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雅絃古韻]首页 

雅絃古韻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雅絃古韻  >  心靈體驗
遊記隨筆:一江風月,一江清幽

58976

五代董源瀟湘圖

 

 

遊記隨筆:


 一江風月,一江清幽

 


一彎冷月,一管簫聲,一座古寺,一襲青衫,無邊的清歡。吹的落淚,聽的疼了,昏鴉盡了,雪花舞了,時光瘦了,寒梅著花未?


一蓑衣,一鬥笠,一魚竿,一江流,無盡的清幽。蒼茫的雲水,遼闊的江天,數痕遠山,無限瀟湘意,天風着人面。


行走在瀟湘水岸,看竹影橫斜,古木蒼翠,踏著青石板路,體會柳子街的古樸與清幽。古老的木屋、明清時的青磚翹簷瓦房與現代建築和諧共存,多了一份文化的底蘊。如同一古雅女子坐擁着千百年的流年,但清妍依舊。


古城古在文化,一個城市過於年輕,似乎少了一點什麼。千年的積累,讓這條略顯幽僻的路,有了一些書卷味。我偏愛這種書卷味,就如一片片看似毫不起眼的茶葉,因為萃取了天地靈氣,又經歷了歲月的滄桑,久遠的沉澱,經開水沖泡,便氤氳著一股淡淡的芬芳和雋永的滋味。人也一樣,城也如此。

一條小街,卻有不少雜貨鋪,兩三座寺廟庵堂,雖然小巧,但也清幽。一條瀟水,一條愚溪水,丁字形組合,碧水悠悠,清波蕩漾,嫵媚到了極致。明月,煙雨,霜雪,輕霧,更是增添了無窮的詩意。自然是不會老的,因為詩心不老,純真依舊。


街上數個茶樓,簡單,樸素,一點兒也不顯得奢華,我喜歡簡單的東西,簡單讓心靈更加清靜,少了不應有的負累。茶室空曠,臨河而建,古香古色,窗明几淨,牆上掛著幾幅字畫。品茶看風景賞字畫,山光水色,雲水禪心,共入杯中,心也朦朧成一幅山水畫了,煙雲嫋嫋,風月無邊。


更愛野趣,喜歡在光陰水岸洗心,在山野竹林裡尋幽,草地上閑臥。喜歡在落葉上題詩,在有人無人處,傻傻一個人獨享清寧。或乾脆無念,如孩子般,靜靜對著這一江山水,一條老街。

日子慢下來,生活慢下來,雜念去掉,眼裡只看眼前的風景,回歸本心。


經過柳子街,去瀟水古渡坐船。浮橋上,渡船上往復返幾次,心中頗為愜意。見浮橋上有許多人釣魚,河畔的亂石絲藻中也有許多大人孩子徒手抓蝦,人生難得半日閑,能在半日裡找回童年的快樂,這生活,就是幸福。

人生總是這樣,竟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為誰而活。年少時,我們大笑,我們痛哭,情緒無限表露著;長大後,收起悲傷,掩藏心事,嘻哈客套寒暄著。年少時,文字笨拙,句子簡單,情感卻是最真的;長大後,懂得修辭,語言華麗,誰又在乎潛藏的心情呢?長大後,一顆鑽石,一座豪宅,我們又能高興多久呢?


江風起了,有點微涼。獨坐渡口滄桑的青石之上,看船來船往。茶亭依舊客來客往,人走茶涼。可憐天下名利客,日日忙碌都為誰?輕輕撫摸石碑上的字跡,竟然都模糊不清了。歲月老了,長滿蒼苔。壺中日月,杯裡乾坤。有沒有一支筆,可以濡著流雲,蘸著秋水,在天空中書寫?紅塵渡口依舊繁華,又有幾人參透生命的玄機?只留下這一江清幽,亙古的寂寞。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柳宗元這首《江雪》有點孤絕,唯有清空善良之心,才能與自然合一,聆聽神的教誨。


一江風月,一江閒愁,愁者自愁,樂者自樂,這就是生活。


在柳子街,瀟水上徘徊沉吟,不覺已暮色四合。回望瀟水澄碧,浮橋平鋪,大橋飛架,漁舟悠閒,流連不已。


過瀟湘


一江水蒼茫

一舟過瀟湘

青衫袂衣翩

邀客操清商

風過驚水痕

捲起千重浪

靜心世相觀

物我兩相忘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