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六叔江上青比他僅大15歲,江把「漢奸」出身篡改為「革命烈士子弟」。

 

江澤民想為自己樹碑立傳,可是卻被自己成立的寫作組調查出篡改出身,江驚恐萬狀!

 

【人民報消息】1998年7月31日,原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以貪污罪及玩忽職守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6年。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書中說「陳希同為追求奢糜生活,還指使、縱容王寶森擅自動用財政資金,在北京市八大處公園和懷柔縣違規建造了兩座豪華別墅,供陳希同、王寶森個人享用……違規建造的別墅和購置設備共動用財政資金人民幣3,521萬元,耗用服務管理費人民幣242萬元,吃喝揮霍公款人民幣105萬元。」 

2013年6月,陳希同病逝於北京,時年82歲。 

判決書中「北京市八大處公園的豪華別墅」指的就是虎頭山半山腰上的虎峰山莊。 

斯人已去,豪宅猶在。塵封的宅邸甚麼樣呢? 

據《南方週末》記者披露,虎頭山,位於北京八大處公園南側,因山峰怪石叢生而得名。從虎頭山頂可以俯瞰整個京西和八大處公園,半山腰上有一座當地人熟知的莊園──虎峰山莊。 

在陳希同出事後,一位鐘寧先生曾親眼看過這座「豪宅」。「其實就一個特別簡單的套間,外邊是辦公室,裏邊臥室就一張床和一個破電視機。」「陳希同在這裏住的時間很短,總共也就來了二十多次。」鐘寧說,「這裏最早就是一個養雞場。」 

「他每週五來,每週日回去,不僅能看到車,有時連人也看得到。」一位在北京八大處公園管理處工作了三十餘年的廚師至今還記得當時的景象。 

既然豪宅與事實如此不相符,那就證明陳希同這個案子裏面有很大的水份。 

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的職務已經相當高了,能夠往他眼睛裏揉沙子的,最低也得是政治局常委級的。說的沒錯,這個人就是時任黨政軍第一把手的江澤民。難怪。 

陳希同哪裏招惹到江澤民,使江非要置他於死地?說起來話長。 

想當年,鄧小平等八老指定了江澤民當總書記以後,鄧對江並不十分欣賞,尤其是江澤民抵制改革開放政策時使鄧開始動撤換總書記的念頭。江澤民得到消息後,魂飛魄散,立即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全力推行改革開放政策,方化險為夷。 

1995年春天,鄧小平收到以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為首的七個省級幹部對江澤民的舉報信,百病纏身的鄧小平把信交給了薄一波處理。薄一波是個整人能手,搞倒胡耀邦、趙紫陽時,就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這次薄一波看完信後覺得搞掉江澤民再上來的人未必稱自己的意、買自己的賬,於是薄一波決計要把握這次絕佳機會,充份利用江澤民,為薄家謀福利。 

於是,從來沒有做人基本道德的薄一波,違反組織原則,私通被舉報人,把江澤民秘密叫來,親自把信交給江看。看過信之後,江面如死灰,渾身大汗淋漓,戰戰兢兢地站在薄一波座前,感謝薄的救命之恩。那天,江澤民和薄一波商量如何搞掉陳希同。 

● 春風得意的王寶森成了冤死鬼 

江看過陳希同的檢舉信不到一個月,1995年4月4日,北京就出現了轟動一時的王寶森「畏罪自殺」大案。 

正值壯年、春風得意的北京市財政局局長、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長王寶森怎麼也沒有料到,天上掉下了橫禍。他被神秘之人秘密約談了幾次之後,面容憔悴、精神恍惚。 

據後來地下出版社出版的、流傳甚廣的一本紀實小說《天怒》透露,王寶森是在某些人近距離的逼迫、監視下舉槍「自殺」的。王寶森被指定在北京近郊懷柔縣一個叫崎峰茶的山上「自殺」,該處懸崖斷壁,除了打獵的人以外,鮮有人去。 

因山勢險峻,加之幹警們對地形不熟悉,於是有人建議請當地的老鄉來協助搜山。崎峰茶的幹部和群眾趕過來了,每5米一個人,幹警和村民岔開,對裏溝南坡開始實施拉網式搜索。由於村民熟悉地形,搜索進行得很順利,大約一小時後,在南坡接近半山腰的地方,一個老農發現了異常情況:在一塊大石頭下,一個滿臉是血的人臥在那裏。老農嚇得驚叫起來,幹警們迅速圍了過去,一些見過王寶森的人確認:這就是王副市長。 

腳印、創口、火藥、彈殼揭示:是自殺不是他殺,但有人提出質疑:王寶森自己開槍打了自己,那麼子彈殼跑哪去了。現場只找到了子彈頭,沒有子彈殼就難以說明王寶森是在現場開槍自殺的。就在大家焦急萬分、一籌莫展的時候,幹警們終於用探雷器找到了那枚已踩入土裡的彈殼。 

既然是無人走過的地方,事發後又保護了現場,那麼彈殼怎麼會「已踩入土裏」了呢?《天怒》透露,事發時和事發後,王寶森身邊都有人。 

最蹊蹺的是,1995年4月,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經過復核同意了北京市公安局的王寶森「自殺」鑒定結論。但經過三年之後,在鄧小平去世的第二年、1998年4月,才經「有關部門」批准,把王寶森的屍體火化了。為甚麼死有餘辜的貪官遺體要保留三年之久不敢火化呢?為甚麼江澤民在鄧婆婆死了之後才敢對那具屍體動手呢? 

據內部透露,《天怒》這本書就是執行江澤民整個計劃的參與人忍受不了內心的煎熬,而以紀實文學的手法披露出真相。 

江澤民手下的中紀委處理結論:王寶森死有餘辜 

官方報導說,「有關部門查明王寶森犯有嚴重經濟罪行」。當然人死了,江澤民怎麼說,死人也不會辯護,但奇怪的是,並沒有任何人檢舉王寶森有貪行,他為甚麼自己突然要死呢?死了不反而露餡了嗎? 

● 中紀委決定開除王寶森黨籍 

官方報導說,中紀委及有關部門遵照江中央指示,對原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副市長王寶森的經濟犯罪問題進行了深入調查。 

報導說,「現已查明,王寶森在任職期間,濫用職權,大肆侵吞、揮霍、挪用公款,腐化墮落,是一個犯有嚴重經濟罪行的腐敗分子」1995年7月4日,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決定,開除王寶森的黨籍。 

報導說,「中紀委負責人指出,王寶森罪行嚴重,給黨和國家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死有餘辜。王寶森問題的揭露和查處,是反腐敗鬥爭深入發展的一個重要成果。它表明,在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我們黨有決心、有能力清除黨內腐敗分子,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能夠清除自己肌體內出現的腐敗現象。我們要繼續按照中央關於反腐敗鬥爭的整體部署,在緊緊把握經濟建設這個中心的同時,紮紮實實抓好黨風廉政建設,把反腐敗鬥爭深入持久地進行下去,確保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的順利發展。」 

這一段話清楚表明,是在江澤民的領導下,把王寶森弄死的。 

報導說,「審判結果:王寶森畏罪自殺。根據法律規定,不再追究其刑事責任」這不是廢話嗎? 

其實這只是要整陳希同所做的一個鋪墊,王寶森是個犧牲品。 

● 栽贓陳希同讓王寶森死無對證 

 

陳希同生前一直狀告江澤民,他說輿論不一定是事實!

緊接著,官方媒體大肆宣傳王寶森是如何的死有餘辜,很快就引火到在北京一言九鼎的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身上,江中央對陳希同做出隔離審查的決定,但是如何定罪卻使江澤民相當傷腦筋。死刑是根本不可能的,按照江澤民的意圖是想給他定死緩或無期徒刑,所以媒體報導王寶森案情時,暗示是陳希同為了保護自己的罪行而脅迫王自殺的。這罪過可是沒出頭之日啊! 

在文章《王寶森死因探查》中是這樣描寫的:「王寶森匆匆離開了會議室,讓他的司機驅車開往市政府。這時是下午5時左右。進院後王寶森對司機說:「你在這裏等我,我一會兒要上懷柔。」大約一個小時以後,王寶森才出來,司機看見陳希同和王寶森在一起,兩個人邊說邊走出了市長樓。陳希同上了自己的轎車,王寶森也坐進了自己的車。這時的時間接近6時30分。王寶森對司機說:「走,上懷柔。」」在發現王寶森死在懷柔縣時,文章說,「次日上午10時左右,領導的車隊終於到了,但來的不是陳希同,而是市長李其炎。」 

當時,新聞每天都有對陳希同和王寶森的報導,不過從陳的罪行忽大忽小中可以得到一個信息,那就是江澤民的陰謀受到了來自各方的很大阻力,那頂死罪帽子還不是那麼容易戴到陳希同的頭上。 

● 江澤民心虛不敢公開審理陳希同 

陳希同1995年的案子,江拖到1997年2月鄧小平去世後的9月份才敢「落實」。陳希同以貪污罪、玩忽職守罪判處有期徒刑16年(從1997年9月1日到2013年8月31日),判了刑關進了監獄,陳希同就此失去權力封了口,而且這是殺雞給猴看,以後誰要想反映江澤民可就有了榜樣。 

新華網報導,因為牽扯隱私,所以陳希同案不公開審理。 

陳希同的案子到底牽扯到誰的隱私了?為何陳希同案要在暗箱裏操作而不敢公開審理? 
鳴冤不斷翻案不停 

2002年9月左右,陳希同分別向中紀委、最高人民法院和人大常務委員會上書,就本人罪行翻案,上書長達5萬余字,強調自己的罪行是挪用公款,並非侵吞、貪污,挪用公款用作公事,屬於官場上普遍現象。 

據悉,陳希同在監獄裏學習《人民日報》時,公開批評江澤民胸襟狹窄,器量狹窄,在政治局內部聽不得不同意見,更不能容忍有與他觀點相反的意見,這已經養成習慣;陳並說不相信其他高層領導同志都是真誠地接受和擁護江澤民。 

前中共北京市委書記、人大副委員長、中央政治局委員李錫銘幾年來數次上書為陳希同嗚不平。李錫銘稱陳希同是有嚴重錯誤,生活腐化,目中無人,對家屬管教差;但挪用公款揮霍,就不止是他一個人,涉及到七、八十名高幹。把一切都推在陳希同身上,是不公正的。李錫銘還說,社會上就有人為陳希同嗚不平。 

● 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心病 


 

江澤民父子二人都是漢奸!

陳希同一進監獄,江澤民就想把他弄死,但陳希同坐牢5年多了,還有不少人為他嗚不平,這確實是江澤民的一塊燙手山芋,想弄死可能麻煩會更大。 

後來,江澤民把陳希同弄死也沒用了,江的爹是漢奸、江自己的克格勃身份和漢奸歷史都被放到互聯網上大曝光了,這使江澤民餘生無法入眠。 

湖南學者、民間戰略研究者、中國二戰史研究會會員呂加平2010年在網上發表公開信,揭露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並要求對其進行調查。 

呂加平表示,「能夠為百姓做點事情,讓人們知道真相,我就沒有遺憾了。中國百姓100%的痛罵江澤民。隨著真相被揭示出來,人們的膽氣越來越壯了,大家都支持我。我說的都是真話,完全站在陽光下,又沒做壞事,有啥可怕的?!只要對老百姓有益,該做的事情就做,怕啥?!」 

● 公開信揭露江的「二奸二假」問題 

呂加平在公開信中揭露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問題:第一奸,是江本人和他的親生父親都是日偽漢奸。第二奸是,江還是一個效力於蘇聯克格勃情報間諜機關和向俄出賣奉送大片中國領土的蘇俄奸細。第一假,江是一個冒充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假黨員。第二假,江又是一個冒充中共所謂「烈士」江上青養子的假「烈士」子弟。 

呂加平在公開信中寫道,江是一個「特大政治騙子、可怕內奸」,具有「極其高超狡猾的政治詐騙術和陰險弄權術」,「這是一樁跨世紀的特大奸假政治詐騙案,甚至可以說這是古今中外各個國家從未有過的政治權力超級詐騙案:一對投降異族敵國的父子漢奸、民族敗類,其子竟然能夠冒充詐騙打入敵對者內部高層,甚至爬到了最高權位並且直到現在仍還在恬不知恥地以第二號人物身份頻頻出場」。 

據呂加平透露,深知江底細的老將軍張愛萍「對江的欺騙愚弄極為氣憤,也對自己上當受騙而不慎失言助江假冒偽裝深感後悔,雖然這時他要想對自己的失誤加以糾正已無能為力、為時已晚,但據說這位名震中外的老將軍以後在看電視時凡是電視屏幕上出現江的鏡頭時他就覺得非常噁心而轉臺另看,或關掉電視乾脆不看,並罵江是不要臉的無恥騙子、卑鄙小人。」 

江是中國社會的毒源 

呂加平自述,「幾年前我就開始研究江的歷史,因為那時就發現他行為非常反常,一看就是很有問題。我陸續了看了一些資料後,開始整理。僅僅如此,就被當局監控了,因此更激發了我對這個問題的興趣。後來獲得一些更加詳細、全面的資料,尤其是江澤慧不打自招地暴露了很多東西。」 

他說,「中國老百姓都希望知道真相,不想當愚民。這個事情應該讓老百姓知道。這個人完全把民眾玩弄於股掌之中,弄了一系列騙術,中國為啥那麼多壞人壞事,假騙賭黃那麼厲害,都跟江澤民有關,它不是人,是個魔鬼,是中國社會的毒源、毒根。」 

「把江的畫皮撕開,戳穿它的騙局,大家都開始調查它,把它的奸假貪腐黑蓋子揭開,它就徹底完蛋了,它的體系整個就崩潰了。」 

呂加平表示,「我說的都是真話,分析得也透徹,人們一看就知道,江澤民假的一塌糊塗,體制內外的人都知道。所以人們都支持我的公開信,都在傳,這說明江已經民心喪盡,人們都在罵它,都要看到它受到應有的懲罰。」 

2011年,江澤民把呂加平秘密逮捕、秘密關押,後來才知道判了他10年徒刑。 

2012年十八大習近平上臺,至今做出了一系列大動作,除了薄熙來夫妻倆,一個判死緩、一個判無期外,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江澤民的「軍中最愛」、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都進去了,江到這個時候才真是睡不著覺了。 

今年八月下旬,徐才厚在301醫院「羈押病房」陷入了連日昏迷。某一天,他被搶救過來後,突然要求會見中紀委副書記以上級別的領導人。徐才厚對趕來的一位中紀委副書記表示,死裏逃生之後他經過考慮要配合黨組織的一切行動,但作為交換條件,他提出了四點要求。 

第一條,他對中央軍委紀委《關於對徐才厚嚴重違紀案的審查報告》中的關於自己「利用職權為他人晉升謀利收受賄路」的指控,表示接受。願意認罪。 

第二條,希望中央對所有涉貪官員(包括前軍委主席江澤民)都能夠一視同仁、一碗水端平。 

第三條,為顯示認罪誠意,徐才厚願意放棄「留後路」的考慮,向中紀委揭發舉報其他涉貪高級幹部(包括江澤民)的犯罪事實(主要是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 

第四條,在他願意接受司法審訊刑法判決的同時,希望不要再起訴自己的家屬子女。 

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也隔岸要求江:要死我們一起死! 

看來江的死期真的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