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雅絃古韻  >  美文轉載
習家軍為令家闢謠沒殺人滅口沒3P:令谷可能被謀殺

57949

 

習家軍為令家闢謠沒殺人滅口沒3P:令谷可能被謀殺

阿波羅新聞網 2014-12-25 訊】
 
挺習黨媒多維網援引陸媒報道車禍的唯一目擊者稱,車內的一男兩女被甩出車外時衣着整齊,並非赤裸着身體。多維網此文暗示,兩女都無生命危險。此前被指江系的明鏡網頭條發消息,稱令計劃兒子車震時身亡,當時正赤裸大玩3P。一女被令家殺人滅口。此後海外所有報道令計劃兒子3P車震死亡都是援引明鏡網的這一頭條消息。如今多維網此報道無疑是為粉碎江系放風,為令家闢謠。陸媒報道,法拉利逃命似地狂奔。

挺習黨媒多維網24日報道,正標題為《令公子車禍目擊者:一男兩女並非赤裸》,副標題為《令計劃兒子車禍目擊者:一男兩女衣着整齊》(多維網原文見此文最後),文章引用大陸媒體援引車禍的唯一目擊者稱,車內的一男兩女被甩出車外時衣着整齊,並非赤裸着身體。跑車僅有一排座,限乘兩人有外媒報道車中人幾乎裸體,這讓人浮想聯翩的細節,與這一車禍的唯一目擊者的回憶並不相符。

此前被指江系的明鏡網頭條發消息,稱令計劃兒子車震時身亡,當時正赤裸大玩3P。此後海外所有報道令計劃兒子3P車震死亡都是援引明鏡網的這一頭條消息。

如今多維網此報道無疑是為粉碎江系放風,為令計劃兒子闢謠。

多維網報道稱,“其中一名女性傷者被送往離事故現場較近的一家醫院的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據當天值班醫生透露,該傷者二三十歲,送來時頭皮受損,右腿骨折,送到醫院時並無生命危險。另一名女性傷者,20多歲,頸面部燒傷,已被送往另一家醫院,也沒有生命危險。”

多維網此文暗示,兩女都無生命危險。而被指江系的明鏡網頭條首發稱,一女被令家在醫院殺人滅口。明鏡網的這一頭條後來在網絡廣泛流傳。多維網此文是為令家被江系放風殺人所作的澄清。

多維網此文最後說,“關於車上兩名神秘受傷女子的信息,已經無從考證,這場暗夜發生的車禍,或許將讓兩人的青春成為陪葬。”多維網此文最後等於再次強調兩女都活着。

多維此文援引大陸門戶網站搜狐網報道稱,透過後視鏡,沈先生看到一個黑影,由車輛的後方,從西向東急速駛來,彷彿一匹脫韁的野馬,放肆地嘶鳴,逃命似地狂奔。

網友“dalyhere”說:“  有人追殺?”;網友“滕王閣序”說:“這麼玩命的開,是不是後面有人追?”

此前海外分析人士認為,令谷的車禍,不排除有謀殺的可能。

總部在北京的海外黨媒多維網早在2013年3月27日,在歷史欄目頭條曝江賣國細節。江2000年將白龍尾島送給越南,僅廣東就減少傳統作業漁場3.2萬平方公里。此文更曝江曾和俄羅斯簽訂中俄邊界條約細節,使中國永遠喪失約160萬平方公里國土。此文最後強調,中俄間98%的有爭議邊界,都是在江當政期間和俄羅斯一起簽訂的。

阿波羅網王篤若分析報道



12月22日,中共政協副主席、統戰部部長令計劃被查。據陸媒報導,令計劃兒子車禍致令計劃的仕途由此逆轉。圖為令計劃獨子車禍慘死現場。(網絡圖片)

 


12月22日,中共政協副主席、統戰部部長令計劃被查。據陸媒報導,令計劃兒子車禍致令計劃的仕途由此逆轉。圖為令計劃獨子車禍慘死現場。(網絡圖片)

12月22日,中共政協副主席、統戰部部長令計劃被查。據陸媒報導,令計劃兒子車禍致令計劃的仕途由此逆轉。圖為令計劃獨子車禍慘死現場。(網絡圖片)

阿波羅網附《令公子車禍目擊者:一男兩女並非赤裸》全文如下:


隨着中共中央統戰部原部長令計劃的落馬,兩年前關於其子令谷的車禍被爆出更多細節。12月24日,有媒體援引車禍的唯一目擊者稱,車內的一男兩女被甩出車外時衣着整齊,並非赤裸着身體。

那場引發無數討論的車禍,發生在一場小雨之後。

兩年前的3月18日凌晨,雨後的北京城,寒意陣陣。北四環保福寺橋東側輔路,昏黃的路燈照射下,仍然可見一灘灘積水。

中國大陸門戶網站搜狐網報道稱,當時時針走過4點10分,黑夜寧靜的有些安詳,駕車前往機場的沈先生停下車,在路口等待紅燈。

突然,夜空的寂靜被馬達的轟鳴撕破,透過後視鏡,沈先生看到一個黑影,由車輛的後方,從西向東急速駛來,彷彿一匹脫韁的野馬,放肆地嘶鳴,逃命似地狂奔。

沈先生被突如其來的巨響驚嚇,下意識的踩油門向前,車子躥了出去,躲避背後的黑影。

“砰!”毫無徵兆的,黑影撞上橋洞南側的牆壁,一個火球飛出。巨大的衝擊力把黑影甩向另一側的護欄。“砰!”黑影被護欄彈出,停在了沈先生的左前方,碎片噼噼叭叭的打在他的車上,火焰迅速吞噬了黑影。

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立刻撥打了119和120。

這時他才看清,那是一輛已經支離破碎的黑色跑車,發動機和後輪掉落在了他的右後方,車頭和大部分車身橫在他的左前方。車內的一男兩女被甩出車外,衣着整齊。後來,有外媒報道(阿波羅網編者註:被指江系的博訊網)車中人幾乎裸體,這讓人浮想聯翩的細節,與這一車禍的唯一目擊者的回憶並不相符。

雖然車體已經嚴重損壞,但車身黃色標牌上騰空躍起的黑馬依然完好無損——這是一輛法拉利跑車。

交警和消防員都先後趕到現場。

據當時參與救援的消防隊員講述,車內唯一的男性大約20多歲,被甩飛在離車幾米遠的地方,腦袋下方一灘血,已經身亡。另外兩名女性也被甩出車外,其中一名女子已經說不出話,只能發出微弱的哼哼聲。

據知情人回憶,雖然現場慘烈,但在場的救援人員認定這是一起普通的違章駕駛,按照常規程序處理現場。

其中一名女性傷者被送往離事故現場較近的一家醫院的重症監護室接受治療。據當天值班醫生透露,該傷者二三十歲,送來時頭皮受損,右腿骨折,送到醫院時並無生命危險。另一名女性傷者,20多歲,頸面部燒傷,已被送往另一家醫院,也沒有生命危險

因為事發凌晨四時,沒有媒體記者第一時間趕到車禍第一現場。後來傳播到網上的夜幕中的車禍現場圖片,都是消防部門通訊員拍攝。中午時分,媒體記者接到通訊員於祥的線索,趕到事故現場。

當時,現場已經被清理,碎玻璃和金屬片裸露在地面上,交警勘察現場留下的白色粉筆印清晰可見。一扇黑色車門、破碎的車燈及棕墊等物品,散落在綠化隔離帶上。

據趕往現場的記者回憶,當時以為這只是一場普通的車禍。唯一的讓人好奇的是,該跑車僅有一排座,限乘兩人,事故現場卻出現了三人死傷。

第二天,包括《北京晚報》、《新京報》、《北京青年報》等多家北京媒體,在社會版上,刊登了這條車禍新聞。

這是條再普通的不過的車禍新聞,幾乎每天都會在北京都市報的媒體上出現類似的報道。不過,很快,這條新聞就展示出其不同尋常的地方。

有記者在計劃刊發此事時,受到了阻攔。據其回憶,當時的阻攔並非以強制的方式,而更像是私下的請求。

報道最終還是在報紙上刊發了,但這些報道並沒有在網絡上流傳——這看起來很正常,這只是一條地域性的社會新聞,本沒有成為全國性新聞的因子。但只有操作者,才知道其中的非正常。

至今,關於車禍的報道,只能看到模煳的電子報圖片,文字內容在各媒體的官網上已經無跡可尋。

2014年12月23日,《新京報》重新在自己的網絡版上刊發了這條兩年前的舊文。前一天晚上,令計劃被公布受到調查。令計劃掩蓋其子車禍的信息,重新在網絡流傳。輿論認為,這起車禍和掩蓋車禍,是令計劃仕途的拐點。

在此之前,有些普通人的命運已經被改變。

資料顯示,當時為媒體提供車禍線索的通訊員名叫於祥,曾在北京市海淀區某消防中隊任職。在拿到消防部門的通稿後,曾有媒體詢問於祥事故當事人的姓名,於回答稱,“姓賈”。

知情人稱,於祥因為報道此事被撤職,“脫了衣服”。

網絡查詢顯示,於祥作為通訊員,曾常年為北京各都市報提供車禍、火災等新聞線索,2012年3月18日之後,他的名字名字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事實上,在當時,北京各消防中隊的通訊員都有為報紙提供新聞線索,展示消防部門積極處理各種事故的任務。於祥,也只不過是做了自己份內的工作。

經多方證實,於祥已在2012年3月份後退伍,回到老家遼寧,之前的北京手機號已經不再使用,戰友也無法和他取得聯繫。

關於車上兩名神秘受傷女子的信息,已經無從考證,這場暗夜發生的車禍,或許將讓兩人的青春成為陪葬。

- See more at: http://hk.aboluowang.com/2014/1225/490991.html#sthash.OocpIFKH.dpuf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