7月3日,母親托我和妻子探望病中的力貞大姐,大姐抱病為我們題字:「祝遠平、瀾瀾家庭幸福,生活安康!」應大姐邀請,我們兩家一起,再次拜謁了我父親的陵園,向我父親的雕像敬獻花籃後,又參觀了我父親的生平展覽,並親筆題寫了「精神長存」四個大字和「劉力貞甲午八十六歲書」的落款。力貞大姐評價說,你父親一輩子不犯「左」的錯誤,從沒整過人,十分難能可貴。 

4個月後的11月3日凌晨4時,驚聞大姐病危,我當即安排趕往西安,欲見大姐最後一面,但大姐已於下午2點56分離去。當晚9時,我趕到大姐靈前,熱淚難抑。雖是永訣,慶幸的是我們與大姐7月3日的晤面總算是最後一次生前相會,母親的相托探望竟這樣及時!兩家歷史情緣深切如此,神奇如此,令我長夜無眠,遂寫小詩以記。 

交情都是生命築成的,但天壤之別 

在兩篇文章中,習遠平寫出習仲勛與劉志丹的後人交往片段,他們兩家的交情是用血和淚交織而成的。這種忠誠經受了歲月和風雨的考驗。 

文章回憶道:父親當選陜甘邊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年僅21歲,當時擔任陜甘邊區軍委主席的劉志丹伯伯比我父親年長十歲。有一次,志丹伯伯帶領紅軍學校的指戰員正在操練,見到我父親來了,他把隊伍集合起來列隊迎接,給我父親敬了一個軍禮並報告部隊的情況。我父親當時感到驚訝,也有些不好意思,而志丹伯伯卻認真地說,你是邊區人民選出的政府主席,邊區政府是咱們自己的政府,我們都應該尊重,軍隊更應該帶頭。每當陜甘邊區蘇維埃政府發布公告,他也總是把我父親名字署在前邊,這些生動的故事在陜甘革命根據地早已傳為佳話。 

劉志丹率部東征時,習仲勛見了他最後一面,劉志丹留給習仲勛的最後叮嚀就是「中央來了,一切都好辦了,告訴同志們,一切聽中央的」。但是群眾基礎非常牢固的劉志丹卻被中共中央特派員給暗殺了。 

文章回憶道:志丹伯伯犧牲的噩耗傳來時,父親正在環縣工作,當時那種悲痛欲絕的心情,父親在幾十年後還難以忘懷。 

江澤民與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等人的交情也是用血和淚交織而成的,不過用的是無辜百姓的血和淚。當然,哪個馬弁落馬了,江也要利用到底,用他們的皮和肉編織成自己的防護網。這就是為甚麼薄瓜瓜隔岸向江喊話:要死我們一起死! 

習近平的苦難是有意安排的 

遠平回憶道:我父親生前十分懷念劉志丹伯伯,多次寫文章紀念這位革命的引路人。他的優秀品格給我父親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在志丹伯伯犧牲後的漫長歲月裏,我父親和志丹伯伯一家人始終保持著十分親密的關係,這種友誼經受了歲月和風雨的考驗,歷久彌堅。 

習仲勛擔任副總理期間,因為批准出版《劉志丹》而被迫害16年之久,妻子齊心和幾個兒女們都受到了極大的牽連。如今反過頭來看,這也不是偶然的。 

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習近平被安排承擔操控中國乃至世界的這盤大棋,從少年時代開始,他所經歷的苦難令人難以想像。在上天看來,這是被降大任者必須經歷的錘煉過程。△ 

(人民報首發)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